分享

七虎-寂寞的盡頭.10

  早上起床後用七海給的備用鑰匙到隔壁替對方和自己準備早餐和便當,和七海一起吃過早餐後去上學,放學回家前去超市買菜,幫七海弄好晚餐後,再帶著自己的便當到醫院照顧爺爺,待到很晚才回家睡覺。周末則是在醫院從白天待到晚上,過晚餐時間才會離開,到七海家裡補習。將近半年的時間,虎杖都是這麼過的。
  爺爺雖然有意識,依舊維持有些昏昏沉沉的狀態,情況雖算穩定,但依舊沒辦法讓人太樂觀,虎杖希望爺爺可以跟七海一樣,吃點他親手做的料理,而不是插鼻餵管吃流質食物。
  虎杖在過年時到神社祈求,希望爺爺快點好起來,並求了一個平安符,放在爺爺的枕頭下。
  虎杖也收到一個,是七海送給他、希望他考試順利的平安符。他倒是完全忘記替自己求一個。
  七海一直到升學考那天,早餐結束後送虎杖到玄關時才拿出來。虎杖先是愣得像靈魂被抽走了幾秒,接著興奮地抱住七海:「謝謝你!娜娜明!」他抬頭看著七海說,下巴抵著七海的胸口。虎杖體格比普通人壯碩,但在七海面前大概仍足以用小動物般嬌小來形容。
  七海沒有對虎杖的擁抱太放在心上,他知道虎杖本來就有熱情的一面,面對五条也是
如此。雖然他不曉得為何當天上班時,會一直想起虎杖整顆頭埋進胸膛的畫面。
  從考試結束到放榜,這段期間並沒有讓虎杖特別難熬,也許他真的沒有很在意有沒有學校可以讀,直接工作也沒什麼問題,但他這種學歷要找到工作也挺困難的,他想至少找間名不經傳的高中念一念也好。
  幸運的是考試結果比預期的好很多,他最後考上了不算太差的公立學校,拿到通知書那天便熱情地拿給七海看,並嚷著都是因為七海幫他補習的功勞。
  七海沒有多表示什麼,他本來就不認為虎杖的能力差到需要如此擔憂,只是它有太多學生以外的事物要操煩。
  就在虎杖要畢業的那禮拜,爺爺意識變得清楚,可以正常講話,雖然還是很虛弱,但這樣的轉變讓虎杖覺得生活頓時充滿希望。
  「爺爺——!」在爺爺出聲喚過他的寶貝孫子,在一旁替爺爺摺著衣服的虎杖,一邊驚訝一邊撲上去抱住爺爺。爺爺的好轉連醫師都覺得神奇,在老年病患裡也是相當少見。
  虎杖忍不住想和爺爺說一堆這半年發生的事,包括他考上了高中和這星期的畢業典禮,不過退出社團的事半點不敢透露,他怕爺爺才好起來又要被他氣死。
  爺爺說他全都知道,虎杖每天來醫院都會陪爺爺聊天,儘管只是單方面的說話,但爺爺都有記起來,不過還是聽虎杖再講一遍他想聊的事情。
  虎杖問醫生爺爺何時能出院,他希望爺爺可以參加畢業典禮,但爺爺至少還得觀察一些時間,於是虎杖答應爺爺,會帶著胸花和畢業證書來給他看。
  虎杖雖然早就一個人習慣,但聽班上同學講,似乎大部分人的家長都會參加,他還是挺羨慕家人能親眼見證這麼重要的時刻。雖然他也沒有要上台領什麼了不起的獎就是了。
  話雖如此,虎杖在前一天早飯時還是問了七海,能不能代表家長參加他的畢業典禮。
  七海聽了不禁有些詫異:「我嗎?」他完全沒想過這件事。
  七海沒有馬上答應,虎杖便趕快轉口:「啊、沒事,我只是講講……」
  「可以哦。」七海回應得爽快,反正他積了一堆假沒請,能少上一天班何樂而不為。
  雖說他不是虎杖的親人,不過扣除爺爺,他的確是最適合出席畢業典禮的關係人。
#同人文  #BL  #咒術迴戰  #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