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虎-寂寞的盡頭.08

  爺爺病倒如此重要的大事也不願告知學校,七海覺得他不想讓別人擔心的執悟未免也太過頭。
  這一回他實在沒什麼立場勸說虎杖以社團為重。因為爺爺的病情和以前相比嚴重多了,雖然有模模糊糊的意識,但大部分時間只能躺在病床上睡覺。他必須長期住院,做著也不知道是真的有用、或只是舒緩痛苦的治療。生活無法自理,除了護士會在白天照顧,下課後虎杖立即飛奔醫院,不是待到很晚就是直接過夜,因此除非七海親自去探病,不然現在的他們幾乎不會在公寓碰面。
  這讓七海相當不忍,但他似乎無法幫多少忙,原因是虎杖不想給七海添太多麻煩,最多只讓他送點慰問品。
  爺爺的生命跡象用很緩慢的速度逐日衰減,坦白說不論七海或是院方都認為,爺爺這一次是真的不行了,和他們看過的許多老年病患一樣,因衰老引起的併發症帶人步入死亡,又因為醫療科技進步延緩了終點的到來。沒有人能一口咬定是好是壞,只是虎杖就算欺騙自己也相信,只要好好治療,爺爺一定會康復,因此他拒絕醫院用簡單的生命維持設備讓爺爺平靜走完最後一程的建議。
  縱然他心裡很清楚,爺爺狀況和醫生判斷的差不多,他也看過爺爺以前的朋友垂死躺在病床上的模樣,那時他認為,說不定拔掉呼吸器,還讓病人比較好過。結果換成自己,他也沒辦法下這種決心。
  他曉得或許只是在延長爺爺的痛苦,可他實在無法輕易放下,爺爺有一天會好起來,這份支撐著他生活的念頭。
  某天七海加班到很晚回家,中途遇上正巧從醫院返家的虎杖,七海心裡浮現的第一句話是:「這麼晚才回家?」他沒有說出口,而是對虎杖道:「一起回家吧。」
  「你有好好吃東西嗎?」七海看虎杖最近瘦了不少,雖然也有可能是退出社團後流失了不少肌肉,但七海猜測比較高的可能性是疏於照顧自己。
  「啊,有啊。」虎杖回答得隨意。
  「吃些什麼?」七海追問。
  「就……一些簡單的食物。」
  「可別跟我說是泡麵之類的。」
  一猜就給七海說中,虎杖有點心虛:「泡麵……也不錯吃啊……」他嘟嘴碎念著:「而且你平常也吃很多外食,沒資格說我吧……」
  「……」七海無語,這麼一講好像真有點站不住腳。
  不過比起七海單純的時間不足,虎杖還有因為醫療費的關係經濟變得拮据。於是七海想了個虎杖也許能接受的方法:「那麼……能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嗯?什麼事?」
  七海思考了下該怎麼表達:「請你……幫我準備伙食?」
  「唉?」虎杖有些摸不著頭緒。
  「我想請你幫我準備早、晚餐,餐費我會給你。」
  「什、可是……」
  七海沒有給虎杖反駁的機會:「那就這麼說定了。」
  「等、我可沒有答應!喂!娜娜明!」
  接著七海不打算回應虎杖,不管對方如何回拒,他一律當作沒聽見,這是前段時間從虎杖對爺爺身上學到的。虎杖頭一回見到如此強硬的七海,他明明從來不強迫他人的。
  虎杖覺得自己輸給這個社會歷練比他多太多的大人,怎麼拗都拗不過,只能接受。
  他們靜靜地走回熟悉的住處,在比鄰的兩扇門前道別之際,虎杖喚:「娜娜明。」
  七海停下轉到一半的鑰匙:「什麼事?」
  虎杖低著頭,沒有像平常一樣看著對方:「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這種事情也太晚問了吧?」
  「唔……」虎杖沒有接話,於是七海繼續:「那你呢?」
  聽見七海的反問,虎杖才疑惑地轉過頭。
  「那你呢?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虎杖皺眉思索,似乎不大能理解七海口中的好是指哪些事情:「我沒有吧……?」
  「把新做的料理分給我,或把家政課做的點心塞到我這。」
  「那是……」虎杖想說點理由說服七海,但他好像找不到合適的說法:「就……想這麼做而已。」
  他在還不懂事的時候就開始頻繁地找上七海,對當時的他而言,只是單純地想對剛搬來的鄰居、而且又是五条的朋友釋出善意。而這份心意變成習慣,延續到現在。
  可他現在大了,他知道大人的世界不是只有如此簡單的相互往來,他不能一直造成別人的困擾,不能讓連血緣關係都沒有的七海無條件地幫助他。
  然而他越是這麼想,七海就越是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伸出援手。
  「我也是,就只是我想這麼做而已。」七海向虎杖說:「的確,出了社會後,每個行為講求的都是利益條件,對自己沒好處的事情,沒必要去淌渾水。」
  在他搬到這裡之前,七海以這樣的生存法則在學校、社會遊走。今天好心幫了一把的同事,指不定明天就會補一刀。
  但面對虎杖,他不需要留有這種心思。
  「沒有人得理所當然地善待他人,但想對誰好也非得要有正當理由吧,否則這個世界未免也太辛苦了。」
  如果不是虎杖主動來敲他的家門,他可能活得再久也不會想起,想起曾經和摯友之間本就不求利益的相處,只希望彼此過的好的情感關係。當他逐漸變成大人,便讓這樣的心情隨著對方一起逝去。
  七海久違地對虎杖講起人生道理,而這份領悟是虎杖教會他的。
  他摸了摸虎杖的粉色短髮,揚起少見、但不管幾次都很迷人的溫柔微笑:「記得好好吃飯,這不就是爺爺當初教你料理最重要的目的嗎?」
  虎杖在七海的目送下進了屋子,洗過澡便回到房間。漆黑的空間只有窗外路燈的微弱白光,他將自己藏進被裡,使周圍只剩全然的黑暗包圍。
  他每一天睡前通常會煩惱爺爺的病情、煩惱明天去學校會不會被導師約談升學的事、煩惱有沒有什麼短期工讀的機會可以補貼家用。
  而他今天的煩惱,是滿滿的七海。
  那雙可以覆蓋過他臉龐的大手,輕輕撫上頭頂的觸感和溫度彷彿還留存著,以及那難得一見而顯得珍貴的笑容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
  「怎麼辦啊……」虎杖壓著胸口喃喃低語,希望速度快得異常的心跳趕緊緩和下來,好讓他產生睡意入眠。
#同人文  #BL  #咒術迴戰  #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