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虎-寂寞的盡頭.06

  不曉得是不是五条提起爺爺的原因,當晚他有些心神不寧,沒怎麼睡好。
  隔天早上,他一如既往地打掃著屋子,隱隱約約聽見遠處傳來救護車的聲音,愈來愈清楚刺耳,然後停在外頭,不久後門口外傳來一陣匆忙、混亂的腳步聲,還有輪子急速滑過的聲響。
  七海有不好的預感,決定到外頭探探,卻只見虎杖臉色惶恐、手足無措地站在門口。
  「怎麼了?」七海有些緊張地問著虎杖。
  虎杖似乎沒聽見,只是望著屋裡的救護人員忙進忙出,直到推車要出來,才往旁邊移動、讓出走道。
  救護人員問虎杖:「你是家屬嗎?家裡有沒有其他大人?」
  虎杖搖頭:「只有我。」
  「那請你跟我一起上車。」
  七海見狀:「我一起去。」
  醫護人員隨即確認七海與虎杖家的關係,雖然是鄰居,但見有成年人願意跟隨便立刻同意。七海趕緊拿了手機錢包,帶著虎杖一起上救護車。
  他們倆在車上看著救護人員進行心肺復甦,爺爺卻沒什麼反應。七海看向虎杖,從剛才起只是保持沉默。他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握緊,太過用力而顫抖著。七海感受到虎杖的不安與害怕,然而以一個孩子來說,又有些鎮定得讓人擔憂。
  他們在手術室外的時間不是很久,對虎杖和七海而言卻是漫長的等待。爺爺被護士們推出來後,醫師上前和七海交代爺爺的病因、住院觀察的手續和一些注意事項,一直到扮入院手續時,所有文件都必須由虎杖簽名,護士們才知道原來七海不是家屬。
  安排好病房後,虎杖打算趁爺爺還沒醒過來,回家一趟拿些爺爺的衣物和生活用品。七海對於虎杖的冷靜和反應速度有些吃驚,感覺他對這些事情的流程很熟悉。
  確認爺爺暫時沒事後,虎杖告訴七海,剩下的他自己處理就好,七海也認為虎杖一個人也沒問題,但他拒絕:「至少待到爺爺醒過來吧。」他不想讓虎杖一個人承擔一切。
  虎杖整理了一包行李,通知七海後,兩人再一次到醫院去,此時爺爺已經醒過來:「沒什麼事啦,不用這麼緊張兮兮。」就算語氣虛弱也還是很固執。
  「都已經住院了還沒什麼事。」虎杖有點生氣地碎念:「這幾天給我好好休息,按時吃藥、有事按護士鈴、沒事不要隨便趴趴走。」
  「臭小子,跟爺爺講話用什麼命令句!」
  看這對祖孫開始有力氣鬥嘴,七海放鬆了不少。
  他向爺爺關心幾句後,很快地連同虎杖一起被爺爺請回去。虎杖根本沒把爺爺的話聽進去,先送七海到醫院門口。
  「抱歉,爺爺講話比較難聽,他沒有那個意思。」虎杖向七海賠不是。
  「沒事的。」七海道:「他只是不想讓人看到虛弱的一面。」
  虎杖聽得只能苦笑。
  「明天你還要上學吧?」七海問。
  「嗯,我今天會回去,不過應該會很晚。把爺爺一個人丟在這裡會讓他無聊的。」而且他帶了很多打發時間的東西。
  七海看著虎杖現在泰然自若的樣子,不禁有些感慨:「這樣說可能會讓你不太舒服,」他停頓了下:「你今天的表現冷靜得令人意外。」像是有經驗似地。
  虎杖安靜了會兒,才慢慢道:「……爺爺有一群在公園下棋的朋友,都是上了年紀的人。」
  「兩天前還一起閒聊的人,突然寄了追思會的訃聞。」對虎杖而言,死亡並沒有遙遠得難以想像:「這些話爺爺聽到,一定會被罵的。他越來越常看醫生、領一堆藥回來吃後,我就在想會不會有一天,這種事就發生在我們家身上。」
  七海沒有回話,或者該說他不曉得能回些什麼。
  昨天在他家和五条聊著校園生活的初中生,現在正對著生離死別侃侃而談。
  習慣了總是笑臉迎人、好像有點輕浮的虎杖,七海似乎有點不知道要怎麼應對突然變得成熟的他,這樣的成長很難讓人高興。
  「好啦,今天謝謝你陪我,又浪費掉你的假日了,早點休息吧。啊對了,麻煩不要告訴五条老師。」虎杖依舊維持著時常掛在臉上的微笑,只是看在七海眼裡有些勉強。
  七海伸手摸了摸虎杖的頭:「有事打電話給我。」
  虎杖目送七海離開,直到看不見他的背影,忍到現在的淚水終於在眼眶裡打轉。
  雖然在腦海裡演練過好幾遍,但親眼看見爺爺倒在廚房,虎杖第一時間還是只能愣在原地,接著跑到門口想求助七海時,才想到應該先叫救護車才對,然後回到爺爺身邊,試著喚醒他。救護人員進到屋子時,為了不妨礙急救,虎杖到外頭等待,滿腦子想著,爺爺要是就這樣走了,該怎麼辦?他甚至沒注意到後來七海出來關切。
  當他聽到七海要跟上救護車,頓時覺得多了依靠。
  雖然七海不論在或不在,對爺爺的病情沒什麼影響,但有人陪著他面對這些,已經替虎杖擋掉許多壓力。
  他隨意抹掉還沒落下的淚水,趕快回去陪那個和他一樣愛逞強的爺爺。
#同人文  #BL  #咒術迴戰  #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