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虎-寂寞的盡頭.05

  虎杖在初中開學典禮那天,特地敲了敲七海的家門,秀出他全新的高領制服。大一號制服穿在身上有點邋遢,但虎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成長到合身的體格。對此七海深信不疑,因為他總覺得每一次見到虎杖,似乎都長大了點。同時他更加確信自己正在往衰老的方向邁進,尤其最近掃除時累積在畚斗的落髮越來越多,他不得不關心起哪一牌的生髮水口碑不錯。
  隨著年紀增長的,還有虎杖的廚藝。他給七海的便當菜色愈來愈豐富和精緻,便當盒也從假面騎士變成一般男性喜歡的素色便當盒。家裡的伙食似乎逐漸由虎杖負責。
  在虎杖初一的某個假日,七海家裡來了個三年來的第一位客人,對方想要給虎杖一個驚喜,要求七海務必保密到家。
  七海親自邀請虎杖到他家作客,反常地讓虎杖疑神疑鬼,儘管是相當熟識的鄰居,到七海家的次數也不算少,虎杖仍失禮地一邊觀察有沒有惡整人的機關,一邊走進屋子。
  「我不會做那種無聊事的。」七海保證。
  「也是啦……」但不知為何虎杖覺得今天得特別防備。下一刻要轉進客廳時,被突然冒出來的高大男人給嚇著。
  「哈!」男人猛地大聲吆喝,嚇得虎杖以不輕的力道抱緊了七海。
  好吧,他不會做這種無聊事,但五条會。
  看清楚對方的容貌,虎杖從原先的驚嚇轉為欣喜,並立即鬆開了七海的腰腹,飛撲過去熊抱五条:「五条老師——!」彷彿回到三年前,虎杖還只是小學生的時光。不過虎杖的體型已和當時差太多了,以致五条差點沒站好。
  「悠仁居然長這麼大啦!」
  久違的會面讓兩人不小心聊得太起勁,把七海晾在一旁,直到七海出聲:「請別忘了房子的主人還在這裡。」三人才一起移駕到餐桌,桌上放著七海準備的零食。
  五条搬走後似乎真的沒什麼和虎杖聯絡,但虎杖現在有支摺疊手機,兩人馬上交換了電話和郵件地址。
  三年沒見面,雙方有大把的話題可以聊,不過多半圍繞在校園生活。虎杖是學生,五条是老師,這的確是他們之間最大的共同話題。至少比起七海那無聊、拿出來只能抱怨沒用的同事跟討厭的上司的職場有趣多了。
  五条說了一堆學生的事,雖然麻煩的同儕關係和問題學生總讓他的教師生涯踢到鐵板,但他真心熱愛教育這個職業,即便有許多困難依舊樂在其中。虎杖聽得直言很是羨慕,如果五条是他的班導師就好了,他現在的導師是個傳統古板的中年人,班上的氣氛悶得要死。
  虎杖也樂此不疲地分享很多加入田徑社的事,訓練有多累啊、學長姐有多厲害、教練有多兇。他現在的煩惱是還沒有訂定一個主項,原因是不管練什麼都能達到該專項選手的標準,最後教練讓他投入混合運動的領域,讓他接觸到更多不同的項目。虎杖興奮地告訴五条自己拿到全中運的資格,他是很典型的那種,對課業不上心、卻十分醉心於社團的學生。
  後來五条說他有準備伴手禮要探望爺爺,虎杖便帶著五条過去,離開前對七海說:「抱歉,娜娜明,聊得太開心,把你冷落了……」
  「沒事,我不介意。」和他預期的結果差不多,五条這一趟來肯定是找虎杖比找七海重要多了。
  虎杖露出招牌微笑:「下次再補償你!」
  七海站在玄關看著虎杖關上了門,心想是要補償什麼?
  他回到飯廳稍做整理,一段時間後,五条自己回到七海這,才終於進入老相識敘舊的時間。
  「悠仁果然很可愛吧?」五条道。
  「在你眼裡沒有學生是不可愛的吧。」七海決定迴避這個問題。
  「不一樣,悠仁不是我的學生。」
  「那我換個說法,沒有未成年人在你眼裡是不可愛的吧。」
  「喂,把我講得像誘拐未成年的罪犯是怎麼回事?還有,我討厭小屁孩。」
  個性像小屁孩的成年人有什麼資格討厭人家。七海沒有直言,怕一講出來他們倆又要鬥個沒完沒了。
  五条繼續:「怎麼樣,升上總經理了嗎?」
  「別傻了,那種職位可不是只看能力,還要靠關係。」而且七海對於高階主管沒有興趣。 
  「你不要這麼快斷句嘛,很快就會沒話題的。工作還好嗎?」
  提到工作,七海永遠就是那一千零一個回答:「一團狗屎。」
  「怎麼樣的狗屎?」
  「那種事情沒必要多談吧。」好不容易放假,他想完全脫離工作。
  「唉呀——真難聊。」
  「你很清楚我就是這種性格。」
  「的確。」五条真搞不懂,他倆個性天差地遠,卻到現在還保持聯絡。「那聊點工作以外的事吧。」五条拿起桌上的零食,拆了一包來吃:「看你搬到這裡好像過得比較開心呢。」
  七海不解:「我沒跟你說過這種話吧。」
  「嗯?我猜的。」五条一定觀察到什麼線索,但他總喜歡將一切以直覺解釋。「你什麼時候開始吃零食的啊?」他用下巴指了指桌面那放著各種餅乾糖果的盤子,他印象中七海不碰這種東西的,就算要買,也會選擇單價偏高、市場取向鎖定成年人的商品。「總不會是為了我準備吧?」
  七海老實回答:「那些是虎杖喜歡吃的。」垃圾桶裡大部分的包裝都是虎杖丟的。
  五条意味深長地瞇著眼笑:「有一個可愛的鄰居很不錯吧?」
  面對不想回答的問題,七海會選擇轉移話題或拒而不答,但通常就是默認的意思。
  五条沒有繼續往這個主題發展:「爺爺看起來老了不只三歲呢。」
  提到虎杖爺爺,氣氛一下子沉重起來。
  「他最近身體變得很差,」七海說:「越來越常跑醫院,回來又說沒什麼大礙。」
  「啊啊,那對祖孫這方面真是一模模一樣樣,任何難事都往心底藏。」
  七海沉默,他很贊同五条的說法。
  「吶,七海,雖然我沒什麼立場說這些。」五条一反平時的屌兒郎噹:「那邊令人操心的祖孫要請你多多關照了。」
  「那種事我早就在做了吧。」七海並不認為五条沒什麼立場,畢竟他和虎杖家認識得更久,也知道他們的互動很不錯。
  在送五条離去前,七海道:「老實說,我覺得當初你讓我接手房子,就是希望我多照顧他們。」
  五条總愛露出一臉得逞得笑意:「太晚發現囉。」他一邊關上門:「下次見。」
  「嗯。」
#七虎  #七海建人  #虎杖悠仁  #咒術迴戰  #同人文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