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虎-寂寞的盡頭.03

  年紀大了以後對於時間流逝的速度變得很敏感,身體不會成長,只會老化,尤其早上睡醒後床邊的落髮越來越多,每天一點無謂的小事都會替七海累積對於人生的絕望。
  而隔壁的虎杖悠仁,經過一年,身體和心智都成長不少,升上高年級後似乎交到新朋友,現在最常出現在七海家門口的理由是試做了新料理,為了不白白接受人情,七海會回送些水果,或出差時買的伴手禮。雖然爺爺常叫他不用客氣,但七海還是持續這些行為。
  今晚又經歷了習以為常仍厭惡不已的加班,七海疲憊地回家,在公寓大門口遇見抱著一只紙箱、愁眉苦臉蹲在外頭的虎杖。
  「在這裡做什麼呢?」冬夜的冷風吹起來可不好受。
  聽見七海的聲音,虎杖像看到救星一樣,迅速起身:「娜娜明!」
  七海往紙箱裡瞧,是一隻看起來奄奄一息、體型推斷不足一週的幼犬。虎杖什麼都還沒說,七海已經理解來龍去脈:「爺爺不准你養是嗎?」
  虎杖皺眉地說:「他說我們救不下他,要我送回原來的地方。」
  七海也贊同爺爺的想法,首先這隻幼犬就算經過急救,多半也回天乏術,再來即使救回來,依他們家的經濟能力也很難負擔。
  七海繼續問:「然後,你想救牠?」
  對方有些為難地點頭。
  「那應該先送去獸醫院吧。」
  「……我沒錢……」
  我想也是。七海心裡嘀咕著。
  上了一整天的班,走了好段路才回到公寓,再幾步就能回到最令人舒適的屋子,這對七海來說是不小的誘惑,也是最輕鬆的選擇。
  然而他沒有多做考慮,便對虎杖道:「走吧,附近有家獸醫院,現在過去說不定還沒關。」
  虎杖有些詫異,他沒想過事情會這樣發展,但還是急忙跟上七海的腳步。
  其實獸醫院的鐵門已經關了一半,但聽到有隻需要急救的幼犬,醫生便熱心地接下住院的需求。幼犬放在保溫箱裡,並打了營養劑,觀察幾天後再決定能不能出院。
  虎杖望著保溫箱,被七海提醒了好幾遍該回去,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七海看了看手錶,已經是小學生就寢的時間,虎杖暫時放下心中的大石後便感到昏昏欲睡。七海將自己的手機遞給虎杖,讓他跟家裡報個平安。
  電話通了以後,虎杖一五一十地向爺爺說明幼犬的後續,接著電話另一頭傳來一連串的罵聲,即使沒有擴音,七海也能清楚聽見爺爺罵些什麼。
  「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老是給人家添麻煩!」
  虎杖把手機拉開點距離,待爺爺罵到一個段落,才靠近話筒:「對不起,我會好好反省的……」
  七海輕拍了拍虎杖的肩膀,示意他把電話交給自己。七海接過手機:「我是七海,將狗兒送到獸醫院是我自己的意思,所以請不要責怪悠仁。」
  見對話的人轉為七海,爺爺的態度立即轉變:「真是這樣?不是那小子拜託你幫忙?」
  「不是的。」
  七海出面替虎杖解釋,很快地平息了爺爺的怒氣,只是不曉得虎杖回家還會受到什麼指責。
  幼犬雖然暫時安全了,但虎杖心情似乎沒好轉多少,他愧疚地向七海道:「抱歉,娜娜明……」
  「我不是說了,這是我做的決定嗎?」
  「但是……」虎杖低著頭:「要不是我猶豫不決,你也不會捲進來,弄到現在還沒休息。」他知道七海常常加班,最需要的是早點回家休息。
  「的確,沒有遇到你的話,現在大概已經洗完澡躺在床上。」七海順著虎杖的話回答:「但事實是,看到了小狗這種狀況,我不會毫無作為的。」他解釋著。
  他並沒有特別想安慰虎杖,只是陳述真實情況。
  「嗯,謝謝你……」儘管如此,虎杖依然覺得,七海多半還是因為他的關係而決定出手相助。他知道再接下去的請求有些強人所難,還是鼓起勇氣問:「如果,小狗救回來的話……」
  七海明白他想問什麼:「我會送人領養,我現在的情況還不適合養寵物。」
  雖然在虎杖預期內的回答,他仍不禁失望了下。七海眼角餘光瞥見對方低落的模樣,又道:「或者需要一位幫手幫忙我照顧。」
  聞此,虎杖的臉色立刻精神起來:「我可以!我可以帶小狗散步、餵東西吃、跟牠玩。我會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幫娜娜明準備晚餐!」
  七海又無奈又想笑:「我是指照顧小狗,不是照顧我。」
  「沒問題!」
  他們約好了明晚再去獸醫院探望幼犬,七海讓虎杖在家等他,下班後再一起過去。
  兩人在彼此家門口道別,終於回到家的七海才感覺到積了整天的疲勞一次湧上。趕緊洗了澡、回到臥室、熄燈、上床。然後想到明早睜開眼還得到不想去又不得不去的公司上班,沒什麼動力迎接早晨。
  「明晚見囉!娜娜明!」
  但熬過了白天,夜晚很快就會到來,這點忍耐對七海而言不算什麼。
#七虎  #七海建人  #虎杖悠仁  #咒術迴戰  #同人文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