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26(完)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山口像是當機似地,好一會兒才突地發出驚呼:「什麼?」
  他的反應讓月島錯愕得不知該如何接下去,只能乾乾地看著對方,山口繼續道:「喜歡我?什麼、不、不對吧?怎麼可能?」他嚇得連好好完成句子都有點困難。
  月島只好順著他的話:「……為什麼不可能?」月島已經不再鐵齒地認為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了。
  「本來就不可能啊!突然轉性喜歡男人什麼的……」而且還剛好喜歡他?就算世上有再多巧合,任誰都很難相信眼前的事。
  也許剛才月島講得太急太簡短,有點沒頭沒尾,但要仔細交代清楚肯定得花時間慢慢說,他只好想辦法在有限的長度內表達自己的轉變:「或許我……更早之前就對你有好感,但我沒思考過那是不是喜歡。」至於更早事多早,連月島自己也不得而知。 
  「那小律呢?」山口緊接著問。
  提到那個好陣子不曾聯絡的前女友,月島一時間怪尷尬的:「小律……」要月島對單一對象形容自己的感受很容易,但要將雙方放在一起整理心境時,他好像就混亂了起來。
  他肯定是喜歡過小律,如果把對山口的感情考慮進來,那他是心理上踏了兩條船,還是中間移情別戀?但不管哪個他都不想承認自己這麼三心二意,他明明才是最不能接受這種事的人。
  不過到了現在還死要面子有什麼意義:「後來……因為發生那些事,我才知道原來你一直喜歡我,我越來越在意……」
  山口仍舊不解:「什麼事?」他似乎決意打破砂鍋問到底,若沒有好好釐清,只怕他是不會輕易相信月島口中的喜歡,甚至認為月島只是想為了他們發生關係這件事負起自以為的責任。
  「……」月島差點忘了山口完全不記得他第一次喝醉的經過,要從頭講起需要兩邊坐下來慢慢說清楚,月島疲累地問:「……我們可以進去說嗎……?」他已經在外頭餵蚊子好幾個小時。
  「啊、好。」山口好像才想起家門口就在一旁,趕快開了門讓月島進去。他聞到月島身上的汗味,問他要不要先洗澡,月島不客氣地接受他的好意意,拿了先前放在山口這裡的衣物,到浴室把一身黏膩洗淨,順便好好思考要如何把來龍去脈交代清楚。
  出浴後山口接著進去,用最快的時間完成洗浴,順道把月島的髒衣服一起丟進洗衣機,他連頭髮都沒吹,隨意擦擦便回到房間,等不及要聽月島講述。
  山口正襟危坐地在他的床舖上,月島坐在山口的書桌椅,看著他滴著水的髮梢問:「你不吹乾嗎?」
  「沒、沒關係,很快就乾了!」山口意思意思地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兩下,他跟月島之間的事比吹乾頭髮重要多了。
  月島其實有點受不了山口這種馬虎的地方,他真想一把拿起為了山口還沒收起來的吹風機幫他吹乾頭髮,但最後決定依山口的主張,直接切入正題。
  他從山口第一次喝酒的那晚講起,接著慢慢描述他的心境變化,比如很在意山口是否有其他意中人、有沒有交男朋友、或者開始關心同志議題。
  他談到了當他發現山口和宇川在一起時,想盡辦法逃避心中的失落感;小律跟他提分手時,心裡想到的全是山口。他不知不覺讓山口走進心裡最深處最特別的位置,直到退無可退才願意坦然面對。
  山口不曉得該如何準確形容他現在的心情,他覺得這段日子的起伏簡直比戲劇精彩,儘管此刻情緒平穩,又因為聽著月島的話微微鼓噪。
  他難以相信曲折的感情路繞了遶,居然會和月島在某個路口相見。
  然而山口不得不為突如其來的幸運有所保留,他怕也許再一眨眼,他會發現其實不過是一場海市蜃樓。他上一秒才跟宇川分手,這一刻月島就主動奔來
,他沒自信地為縮著,覺得自己不該這麼好運:「我……」山口還沒想到他要說什麼,但不會是一口接受。
  「山口,」月島突然打斷他:「我喜歡你,我想了很久、想得很清楚,是真的喜歡你。」他彷彿知道山口心中的顧慮,篤定地道著。
  長這麼大以來,山口從來沒見過月島如此堅定的模樣,他明明從來是優柔寡斷的性格,這一次卻急欲表達明白自己的感受。
  或許他是真的怕了,怕他要是再拖拖拉拉,他們就只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錯過彼此,月島已經受夠了。
  山口看著月島眼神裡從未有過的熾熱,終於被說服了:「阿月……」他不小心又讓眼淚溢出,他覺得自己這陣子根本回到被稱為愛哭鬼阿忠的時期,動不動就落淚。值得慶幸的是,至少這一回是喜極而泣。
  山口忍不住起身上前擁住月島,月島本樂意地準備將對方抱入懷裡,卻在山口壓上來時才驚覺他們都太衝動了:「等、等一下!」他一個重心不穩,順著山口襲來的力道連人帶椅往後倒去,撞得用力,好像整個房間的地板都震動了一遍。
  月島的背痛得讓他的臉扭曲得難看,為了不讓山口受傷而緊緊抱著,紮紮實實地當了肉墊。山口連忙道歉:「對、對不起!阿月!你有沒有怎樣!」他驚慌失措,萬一讓身為選手的月島受傷了,他就算下跪嗑頭都賠不起啊。
  「沒事……」幸好他身上的肌肉足夠他承受這點衝擊,沒有大礙,他比較意外的是這張椅子居然沒有解體。
  他決定用這奇葩的姿勢繼續抱著山口,不讓他溜走。山口大概也沒有離開的打算:「阿月……我們在一起吧……」山口主動提議著。
  「當然啊。」月島心想這傢伙在說什麼廢話,又覺得他冒失地撲向自己後才慎重地提議實在怪可愛的,忍不住失笑。
大家好!我寫完了!!!!!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用這麼神奇的速度完成一篇長篇!雖然以長篇而言字數偏少,但還是很快XD
我高中的時候曾經就很想寫跟喝醉相關的月山,但我那時的生活經驗大概寫不出多少東西,所以也只是一直放在心底,如今也算是完成一樁心願。沒想到居然還能再寫一篇長篇月山,看來我真的很愛很愛這對CP!
寫這篇月山當中我考慮了很多東西,很想寫的包括一些同志可能會面臨到的困境、人性的矛盾或愛情觀等等,希望多寫寫打排球以外的月山可能會是什麼樣子,因此我寫得非常滿足!
非常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每一次看到新的回饋我都非常非常開心!有更多動力繼續寫下去,如果可以也請不要吝嗇留下你的感想,我們一起來聊聊月山XD
#排球少年  #BL  #同人文  #月山  #山口忠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月山-雨天的心跳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