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20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月島……月島同學?」
  月島不知道自己被叫喚了多少次才回神。「下一堂課快開始了,得趕快離開教室囉。」修同一堂課的同學好意提醒。
  月島環視了下四周,陸陸續續進來了下一節課的學生,他才趕緊收拾自己的物品。
  「好難得,你居然走神了。」和月島同班四年第一次見到他如此漫不經心的模樣。
  「沒什麼,想些事情。」月島只想趕快敷衍走人。即使同班四年,他和班上的交流大多僅止於課業的分組,沒有興趣做更進一步的交往。
  兩人前後走出教室,月島連聲再見都沒說便快步離開,他現在的心思很難再多些注意力留意外界,明明告訴自己不能再如此下去,又無法克制陷入名為山口的煩惱中。他才發現自己已經這麼在意對方。
  老實說也沒什麼不好承認,山口在他心中確實有別於他人不同的地位,應是位於友情的最頂端,可他未曾料過,這樣的想法居然會慢慢動搖。
  月島沒辦法再欺騙自己,他對山口的表白並不是毫無反應。
  或許這就是小律為什麼說他力不從心的原因,為什麼分手那天,腦海浮現的是山口的告白。
  大概從一年前開始,他就將山口的喜歡掛在心上。
  月島當下感到緊張、震驚、徬徨,他很清楚自己應該要回拒,最後卻引來更多雜念,因此他告訴自己要對小律更好,他得更專心一意地愛他的女朋友。
  然而他這麼做的目的,或許只是想要防止自己思考是否喜歡同性,是否對山口動過真情。
  如今現實只告訴了他,即使能瞞過別人,終究得好好面對自己。
  他總是無法阻止自己回憶酒醉的那晚,月島不得不承認,和山口做愛令他愉悅,卻也因此讓對方傷透了心而懊惱自責。
  他一邊走著一邊回想,已經忘了原本打算下課後先到圖書館做點作業,只能在校園裡像個無頭蒼蠅,漫無目的地遊走。
  「我喜歡你……阿月……我喜歡你……」
  心碎的告白又一次回到他耳邊,因為哭喊的關係,山口的嗓子沙啞著,更顯得教人心疼。
  他的手指伸進鏡片底下,假裝眼睛進了風沙地抹掉眼淚。
  如果時間倒回幾個月前的晚上,也許他至少會想將當下的內心話說出來。
  「我也是。」月島是這麼想的。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