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17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吻痕消散得比預想中的快,到了第三天幾乎不見蹤影,山口才暫時放下心中的大石。他將排汗衫穿在裡頭,避免了練習前更衣裸上身的窘境。很快地他的生活又回歸往常,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和宇川之間的交往持續進行著,他一如既往對山口總是體貼且溫柔,這些又讓山口覺得風平浪靜得詭異,時刻擔心著這樣的寧靜何時會破滅。
  他只能先壓抑心中微妙的不安,重新讓生活步上軌道。而他和月島的聯繫就斷在那天,沒有後續進展,儘管不是令人意外的走向,山口仍不禁感傷起來,他和月島十幾年來的友情翻覆得又急又快。
  沒有月島的日子一天天過去,來到了可以開始換上短袖的季節。山口所待的校隊馬上要迎來今年的第一場比賽,雖然不是規模特別大的賽事,但可為年底大學聯賽作為熱身和狀態調整。
  最近的好消息是,日向順利通過了黑狼的甄試,收到入隊通知書當下興奮地拍了照傳上群組,山口和谷地很替他開心,立刻傳了祝賀的訊息,好一會兒也看到訊息的影山傳了簡短的恭喜,看起來冷漠,但大家都知道他比任何人更期待早日和日向對上。
  「年底我就會在場上打敗你!」日向又打了一段文字。
  「先努力取得正選資格吧,菜鳥。」影山沒打算讓日向高興太久,先潑了桶現實的冷水。的確在打敗影山之前,得先在高手雲集的強隊裡取得先發。
  「我知道啦!我一定會拿到先發!」日向充滿自信,他向來如此。
  「大話別說得太早,免得到時候難堪。」
  「才不會!要不要打賭?」
  「來啊,賭什麼?」
  山口正想著是否該出聲阻止他們,否則沒完沒了,月島已經受不了少見地在群組發言:「你們兩個,要吵給我另外開聊天室去吵。」這才消停。月島最討厭接二連三地響起通知,尤其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的垃圾訊息。
  他還是一樣,只要影響到自己就會不客氣地抗議,山口看著月島沒好氣的文字,目光短暫停留。
  就算口氣很差也是說到話,他居然因此羨慕起影山和日向……
  他惆悵了一小會兒,告訴自己別放在心上。
  他們接著提到了山口最近的比賽,谷地提議一起去看山口比賽,日向立刻點頭答應,影山則說他得再看看排程,月島似乎有讀到訊息,但沒有發聲。以往山口在大學的比賽月島會盡可能抽空過去,不過他想這一回是不可能了。
  最後他把預賽的時間資訊打上去後便結束了話題,又閒聊了幾句才關閉聊天室。
  預賽當天,日向、谷地及影山都很捧場地來觀賽。在排球的競賽會場,影山的存在為他們這行人帶來不少注目,山口和影山搭聊幾句時從隊裡得到了些欽羨的目光。不管多少次他都會感嘆影山的名人之力。
  預賽的觀眾不多,雖然氣氛不算熱鬧,至少不會擁擠,他們找了視野最好的地方坐下,一邊聊天一邊等待開賽。
  「月島真沒義氣,就這樣缺席了。」自從回國後還沒見過月島的日向說著。
  谷地替月島稍稍平反:「他應該是真的很忙吧,以前他都會來的。」而且只是第一場預賽,若之後有複賽應該會盡全力抽空來看吧,谷地想。
  關於月島的話題沒有繼續下去,只有山口清楚月島欠席的原因,而且他想甚至是大學聯賽都不會見到他的身影。
  時至今日,月島依舊令他牽掛,但他總告訴自己要放寬心接受一切,不論結果好壞,眼下最重要的是第一場比賽,他得專心熱身。
  沒人發現的是,月島其實悄悄地坐在角落的觀眾席,位於山口隊伍的後方。照原本的行程他的確抽不出時間來,反覆斟酌後決定向球隊請個假,做了點自主練習才匆匆趕來,身著運動服讓他更融入不少選手一起觀賽的看臺,為了遮掩有些醒目的金髮戴了頂黑色鴨舌帽。
  他認真思過或許能藉此次機會破冰,好不容易來到現場卻只敢遠遠觀望,他實在提不起勇氣上前和山口打聲招呼,而且要是山口因此影響了比賽的心情就糟了,月島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從進場開始他的雙眼像個追蹤式攝影機般鎖定著山口,移開一秒都嫌多。
  多年的競賽經驗使得山口面對大大小小比賽都能保持平常心,看上去也是相當輕鬆鎮定的模樣,像這種小規模的比賽頂多被他當成練習賽吧。
  比賽開始後月島馬上發現了遠處觀眾席的日向一行人,沒想到影山也來了。希望他今天的穿著夠低調,不會被發現。他馬上將注意力放回山口身上。
  山口所在的隊伍在大學排名處在中段上下,畢竟不是體育見長的學校,當初山口選擇這間就讀也不是為了打球而來的,有這樣的成績並不算太差。
  月島似是怕錯過任何精彩表現般地緊盯著山口,偶爾球越過隊伍後方仍會讓月島連忙壓下帽沿遮住容貌,就怕一個不小心讓視線往後看的山口發現他的存在,儘管他比任何人清楚賽場上根本沒有餘力管觀眾席的動靜。
  兩隊實力相差不大,比賽來到中後段更容易凸顯隊伍的弱點,對方打完第一局攻擊力開始下降,山口的隊伍更擅長打拉鋸戰,對中後段的比賽掌控占了上風。
  山口的體力顯然還很有餘裕,不論起跳高度、攻擊力仍在水準之上,形勢判斷也很準確,表示他的腦袋還很清楚,畢竟他的體能訓練做得比月島還紮實,原則上打滿三局都還能維持很好的恢復力。
  大多時候都是由山口擔任觀賽者的角色,即使到現在他還是鮮少在場外看山口比賽,不論幾次對他來說仍是挺新鮮的。
  另一個令他比較在意的是宇川,和山口都是先發的成員。早前他對宇川沒什麼印象,只依稀記得大學裡有個和山口攔網配合得不錯的人,應該就是他了,不得不承認他們的默契確實很好。月島和山口在同一個隊伍時基本上都是聽從他的指揮,月島向來比較相信自己的判斷,而宇川和山口則是互相討論、配合,誤判率也不高。
  他不應該在專業領域上參雜私人情緒,愚蠢又無意義,可不得不說他有些羨慕起宇川,自高中畢業後他就沒機會和山口一起打球了。
  很快地,大約只用了三十分鐘的時間便結束了比賽,山口的隊伍順利拿下兩局,取得首勝。
  和觀眾席敬完禮便迅速收隊,好讓下一場比賽的隊伍抓緊時間熱身,看臺上的日向等人也慢慢離開,月島猜他們大概去找山口了。他沒有馬上起身,到現在還在猶豫該不該跟山口見上一面,錯過這次機會,就不曉得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他呆呆地坐了好幾分鐘,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起身離去。一開始就沒出現了,突然冒出來也太奇怪。
  只是他還是想更近距離一點看看山口,他循著日向他們走去的出口,在附近走動走動,找到了一邊收操一邊和谷地、影山聊天的山口,同隊的其他人也在各自伸展,日向不知跑去哪了。
  月島躲在轉角處的牆後窺視,活像詭異的跟蹤狂,加上他高大的體型很難不引人注意,也有人出聲討論是不是二級聯盟的月島螢,不過他根本管不了這些。
  各種細聲議論之中,突地冒出一道十分熟悉的中性男聲:「月島?」他立刻轉頭,是剛去廁所的日向,變得相當結實、壯碩且黝黑,讓他差點沒認出來。
  「原來你有來啊,幹嘛鬼鬼祟祟的?」日向直接的提問,讓月島接得措手不及,他總不能說是來偷看山口的吧?
  「……來看比賽。」他說了同樣準確的答案,日向卻很不給面子地戳破他的偽裝:「你是來找山口的吧?他在那邊啊,啊、山——!」見山口等人朝他的方向望去,日向正要大聲疾呼,月島急得摀住日向得嘴巴,並粗暴地將他拉進牆邊。遠處的山口只短暫地疑惑剛才是否看到了熟人。
  是他看錯了嗎……?
  月島掩住日向口鼻的大手不小心緊張得出力過猛,日向奮力掙扎了一會兒,月島才意會自己做得過頭而鬆開手。
  獲得新鮮氧氣的日向喘口氣後便轉身向月島指責:「你想把我悶死嗎!」就算他們再不對盤,兩年後重逢被以這種方式對待還是令人有點傷心。
  「沒事不要亂叫,這裡是日本!」可惜月島對他一點同儕情懷都沒有,雖然日向早就習慣他的我行我素。
  「就算如此也不用反應這麼大吧!」他得承認從巴西回來,還沒適應好日本繁多的禮節文化,但他知道月島的行為跟這些沒有關係。他打量似的眼光掃著月島,這種要被看穿什麼的感覺令對方感到不舒服。
  「你跟山口吵架?」日向得出的結論。
  看來在巴西的兩年使他更會察言觀色,月島不滿地說:「……沒有。」他們的確沒有吵架,只是情況比吵架複雜多了。
  「那你為什麼不跟山口見面?」日向追問。
  「……總之不是吵架。」月島不想這種時候繼續和對方爭執。
  日向意味深長地挑了挑眉,似乎沒有百分之百相信這個說法。許久不見,月島覺得日向陽光單純的外表下藏了點狡猾,令他幾分不悅:「想問什麼直接問。」他決定難得地和日向直來直往。
  「問了你也不會直說吧?」和月島也認識了幾年,日向多少了解他的個性。
  「問了我才能決定要不要回答。」他才知道要根據提問給出什麼樣的回應,不過最好什麼都不要問。
  日向沒有想要多了解內幕的意思,畢竟知道這些對他或對月島都沒好處,他搖搖頭:「那是你們要自己處理的事情。」
  結果如月島的意,儘管日向沒打算探聽任何消息,他卻有種被繞了一圈耍的感覺。
  但日向說的沒錯,這是他們兩個要面對的課題,旁人無法給予太多幫助的。
  「你要跟我一起過去嗎?」日向問。
  這問題今天一直在月島心裡反覆著,他再一次猶豫,最後還是選擇退縮。他搖頭說:「我先回去了。」
  「好吧。」日向很乾脆地,沒想要勸說的意思:「好好解釋誤會、好好道歉,山口一定會原諒你的,他對你那麼好!」離開前他決定念在幾年同窗的情份,給月島一點建議。
  「不要講得好像已經知道來龍去脈。」月島沒好氣地道,而且還預設他有錯在先,雖然他並不否認。
  簡短地道別後,月島又叫住了日向:「……別跟他說我有來過。」雖然他認為現在的日向沒那麼不識相,以防萬一仍叮囑一次。
  「我知道!」日向笑著答。
  「還有,」見月島還沒結束,日向持續駐足。「恭喜你。」月島面無表情地說。
  日向思考了下,才豁然開朗:「謝啦!」難得地覺得月島居然沒那麼討人厭。
  目送日向回到眾人身邊,看著山口笑著談天的模樣,月島這才決定離去。
  意外的是,在他轉身後,又遇到了認識的人,而且是他完全不想碰面的對象。
  「月島學長?」宇川有些詫異。
#排球少年  #BL  #同人文  #月山  #山口忠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