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家教】解鈴.繫鈴(《野貓情人番外》雲×自創)

【家教】解鈴.繫鈴(雲×珋)  
※《野貓情人》番外2,十年後,番外1「威尼斯迷路」前
※AT論壇比賽用
※視角交換有
※引用"周杰倫–說好的幸福呢"、"許慧欣–什麼"歌詞,以粗體顯示  
×  ×  解鈴  ×  ×  
「恭先生--」
「我知道了,等會兒就走。」我看著前方。  
「是。」  
哲轉身離開,我仍看著前方--看著並盛。  
「被綠意環繞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呃…」
我怎麼會…唱起這個?  
「被綠意環繞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雲豆在我肩頭上唱著校歌,接著展翅往前飛去。  
「並盛中學…」  
又走到這裡來了…  
十年過去,這裡還是沒有變。
原本屬於我的接待室也還是沒變,看來學弟搞得不錯。  
「嗯?」這是…?  
我看見了牆壁上的相框--  
"榮譽校友--雲雀恭彌、草壁哲矢等並中風紀委員會。"  
……  
那是畢業時留下來的,留下來給學弟妹做紀念的。  
「沒有…」我在找什麼?
應該出現在這照片的人…為什麼---  
「……」
對了…她那時早就不在了…  
"雲雀,你怎麼又跑到這裡來了!你以為天天爬頂樓我不會累是嗎!"
"囉唆,午餐。"
"去,怎麼只想著午餐啊…給你。吃飯就專心點,別老是掛記你的工作!"  
中午的太陽還真烈…
不過在接近秋天的暮夏,算是很舒適的。  
「咦?!那不是--」  
擅闖校園…  
「咬殺--呃?!」
我揮拐子的手停了下來,距離面前的女孩不到3公分。  
「不--不好意思!」那女孩很緊張的向我道歉,抬起頭小心翼翼的問了我一句:「請問…你是雲雀恭彌學長嗎?」  
「妳是誰?」
「我--我是現任的風紀委員長!四龍光侑洋!」「她」很堅定的說了一句:「我想請教您一些問題!」  
……這傢伙是男的。  
四龍光侑洋,聽他說他是現任的風紀委員長。
曾經從他的父母那聽說過我,以及--  
「委員長夫人--神絕珋嵐。」四龍光侑洋說道:「我想她應該是為了您才離開的…」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的父親曾經是F班的學生…他翹課躲在校門旁的樹上,在她們踏出校門前聽見了她說--」  
"我改變了他太多…他不再是原本的他,我希望…他依舊是還從未認識我的雲雀恭彌。"  
妳的回話凌亂著 在這個時刻
我想起噴泉旁的白鴿 甜蜜散落了   
情緒莫名的拉扯 我還愛妳呢
而妳斷斷續續唱著歌 假裝沒事了  
"喂,雲雀。"  
時間過了 走了 愛情面臨選擇
妳冷了 倦了 我哭了   
離開時的不快樂 妳用卡片手寫著
有些愛只給到這 真的痛了  
"嗯?"
"我要出去囉。"
"喔。"  
怎麼了 妳累了 說好的 幸福呢
我懂了 不說了 愛淡了 夢遠了   
開心與不開心一一細數著 妳再不捨  
那些愛過的感覺都太深刻  
我都還記得…  
妳騙了我,唯一一次騙過了我。  
「雲雀學長…」
「草食動物,」我站了起來,賞了一個拐子給他。  
「唔…」他捂著肚子,驚愕的看著我。  
「好好努力,並盛交給你了。」我收起拐子,往樓梯走去:「謝謝你。」  
「是-是!」  
「恭先生,時間差不多了。否則會趕不上最後一班前往義大利的班機。」  
「嗯,走吧。」  
解鈴還需繫鈴人,不一定。  
我不會這麼麻煩。
×  ×  繫鈴  ×  ×  
「首領。」
「不要煩我。」
「可是妳已經兩天沒吃飯了…別這樣好嗎?」  
「我說了不要煩我!晴!」我把桌上還有水的水杯朝他扔過去,他全身溼透。「出去!!我說過了這種天氣我沒胃口!」
「…是。」身穿著白色長袍的他--我的晴之守護者,轉身離開。  
暮夏初秋,為什麼這種時候我覺得好冷…  
窗外還傳來滴滴答答的雨聲,我不敢看向外面那棵樹,它的葉子到底被打落了多少。  
我不想知道。  
"你幹麻來找我…你是來殺我的吧…因為我沒聽你的話…"
"……不是,我還沒懲罰你管理手下不周。"  
我討厭下雨。  
樹枝 抖落 一身葉子之後
沉默 點亮 下過雨的窗口  
為什麼…  
"…啊…喝…你一早醒來又在幹什麼!"
"吻妳,叫妳起床。"
"…白痴!"  
「呃!…」  
我一個人 春夏秋冬  
又做了這個夢……  
太多 回憶 還繼續陪著我
回憶 陪我 怎麼可能寂寞  
「米費斯,妳又任性了。」
「……」  
迪諾學長摸摸我的頭:「別這樣,每次一到這種季節妳總是不吃東西。對身體可不好喔。」
「可是…我就是不想吃…」我放下茶杯,嘆了一口氣:「最近我感覺很煩。」  
「是嗎?」迪諾學長微笑:「那麼妳有沒有想過辦個宴會呢?畢竟妳這十年並沒有正式露面,黑手黨界都對妳的存在抱持著懷疑。」
「宴會是嗎…也好。我可能真的需要好好放鬆。」  
這是我的真心話嗎?…  
黑夜等待著白畫 春夏循環著秋冬
只有時間不停繼續往前走  
「首領,已經和彭哥列方面取得聯繫了,對方首領很樂意見到您。」
「嗯,那他們有回覆是否要參加這次宴會?」  
「有的,彭哥列十世因為當天有事,所以不克參加。」
「這樣啊…那幫我回覆他,我那天早上去拜訪他吧。」
「是。」  
十年過去了…聽學長說京子跟他結婚了呢。  
了平大哥聽說有女朋友了…  
獄寺跟小春在一起…  
山本和史庫瓦羅學長一起被封為彭哥列兩大劍豪…  
大家都過得很不錯呢。  
他…也應該吧…  
「欸欸,聽說了嗎?彭哥列家族的一名守護者好像陣亡了…」
「真的嗎?!是哪位啊?」
「不清楚…聽說是雲之守護者…」  
我不要曾經擁有 寧願從來就沒有  
「不要!!」  
夢作了碎了又作 留下了什麼   
又來了…  
為什麼又是這個夢!!  
不知道已經多久 不知道還要多久
才能夠告訴自己到底失去了 什麼  
「雲雀…雲雀…」  
以為還握在手中 原來不是屬於我
只是這麼一個人 隨著日出了又日落  
十年過去了,為什麼你還是在我的心裡出現?  
不知道已經多久 不知道還要多久
才能夠告訴自己到底失去了 什麼  
解鈴還需繫鈴人,不一定。  
反而繫得更緊了。  
《解鈴.繫鈴》完
分類:親子

本業為軟體工程師的夢女子。坑坑相連到天邊,我已經不想在細數到底多少坑沒填了。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