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16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當天月島被早晨的陽光和手機鬧鐘叫醒,滿身疲憊地起身四處翻找他的手機,最後才發現原來在披於椅子上的大衣口袋裡,他迷迷糊糊地切掉鈴聲,立刻埋回枕頭,宿醉的頭痛逐漸退去他所有睡意,只好一陣昏沉中一邊恍神一邊醒床。很快地月島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
  「……山口!」他驚醒似地彈起身體,先是確認了床鋪上沒有他人,再望向空無一人的四周。
  不在這裡。
  房間和平常一樣,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如果不是身上的傷口傳來陣陣輕痛,他可能真的以為昨晚都只是一場夢。
  雖然月島醉得厲害,倒是記得一清二楚,不久前的事全都歷歷在目。他懊惱地縮著身子抱著頭,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
  「……我到底在幹嘛啊……」他總覺得最近時常如此責問自己,他怎麼老是把事情搞砸?
  如果沒有外務干擾,不曉得會在床上鬱悶多久,但月島不得不抓緊時間梳洗,今天輪到他值早班,晚上還有球隊的練習。明知道會是忙碌的一天,還喝成那樣,實在太不自制了。月島已經不敢想像晚上的訓練會表現如何,也想不到有什麼辦法可以在更衣時躲掉眾人目光,一定會有人拿他身上的抓痕開啟話匣子。
  在浴室時月島對著鏡子前前後後照了個遍,背上的傷痕特別多,大部份已經凝血結痂,不過只要牽動肌肉就會有撕裂傷口的輕微疼痛。這些爪痕和痛楚會使他不斷想起昨天山口在他身下難受的模樣,彷彿提醒著他是怎麼對山口做出傷害。
  月島只能情緒低落地回到房間打理自己,然後用通勤時間好好沉澱上班前的心情。雖然百分之百不影響工作是不可能的,但他盡量不參雜私人情緒在公事上。
  只是他很難不去回想上一回才在這裡親眼見到山口跟宇川接吻的畫面,也清楚記得當下的意念多複雜。
  令他困惑的是,依照那畫面給他的訊息,他們應該在交往才對,山口卻依舊說他喜歡自己。
  對宇川呢?不是因為相互喜歡才在一起的嗎?還是山口對自己仍留有情愫?月島想這個可能性也許不低,否則最後也不會妥協和他發生關係了吧?
  ……那又如何?不管他喜歡誰,和對方正在交往是事實,沒被月島這麼擾亂,應該會安穩地繼續下去。依他對山口的了解,多半會帶著內疚責備自己,月島寧願山口把過錯歸咎到他身上。
  他心不在焉地上了八小時的班,到了晚上練習,月島默默地縮到角落更衣,希望自己就這樣被無視掉,可惜他一百九十五公分的存在感並不薄弱,還是被隊裡的前輩瞟見而調侃,又加上昨天睡眠狀況很差,訓練表現不出意料地和平常的水準有所落差,免不了隊友的挖苦,這些讓他的心情更糟糕了。
   不算有趣的一天又迎來結束,回到家才發現桌上還放著小律給他的相片和信件,這才丟進紙類回收的箱子。
  經過一整天的思考,月島最後決定現階段還是先和山口保持沉默,他認為這時不主動聯繫、讓雙方沉澱一段時間對彼此都好,卻又時不時打開手機看看山口有沒有傳來新訊息。
  月島沒辦法克制他的焦慮,處理作業的空檔不停分心拿起手機,沒有跳出通知仍會點進聊天室看看,就怕也許錯過什麼,只是最新訊息仍停留在約吃飯那天,月島對山口說他已經到居酒屋了的訊息。
  不過是昨天的互動,月島卻感覺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他毫無目的地滑著過往的通訊紀錄,每條來訊都能讓他想起訊息背後無謂的往事,他和山口之間發生的瑣事太多了,他想自己大概忘掉的比記得的還多很多,卻在此時一件一件地憶起,於腦海裡不停閃現,像是要失去重要事物前的人生跑馬燈。
  「阿月已經快要一百九十公分囉!」那個總是以他為傲的傻瓜。
  「現在的阿月……遜斃了!」還是在他徘徊不定時給他當頭棒喝的山口。
「阿月,一起吃午餐吧!」
  「阿月!不要輸給日向!」
  「阿月太帥氣了!」
  「阿月!」一聲聲地、跳針似地叫喊著他的名字。
  空無一人的房間裡,山口的聲音愈漸清晰地在月島耳邊縈繞不去,像要處罰他一樣令他無法想著其他事情。
  「吵死了,山口……」月島無力地趴在桌上抱怨著,可他抱怨的對象並不在這裡。
#排球少年  #BL  #同人文  #月山  #山口忠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