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15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過了好段時間,山口才平復不小心潰堤的情緒,此時月島已經不負責任地沉睡而去,導致山口善後處理相當麻煩。他先是費了好大力氣才讓月島退出體外,拿了毛巾替月島擦過全身,才好好幫自己清理。困擾的是月島射得太裡頭,光靠手指清不出來,只能暫先忍著不適,回家再自己清腸。
  整理完自己後,他將佈著濕汗的上衣鋪在房間的矮桌上晾乾,穿上幸免於難的內褲和長褲,並借了月島的大衣披著保暖,坐到書桌椅。
  他沒忍住好奇心,即使知道這麼做會惹月島不悅,還是未經對方同意拿起桌上的信件和相片。
  明知道這些東西只會越看越難過,山口仍不由地仔細端詳每張相片,看著不愛拍照卻對鏡頭微笑的月島,以及依偎在旁的小律。儘管他們已經分手,山口卻沒有減少半分對小律的羨妒。他就算再怎麼拜託,月島不肯拍照就是不肯,他只給小律這樣的待遇。
  山口將印刷物疊好歸回原位,整晚的折騰令他累得趴在桌上睡著,不算舒服的姿勢沒讓他睡得好,不到兩個小時又醒了過來。
  他穿上已經乾透的上衣,坐回椅子上,靜靜地望著睡得好沉的月島,一邊等著頭班車的時間。
  醒來之後月島會記得多少?他應該不是會忘得一乾二淨的人吧?就算記得不清,赤裸的身體加上滿身抓痕,再不聰明也該知道發生什麼事吧?
  該怎麼辦?他之後要怎麼面對月島?月島又會如何處理他們的關係?更重要的是,他拿什麼臉去見宇川?宇川那麼一心一意對待他,自己卻是用這種方式回報對方。
  山口覺得自己很爛、爛透了,胸口浮現強烈的罪惡感。但他得承認自己更沒有勇氣主動坦白,他不想宇川再為他難過,而他也想不出比隱瞞更好的做法了。
  他真的好糟糕,山口又在心裡責備他一次。
  月島再怎麼強硬,只要自己立場夠堅定,月島也拿他沒辦法。結果最後還是對心裡最真實的心情低了頭。
  窗外天色漸明,山口看了看手機時鐘,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關上房門前,他回頭望向月島,良久,才有些不捨地躡腳離去。
  回到家後山口立刻到浴室把殘留體內的精液清了乾淨,下午才要上課的他擦乾身體便無力地趴到床上,希望能趕緊補眠好讓精神不要太差。困擾的是他明明很累,卻沒什麼睡意,只能閉目養神。身後因為月島有些粗暴不溫柔的對待逐漸發疼,讓他分散了注意力而無法好好休息,雖說主因還是來自於他的心煩意亂。
  他不得不擔心自己親手搞砸的人際關係,往後和月島該何去何從,以及每個禮拜都會碰面的宇川。山口僥倖地慶幸著現在還不到穿著短袖的季節,他可以多穿幾件衣服把吻痕遮住,但他不能逃避球隊的練習,就算今天是休息日暫且逃過一回,到了明天吻痕就會完全消散不見嗎?宇川因為顧及更衣這件事,從來都是小心翼翼不留下痕跡,他沒有前車之鑒可以參考。
  其他人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他和宇川又是同個球隊的隊友,他們共用一間更衣室,避免在他面前裸身的機率微乎其微。就算這些都躲過了,難保這幾天對方不會向他求愛,又得拿什麼藉口迴避?他很少拒絕宇川的要求,突然反常會讓敏感的宇川起疑的吧?
  山口實在沒料到有一天會是由他擔任辜負人的角色。
  ……不,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好好對待宇川。
  就像昨晚月島對他一樣,不過是藉由自己尋求安慰罷了。
  直到他像是得到報應般地輪轉到這個位置,才知道有多難受,同時被滿滿的愧疚感佔據心頭。
  他在床上躺了好久,終於受不了疲累沉沉睡去,他忘了入睡前設個鬧鐘,醒來時被過晚的時間驚嚇地從床上跳起來,匆匆地換了衣服、帶著書包出門,遲了半節的時間才到教室。即便勉強趕到課堂,也沒有太專心在聽課,他的一天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三分之二,這對他往後的生活而言不是個好的開端。
  他很清楚沒有太多時間沮喪下去,起碼趁今晚的空檔好好沉澱心情、趕緊振作。
  至於月島,大概會有好段時間不會聯絡彼此,如果因此漸行漸遠也沒什麼好意外,山口消極地想著。
  下課鐘響後,他先是在教室裡發呆靜坐好一陣子,才悠悠地起身離開,沒有生氣地如失了靈魂的肉體。
  走在熟悉的學院大樓裡,即使不用思考也能下意識地朝出口方向走去,突然間他毫無防備地被熟悉的一聲學長給叫住。
  「……宇川。」山口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面對他。
  「學長,難得這個時間在系上遇到你。」
  因為山口第一次在系上無所事事還逗留這麼久,這個時候他通常已經趕去上班或回家休息。沒記錯宇川晚上要上課,通常這天他們是不會見面的。
  「剛剛……一點小事耽誤了。」山口隨便找了說法搪塞,反正也不是需要追根究柢的事情。「你要去上課了嗎?」他問。
  「嗯,今天會到很晚。」上整天課的關係,宇川露出了一點疲態。他的話題很快回到山口身上:「學長,你看起來很累,昨天沒睡好嗎?」他望著山口帶點血絲的眼睛問。
  收到對方的關心,山口不由得緊張起來:「昨天……不小心喝得有點多。」怕只要一絲不對勁宇川就能看出什麼蛛絲馬跡。
  山口確實提過昨晚要跟朋友聚會的事,因此不疑有他:「那趕快回去休息吧。」宇川善意地說著。
  「好……」山口勾出淺笑,至少不要在短暫的會面裡從頭到尾只露出一張不怎麼開心的表情。
  宇川盯著山口的臉,若有所思的模樣:「學長,」他小力地拉了拉對方的袖口,輕聲地問:「可以來一下嗎?」
  山口困惑地跟著他走,來到走廊盡頭的男廁,偷偷摸摸地拉著山口進了隔間。對於宇川想做什麼,他心裡有個底了。
  宇川輕輕抱著,埋到肩膀吸取他最喜歡的氣味,對宇川而言這就是最有效的充電方式。
  山口閉上眼,試著用宇川的體味把昨晚狠狠記憶在腦海的月島的味道給覆蓋掉,然而他只要一閉上眼又是滿滿的月島。
  他緊擁了宇川,像抱住孤海上的漂流木,好讓自己不要沉入無光深淵。
  這個才是他應該要喜歡的人,山口告訴自己。
  他們沒有纏綿太久,聽到外頭上課鐘響,宇川離開山口身體:「我先去上課囉。」他用悄悄話的音量像山口道別。山口讓宇川先出去,避免被人看見兩人從同個隔間出來。
  他不曉得自己在男廁裡待了多久,走出院外時,天色暗得只剩遠方天空還看得見一抹晚霞。
  他感覺身後拖著幾串沉重的鉛塊,每一步都走得艱難。山口第一次覺得回家的路途這麼遙遠,他花了平時多兩倍的時間回到住處,但沒有馬上躺回最令他舒適的床鋪,一鎖上門便腿軟似地蹲坐在玄關門口,他甚至連開燈的念頭都沒有,不知為何昏暗的房間在此刻令他感到莫名的安全感。
  他好希望自己被黑暗層層包覆住,沒有任何人看得到他,就算想呼救也沒有人聽得到,以此作為給自己的懲罰。
  「今天就好……今晚陪我好嗎……?」
  卻又自私地希望,他能夠像月島那樣厚臉皮地渴求對方,稍稍陪他度過短暫的煎熬。
#排球少年  #BL  #同人文  #月山  #月島螢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