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12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分手後的月島雖然多了些個人時間,並沒有因此比較悠閒,只是比較能專注身邊的事務,才發現對他而言,有伴侶跟單身的狀態似乎差不了多少。如果沒有小律送他的禮物作證,說不定久了以後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交過一個女朋友。
  他正在考慮是否該處理一些物品,例如照片或手寫卡片,並不是認為分開以後就應該把對方的所有連結通通切斷,只是覺得留著好像意義不大,因為已經沒有睹物思人的必要了,放著也只是佔著些空間。
  他稍微整理了些容易處理的印刷物,以及一些很少用到的小物,做基本的分類前,他把小律寫給自己的信件和合照拿出來看最後一次。
  月島從來就不喜歡拍照,就連山口想要合拍都會被他拒絕,只有小律的要求他不會說不,儘管這些相片最後也是她洗出來硬塞過來就是。月島對紀念這種事向來抱持沒趣,高中最後一年拿下全國第三這麼值得留念的日子,他也是不情不願地讓攝影師按下快門,雖然最後照片好好存在手機裡了。
  說起來山口倒是好好把相片洗出來還特地裝進相框裡,他和小律一樣,特別不想忘掉的回憶就會想盡辦法保存下來。也許該說,正常人大概都是如此。
  回味這些東西又花了他些時間,全部看過後整理成一疊放於桌面。差不多是就寢的時間,明天再繼續處理其他物品吧。
  月島把該讀過、回復的訊息一一送出後才會熄燈,他收到了很久沒跳出通知的山口的訊息,點進去看,結果是他覺得不怎麼重要的小事。
  「日向的禮物你要什麼時候拿?還是我寄給你?」
  山口提過日向有從巴西帶禮物給大家,因為沒有去接機和出席聚會的緣故,月島到現在還不知道日向到底送了他什麼,山口說日向有交代一定要送到手邊才能曝光而堅持不透露,耍這種心機讓月島猜那傢伙肯定不懷好意。
  他在手機上打:「下次碰面再給就好。」
  幾分鐘後,山口接著回覆:「那你最近有空嗎?我怕放太久會忘記。」
  月島心想忘了就算了,但還是好好思考著該安排什麼時候:「明晚呢?」仔細想想也很久沒跟山口好好談天,最近確實是聊聊近況的好時機。
  「明天好啊!老地方嗎?」
  「嗯,老地方,晚上七點見。」
  山口傳了OK的貼圖,月島讀過便切掉螢幕,上床準備睡覺
  他考慮著要不要趁這個機會打聽山口和宇川的事,雖然山口大概還沒打算告知第三者,但月島希望山口能將他視為可以分享祕密的知己,也不必自己一個人藏得這麼辛苦。
  ……儘管一開始會那麼辛苦的原因就是因為他。
  月島有很多想知道的事,什麼時候發現自己的性向、什麼時候起和宇川交往、什麼時候……對他已經不喜歡了……
  他們認識了十多年,月島才意識到,原來他對山口其實不怎麼了解……
  隔天月島從早上忙到下午,他肚子實在太餓了,吃點點心果腹便前去赴約。成年後他們固定約在一間靠近月島學區的居酒屋,山口第一次喝酒就是在這裡。
  不曉得是不是沒見到山口的這些日子發生了不少事,加上他現在變得很在意對方,等待山口的這段時間居然莫名緊張起來。
  月島點了些東西,他知道山口有些固定吃的小菜,待會兒就不需要等待太多上菜時間,很快地山口和剛上桌的餐點與啤酒一起現身。
  「哇……全都是我會點的,阿月你太細心了吧。」看著桌面的菜色,山口忍不住讚嘆,儘管月島心思細膩這點他清楚得不得了。「咦?你不是不愛喝啤酒嗎?」山口看著月島的啤酒問。
  「……我只是不愛喝,但沒有不能喝。」而且覺得今晚的話題不給他喝點酒壯膽可能說不太出口。
  對於有些反常的月島,山口好像不是太在意。他們從些雞毛蒜皮的日常聊起,學校、球隊、打工、實習。月島趁這個機會好問問日向的打算,得知他想去一級聯賽黑狼隊的考核,木兔、宮侑、佐久早都在那,再加上日向的話,不曉得這支球隊會產生什麼化學變化。
  談到日向,山口差點忘了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啊,」他從包裡拿了一只紙袋,再從紙袋取出醜到月島想把自己眼睛戳瞎的粉色T恤:「這是要給阿月的伴手禮!」
  月島秒回:「我不要。」
  山口一臉幸災樂禍:「就算不要也得給你!這是日向說的!」瞧他樂得開懷,一定是和日向約好把他收到衣服的反應告訴對方。月島沒再多說,臭著臉收下衣服,立刻收進包裡。雖然被得逞了,但他不會讓這兩個傢伙得寸進尺,最好的做法就是帶回家當抹布。
  月島喝了口啤酒:「那麼,日向為什麼選黑狼?」
  「有甄試的球隊中,那裡是最強的。」山口複誦著聚會時日向對他們講過的話。
  月島想起高中時聽聞日向要去打沙排時和他說明過的緣由。為了艱難的目標勇往直前,雖然他對這種風格有些感冒,卻不得不承認,走到這一步的日向,他心裡其實是很敬佩的。
  「好厲害啊——不管影山、日向還是阿月。」宇川說得對,他同屆的隊友都是些怪物:「阿月,職業比賽好玩嗎?」
  山口突然問了直接又籠統的問題,月島一時沒法給是或否的答案。他思索了一會兒,將對於所謂的職業選手的心得娓娓道出:「比賽強度變高是很有趣沒錯,但已經不是表現不好或輸了再回去好好努力的社團活動。」精進實力只是最基本的義務,將選手當成工作,也就意味著場上的一舉一動都影響著職場生涯。他們這些選手只是球團的員工,在球隊裡的貢獻決定約期一到續約與否,或是其他球團有沒有意願買下他們。
  他沒有自覺地舉杯進酒,繼續說著:「所謂的職業其實就是商業,所有事情都跟錢脫不了關係的。」因此他沒有像影山或日向那樣全心全意投入,他知道職業聯賽的變數不是他能概括承受的,何況選手本就不是長久之計,他才堅持一定要一邊發展其他專長。
  山口不是無法理解,他知道月島除了競賽本身,對其他事情不大興趣,但為了理想總得做些妥協。
  「……對我來說,看到你繼續打球,不管是職業還是業餘,我都覺得很棒。」山口道:「阿月你啊,對大部份事物好像都不是很上心,失去了什麼都沒關係似的。只有打排球的時候,臉上才會出現熱情。」
  所以他知道月島對這一季的表現很在意,雖然有很多現實的考量,但比起那些,月島更在意的只有球打得好不好而已,畢竟他不是全靠職業吃飯,就沒那麼多後顧之憂。
  月島又吞了口酒,道:「我也不是真的那麼薄情。」講得好像不打球就沒有感情似的。
  聽到月島為自己辯駁,山口忍不住失笑:「——說得也是,」明明以前情義淡薄對他而言還是種稱讚,這幾年月島也變得柔軟了些。「自從和小律交往就變得圓潤多了。」雖然也可能只是經過某種程度的社會化。
  「……有嗎?」月島問,這點他倒沒什麼感覺。
  提到小律,月島稍微猶豫了下,但他想應該沒有比這更好的時機了:「其實……」然而真的到了這一刻,那些話卻卡在喉嚨,一時難以脫口。山口看著他欲言又止,耐心地等待。
  「……不久前,我跟小律分手了。」
  雖然只是簡短的一句話,山口卻花了點時間消化,沒有立即反應,先是呆愣了幾秒,才慢慢露出訝異的神色:「……欸?怎麼會?」在他眼裡他們是多麼令人稱羨的一對愛侶,四年的感情怎麼說不見就不見?
  月島言簡意賅地說明前因後果,開了頭後就沒那麼難說出來。他像是整理好一則故事大綱,平靜地敘述整件事的經過。才剛講他變得柔軟,現在又符合月島向來給人理性冷漠的印象。
  然而認識他十幾年的山口,即使月島將自己的情緒遮掩得一絲不露,似乎總能找到他沒藏好的邊邊角角。
  「你很難過嗎?」山口問。
  「……還好。」至少目前為止都沒有失戀之人該有的表現,他甚至連一滴眼淚也沒流過。
  「可是你從剛才就一直喝個不停……」山口瞟了一眼月島手邊又空了一次的酒杯。沒有山口提醒,他還真沒發現,月島才察覺他的身體和臉頰已經因為酒精的催化而發熱。
  「你應該不是會一口接一口喝酒的人吧……?」至少山口第一次見到。月島連喜歡的甜酒都很少碰,因為他知道這些都會影響他的運動表現。
  如果不是事實,月島都會很有把握地否認,像這樣靜默不語地進入思考,多半是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陷入那樣的狀態。
  只是他無法篤定,他情緒低落的主因為何。
  他總不能說,比起小律,他更難以接受的是親眼見山口和宇川在一起的證明。
  山口的喜歡曾經讓他倍感壓力,月島希望他們可以不要再被這份感情束縛住,結果他才發覺,原來自己並沒有真的準備好這天的到來。
  見月島沒打算肯定或否認,山口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便不繼續對這個話題多做延伸。他沒想過月島會有失戀的一天,只能以幾句聽上去沒什麼誠意和作用的安慰結尾:「……以後一定還會遇到喜歡你的人的。」也許山口的慰言一點技巧也沒有,至少他說得誠摯:「即使不用一百分也會喜歡你的人,一定會出現的……」
  月島望著山口一直以來都是那麼溫柔的神情,心想著,那樣的人原本應該在他眼前的。
稍微聊一下,其實原本我是不喝酒、對酒一點興趣也沒有的人。只是為了寫這篇文章,下定決心買了酒來喝喝看。畢竟要寫人家喝醉,卻連一點喝酒的狀態都不知道,寫出來的東西就不真實了。
我怎麼這麼晚才發現這麼棒的飲品......
#排球少年  #BL  #同人文  #月山  #月島螢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