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08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自那之後月島的注意力無法專注在手中的書本,更索性閡起來不閱讀了。儘管他很清楚地看到對方的模樣,仍保留著存疑的態度,畢竟認錯的機率並不是沒有。
  他不時往旅館方向看去,想待那對男女出來時再度確認自身所見。直到接近約定時間,他也擔心自己會遲到,放棄了等待,卻正好起身時見到兩人離開旅館,其中一人怎麼看和他認知中的女朋友相異不大。
  月島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這種時候先自亂陣腳一點用都沒有。
  他在還算餘裕的時限裡來到約定的地點赴約,小律在接近整點的時間來到,和月島在書店時看到的服裝一模一樣。
  「你有想做什麼嗎?」對方笑著問。
  月島頓時間不知該如何回應,外表察覺不出什麼異狀,腦袋已是空白一片,失去了他最引以為傲的沉著。
  「……都可以,妳想做什麼?」他趕快拋了不需讓自己思考太多的反問。
  「那我們去看上次提過的新電影?」
  「嗯。」看電影正好不用說太多話。
  她牽起月島的手,和往常一樣主動,言談之間充滿著和他相聚的喜悅。若不是親眼見小律和別的異性進了旅館,月島現在大概一點兒也不會懷疑她表現出來的喜歡是否值得信賴。
  他盡可能讓自己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只要小律一開口 ,月島一定會想辦法延續話題。氣氛平和地順利到達電影入場,對方似乎都沒發現月島的不自然。
  整場電影月島心不在焉地,他甚至不是很清楚螢幕演了什麼。中間小律把頭靠在月島肩膀,雖然表面上沒有任何反應,對於她的示好,月島心裡些許疙瘩,直到對方姿勢維持累了離開,才輕鬆了些。
  電影結束後,他陪小律稍微逛了街,很快地短暫的約會時光迎來尾聲,他們到車站分別,回到各自的住處。
  即使月島再會偽裝,小律多少察覺他的不對勁,在站前的廣場問了:「螢,今天很累嗎?你好像一直在分神。」
  月島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搖了搖頭,欲言又止地看著對方。小律猜月島大概有什麼事憋著:「還是你心情不好?因為昨天比賽比得不好嗎?」
  對月島而言,眼前的小律比起比賽,才是讓他心情低落的主因:「……妳今天在忙什麼?」他終於鼓起勇氣要好好釐清來龍去脈。
  「今天?」小律不解月島怎會突然問起:「我今天值班,下班就過來找你啊。」
  月島聽得心臟一縮,她的回答不帶一絲猶豫,好像早就準備好要這麼回答。
  「……傍晚的時候,我在書店那裡看到了。」他察覺小律臉上閃過細小的錯愕:「你和別的男性走進旅館,我沒說錯吧?」他讓自己維持在平靜的狀態。
  只見小律說不出話,明確的時間地點令她無從反駁,她有些慌張:「螢,你聽我解釋……」
  他才發現自己的情緒其實並不如想像中冷靜,否則他不會這麼急著打斷別人講話:「我應該很久以前說過,我不接受情感和肉體分開看待這件事。」雖然不認為這觀念不好,只是他自己感情上的潔癖。
  「那是因為……」小律張著嘴卻擠不出片語,她是一緊張就容易失常的類型。於是月島決定用他擅長的方式繼續展開話題:「那個人是誰?」儘管這會讓場面變得像是興師問罪。
  「……工作上的同事。」
  「持續多久了?」
  「一陣子……但是、我們沒有很常……」
  「所以早在之前就開始了是嗎?」他也不認為這麼巧第一次就被他撞見,親耳確認已經被瞞在鼓裡好段時間還是挺不好受。
  「螢……」小律終於落了淚:「我只是覺得很寂寞而已……」
  她知道自己違背月島的原則在先,然而月島近乎質問的說話方式下,她決定為自己辯駁:「我們從交往開始就很少相處,最近連通電話都越來越少,我朋友還以為我們已經分手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忙,不管是排球還是課業對你來說都很重要,我甚至覺得……那些事的重要性遠大於我……」
  「有時候我忍不住想……我這個女朋友的存在,是不是變成你的負擔了……」她抑制不住隨著心底話湧出的哭意。
  她努力想成為月島心中的好女友,明知道自己是黏人的個性,也強迫自己變得獨立;她理解月島有想成就的目標,為此必須付出大把心力;她也清楚月島是個過份理性的人,因此並不期望太多對方能有討她歡心的浪漫。
  但要說她對月島從不抱任何期待,肯定不是真心話。
  「我是真的很喜歡你……」
  而最後得到的,往往只是無從訴苦的失落而已。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你好像對這段感情已經力不從心了……」
  因此工作上的同事向她獻上殷勤時,她實在難以抗拒心中漸漸被填滿的空虛,月島沒有給她的,都一一被滿足了。
  儘管如此,小律心裡仍明白,她最企求的,還是月島的愛。
  月島靜靜聽著,對方某種程度的控訴,他訝異的是自己竟然沒有第一時間回應。
  可能他比誰都清楚,但沒有勇氣承認。
  見月島不發一語,小律更難過了:「……你居然沒有否認嗎……?」她沒想到連這種時後期望還得落空一次。
  月島看著小律從未如此傷心的表情良久,才慢慢地說:「……我只是想扮好男朋友這個角色。」
  聽著他仍沒有太多起伏的口吻,就算相處這麼久,她從來不曉得月島的話裡到底帶了多少情緒多少真意,但月島從來就不是喜歡說謊的人。
  他連一句:「我喜歡妳。」都說不出來。
  對月島來說,這段關係持續的原動力,說不定就如他所言的,他只是想扮好男朋友這個角色,他只是想好好維護自己的形象罷了。
  小律心想或許真的無法挽回了:「……我想你已經盡力了。」她道了思考很久卻遲遲不願脫口的提議:「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他們倆氣氛一度有些緊繃,所幸雙方都算是明理的人,以十分和平理性的方式分手,分別前小律對月島說:「謝謝你這四年來的照顧。」才轉身離去,反倒月島什麼也講不出來,默默地望著前女友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
  短短幾個小時內經歷了重大轉變,月島第一次像這樣毫無方向。
  回程的電車行駛了好段時間,他才從空蕩蕩的腦袋回神,重新進入思考。
  當他發現小律肉體出軌,即便努力抑制還是止不住外溢的負面情緒。生氣、難過、無奈、還有自責。
  「……我只是想扮好男朋友這個角色。」虧他還講得出口。
  正因為小律的話句句正中他的標靶,他才什麼答覆都給不出來。
  更糟糕的是,小律最後一次的真情告白,月島腦海裡卻浮現了山口的影像。
  「我好喜歡你……」那天晚上,山口漲紅著臉,無法自主的淚腺不斷不斷地流出液體。那是他唯一一次看過山口哭得比輸掉比賽還慘。
  「到底在搞什麼啊……」月島用喃喃自語的音量責備著他,這時他才稍微進一步地認清自己。
  他是不是連自己喜歡誰都分不清楚?
  終於寫到我非常想寫的地方了,上一篇可能有些人覺得月島也太衰了吧居然就這樣被綠了,不過其實我想寫的是,這段關係裡沒有誰對誰錯。
  小律其實到最後都很明確地告訴對方,她心裡真正喜歡的,沒有別人。只是兩人之間的情感依附已經出現了不可逆的失衡狀態,如果說感情的失敗要找誰來背鍋,或許月島也得付不少責任吧,這篇文章的月島或許也很清楚這點,所以實際上他並沒有怨懟方,而是對自己比較自責。。
  也許更多的心境會在後面的文章裡寫出來,希望到這邊大家還會喜歡。
#排球少年  #同人文  #BL  #月山  #山口忠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