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07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雖然昨天的比賽拿下了第二場敗北而遭到淘汰,但和第一輪賽季相比賽況好了不少,月島勉強算是適應了二級聯盟的強度。想到影山一進一級聯盟就有出色表現,月島不禁認為那傢伙用排球笨蛋已不足形容,是排球變態。
  一聽山口和小律不會來觀賽,明光緊張得像是臨時找不到保母照顧未滿周歲的孩子,說什麼哥哥一定會騰出假去看你,搞得他連吐槽都懶。
  賽期間小律和山口來了不少次,大地、菅原、東峰、潔子、田中及其他同期的排球部隊友都曾來過,他真沒想過自己過去的社交關係竟然能讓那些人親自來關心他的比賽,雖然他一如既往地平淡,心裡還是感到一絲窩心。以及跟著山口來了幾次的宇川,他和宇川之間仍只維持點頭之交的距離。
  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錯覺,總覺得和初次見面時相較,那兩人的氣氛好像變得不太一樣?
  月島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也沒有任何線索可以佐證他的直覺,只能把疑問放在心底。畢竟山口並沒有實質意義上地向他出櫃,若突然問:「你和宇川是不是在交往?」好似不顧他的感受硬是把山口表層的防衛給扒下來,月島不做那麼失禮的事。
  而且真如他臆測的話,那也是值得高興的不是嗎?山口終於在這不太友善的社會找到願意付出真心的對象,月島明明一直在等著誰來幫他減輕承載著過多情感的罪惡感。
  然而當可能的事實說不定正發生於前,卻沒有預期的輕鬆。
  連他自己都不能理解,這股失落感為何而生。
  他決定暫時把比賽和感情的事情放一邊,隔天一早跟著實習部門的主管和幾名員工一同出趟短差,到長期合作的工作室查看最新一批送件的文物,和死板的上班打卡比起來新鮮多了,只是昨天才比完這個賽季的最後一場比賽,身心疲憊大過新體驗的興奮,以致上車沒多久便一陸睡到目的地。可惜他的體型搭乘國產車還嫌擁擠了些,即使坐到前座仍沒讓他舒適地補眠,反倒使腦袋變得有些昏沉。直到下車舒展了四肢和呼吸戶外空氣才好些。
  工作室位於一棟規模甚小的住宅大樓,不說還真看不出有什麼公司或工作室在裡面。進到裡頭和所有人員打過招呼,月島開始跟著工作,還有人認出他是仙台蛙的現役選手。
  主要是來了解文物修復的情況、討論接下來的工作內容。月島跟著工作室的人員去看看他們的工作情形,學著使用一些掃描工具,大致了解一下修復的流程。
  結束時,一同帶回些已經處理好的文物,包上一層層緩衝,裝箱上車。通常是由月島負責些勞力活,還沒消退的疲勞在搬運時又湧現難受的痠痛。
  工作到一半時他才想到,小律的學區就在附近,他趁空閒時傳了則訊息,問她要不要晚上見個面。直到回程車上才收到回訊。一般小律都是秒讀秒回,難得隔了這麼久才回覆。
  「大概晚上七點才有空,這麼晚可以嗎?」
  月島稍微思考了下,想想反正比賽才剛結束,排球訓練暫時得到喘息,現在是他最閒的時候,不答應就不知道下次碰面又是何時。於是他回了個好,剩下的時間再想辦法打發掉吧。
  他請主管在車站附近放他下車就好,因為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並沒有強制一定得回上班地點。他步行到車站,搭電車到小律的學區。路上因太過突兀的身高不斷引起他人側目,這種目光月島早就習慣了,並不是特別在意。倒是偶爾被人認出這件事還沒能適應。在月台時被兩個女高中生要求合照簽名,對方似乎也是排球部的,有特別關注聯盟的賽事,不過初中時就聽聞過月島的傳聞,可說是多年的小粉絲。
  月島真沒料過他會受到這樣的待遇,雖然他想打球,但沒想過要成為球星,然而只要繼續走職業這條路,他就必須好好面對不怎麼喜歡的鎂光燈。
  剛開始月島曾向山口抱怨,山口卻是這麼說的:「那就表示以後有人會崇拜你而打球,以你為目標努力,就跟你喜歡的球星一樣,這不是很棒嗎?」經他的提點,月島才釋懷些。
  搭電車的途中,月島利用時間搜尋些體育專欄報導,看看外界對昨天的比賽有什麼評論,雖然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狀況,尤其知道自己表現不甚理想的時候,看這些新聞通常只會令人更不愉快。
  果不其然,月島點閱兩篇報導就放棄了,他到現在連賽事轉播的影片都還沒看過,他可不想聽球評用一派輕鬆的語氣細數他的失誤。
  他接著打開自己的社群平台,看點體壇以外的時事轉換心情。滑著滑著,被一篇轉發率很低的報導吸住了眼球。內容是關於某個國家近期申請同婚釋憲,若釋憲通過,將有望成為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國家。這是一個專門收集性別平權資訊的帳戶,自從那晚的意外發生後,他開始默默替山口注意相關訊息,也藉此摸索山口從不願向任何人透漏的一面。
  如果哪天日本也通過同性婚姻,山口和誰結為伴侶,會主動告訴他這個消息嗎?還是跟現在一樣,能藏得滴水不漏最好。
  可假使有那麼一天,表示這個世界已經願意接納他了吧?會不會有朝一日還得在山口的婚禮擔任致詞什麼的。
  ……這種無謂的妄想還是就此打住吧,倒不如猜山口打算何時跟他坦白還比較實際。
  出了車站,月島來到每次找小律前會順便逛逛的獨立書店,只要低消就能挑選一本書在店內閱讀,是很好消磨時間的去處。他挑了採光較好的二樓窗邊的位置,讀累了就看看窗外,觀察路人是他不值一提的嗜好。
  就在月島覺得休息夠了,打算回到書本時,目光被人行道上某個熟悉的身影吸引過去。雖然他一眼就認出那個人是小律,只是有點難立即相信眼前所見。
  小律緊牽著身旁男人的手,兩人有說有笑地走進斜對面的旅館,他真想不到這個時間去旅館還能做些什麼。  
我是個粗心大意的人,有錯字歡迎大家提出來,謝謝><
#排球少年  #同人文  #BL  #月山  #山口忠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