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06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山口和他人親暱行為
  從學會喝酒後,山口就染上借酒澆愁的壞習慣,心情一差很容易喝下超過自身上限的酒量。
  慶幸的是,山口的酒品不算太糟,更貼切地形容,他的酒品很微妙,既不會發酒瘋,也不會倒頭睡到不醒人事,總地來說,行為舉止與平時沒有太大差異,但似乎對某些事變得特別執著。
  整體而言讓山口獨自回家應該沒有太大問題,宇川還是不太放心,決定送他回去。回租屋處途中,才確定山口確實喝醉了。
  一路上,山口像是把宇川當成他的戀人,緊緊抱著對方的手臂,若不特別解釋任誰都會覺得他們是一對如膠似漆的伴侶。尤其兩個身形高大的男子,縱使夜深的晚上仍引來不少側目,不過宇川到最後都沒有阻止山口。
  「學長,到囉。」他們終於回到山口租賃的公寓,經宇川的提醒,山口才半恍惚地翻找包裡的鑰匙,好一會兒才在明明摸過的內袋拿出,又在門把上反覆對準鑰匙孔,卻怎麼樣都插不進去。宇川有點看不下去:「還是我來吧……」他取走了鑰匙才結束小小的鬧劇。
  他將山口安置在床鋪上,替他倒了杯水,回過頭時山口已經坐臥於枕。宇川上前確認他是否還醒著:「學長?」
  山口近乎呻吟地應了聲:「嗯……」可能真的喝得太多有些難受。
  「你要喝點水嗎?」他將水杯拿到山口眼前輕晃了晃。
  「嗯……」山口一邊回應一邊撐起身子,接過飲用,只不過這杯水對解酒的效果微乎其微。
  宇川接過空杯,本想起身去清洗杯子,卻因山口突如其來的擁抱而停止了動作。
  山口什麼話都沒說,只是靜靜地讓頭靠在宇川的肩膀上,雙手環過他的頸項,似乎正在聞著宇川身上的氣味。零距離的接觸下,山口的鼻息似乎能夠穿透過他的肌膚,一點一點地挑起他抑制許久的情慾。
  宇川始終沒有進行下一步動作,到底該推開還是回應,他還沒有拿定主意,總覺得在山口不是很清醒的情況順勢下去等於佔了他的便宜,但肉都已經主動送到嘴邊,要他假裝自己不餓也太艱難。
  他倆就這麼維持一個姿勢過了幾分鐘,宇川撐著身體的手有點痠了,打算喚山口一聲,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睡著。山口此時抬起了頭,用著好像沒有對準焦的瞳孔看著自己:「宇川啊……你喜歡我對吧?」他的嗓音變得輕柔,中性的低音帶點輕輕的震顫,搔癢著宇川蠢蠢欲動的心。
  「……嗯,我喜歡你。」他以沉穩、真摯的聲音答道。
  他對山口示愛的頻率不算低,可以說是逮到機會就趁機告白,深怕山口沒把他的事情當真,忘了有個人正付出真心全意想與他結為伴侶。
  只是見過月島後,他已經明白了為何山口遲遲沒有點頭答應。
  儘管是令人難過的事實,宇川卻也了解到,山口確實渴望著誰來愛他,然而那個誰,他可能只希望是月島。
  聽見宇川的回答,山口似乎將這句話當作應許,就這麼湊近了對方的臉龐,親吻上他偏薄的嘴唇。
  帶著酒氣的濕吻漸漸讓宇川飲醉,最後一條道德底線輕易地讓山口的擁吻給扯開,他無法抗拒主動求愛的山口,即便山口真正想要的人並不是他。
  山口閉著眼,拙劣的吻技暴露了初吻的事實,他好像以為只要不停張口輕咬彼此的唇瓣便能構成纏吻的條件,直到宇川抓到間隙伸進舌頭,山口才有些不知所措地轉為被動,只能任由對方在自己口中肆意竄動。
  不論是唇與唇的碰觸,還是舌跟舌的交纏,第一次體驗到這般親暱行為,令山口很是著迷,好像全身上下的神經都集中到了唇舌和口腔,輕輕挑逗便使慾望上火。
  逐漸把握訣竅的山口,由守勢轉攻,他離開床鋪,重心押上了宇川的身子,兩人貼近彼此才發現,雙方身下因親吻而挺硬,即便隔著層布料也抵擋不住相互傳遞的溫熱。
  宇川就這麼順著山口躺臥下來,手裡的杯子早已滾去,空出來的雙手抱住山口結實的臀部,忍不住蹭起滾燙的褲檔。
  山口感覺快呼吸不到氧氣,才停止了把兩人都親得有些紊亂的長吻。他分不清山口頰上的紅暈是喝酒導致,還是性慾而起。
  山口用溢著唾液的嘴問道:「宇川,你想試試看嗎?」
  如果要用什麼名詞來比喻他此刻的煽情模樣,說他像淫魔會不會很失禮?只是對宇川而言,眼前的山口不過少了惡魔的小角和尾巴罷了。
  他不是沒聽懂山口的意思,以防萬一再確認一次:「……試什麼?」
  山口一隻手撫摸著宇川脹起的褲檔:「這個啊。」他軟軟綿綿的聲音笑著說,彷彿純真的少年正在探索著禁果的滋味。
  宇川心裡其實早有答案,然而殘存的理智讓他猶豫了一會兒,沒有立即應好。
  他明明知道,山口此時向他由愛的意義並不是渴求宇川這個人,只想藉著他滿足自己得不到的愛。或許他比山口清楚明白多了。
  「……嗯。」
  可惜他們都無法獨自對抗寂寞的侵襲,至少在寂寥的夜晚裡,還能用自己的體溫讓彼此別那麼孤單。
#排球少年  #同人文  #BL  #月山  #山口忠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