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酒醉與微醺.02

※漫畫270話後連載內容,未看慎入
※大學生月山
※R18
※自創角色有(戲份重)
  他從容地搭了末班車,直到坐上電車的椅座,山口才真的感受到累積整日的疲憊襲來,想想他早上上課、下午打工、下班後接著赴約,中間幾乎沒有空檔。從下車步回家的路上,他感覺腳步似乎變得異常沉重。
  山口上了大學後才第一次面臨要時常獨處的機會,在這之前不論上下課或外出遊玩至少會有月島相伴。倒也不是難以適應,只是偶爾回想起來會覺得有些落寞。尤其剛剛才聽過谷地對戀愛的想法,心中的空虛感似乎又更擴大了。
  他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少女心,不可否認的是,即便只是短暫的過客也好,他也想體會看看,有個戀人能夠填補心靈的感覺,填補他心裡空了二十多年的心房。雖然在那之前他得自己先把月島從那個位置移開。
  回到空間不大的租屋處,他將包包輕置在書桌旁的地板,從衣櫥裡拿出換洗衣物浴室換洗,利用熱水澡稍微洗滌亂糟的思緒。
  山口頂著毛巾坐到書桌前,整理下明天上班上課的物品。他總會在確認好所有東西收進包包後,望一眼桌上用相框保存的照片。
  那是他們高中比完最後一場比賽時留的紀念,高中三年在排球部的日子是他最珍惜的時光,雖然存在手機也能隨時翻出來看,但他最後決定把相片洗出來。除了是值得回憶的青春,也是少數有和月島同框的合照。
  他明明知道對月島抱持愛慕只是浪費生命,卻還是在看見照片時忍不住將視線停留在月島那張不甚情願面對鏡頭的臉蛋上。月島本來就不是喜歡拍照的人,當時跟影山又起了點衝突,在山口好言相勸下才勉為其難地妥協。
  就算臭著一張臉也看得出來月島長著一張俊秀的面孔,山口知道月島笑起來即便不是迷倒眾生,至少能擄獲幾個女性芳心。只可惜那些笑容大概只剩下他女友能盡情捕獲。
  「……唉。」山口忍不住心生羨慕地嘆氣。他差不多每隔一段時間就陷入一次這樣的循環,就連他都開始瞧不起自己。
  ……阿月現在在做什麼呢?
  二級聯盟最近要比賽,應該要進入密集訓練的狀態,這學期開始了博物館的實習,晚上回到家還有學校的作業要處理,常常忙到睡覺前才真正休息。
  阿月一定是超人吧?又是學生又是選手,之前也要兼職打工,也得花時間陪女朋友吧?雖然是討厭麻煩的個性,但其實有某種程度的偏執和完美主義,不論轉換到哪個身份都不容許自己出什麼紕漏。
  有時他想著想著,便會湧上想打電話聽聽月島聲音的衝動,或傳個訊息得到他的回應,不過想歸想,終究只是抱著這樣的意念上床睡覺,今晚亦是如此。
  山口熄了燈,在床上躺了好久才漸漸睡意襲身。他盡量讓自己腦袋處於一片空白的狀態入睡,只可惜大多時候,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腦海裡多半還是月島的影像。
  另一邊,因為隔天還有重要的報告,月島還坐在電腦桌前做著簡報,同時開了電腦鏡頭和女友視訊,不過只能把視窗釘選在畫面的角落,好讓自己能在一邊通話的情況下好好處理報告,只是他的視線沒辦法時時刻刻停留在視窗裡,因此對他而言開視訊通話的意義並不大。
  「螢,最近真的抽不出時間嗎?」畫面的另一邊,月島的女朋友重複第二次幾分鐘前才講過的提問。
  月島耐心地回答:「抱歉,這陣子真的很忙,這段時間要準備比賽。」這是他升上二級聯盟後第一場以先發球員上場的賽事,並不求有什麼風光出道戰,起碼不要表現得太差。
  交往這麼久,他的個性小律也不是不清楚,也沒打算在這件事情上來回交涉太多次,於是她馬上切換到其他話題:「那你什麼時候比賽?我可以去看嗎?」小律期待地問。
  「可以,我再把日期打在記事本上。」月島本不喜歡熟人看他比賽,但經過三年明光幾乎場場現身的洗禮,基本上他已經不大介意了。
  小律似乎想好好弄清楚月島的忙到底是多忙,他們原本就是遠距戀情,實際相處的機會不大多,最近就算說可以都由她通車到月島這裡也常被婉拒,這點讓她很是沮喪。
  月島直言除了實習和排球,還兼了教授的工讀,另外他是系學會的成員之一,更是需要利用沒多少的空閒時間開會和處理系上事務,他幾乎把自己每一天的行程快榨乾了。雖然其實偶爾會有週末的晚上是空下來的,但他真的需要好好休息,這句話並沒有對小律坦白。
  稍微聊了點近況後,他們才向彼此互道晚安,月島終於鬆了一口氣。儘管分心辦事對他來說不是太困難,只是效率自然差了一些。結束通話後又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才完成報告,時間已經接近深夜兩點。對一名運動員來說,這並不是個良好的作息。
  疲累的月島在上床前將比賽時日打在和小律聊天室的記事本,然後想到,他似乎還沒告訴山口比賽的事情。不過二級聯盟的比賽最基本也會在網路上宣傳,或許山口早就得知消息,但月島還是決定傳個訊息知會一下。
  「下下禮拜的比賽你要來嗎?」按下送出後他決定就寢,反正大概也等到隔天才會收到回覆,這個時間山口大概早就入眠了。
  他本想自己肯定累得不用幾分鐘便能入睡,卻不料陷入了失眠的狀態。
  月島翻來覆去卻沒有太多睡意,這陣子失眠的頻率越來越高,他想也許生活被安排得太過忙碌是主因,只是這些也不由得他做選擇。
  雖然升上二級聯盟確實符合他的期待,學業總地來說在他的興趣範圍內,加上這學期開始進入博物館實習,很辛苦但他並沒有怨言,更不打算因為選手身份而偏廢。不過就算這些是他原本追求的目標,全部擠在一塊兒卻意外地喘不過氣。最後他做出來的取捨是將原本就壓縮得很緊的約會減少到自己都開始覺得有些對不起小律。
  她平時不是愛撒嬌的女孩,一連兩次要求月島挪出時間,表示她的確有些不耐。月島連上一次好好碰面是何時都有點記不住了。
  思來想去,他決定先暫時放空,情人也好朋友也罷,想得越多睡意越淡。他用手機放著舒緩的音樂,試著藉由優美的樂音好放鬆心情入眠。
  隔日山口一早切掉手機的鬧鐘便注意到月島的訊息,趕緊點開。不曉得昨天那麼晚傳了什麼?
  「下下禮拜的比賽你要來嗎?」
  「……啊、對了,比賽!」山口連忙打開手機的行事曆,沒記錯的話先前在得知消息時就把行程給排開了,以防萬一他再做一次確認。
  不過像這樣主動通知他還是頭一回,看樣子月島比他想像中的要重視二級聯盟的這場比賽。
  確定沒有任何安排會和比賽衝突,山口在通訊軟體上回覆:「好啊,我會去看的。」然後他注意到訊息傳送的時間,意外月島居然這麼晚還醒著。「阿月,你最近很忙嗎?」除非必要,月島是不會讓自己晚睡的。
  他按下送出後就先去梳洗準備上課。吃過早餐、出門前再拿起手機看一次訊息,月島已經起床回復:「嗯,還應付得過來。」
  對話框裡答得平淡,可月島很少會用到應付這種詞彙,山口猜他其實並非那麼餘裕。但也只是猜測而已,他沒有多問,只回了:「要注意身體哦!」自從三年級擔任隊長後他就越來越像老媽子,山口會習慣性像這樣叮囑。
  往學校的路上得搭乘二十分鐘左右的公車,再步行一段路才會到學校。來到課堂的教室外遇到了修同一堂課的學弟,對方見到山口便精神奕奕地上前:「學長,早安!」宇川是排球隊的後輩,和山口同一個系所,因此兩人的交情還算不錯。
  「啊,早安。」面對一早就如此精神的宇川,山口覺得給剛才那聲朝氣的問好醒了點腦。宇川生性樂觀、性格陽光、待人親切,不論誰和他相處總會令心情愉悅,是個討喜的學弟。
  雖說是個討喜的學弟,但面對宇川,山口盡量不表現出心中的芥蒂。因為就在前陣子,宇川毫無預警地向山口告白了。
  當時他們約在學校圖書館做這堂課的分組作業,正事之餘聊點輕鬆的話題緩解作業壓力,而就在閒聊的當下,宇川用小小聲但能讓對方聽得清楚的音量道:「學長,這麼說很突然,不過希望你不要太訝異。」他先是沉靜了好些時間,才又慢慢地說:「……其實我喜歡你一陣子了……」
  儘管當時要山口不要太驚訝,他還是沒能好好冷靜處理這件事。
  山口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男性表白,還不至於驚慌失措,他只是沒有想到這個關係不錯的學弟居然是同性戀,而自己倒是沒有從相處的經驗裡觀察出任何蛛絲馬跡。不知該說宇川比較敏銳還是他太遲鈍。
  那天的告白和前幾回一樣,每當有人對山口表明心意,他腦中第一時間浮出的人影,依舊是月島。
  或許可以從和別人交往慢慢洗除對月島的感情,只是他並沒有把握一定能夠就這樣喜歡上對方,對於喜歡自己的人來說,這種行為太失禮了。
  然而這一次,他思考了很久,接著看著宇川的眼睛緩緩說道:「……能給我一些時間考慮嗎?」他反常地沒有當下拒絕,而是選擇踏出遠離月島的第一步。
大家好,這邊來稍微聊一下關於這篇同人文。其實這篇故事的想法很久之前就有過並稍微記錄下來,但一直沒有真的好好架構故事並寫下來。直到最近的排球連載大家都長大成人,有了更完整的人物資訊後,靈感慢慢浮現,後來把原本的未來假想設定砍掉重寫後,這篇文章的雛型就慢慢出來了。
我個人很喜歡照著原作的設定描寫故事,會讓人有種:「鏡頭之外也許真的有發生這些事情哦」的錯覺。不過也很容易這樣限制許多東西,寫作上算是挺常碰壁的(淚
很謝謝看到最後的你!希望這次的月山文能夠讓你喜歡!
#排球少年  #同人文  #BL  #月山  #山口忠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