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Out of contrl.27(完)

※ 微量性描寫有
他好久沒有像這樣近距離感受月島的體溫,在對方頸肩嗅著他身上清甜的氣味。不久前還因為難以釋懷自己的戀情無預警破碎,然而月島卻在他最難受的時候出現在他身邊,並且與之破冰重圓,如此意想不到的前因後果,即使被月島擁抱著,山口覺得像是夢境似地峰迴路轉。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直到月島覺得維持跪姿的模樣其實並不是很舒適,才緩緩離開對方的身體:「……我送你回去吧。」
他牽著山口的手站起身子,順道替對方抹去還未乾涸的鼻水眼淚,兩人拉著手一起慢慢步回山口家。月島還清楚記得交往第一天的那晚也是像這樣,像是害怕鬆開手就會夢醒一樣,山口就會離開他的身旁。事實上他也確實不理智地推開過山口,因此這回他更加緊扣著對方的手掌手背。
「阿月,」兩人一邊走路一邊沉默許久,山口才提起勇氣開口;「今天要在我家過夜嗎?」
可以的話山口希望能留住月島久一點越好,否則一個人躺在床上大概會不停思索今夜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假的?或許他得觸碰到更多月島才能得到真實感。
月島只稍微停頓了下,便答應山口的邀請。明天是周末,不影響當日行程,既然是在山口家留宿的話,只要和家裡打通電話就可以了。說起來自從分手之後他們就沒有再到彼此家裡過夜了。
回到家後,月島先和山口的家人打過招呼,便到房間等他,隨意地翻翻對方書櫃上的書籍打發時間,大約半小時後,洗過澡換好居家服的山口終於進到房間。他走向坐在自己床鋪上的月島,在月島將手上的書籍輕放一邊後,山口很罕見地主動擁上月島。
剛洗完澡的香味和偏高的體溫都讓月島心跳加速,明明認識了這麼久卻還是會產生這樣的悸動。月島順著重心躺下,任由山口趴在身上緊擁著。仔細想想這樣的情形似乎是頭一次?
月島順勢地回擁,很輕易地就能緊緊環住山口精實的腰身。他忍不住在對方背脊上來回輕撫,即使隔著衣料也能摸索出背肌的形狀,山口的體格在升上高中後更壯了些。
山口的氣息就在耳邊輕緩吐出,每一口氣都像是搔癢似地撩撥著月島的心。
「山口,」月島突然道:「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問問而已。」山口撐起了身子,雖然稍微拉開了彼此的距離,但只要稍微放鬆手臂的力氣就能親到嘴唇的極近。
「即使到了現在,面對谷地的時候,你都在想什麼?」
儘管月島不覺得能從山口口中得到他最想要的答案,不過他已經明白,比起因為不願聽聞而迴避,傾聽他的想法並試著站在對方立場思考,或許才能學會怎麼更加體諒,而不是一味地拒絕同樣源自心中的情感。
山口抿了抿嘴唇,好些時間才娓娓說道:「雖然我說過一開始喜歡過谷地同學,但我想,到現在,對她的感覺已經稱不上是喜歡了吧。」
「其實看電影那天,和你們失散的時候,跟谷地同學聊到了戀愛的話題。當時我對自己的感情都還沒什麼信心,偶爾心裡仍舊會浮現出自己是不是還喜歡她的疑問。」
「可是,自從阿月一語不發轉身離開後,我覺得自己的世界像是失衡了一樣,我很怕就這樣失去了你。」而事實上往後的那段時間,山口的胸口確實感受到像是被挖空一樣的空洞。。
細繩懸著的心在月島同意他所提出的分手的說法後,彷彿親手被對方用剪刀將繩索剪斷,他的心就這麼落於地面而破碎。即使不停告訴自己至少現在不行哭,他還是沒能忍住,上課鐘響後躲進了男廁。
「……雖然這麼說很不負責任,或許經歷了這一次的失戀,好像才發現,我也是,早已經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喜歡阿月……」
「我其實並不在意谷地同學會不會喜歡我,可是我知道,阿月對我沒有任何眷戀的話,我會很難過很難過……」
山口此刻的語氣已是相當平靜,月島卻覺得,他在說出最後一句話時,似乎帶著一點點顫抖。因為視線的關係山口仍必須微微抬頭望著月島,從上方的視角看下去,彷彿一隻楚楚可憐的小貓。當山口說著很難過很難過這句話時,月島真想立即緊緊環抱住對方好好疼愛。最後他忍住了自己的衝動,只是在山口柔順的黑髮上撫摸著。「不論如何,」月島道:「謝謝你喜歡我。」接著他撥開山口的瀏海,在額前親了一口。
山口覺得月島的溫柔和先前比起來似乎更加滿溢,就連眼神都找不到和平時一樣的一絲絲銳利,霎時間山口還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了什麼錯覺。
或許因為和月島大面積的肌膚相觸間接觸發了山口內心的慾望,又或者月島的溫柔誘使他親吻的本能。兩人在互目之下自然而然地吻上了彼此,細細長長的碎吻輕輕落在雙方的唇瓣。
這大概是山口第一次如此仔細地親吻著月島的嘴唇,不知為何對方的唾液會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甜味,輕薄但柔軟的唇瓣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含進嘴裡,像是在品嘗著珍稀的美食一樣,為了不讓美味一下子從嘴邊溜掉而小心翼翼地輕啄著。
這一回月島沒有先前的主動與積極,而是順著山口的行動,有時張開嘴讓對方的舌頭伸進來,有時伸出自己的舌頭讓他含著,這樣的讓步讓他更清楚地感受到和山口之間的情慾是如何漸濃漲升。
月島開始閒不下自己的手,忍不住摸上山口佈著雀斑的臉頰。山口身材雖然纖細緊實,卻沒有像月島一樣有消瘦的臉骨,面頰的肉柔軟好摸。他從臉頰往下輕撫,滑到因接吻而嚼動的下巴、同樣佈著零星黑斑的項頸,搔癢一樣的觸碰讓山口發出輕微的呻吟。與此同時,月島也注意到,他和山口的下身,因接吻而脹熱的硬挺,兩人相互擠壓著彼此的慾望。
山口主動結束綿長的舌吻,唇瓣外圍都沾滿著彼此的唾液,拉開一些距離後,月島才看清楚山口的眼睛隨著頰上浮起的紅雲朦朧起來,因為接吻的關係身體變得癱軟發燙。
月島伸長了脖子親了一口在山口的鼻尖:「好喜歡你啊。」他勾起了大概連自己都沒預料過的靦腆微笑。
就算已經認識好長一段時間,山口仍舊會因為月島難得的笑顏而心動。
「阿月……」山口將手放在月島的褲襠上:「要幫你……用出來嗎?」
月島撐起身子坐著,同樣摸上對方的兩腿之間,一隻大手輕輕磨蹭著:「我想跟你一 起。」
於是兩人為彼此解下褲頭,充血的陰莖互相緊靠,僅僅是肌膚親觸就能感覺到火燒似的熾熱。也許是先前已經發生過一次親密接觸,山口已經不會有初次的彆扭,但前一回是在停電時發生關係,像這樣在明亮的光線下將雙方的性器收盡眼底的情況還是頭一遭,在親眼看見自己的下身與月島相依,山口還是不由得害羞起來,儘管現在的形勢就算害羞也沒什麼意義。
山口不曉得該望向月島的眼睛,還是看著兩人手的一起套弄性器,不管哪邊都讓他有些難為情,他最後決定靠著月島的肩窩,閉上眼睛去感受他身體發出來的熱度。
一手和山口一起自慰,月島另一手也沒閒著。他探進對方的衣著,由下而上,在山口的背脊線上輕滑過,讓山口忍不住一顫,而隨著月島的手往背部上方游移,山口的上衣為其掀起,露出了線條優美的背肌。月島用指尖輕輕刮著山口的下背、肩骨,他越來越懂得如何在身體各處摸索會讓對方舒服的敏感處。那些沒能抑制住發出的輕微呻吟則激起月島想更加疼愛山口的意念。
雖然緊實的背部也很吸引人,不過對月島而言,如果能看到山口煽情的神色或許才是刺激性慾最好的辦法:「山口,」月島溫柔地說道:「我想看看你的表情。」
山口這才離開月島暖熱的肩膀,坐直身體,鼓起勇氣與月島對視。月島的神情也比他設想中來得失魂,白皙的皮膚使得充血的面頰特別顯眼,這樣的月島他是第一次看見。
兩人的前端已分泌出少許白濁,順著性物淌流而下,雙方的手和陽具都變得濕濕黏黏。月島稍稍加快了搓弄的速度,山口似乎愈來愈接近頂點:「啊……嗯、嗯……」月島又忍不住吻向山口。
自下體發至全身得熱流讓山口幾乎要把持不住,雙腳曲著腳趾弄皺了床單,又因為月島有點急促的親吻使腦袋愈加混亂。體內的精液在山口一陣顫抖之下宣洩而出,不論是月島還是自己衣物都沾上些許,而月島的性器沾黏著不少山口的精液,親眼目睹對方射精令月島又多了些興奮。
射完精的山口見月島還沒達到最高點,抬起頭問著他:「……阿月……我用嘴巴幫你試試嗎?」
不曉得是否因為他從未放縱自己沉浸於性愛的歡快中,月島聰明的腦袋一時間沒能意會過來山口的意思:「……欸?」或者說他困惑著山口說的,和他想的是一樣的東西嗎?但、山口不是會主動提議那種事的人吧?
然而退到身下的山口,幾乎沒有猶豫地一頭埋進月島雙股之間,那瞬間月島清楚感受陽具被包覆在又濕又熱的空間裡,他看見自己的陰莖在山口的口中一吸一吐。
「喂、山……!」他完全沒能預料到山口會用這樣的方式突襲,但口交的舒服程度似乎也遠比他預想過的要更加難忍,原想趕緊阻止的他最後決定放任山口持續動作。即使是帶點笨拙生澀的吸吮,看在月島眼裡,都讓他一步步地靠近頂點。
有時山口也會以吸吮以外的方式取悅月島,比如從陰莖底部舔到頂端,或是圍著龜頭處用舌尖畫著圈圈,做著這些動作的山口也不忘看向月島,仰望的雙眼使山口看起來像是令人憐愛的小動物,而這樣憐愛的小動物正緩緩地將自己的硬物自口中吐出,再深深含入,這種反差怎能讓月島把持住自己。
要將月島充血的陰莖完整的含進口腔,對現在的山口而言難度太高,即使努力想把月島的全部吞進嘴裡,最終仍有一半的面積坦露在外。為吞進碩大的陽物使得山口的面頰鼓起,這些都讓月島光用眼睛看就相當興奮。
勃起物外圍的液體混著山口的口水和自己的分泌物,偶爾山口沒能好好避開而讓牙齒刮到柱體,雖然帶點疼痛,歡愉的感覺仍壓倒性地佔據著月島的大腦。
「山口……我……要出來了……」
月島本意想讓山口停止口交,避免在對方的嘴中射出。然而山口並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意思,反而更加賣命地想讓月島高潮。不停衝擊大腦的愉快也讓月島忍不住捲起腳趾,彎下身子輕輕覆在山口身上。
月島並不清楚過了多久時間,思緒一片空白的情況下終於在山口的嘴內傾瀉而出。
山口緩緩地撐起身子,嘴邊掛著自口中溢出的白濁精液,以及少許滴落在他的鎖骨和胸膛。雖然早就已經知道的事實,但月島還是不知道第幾次在心中閃過:「好煽情啊。」的想法。
他看著山口好一會兒,似乎才終於回過神:「你、都吞下去了?」他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唔……嗯……」一股帶點鹹鹹苦苦的腥味在口腔內瀰漫著,儘管不是很討喜的味道,但也稱不上討厭:「順勢就……喝下去了。」
經山口這樣說,月島都難為情了起來。雖然他沒有嘗試過,但他並不覺得精液吞下肚的感覺會有多好受。不過如果換作是山口的,或許他也會一點都不介意地吞下。
一直糾結已經發生的事也沒什麼意義,月島替山口抹去嘴邊的液體,再次地親吻過山口的雙唇,間接地接觸到自己的精液,山口的唾液多了一種苦澀的味道。「謝謝你。」月島再次說道。
山口總覺的今晚的月島似乎說了很多次謝謝?
而他每一次的道謝,似乎也包含著深長的意味。
或許當中想表達的意思太多太長,轉而將他心中的愛意濃縮成簡短的話語向山口傾訴。
一股久違的暖流慢慢地填滿著胸口,山口心滿意足地躺入月島懷裡,靜靜享受著月島溫暖的擁抱。
※※※
雖然幫隊員把水壺的水盛滿是經理的工作,山口還是決定趁剩下不多的休息時間帶著自己的水壺到體育館外的水龍頭,順便呼吸下外頭的新鮮空氣。儘管體育館的空間寬大不至於悶熱,但趁休息時間到外面轉換一下氣氛,感覺似乎能回復更多體力。
距離春季盃預選賽的時間越來越近,氣候已經來到可以穿著輕薄長袖的季節,月島甚至已經開始穿起長袖排汗衫練習。  
最近為了想讓跳躍飄球更熟練而拜託嶋田先生增加練習天數,月島還一度為此感到些許不悅,不過到最後也沒有多抱怨什麼,反倒是常常算準了時間到超市附近陪著山口一起回家。理由是:「就算是個男生,常常這樣獨自走夜路也不安全吧。」這樣的體貼讓山口感到相當開心。昨天晚上氣溫明顯下降的關係,月島還特地多帶一件外套打算讓他穿上,卻因為山口的耐寒程度不算低而被婉拒,雖然是十分細微的變化,月島臉上仍瞬間浮過一絲失望的神情。
唔哇……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熱戀期嗎?每一天都好幸福的感覺,明明認識很久了,卻會因為對方一點舉動而感到動心。不曉得時間更久之後還會不會有這樣的熱情……雖然月島的冷漠他也不是沒有見識過……
「水都溢出來了。」忽然身後一道冷冷的聲音提醒山口自己早就盛滿水,這才發覺到自己已經走神的山口連忙把水龍頭關緊。
站在他後方的是同樣帶著水瓶出來的月島,來到山口旁邊的水龍頭,同樣盛著剛才喝到見底的空瓶。「如果有溫水就好了。」一向怕冷的月島觸碰到了水的溫度後感嘆道。
「阿月很怕冷吧,我幫你盛嗎?」
「我也沒這麼細皮嫩肉,我自己來就好。」而且在說這些話的時間就能夠盛滿水了。喉嚨十分乾渴的月島裝滿水後先喝掉了大半罐水量,再繼續盛裝第二次。
「阿月現在練習都很積極呢。」看著方才的月島用以前不曾有過的速度一次喝下大量的水,山口說道。
雖是褒義的說詞,但對於「對某件事很上心」這種評語月島似乎到現在都還不是很喜歡也不習慣。希望只有山口感覺得到就好了。「再怎麼樣都還不及你的一半吧,每天都到嶋田超市練發球真的不累嗎你?」
「也沒有每天啦……因為我想和阿月你們一起在場上待久一點啊……」大概一個禮拜最多會有四天的情形吧?不過如果這些時間可以換他在場上的幾分鐘,也算值得。
從以前就因為身高優勢而順利取得正選的月島沒有辦法深刻體會山口的心情,卻也不是不能理解,因此山口向他說他增加了練習量時也沒多說什麼,雖然暗自沮喪著又少了很多可以相處的機會。也因為想見到山口的心情而決定一個星期裡抽一、兩天的時間陪山口從超市走回家,情況也不算很糟。
「……你這麼努力,沒問題的。」像這樣沒有根據的言論向來不是月島的風格,說出口的同時他不禁想山口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打動吧?但是他安慰或鼓勵他人的技能就只有這種程度而已。但令人高興的是,不管他說的話可信度有多高,山口總會以爽朗和更加自信的微笑回應他:「謝謝你,阿月!」
明明受鼓勵的對象是山口,月島卻感覺得到救贖的人似乎是自己。
山口的笑容究竟融化多少次他的心?
「休息時間要結束了,我們趕快回去吧……!」正當山口轉身打算與月島一起回體育館,卻冷不防地被月島偷走一個吻。「阿、阿月!這裡是公眾場合啊!」
「有什麼關係?這裡又沒有人。」月島故作鎮定地說。剛剛他也忘了要先確認四周,幸好確實只有他們兩個。可惡,每次碰上山口就會變得衝動。
「下、下次不能這樣哦!」山口羞著臉叮囑著。
「知道了。」月島忍不住揚起笑意,和身旁的人一起步回體育館。
終於寫完了(躺
這一篇真的花好多時間 , 高中快大學的時候動筆 , 結果現在才寫完。
中間大概有兩年停筆關掉部落格,直到去年暑假回鍋,不過回來第一件事情是先寫了一篇黃笠短篇。這篇月山文當初真的覺得會棄坑的,沒想到又慢慢補回來。
當初停筆也因為在寫這篇總是卡卡的生不出文,為這兩年經歷了一些事情,對感情的想法又有更多種體會,回頭寫這篇月山更加上手,也將內容刪改到了自己最喜歡的狀態。
說實話沒想到重啟部落格居然還會有人來看,每次看到新的點閱和留言真的都好開心啊,真的是非常感謝大家,讓我有動力寫完文章。
這篇月山對我自己的意義也有些重大,因此確定會將這篇文章做成實體書,如果暑假的CWTT有報到,我會努力在那之前生出來......
最後一樣謝謝大家的閱讀,希望這篇月山文有讓各位看的開心。
#排球少年  #BL  #同人文  #月山  #山口忠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新刊】排球少年 月山 - Out of control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