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Out of control.12

酷暑的悶熱在宮城並沒有盡情肆虐,緯度相對較高的關係,其實這裡已經是比較涼爽的了,但對於習慣涼爽氣候的宮城民眾,夏季的溫度對他們而言仍足以稱得上熱。
尤其是沒有空調以及散熱裝置的體育館內,即使門窗全開通風良好,連電扇都沒有的情況下,汗水只會不停雨下。
這並不會減少高中生們的練習欲,就算體溫發燙得就像在燃燒一樣,為了下一場能夠進入全國大賽的門票,沒有人不繃緊神經在練習,即便是剛入社沒多久對排球也不怎麼了解的谷地,光是在一旁看著就能感受到每個人散發出來的強烈幹勁。
除了月島。
雖然練習很認真,但在所有人都積極投入練習的情形下,全隊裡個子最高的月島成了明顯的對比,相較之下,他變成了「比較不認真」的那一個。
谷地不認為自己有著善於觀察的眼睛和腦袋,她想,月島的不一樣是大家都知道也習以為常的事吧。
經幾個禮拜的觀察下來,不能說和其他隊員格格不入,雖然講話總帶著刺,但還是有辦法好好說話,感情最好的人,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是山口,除了山口以外,對其他人的態度都幾分銳利。
對她也是。
或許因為剛認識不久又沒有很熟悉的緣故,谷地告訴自己。如果月島真的如此惹人厭,山口就不會和他這麼要好,還有,即便所有人和月島的交流較少,但基本都不討厭他。影山嘛……不知道呢。
月島很瘦,儘管西谷跟日向也很瘦小,但以綜合來說,或許他們都比月島還健壯。說不定他的四肢是所有隊員裡最纖細的一個,站在他旁邊的山口腿都比他粗。
暑假的練習沒有上課的限制,不但訓練時間拉長,次數也會增加。要說體育系的部員為什麼感情會比其他社團要來的緊密,一大原因是他們幾乎把課餘時間都花在和隊友相處上。就算是不喜交際的月島,為了排球的訓練,和隊友的接觸自然無可避免。
身為同學、隊友、朋友,目前還加上戀人的山口,幾乎每天都在見面。就算上課與練習時間都看得見人,假日閒暇時偶爾也會約出去從事其他休閒活動,外加時不時為了課業而煩惱的一對一補習,月島沒有厭煩過。
體力好像要透支似的,與為了散熱而不停流失的水分一樣比其他季節更快速地消耗,月島來到水壺和毛巾固定放置的地點,還在喘氣努力汲取氧氣的月島沒有坐下休息,他清楚慢慢喝水站著緩和會更有效率地恢復體力。
同樣是滿頭大汗,全身因熱度上升都通紅的山口仍練著發球。明明看起來隨時都會倒地的疲憊模樣,卻又有不知道從哪裡擠出來的力氣接續下一顆球。非常、非常拼命地,和這個體育館裡的其他人一樣。
他喜歡山口,這點現在的月島再明瞭不過了。
但不論是日向、影山,以及球隊裡的所有人,為了比賽而像是在燃燒生命似地努力,都讓他感到煩躁不已,甚至是他喜歡著的山口,都是。
只是社團活動而已,這麼拼命幹嘛呢?最後還是要考慮到升學、工作,這三年的付出不管多得如山還是少得如一粒細沙,都只會成為一抹回不去的泡影。時間會帶走這些,留下隨著年紀愈來愈模糊的記憶罷了。
為什麼要這麼努力?
為什麼你要這麼努力呢?山口,明明初中時還不是這樣的啊。
單純覺得打球很開心,這才是原本的你啊。
投入更多練習,花了更多心思與時間在排球上的你,卻已經很少在打球的時候露出笑容。
流失大量水分的月島很地把剩不到一半的水喝光,但似乎還沒完全達到解渴的狀態。打算再去裝滿一瓶的水時,谷地矮小的身影不急急忙忙地跑到他面前,遞給月島一瓶運動飲料,以及用大容量的水壺盛滿的水,這對她來說似乎有些重量,雙手很使力地拿著。月島發現潔子也正在發送寶礦力給其他正在休息的社員,應該是剛泡好的。
「……謝謝。」
月島從手提籃子裡取了瓶寶礦力,谷地問他需不需要盛水,月島只是冷冷地再道謝一次,便把水壺交給谷地。
就是因為發現他把水喝光了才拿將水壺拿過來的,那詢問根本是多餘的吧。月島想。
谷地將手提籃子放在地上,一手拿著已經打開瓶蓋的運動型水瓶,另一手搖搖晃晃地秒準瓶口到水下去。但她遲遲沒有將水倒進去,大容量的水讓她難以準確施力。
「……給我吧。」等她裝完水都已經晨練結束了,說不定還會像小孩子一樣灑出來的比倒進去的還多,看不下去的月島乾脆自己來。
月島的力氣自然比沒有運動習慣的女生大很多,輕易地把空蕩蕩的水瓶盛滿了水,少去些重量的水壺回到谷地手上後也好拿許多。月島沒有多說什麼,裝完水拿了寶礦力便回到原本的休息位置,而谷地則是尋找有沒有同樣正在休息的隊員。
即使山口已經答應了月島的告白,兩人也算是開始交往的狀態,但谷地仍帶給月島沒有減輕的煩躁。
那傢伙已經不構成他的威脅了,月島告訴自己。
回頭望向一個早上內不曉得練了有沒有一百顆發球的山口,月島心中一股不安似乎正在悄悄萌芽。
#月山  #月島螢  #山口忠  #排球少年同人  #BL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