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 - 親吻之前.06

※高二黃瀨X大一笠松
※自創人物(配角)
※內容可接續前篇 我想,牽起你的手。
※能不能單篇看我也不知道(喂
大概是因為擁有和奇蹟世代交手的經驗,笠松在大學球隊各方面都很得心應手,一方面比奇蹟世代要難纏的對手非常少,二方面他自己本身也帶過從那五人中出身的黃瀨,不論是對練或作為控球後衛引導隊伍,難度上沒有和他在海常的第三年來得棘手。雖然那是個相當辛苦的一年,不管是對外的比賽還是對內的管理,但總結來說也成為了寶貴的經驗,並在上大學的這一年將經歷的成果好好展現出來。
不少前輩們會來問笠松關於奇蹟世代的事情。畢竟笠松這屆是和奇蹟世代接觸最長的一輩,再往上的年級就只是聽聞或看過那些人的比賽及報導,沒有機會與之實戰。
而詢問率最高的,自然是進入海常的黃瀨涼太。有黃瀨在的這一年,海常的比賽受到了更多的關注,前輩們自然也都看過去年一整年的夏季聯賽和冬季盃的戰況。
「黃瀨應該奇蹟世代裡最炙手可熱的選手吧,雖然資歷淺短,卻有很驚人的成長性,海常決定挖腳他可以說是很聰明的選擇。」對坐的前輩早先一步將碗內的食物吃光。笠松在結束下午的課堂後,便和一起上課的籃球隊前輩到學生餐廳食用晚餐。「說起來,黃瀨是個怎麼樣的人啊?」
笠松一邊咀嚼一邊說:「怎麼樣的人……」他慢慢回想這一年多來的種種,待他將口中的食物吞進肚裡,才娓娓道來:「第一次見面覺得是個很輕浮很自戀的花花公子,因為模特兒的關係還常常缺席社團活動。總之一開始很討厭他就對了。」集結所有笠松討厭因素的男人,要不是因為隊長的身分,加上黃瀨是籃球社的成員,他壓根不會想要接近這個人。如果是同班同學的話,大概是只有班務才會有所交流的程度。認識他的人都知道,像黃瀨這種光鮮亮麗的類型一直都不會是笠松考慮的交際對象。
「欸——看你們在比賽的時候感情很好的樣子呀。」
「嗯……因為後來發生了不少事情,那傢伙啊,說什麼從小到大都沒輸過,第一次跟誠凜比練習賽輸了之後,整個人都變了,變成最早到體育館、最晚結束練習的人。雖然很極端,不過也算是往好的方向發展。」雖說輸了兩次很令人不爽,但果然還是得好好感謝誠凜,要不是他們黃瀨也會有這麼大的轉變吧。「打球的時候很認真,不過其實私底下還是有點幼稚就是了。」就算有著一百九十公分的外殼,內心終究只是個十七歲的男孩而已。
笠松鮮少會對一個人做出如此詳細的評論,平時都是很簡潔有力地描述對方 的個性,就算是交集不算熱絡的前輩,多少也能感覺到一點差異。「感覺不像是笠松你會做的事情呢。」前輩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咦?」
「你不像是會和學弟這麼要好的人。」
前輩這番言論,他其實多少可以理解。笠松對體育系社團的學長學弟制相當重視,這也表示著他不容易跨越那道界線,和不同輩的人必須擺出不一樣的態度來應對,雖然一直以來沒有造成太大的問題,不過確實和不同年級的人交好,
他幾乎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事實上也不是黃瀨主動接近他,在同一個球隊同一間寢室,從社團活動到隔天上午起床準備上課,他和黃瀨相處的時間比其他同學來得多,這樣的情況下要不熟悉也有點難度吧?
為此他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是住宿的時候是同一個房間,才……」
「噢,原來如此,這倒是很令人驚訝,光是你們兩個住在同一個寢室的畫面就難以想像啊……」說起來會把不同年級的人打散住在一起的制度也很少見的吧?
笠松才知道原來在外人的眼裡他和黃瀨是這麼難以牽扯上的兩個人。不,其實不難預測到這樣的結果才對,畢竟他也承認自己起初有多討厭對方。
「前幾天看的一個時尚雜誌裡也有他的版面呢,雖然他是你的學弟,不過總覺得黃瀨跟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啊。」對於黃瀨,前輩下了一個並不會讓笠松太過意外的結語。
那樣的感覺在他還在讀高中三年級時還沒那麼明顯,一直到上大學前後,怪異的隔閡感才漸漸成形。帝光中學的奇蹟世代,還是籃球選手兼模特兒,或者海常高中籃球隊的王牌,哪一個身分為他帶來的是更多的聚光燈,幾乎所有人的焦點都在黃瀨身上。更不用說往後他想發展的演藝圈,那是笠松完全不了解也不想多加理解的領域。
因為思考的關係,笠松進食的速度跟著慢下來。對面的前輩道:「我還得去一趟圖書館,先離開囉。等會兒練習見。」
笠松也禮貌地向前輩道別。學生餐廳的人潮隨著晚餐時間愈多愈吵雜,陷入了思考的笠松似乎自動將周遭的噪音隔離開來。前輩離去後,剩沒多少的晚餐笠松沒有馬上吃完,儘管他並沒有飽足到無法再吃下任何一口,卻只是心不在焉地翻攪著殘餘的食物。
他並不是常常在腦海裡浮現黃瀨的景象,他努力將忙碌的生活塞得幾乎沒有空閒,大概是希望藉由這樣的方式少煩惱他和黃瀨之間的糾葛。
他喜歡黃瀨……但就像前輩剛剛講的一樣,就連沒有直接接觸過的人都覺得黃瀨和他們所處的世界有很大的差距,而他的評價,只是更加確立了笠松心中的質疑。
不過說到底,從頭到尾其實也只有他一個人猶豫不決,黃瀨從一開始就很清楚地表明了他的立場,就連森山都給了果斷的建議。現況只要他一個簡單的回答,所有事情都能告一段落。說不定他擔心的事情根本就不值一提。
「我會等你。」
不論這些問題值不值得一提,總歸需要由他畫下一個逗號或句號。
「叮呤——叮呤——」外套口袋裡的手機突地響起,伴隨著震動的瞬間讓笠松連忙回過神接起電話,顯示的來電者是黃瀨的名字。
才剛想著你的事情,就這麼剛好地打過來嗎?這時機也未免太巧了吧。笠松也說不上來此刻的他到底是想逃避,還是決定要好好面對這個人,總之最後還是有些忐忑地按下接聽鍵。
「前輩?」熟悉的嗓音在經過話筒的傳聲後稍微變了調子。笠松將音量調高,才方便在充斥著交談的餐廳裡聽到黃瀨的聲音:「怎麼了嗎?」笠松問。
「那個……今天晚上,前輩有空嗎?」
「今天晚上?」受周遭的影響,笠松講話的音量也不自覺地抬高:「六點半到九點半有球隊的練習,有什麼想說的話,你可以現在跟我講。不過我這裡有點吵,可能得先換個地方……」
「那、九點半以後呢?」
黃瀨的語氣聽起來有點著急、有點不安,這讓他也開始感到緊張起來。會這麼急促感覺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可以的話希望不是什麼大事,但就黃瀨聽上去似乎很緊迫的口吻,恐怕得事與願違了。
「你有什麼事嗎?」如果只是講講話現在就可以了,離球隊練習還有好一段時間呢。
「……我想見你。」有時候黃瀨說話的語調會沒由來地變得低穩,這樣的機會是很少見的,因為搭配上俊美的外表會顯得他很有距離感,笠松想過,或許他平時屌兒郎噹的模樣許也是裝出來的吧,否則願意提起勇氣去親近他的人可能不多。
「可以的話,我想現在就去見你。」……你未免也太作弊了吧,像個連續劇裡的男主角一樣,毫無包袱地說出這麼令人害臊的話。
正常來說,笠松應該會繼續詢問:「什麼事這麼重要必須當面處理的嗎?」然而他只是靜靜地暫時沒能給出任何答覆。九點半結束練習的話,他們起碼得約十點才能會面,而且他不曉得黃瀨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不管怎麼說約這麼晚的時間做什麼都很奇怪吧?
「……十點的時候,我去車站接你。」
然而他只覺得,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他心中微弱地起浪。
#黑子的籃球  #笠松  #黃笠  #黃瀨  #同人文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