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 - 親吻之前.05

※高二黃瀨X大一笠松
※自創人物(配角)
※內容可接續前篇 我想,牽起你的手。
※能不能單篇看我也不知道(喂
                   黃瀨偶爾會遇到佐野,順道關心對方的扭傷,在好好養護的情況下,佐野比預期的要早歸隊,這讓黃瀨由衷地感到開心,並向她加油打氣,祝佐野接下來的訓練和比賽都能順利。
他想自己大概很少對女孩子有這般程度的關心吧,不過畢竟是他造成佐野受傷,也算是因此而認識了新的同學,加上對方同樣在體育競技裡努力打拼,令黃瀨有幾分親切感,幾次的對談裡也感覺得出來,佐野對排球相當上心,也很欣賞這樣的女性。
下午的社團活動是體能訓練的課表,老實說黃瀨並不是很喜歡體能訓練,很累又很無趣,但他也明白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的話,更別提在正式比賽上能有多大的成就,而且其他的奇蹟世代肯定不會因自身實力的強大而鬆懈基礎的訓練,想要不落人後甚至贏過那些人,黃瀨就必須更加努力與認真。
「因為第一體育館進行維護的關係,今天女排會跟我們借用另一半的場地,對方也是做基礎的訓練,不用擔心被球砸到什麼的。」柔和的隊長稍微宣布了今日事項。聽到有女排會和他們共用場地練習,這群籃球部的男高中們頓時興奮起來,平時擠滿一群臭男生的體育館終於要注入一點不一樣的活力,想到這裡,所有人都不禁互相議論。
黃瀨對這樣的事倒沒有太大興趣,要說異性的話,平時他接觸得夠多了,不如說社團時只有男人活動的時間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雖然時不時還是會有特地到體育館替他加油的紛絲。
沒多久女排的成員整隊帶入了體育館,所有人站好隊形向籃球部的隊員們請安,對方的主將和教練還特地出來和武內打聲招呼,隨後馬上開始他們的練習。有了其他人加入這間體育館的活動,籃球部的男生們也為了不讓自己在女孩子面前太丟臉,算是拿出了比平時還要更積極的態度,雖然動機不是那麼純正。
一進來時佐野便注意籃球隊裡最高也最惹眼的黃瀨,她只是輕輕地向黃瀨微笑點頭,黃瀨也以相同的方式打招呼。看來對方並不想太高調,讓太多人知道自己和校園風雲人物的黃瀨涼太有所相識。這樣的舉動令黃瀨對她更有好感,黃瀨想起初中時那個老向外人炫耀自己和黃瀨交往、愛慕虛榮的女朋友,因為實在受不了的關係,沒多久他就向對方提出分手,只怪當出自己的眼光也不是很好。
似乎沒有人注意到他們之間無聲的問候,誰也沒有問黃瀨或是佐野怎麼認識的,免除多餘的風波,兩隊的訓練便迅速地開始了。
雖然是女孩子,但女排訓練時的氣勢絲毫不遜於隔壁的男子籃球部。除了有異性加入的社團活動讓男籃的成員們多了一些幹勁之外,有一部分是受到對方強烈的企圖心影響,在男性尤為擅長的運動領域裡,被女孩子比過的話面子要往哪裡掛?
黃瀨幾乎不曾關注過女性運動員,但這麼近的距離親眼見到,也不自覺地感染了隊友的那些緊張。當然他對自己的身體能力相當自信,只是女排帶來的壓力源自特別的心理感受。不能輸給女孩子!男籃這邊的練習不知不覺增添了這樣的氛圍。
「還(沒)結束!(不)要停(下)來(休)息!」同樣氣喘呼呼的早川,硬扯著嗓門鼓舞士氣,不過基本上沒有人聽懂他在講什麼,只知道這種時候大聲附和就是。黃瀨第一個站回起跑線,專心聽聞不知道是誰喊的起跑聲:「Go!」接收到訊息後便全速衝出去,進行他根本沒算過第幾趟的折返跑。
以往這樣的訓練他都會和笠松同一組,一個原因是黃瀨的身體素質和同年級分組的話,對他來講會失去競爭力,而安排和笠松同組,是因為能和黃瀨抗衡速度與機動力的人,全隊裡面就屬笠松實力之最。面對笠松穩扎穩打的基本功,黃瀨在速度方面也曾吃過幾次敗仗,明明對方的身高比自己矮了十公分。
……啊啊,不行,怎麼可以連這種時候都想著前輩,得專心一點啊。
儘管他告訴自己眼下得好好專注當前的練習,卻又偶爾會閃過和笠松一起練
練的景象。即使大部分時候他的表現明顯超越笠松,卻從來沒有讓他覺得自己贏了的感覺。笠松不卑不亢的態度總讓感覺黃瀨想比這種事的自己實在是自討沒趣而且幼稚。該不會就是因為他太幼稚,笠松才遲遲沒有點頭答應和他交往?
「黃瀨!你在幹什麼!起跑了!」站在黃瀨身後的三年級大聲斥喝著。黃瀨才驚覺他分神到連同組的人已經出發了他卻愣在原地。「哇啊、對不起!」
這種上對下的責罵聲時不時地還是會在社團內上演,但對黃瀨來講都只是無傷大雅的小事,只要沒有動手動腳對他而言殺傷力都不大。
※※※
「女排的效果真大,上一次這麼拼命,大概是練習賽剛輸給誠凜的隔天吧。」社辦裡,中村忍不住評價了今天的社團活動。雖然他講得自己是身外人似的,但其實多多少少還是有受到影響。
黃瀨脫下佈滿汗臭味的訓練衫,一邊回應中村的話,玩笑道:「哈哈,要是女排每天都來就好了。」
聽見黃瀨這番言論,周圍的同學和學長們紛紛接續下去:「女排來的話,黃瀨就不能進來。你在這裡會把大家的風采都搶走。」
「對呀,沒有人會注意到模特兒旁邊的小老百姓。」
「黃瀨!以後女排來借用體育館的話,你就不要出席了!」
「你今天真不該來。」
結果是受到滿滿的調侃。
「欸——怎麼這樣——」如果按照他剛剛講的話,女排每天都來那他豈不是等於被退社了?
換衣服的時間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情況下歡樂地度過。黃瀨原本就不是很難相處的人,雖說最一開始入社時狂妄自大的態度引起眾人的不滿與厭惡,但日後的轉變以及所有人一同經歷了各種艱難的訓練和大小輸贏的比賽,也算是磨合出某種程度的革命情感,這也是少數讓黃瀨有歸屬感的地方。
由於黃瀨稍微做了點自主練習的關係,當他把學校制服換上後,社辦裡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照這個樣子看,他大概也是今天最後一個離開吧。
在他這麼想的時候,社辦的大門被緩緩推開,是不曉得剛剛在哪裡的隊長,黃瀨不記得他也有留下自主練習啊?
「前輩,剛剛沒有看到你,怎麼現在才回來呀?」
隊長不是個容易將情緒外露的人,如果說笠松無時無刻都讓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即使心情感到沮喪也不會讓人察覺,現在的隊長是不論開心或難過都看不出來有任何起伏,相較於笠松總是提振眾人士氣的帶隊風格,這位隊長就沒那麼地慷慨激情,也正因為他平時不冷不熱的態度,在給予處罰時會加倍感到壓力,而得到獎賞的時候也會有更多的成就感。
雖然一開始宣布下任幹部名單時,黃瀨忍不住懷疑武內的眼光,但教練看人其實一向十分準確,隊長上任後出乎意料的表現也的確讓大家信服。黃瀨當初會有所不解是因為去年一整年,隊長也只是坐在場邊的候補選手,因為上場機會不多,所以黃瀨沒能感受到他的強大,平時社團內也不是相當注目的存在。
「我和教練談一點事情,剛剛才結束。你又作自主訓練了嗎?」
「對呀,不過沒有很多,一下下而已。」黃瀨會特別強調,是因為一年級時過度訓練造成的腳傷讓大家印象深刻,要說這或許是造成海常落敗的因素之一也不為過。之後他就開始特別注重訓練後的休息,也明白不是一味地練習才能成就實力。
「嗯,記得好好休息。」
「知道了。」
這個隊長,和綠間一樣都是黃瀨很不擅長應對的類型,不喜歡主動與人攀談,當然如果可以黃瀨也喜歡享受獨自一人不受打擾的時光,但他習慣身旁有人時能保持友善的交流,否則兩人以上處在同個空間卻什麼話都不講,會令黃瀨很尷尬。
不過他也差不多穿好衣服、東西也都收拾好,接下來只要道聲再見就可以了。
「那我先……」
「黃瀨。」
隊長換好了海常的制服褲子後,便轉過身叫住黃瀨。那張情緒依舊平淡的表情猜不透到底在想什麼,黃瀨有些怔怔地停下腳步:「呃、是?」
「和笠松前輩相比,我確實還遠遠不夠格當隊長。」
「咦?」
隊長突如其來的自白讓黃瀨措手不及,加上他平時和這個人本來就沒有多少交集,當下除了靜靜地聽似乎別無選擇。
「老實說一開始教練讓我當隊長的時候,我也很懷疑這個抉擇,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一個適合站在最前面領導大家的人物。」這句話黃瀨倒是挺認同,除了需要隊長出頭的場面,這人平時都把自己隱沒在人群之中,沒有特別關注是不會注意到的。
「交接的時候,笠松前輩說,我是他推薦的人選。」
前輩推薦的?這倒是挺新鮮的,完全沒有任何人提過。估計是隊長和前輩兩個人的秘密吧。
「前輩走了以後,目前為止隊上還沒有出現能和你配合得很好的後衛。」包括隊長自己也是。
黃瀨想,其實他大約可以理解為什麼笠松會推薦他,雖然平時都隱藏在人群之中,卻默默地觀察周遭的一切,而這樣的特點在他上去補上笠松的位置時更加明顯,明明大家看起來和他的交流都不是很熱絡,但不論是球場上或偶爾聊天時都能感覺出他好像對每個人打球的風格習慣摸得很清楚,對話的時候也很少會出現尷尬得無法接話的情況,因為他會順著你感興趣的話題探討下去。不過也許這種不知不覺被摸得透徹的感覺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吧。
「這點也讓其他人有點焦急,我們都想趕上你的腳步。」
此刻黃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像怎麼接話都不對的氣氛。
實力逐步地增長而和同一隊伍的隊友產生距離感,類似的經驗在帝光中學已經體驗過了,最後的結果也是眾所皆知,不僅團隊氣氛僵硬,更是在每個人心中產生無形的心結,造就了一個分崩離析的球隊。
那樣的事情黃瀨不想再體驗一次。
沒有配合得很好的後衛,這點黃瀨並沒有出聲反駁,雖然外人看起來海常似乎和往年一樣正常發揮,不過更專業的人來看,黃瀨還沒有發揮他現在最佳的實力。不過與其說隊上沒有優秀的後衛,黃瀨認為因為和笠松跟赤司合作過的關係,才能發現其中的差距。他總不能要求每個人都要像他們一樣吧?
所謂的團隊不是所有人要配合最強的隊員,每個成員都要互相配合。
「……前輩,你們給自己太多壓力了。」黃瀨以平輩的口吻說道:「笠松前輩固然很強,但如果單純以實力而論的話,我就不會選擇海常了。」雖然當初選擇海常就是因為這裡是一所籃球強校的關係,倘若為了能更輕易奪勝的話,他大可以選擇和赤司同一個學校,要說後衛他還沒看過比赤司更厲害的。「輸贏當然很重要,不過更重要的是,因為是和你們一起輸、一起贏。我最在乎的,是能不能和海常的各位一起打球。」
如果只是和帝光時一樣不斷地贏、不停地勝利,那份對求勝的渴望會變得食之無味,勝利的無感還會慢慢取代與隊友之間的聯繫。
那不管是贏是輸,好像都變得沒有意義了。
「因為是和你們一起打球,比賽才會變得有趣,這才是我留在海常的原因。剩下的困難,再一起慢慢解決就好。」相信有這樣的問題大概不會只有他,青峰現在也正為了能夠和桐皇的隊伍發揮出最佳的實力而苦惱,若他還老是想著把球傳給其他人不如交給我來進球,不論是在籃球或是身心成長方面就和初中時一樣原地踏步而已。
在聽了黃瀨感性的發言後,隊長的表情依舊沒什麼變化,黃瀨只能有些尷尬地愣在原地。如果換作是笠松的話大概會往他身上揍個一拳掩飾他的害羞,至少可以化解彼此乾瞪眼的氣氛。
「………」快點說些什麼啊隊長,找個台階讓我下。
「……其實我話還沒說完。」隊長平淡地說:「但我看你講到興頭上了,就不打算打斷你。」
「……」啊,好尷尬,尷尬死了,搞了半天他想表達的根本不是這些嗎?黃瀨自認是一個很會讀空氣的人,結果發現隊長散發出來的氣息根本無法解讀。
「你練習確實很專注,幾乎也找不到什麼缺陷可以挑剔。」前面的小插曲彷彿沒有發生過,這樣的處理方式讓黃瀨勉強鬆了一口氣。隊長平淡地說:「偶爾還是會沒有來地分心,有時候看著其他後衛,不知道在考慮些什麼。」
「雖然從來沒有明講過,我想你在思考的是笠松前輩的事吧。」
他不知道隊長是怎麼推論出來的,說到看別人打球,他也不見得只會看控衛的狀況,儘管的確大多數時他在意的是控衛和他配合的情況,也常常下意識地想換作是笠松會如何出手,不知不覺拿他們和笠松做比較。如果是這樣被看出來的話,那確實無話可說。
不過他常常想的也不單純是笠松打球時後的模樣。這件事應該不可能被察覺吧?
「雖然我們和前輩還差得很遠,不過請你放心地相信我們吧。」隊長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用著難以察覺的角度上揚了嘴角。
他並沒有說太多的前因後果,也沒有解釋為什麼要如此突然地向黃瀨說這些,然而平靜且有些低穩的聲音總能讓人沉下心來好好聽他說完。黃瀨知道隊長一定是觀察到了什麼,才會像他說訴這些事情。
他覺得自己對隊友已經注入了十足的信任,還是說,他信任的其實是笠松的領導嗎?
「請你相信笠松前輩信任的我們。」
他不知道,也許都有。黃瀨能夠肯定的是,笠松無時無刻都相信隊上的每個人都能夠替海常得分,每個人都相信球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傳到自己的手上。他明明一直都很清楚這件事,卻又老是想著如果是前輩的話,這一球會採取什麼行動,到底傳給誰才對。
也許在他揣測的當下,就表示著他已經不信任了眼前的隊友了。
但贏球的可能性本來就不會只有一個,笠松追求的勝利,不代表其他人的選擇無法導向類似的未來。
原來到頭來,他都還是笠松的背後追著跑。
#黑子的籃球  #黃笠  #黃瀨  #同人文  #BL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