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Out of control.09

        後方體育館不停傳來排球打擊或落地的擊響,大多數的人也都會在練習中喊出聲音,可以算是熱鬧的場面,而月島除了酸人的時候講話比較大聲,通常都是沒什麼力氣地說話。
        山口原以為因體育館的聲音太過吵雜而讓他聽錯,但其實月島剛才說了什麼他非常清楚。
        「……我不覺得這樣很有趣。」他只好騙自己月島偶爾也會開開無聊的玩笑。
        「什麼時候開玩笑什麼時候認真,我不認為你到現在還分不出來。」說完,月島完全沒有駐足的意思,轉身回到體育館繼續完成中斷的訓練,留下錯愕的山口。
        他當然分辨得出來月島認真說話的模樣,正因為如此,更沒有藉口可以解釋他剛才只是被耍或是聽錯了。
        突然地給他如此衝擊的事實。雖然有時候很羨慕月島被那麼多女生告白,但山口明白這和被月島告白完全是兩回事,如果今天被他告白的是其他女孩子的話,說不定開心到睡不著覺吧?可惜山口不是那群女生之一。
        難道說至今為止月島沒有接受過任何表白是因為他嗎?因為喜歡自己所以拒絕所有女孩子?啊,他應該沒有交過女朋友吧?雖然這麼想好像有點自以為是,但是、唉?
        ……唉————!
        失去理性思考的山口像是當機一樣,過於震驚而使腦袋空白一片。過了幾分鐘後才慢慢走回體育館,看見大家積極投入訓練的樣子,他也想到自己的發球仍有很多部分的練習還沒完成,終於回到他所喜愛的排球世界。雖然月島剛才講的話依舊在腦中徘徊,也確實稍微影響到了練習,至少在外人眼哩,今天的山口只是狀態不大好罷了。
        直到練習結束前兩人都沒說什麼話,雖然休息時間還是會待在一起,但山口刻意增加和月島的距離,盡量把思緒放在別人的練習,尤其是東峰的發球。
        就算月島的目光並沒有放在他身上,甚至也盡量無視對方,山口仍然感到一股自月島身上發出來的壓力。
        原來被人喜歡是這樣的感覺嗎?不,他還是有被告白過,被表達心意的瞬間他確實會驚訝,但對於只有偶爾才有女孩子喜歡他的情況下,有被注意到的感覺,基本上還是讓他稍微產生了點優越感。
        很明顯地月島的告白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嗯,所以他現在要好好想想到底該拒絕還是接受和他交往對吧?告白的用意不就是希望跟心儀對象更進一步嗎?他應該拒絕嗎?
        一個意外的同性告白居然讓山口考慮要不要拒絕,這般猶豫使他思考到另一件可以說相當重要的事。
        他喜歡男生嗎?
        到現在拒絕了單手內算得出來的女性人數,他只認為那些人都沒有讓他心動的感覺,這就足以當作不接受的理由。
        那他為什麼要思考月島的表白?
        難道……?
        山口遲遲沒有肯定最後的可能性。前所未見的慌亂,比起先前作為關鍵發球員上場發球時更加不知所措,應該說事實上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心態。
        狹窄的社辦少了幾個空間就會明顯增加,幾個學長已經先回去了,留下來做自主練習的山口也考慮著要不要縮短今日的訓練時間,畢竟思緒不專的狀況下,訓練成效相當有限。但看著同為一年級的影山日向,好像還有大半精力還沒消耗似地積極,多少刺激到山口的練習欲。
        從來沒有在部活結束時段出現在體育館的的月島,原本山口希望他可以一起加入,此時倒是反到慶幸對方不會在這個時間出現於館內。收完操的月島如預期地拿起水壺和毛巾便往門口走去,而意外的是,在離開前先到了山口身邊。
        「剛剛就當我是開玩笑的吧。」也沒給山口反應的時間便逕自走開,彷彿他只不過想撇清方才那一點也沒有玩笑意味的說詞。
        「等、等一下!阿……阿月……」連忙轉身的山口來不及叫住月島,只能愣愣地望著背影,一邊消化著月島的話。
        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但仍讓山口用盡腦袋去解釋每個字的涵義。
        既然要他當作只是個玩笑,就表示其實那是他認真說出來的話吧?因為不想承認所以要他當作不經意的玩笑嗎?不,就算開玩笑那也不是不經意的,頓了好幾秒才說出口的月島絕對不是一時衝動之下的表白,至少山口這麼想的。
        「山口————你要練發球嗎?」一向熱心的西谷幾乎是慣例性地來問山口需不需要一個接球的對手,除非西谷自行去練習舉球,山口從沒拒絕過他的邀約。今天也不客氣地接受了。
        西谷的接球能力是縣內數一數二的,優秀的運動神經也導出他出色的判斷力,不論是接近底線的界外球還是軌道捉摸不定的跳躍發球,都很少失誤過。
        能夠讓西谷漏接的發球,目前次數仍然沒有增加任何一顆,零。
        這回也意料之內地全被他接了起來。
        可山口總覺得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逼急了,明明沒有分數或處罰的壓力使他反常,雖然他自己非常清楚原因何在。但不管怎麼說不把私人情緒帶入訓練,這是很基本的吧?尤其是和感情有關的。
        「……山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算是眼尖的西谷,欄中的排球打掉一半後問著山口。光從每顆發球的穩定性和差異度就看的出來,現在的山口相當心浮氣躁。
        「不,沒關係。」
        雖然山口篤定地拒絕提議,西谷仍好心地提醒他:「是嗎……?我是覺得,沒辦法專心的狀態下練再多都是白功啦,稍微休息集中精神再練也沒關係哦。」作為烏野最堅強的防禦以及學長,西谷有的是經驗,他會這樣告訴山口都是有根據的。
        見西谷還特別強調,大概知道自己的狀況真的沒有想像的好,點了點頭,隨著西谷一同到牆邊坐著歇息。
        「怎麼啦,有什麼煩惱都可以和學長討論哦!」西谷向來十分健談,最近又時常陪著山口練習發球,兩人的交流機會更是增加不少,不過並沒有間接和月島有什麼接觸,只是偶爾從山口聽聽那人的事蹟,尤其想到那傢伙拒絕了許多告白,更是令人羨慕加忌妒
        「這種事情,和西谷學長聊不大妥吧……」應該說不管跟誰講都不合適,但難道他要這樣自己煩惱嗎?
        「有什麼好不妥的,學長除了練習上的幫助,也是可以當作心靈諮詢對象的!有問題儘管說!」除了西谷本身的個性以外,受到學弟的求助可以更加確定自己的學長身分,似乎頗想像某種當哥哥或長輩之類的感覺,加上敬稱後,幾乎沒有什麼請求會讓他拒絕了。
        「不……那個……」因為是不到一小時前剛發生的事,每個環節都讓山口記得清清楚楚,甚至覺得月島說話時的微小起伏都能細細描述。山口想著該怎麼適當地改編方才的事件,畢竟直接告訴西谷,有個同性男生和他告白了,八成會把箭頭指向最要好的月島,這會很困擾的。
        「……有個人跟我告白,我在想應該要接受還是拒絕。」
        面對男女之情反應總是特別敏感的西谷忽然發大聲量,除了山口的敘述刺激了他始終沒有任何女性對他表白的刺痛,也幾分意外山口看起來就像弱不禁風的草食男卻成為某人的心儀對象。
        「你說什麼!你被告……!」山口連摀住西谷的嘴巴,比起讓人知道自己被告白,他寧願對學長失禮一些。幸好西谷一點也不在意,雖然他喜歡被當成學長投以崇拜的目光,不過禮節之類的東西實在是太麻煩了。
        「噓!小聲一點!」待山口鬆開了手後,西谷這才收回他的詫異,確認一次山口剛剛說的事情:「你被告白,然後不知道該不該接受?」
        山口點點頭。
        「這有什麼好煩惱的?喜歡就接受,不喜歡就不要,不就是這樣的事嗎?」他至今不能明白那些拒絕他表白的所有女孩,身高明明不是距離!
        「是沒錯啦……」西谷復述他心中明白至極的道理,卻讓山口依舊感到一股疑惑,這樣的回答並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那你在煩惱什麼?」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倒是又多了一個問到他心坎深處的關鍵。
        他在煩惱什麼?
        是啊,他在煩惱什麼?
        「……西谷學長,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他還真沒想過居然有一天要問這種愚蠢至極的問題,連自己的感受都搞不清楚的人,只能用笨蛋來形容了吧?
        「唉?突然問這種事情……很難描述耶……」雖然有單戀經驗但究感情來說,西谷自知他是個超級菜鳥。「就……大概就是會一直想著對方之類的吧?唉呀……這很難講耶……」想起自己清純又青澀的戀愛史,儘管山口沒有什麼興趣,還是忍不住害臊起來。「不過,大概是你會無條件想對他好的人吧,我想。」說出了更具體的條件後,西谷那不太好使的腦袋似乎說想不出更多內容了。
        無條件想對他好嗎?
        那可以是很多人吧?家人、同學、要好的朋友,對山口來說,很多人都可以是無條件對他好的對象,不一定要是喜歡的人吧?
        那月島呢?
        他好像不是那麼回事呢。
        與人交際對他而言是件麻煩,行事前總會算利益得失的月島從不讓自己吃虧,確實要讓他無條件付出,符合喜歡的人這個條件,恐怕誰都沒能讓他出手幫忙。
        但是,前幾天他陪谷地回家,又該怎麼解釋?送谷地回家也是一種無條件付出不是嗎?因為那對他任何好處都沒有,還讓他晚了兩個鐘頭回家,根本就造成他的損失啊。
        喜歡就接受,不喜歡就拒絕,如西谷所言的,其實告白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怎麼頓時間變得有點複雜了啊……
        覺得又要再次進入死胡同的階段,西谷突地迸出一句話,將山口拉出他的思考:「至少,你會想對喜歡的人做一般人不能做的親密接觸吧。比如接吻之類的,這一定只能對女朋友做的,不是嗎?」
        那倒是一個很簡單的確認方式,想親吻喜歡的人這是理所當然的,就算沒有接吻過,山口還是明白這個道理。「那倒是……」
        「雖然這種時候交女朋友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不過學長只能祝福你啦。」西谷說完,便起身問山口要不要繼續練跳躍發球,聊了這麼多,心裡總是吐了點氣,輕鬆些吧?
        抓緊所剩的練習時間,山口也立即站起,走向球場的同時,心裡默默做了個決定。
#排球少年  #月山  #月島螢  #山口忠  #同人文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