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Out of control.05

「呦,螢,你回來啦。」聽見玄關門被開啟的聲音,明光帶著期待來見好幾個禮拜碰一次面的弟弟,手上還拿著一本有點眼熟的相簿。
「哥、哥哥……。」雖然是親密的家人,但月島不可能再像小時候一樣對著大他七歲的明光撒嬌,打聲招呼後便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某種意義上是月島不擅長應對的人物。
「……那本是?」目光移到明光手上那本厚重相簿,月島問著。
「你以前的相片,剛剛整理抽屜的時候翻到的,超懷念的!」明光的聲音總是帶著朝氣。這對兄弟除了長相和身高幾分相似外,性格幾乎截然不同,也許是年紀相差甚大,或者明光在月島進入青春期的時後便離開家裡到外地讀書的關係。不過人際關係這部分倒是從小到大都差不多就對了。
「螢小時候真的超可愛的呢----,噢,我不是說你現在一點也不可愛的意思哦,絕對沒有。」
「會認為一個十六歲、身高一百九的男人可愛才有問題吧?」他一點也不想要別人覺得他可愛。
但是對一個十六歲、身高一百八的男人覺得可愛,這樣算有問題嗎?
月島忽然想到山口剛剛對影山晃著考卷的舉動,才發現被自己的反問給打槍了。
「嘛……也是吧。」弟弟說得有道理。這麼長的身高,陰冷的個性和厚重的眼鏡。真的一點也不可愛。他心裡默默想著。「要不要回味一下小時後的自己啊?」獨自一人看時在是太無聊了,有個伴在旁邊一起嘻嘻哈哈,看舊照片也會比較有趣。雖然他認為這個何時何地都非常淡定的弟弟大概連陪笑都嫌麻煩。
「不了,我還有事要……」
「噢,這一頁開始有忠耶,你們以前的身高也差太多了吧。」沒有注意到月島說了什麼,逕自翻起相片的明光做出了感嘆。但這讓原本打算堅定拒絕的月島回心轉意。
有山口的相片?什麼時候拍的?怎麼都沒印象?
……他想看。
「……我想先去洗澡,相簿幫我放在客廳桌上,謝謝。」
「欸?喔、喔……」
明光目送著月島上樓,留下自己在玄關處愣著。他本來已經做好百分之百被拒絕的打算,但這……雖然沒有說要一起看,但也算是接受了吧?
儘管處於考試前夕,月島並不會因此做出K書的行為。只要平時做好準備,段考前只要稍微複習就可以了,所以即使這種時候坐在客廳悠哉地翻著過去的相片,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看到自己過去的照片,月島認真思考身為孩童的自己那時都在想些什麼,仔細想想大概也是和排球有關的事情吧。因為崇拜著像是英雄一般的哥哥,想成為向明光那樣的人,當然也覺得,熱衷著排球的哥哥超級帥氣什麼的。而自己究竟何時開始覺得排球是個滿有趣的運動,這點他就完全不記得了。
月島從幼稚園開始就比同年紀的孩子來得高,從小就是用鼻孔看人的視角。好處不少,但也不盡然都只有好事,例如看身高來決定是否應該買兒童票的遊樂園,在這種地方就比較吃虧。
一直到小學三年級前,月島多少還是會和同儕一起活動,假日沒事也會和附近的小孩出去玩。隨著年紀愈大,心智愈成熟,他發現比起和其他人一同熱鬧,更喜歡自己獨來獨往,漸漸地越來越不與人接觸,甚至覺得麻煩。說起來,到現在為止,除了山口時不時會約他出門,他幾乎都窩在家裡。
……原來已經是某種層面上的宅男嗎……?月島這才發現有點不妙啊。
相片裡的月島表情從綻放的笑容慢慢轉變成彆扭的姿態,他記得後期的自己不是很喜歡拍照,因為每次拍照的人都會要他必須給一個微笑,否則不按快門。至於現在,基本上有人要求的話,他還是會皮笑肉不笑地臉部細微調整。幸好山口不是個喜歡拍照的人。
從某一頁開始,山口進入了月島家的相簿,大部分都是和月島一起合照。
剛認識時,山口的頭差不多在自己的肩膀吧?也不能說他很矮,用詭異速度在長高的月島,不管看誰都是矮子。
有幾張是去小學時暑假海邊玩水的照片,明光和幾個高中同學帶他們一起去的,理由是:希望透過這次的出遊可以讓弟弟稍微外向一點,月島原本是毅然拒絕的態度,一群高中生裡夾著小學生怎麼可能玩得開嘛?直到父母問他,如果山口一起去的話,他願不願意。
嗯,他答應了。
還真是一不小心就把許多忘掉的記憶都想起來了,像是黑歷史一樣的東西。
難道這麼多年真的就只有山口和他有所交流嗎?不可能吧?一定還有其他人吧?但相簿裡出現月島熟識的外人,似乎真的只有山口。畢業團體照不算。
「噢!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一個人看起來,怎麼沒叫上哥哥呢?」原本是打算到客廳切電視來看的明光,邊坐到月島旁邊的位置邊說著。
「反正你一定已經看完了吧?短時間內應該不需要看第二遍。」
「自己一個人看照片跟和朋友一起看照片的感覺是不一樣的,雖然我不是朋友。」啊,哀傷了起來。螢什麼時候才能多交點朋友呢?
「……那就一起看吧。」面對他向來敬重的哥哥,月島通常不會拒絕他的要求。
「唉----好懷念啊,小學的畢業典禮,話說你的身高也太犯規了吧,根本是國中畢業生的體型啊。」雖然自己的身型在日本人裡也能用高大來形容,但不同的是,明光是在國中時才開始抽高,在之前和周遭的同學都是平起平坐的狀態。
「那也不是我願意的啊。」不過一直以來都比同儕來的高大,確實是月島小小的驕傲。
「啊哈哈,這張阿忠哭得好慘啊,鼻涕流成這樣。」
月島看向明光指著照片,山口小小的手掌緊捉著月島腰間的布料,不管怎麼樣都不願意鬆開的樣子。他記得那時山口不停喊著:「以後就不能和阿月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玩耍,我會覺得很寂寞。」並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直到月島說,上同一間中學就沒問題了吧,才比較緩和。果然是一個單純的孩子啊。
「螢還跟我要衛生紙去幫阿忠擦眼淚跟鼻水,真沒想到你也有體貼的一面。」回憶著弟弟難得溫柔的行動,雖然只是旁觀者,明光還是感到一陣暖心。
月島挑了挑眉,沒有印象自己曾經做過明光說的舉動。說到體貼,曾經為了彌補山口,一直說沒有聖誕老人而弄得他非常難過,最後把自己的零用錢通通挖出來,買了條圍巾,說是聖誕老人送他的禮物……才剛想到這件事,就翻到那年聖誕節的照片。為什麼是在畢業典禮後的頁數?這相簿沒有照順序嗎?
圍巾是淺灰色的,因為不知道山口的喜好,加上當時預算吃緊,只能挑範圍內的禮物。對一個孩子來說,覺得具有紀念性又實用的禮物,當時的月島除了圍巾已經想不到其他物品了。
想到了以前的事,以現在的想法看待曾經的自己,有點有趣又感到一些害臊,山口通常是讓他打破原則、做出連自己都會覺得意外的角色。
那些有點天真有點愚蠢的往事,讓月島忍不住勾起嘴角。
看著不知道該不該說是反常的弟弟,明光決定直白地詢問月島:「……你很喜歡阿忠吧?」
月島頓時緊張了起來。雖然他從未主動說他喜歡誰,可是誰會自願和討厭的人相處這麼久?既然不討厭,那就是喜歡了吧?
當然,他也喜歡哥哥,溫柔體貼、時常帶著朝氣;雖然有時會和家人起點衝突,當然不可能真的討厭他們。同學……有特別反感,也有覺得很不錯的人,只是沒怎麼深交;排球部,他只能說心情很複雜。並沒有討厭他的隊友,就算常常和影山起衝突,但他覺得並不是因為討厭才會常常和他爭執,這點他倒是說不出個緣由,就當作是年少輕狂吧。至於山口……
肯定是因為喜歡才會當這麼久的朋友吧。
「嗯,是啊。」
不知為何,山口幾日前替其他人念情書的聲音,忽然浮現在月島腦海裡。
「我喜歡你。」
他曉得這個喜歡是什麼樣的情感,那女孩帶著愛慕的心情,想對月島表達的喜歡。
他不得不承認,那一瞬間,確實希望對他這麼說的山口,是發自內心的。
……糟糕。
他是不是講了什麼不該說的?
應該沒有異狀吧?只是普通地回答了明光的問題,出自他的心意的答案。
「螢,」不知為何,月島覺得明光叫這一聲,似乎會開起不妙的話題。
那語調聽來比平時更低更沉,像是在施加壓力,要從他這邊套出什麼祕密似的。
「我差不多該唸書了,下禮拜要期末考。」月島趕緊找了藉口離開客廳,離開和哥哥極近的危險距離。
或許明光沒有任何意思,就只是自己多心也說不定,但直覺告訴月島,明光接下來問的事情可能是他一直不願意面對的事實。
回到房間的月島沒有坐在書桌前,他原本打算看完相片後便溫習考試範圍,可這下子他完全沒這個心情。
月島坐在床上,手掌互握並輕鬆置在大腿上,雙眼直視著地板,紊亂的思緒彷彿綁架了他的呼吸,感覺四周的空氣變得異常稀薄。
剛才短暫的一瞬間,他察覺到明光說話的語氣有些微變化。他知道明光的問題並不是忽然蹦出來的東西,而是經過一連串的相片與回憶引導出來的,卻讓月島有種似乎是安排已久的陷阱。
託哥哥的服,月島終於第一次好好正視自己對山口的心情。
雖然他不喜歡交際,但也不至於自閉到和周遭同儕一點交流都沒有的地步,可以聊天的還是會有,只是不能算是朋友。
不討厭那些人,可是稱不上喜歡。
月島清楚自己的喜好,當然也會知道喜歡什麼樣的朋友。
他喜歡山口。
如果是朋友的喜歡,那為什麼,山口在念情書時,說的那句告白,會格外引他注意?
因為他很在意,所以才要求山口重複一遍。
因為很在意,所以山口在唸第二次時,月島試著當作那是山口對他的表白。
「……可惡……」
要不是被明光這樣一弄,說不定月島到現在、甚至是到高中畢業,都不會想要承認,他對山口的喜歡,和那些送他情書的女孩子一樣。可是他並不會因此感謝自己的哥哥,相反地月島現在心情糟糕透了。
除了發現自己一直喜歡著山口的事實,他又想到了另一號人物。
谷地仁花。
山口對這女孩有好感,他看得出來。
之所以會對谷地感到不滿、尤其是山口的視線朝那人的方向看去時,月島的心情可以用不爽來形容,是因為他害怕山口喜歡谷地嗎?
滿滿的煩躁感自胸口狂溢而出。
他從未像現在這樣,滿腦子都想著和山口有關的事。
#排球少年  #月山  #山口忠  #月島螢  #同人文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