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Out of control.04

月島原本做好了從答案裡挑出一堆錯誤的準備,沒想到看過日向的英文試驗考卷後,答題率居然提升了。雖然不是大幅進步,頂多是少錯五題左右的程度,還是讓月島感到訝異。
「日向的英文進步了耶,好厲害!」在一旁看到分數比前幾張考卷還要多的山口,毫不吝嗇給予學習者最大的鼓勵,而且並非虛情假意,誠摯的稱讚終於讓日向獲得了學習的成就。
想要從小氣的月島身上得到「做得不錯」之類的評語,大概考到了滿分都不太可能。想也知道這傢伙一定會說:「一百分很難嗎?」諸如此類的機車挖苦,日向在心裡默默吐槽。
「下次多答對個十題怎麼樣?」月島沒有對日向冷嘲熱諷,但也不是給了他肯定。不過對日向來說,這傢伙沒有趁機講些毒言毒語已經是佛心來著。
「哼,我下次答對一百題!」
「你是白癡嗎?考卷哪有一百題?說大話也有點建設性。」語畢,月島立即把考卷還給日向,並拿起影山的英文考卷來看,不打算給他反駁的機會。耍嘴皮子向來沒幾個人可以贏過月島,更別說是口才沒有很好的日向,只好一股氣先放在心裡。不過通常很快就忘了。
「至於你,就算去找了五班的那個女生,好像沒有比較好,你真的有在讀書嗎?」
「我可是日本人,哪會什麼英文!」影山依舊板著那張隨時隨地都很兇惡的臉說著,理直氣壯地。
「不要把全世界的日本人都拖下水,好歹背點單字吧?你不是背誦很強嗎?明天這張考卷的單字全都要記熟,我會考你。」毫無預警地告訴影山一場突擊測驗,讓對方的臉又更臭了。雖然這場測驗沒有分數,考爛了也沒什麼損失,頂多就是在讓學業上有絕對立場的月島多酸幾句。但就是這點,自尊心上絕對不行!
「……我知道了。」影山咬牙切齒地說。就算被月島完全主導的狀況,也不能太讓對方瞧不起,影山做好熬夜背單字的準備了。
「有什麼問題,趕快問一問吧。」面臨段考的煎熬時段,幾乎所有社員都在練習結束的時間繼續留在社辦,替幾個令人頭痛的主力球員補習。要是東京集訓少了這幾個人,和別校的練習可以說是相當吃虧,要是練習賽輸得太難看,也有很大的顏面問題。
「喂,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有效率地記英文單字?」儘管處於下位者的位置,影山不打算讓月島佔多少便宜,沒有使用任何敬語問話。一開始月島還會捉弄個幾次,久了也會累,便任影山去了。
「單字不要硬記,記住它的發音,邊念就會邊拼出來了。」
「……」覺得好像在聽其他語言的影山更加皺緊眉頭。他大概知道月島的意思,但對連英文都不太會念的人來說,用發音來記根本是毫無用處的方法。
「你是怎麼上高中的?你真的有初中畢業嗎?畢業證書呢?」
「囉嗦死了!反正我明天會全部寫出來!你等著瞧!」
影山撂完狠話後,月島也明白繼續吵下去就什麼都學不到。雖然他並非出於自身的意願成為怪人搭檔的學習指導員,但既然接受了就要負責,便不打算繼續爭吵。「山口,影山給你教吧。」與其一對二還要浪費一堆無用的唇舌,不如讓脾氣好的山口分擔其中一個麻煩。影山肯定很樂意讓月島以外的人擔任教學,也效率多了。不過對此他還是提出疑問:「山口?原來你英文很好呀?為什麼不早說?」這樣他一開始就找山口就好啦。
「不……其實我對英文也很不擅長……」
「山口就算不怎麼樣,好歹也是升學班的學生,來教你是綽綽有餘。」
「你這傢伙,到底是在誇獎人還是瞧不起人啊?啊啊?」一副就是不良少年即將開打的模樣,山口見狀連忙阻止:「影、影山!還是眼前的考試比較重要對吧!」將影山紅字滿點的英文考卷迅速抽起並在影山面前雙手持之晃呀晃的,對方這才把重點放回事態嚴重的卷子上。
……做這種動作未免也太……可愛?是可愛嗎?該這麼形容嗎?可是還有什麼詞可以用來說明剛才的怦然心動?被山口無意的動作給吸引過去的月島感到非常意外,意外自己會注意山口的小細節。
明顯很羨慕影山可以被分配到山口那兒,自己卻得在月島這裡受氣,日向臉整個都垮了下來。月島才不在乎這個人給他教到底開不開心,只想趕快結束今天的進度,時間到了早早回家。
變成一對一教學後,氣氛顯然和諧許多,月島並沒有一直挖苦日向,可以說是很盡責也很認真地教學;雖然山口確實對英文很苦手,但面對只有單字問題要先處理的影山,不至於到太困難的境地,難得地順利結束今日的教學。
「山口。」影山冷不防地呼喚了教學員,山口滿臉疑惑看著對方。
「你比月島還要會教,應該一開始就找你才對。」
「呃……是這樣嗎?」
「就你的程度,就算讓初中生來教也完全沒問題。」既然說到了自己的名字,月島才不會放任影山繼續講下去。
「啊?有什麼話想說不要拐彎抹角,是男人就直接講出來。」
「我的意思是讓高中生來幫你補習實在是太浪費人才了,聽懂了嗎?」
「你這傢伙,安靜個幾分鐘會死啊?嘰嘰喳喳地吵死了。」
「吵的人是你吧?嗓門大得要死,每次都在體育館製造煩死人的回音。」
「運動本來就是要有氣勢的吧!像你這樣連氣都不吐感覺就弱得要死的人,我要是對手第一個就針對你!」
「虛張聲勢要有個限度啊,只會製造出好像很厲害的氣場實際上卻沒什麼實力的人,只會更讓人唏噓吧?」說是這麼說,但面對有氣勢也很有實力的影山,這句話沒能怎麼攻擊到他的痛處。
眼看再吵下去肯定又會沒完沒了的死對頭,三年級現在又不在這裡,加上日向連插話的機會都沒有,只好由山口自己跳出來擋中間。
「時間也差不多了,趕快收一收吧!」
都有人跳出來阻止了,月島也不想再繼續花費時間唇槍舌戰;影山還是懂得收斂,閉上嘴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原來不知不覺社辦只剩下一年級四人,二年級的學長早些時間先回家了,難怪剛才的吵鬧沒有人來阻止。
畢竟是自己委託對方義務教學,學習結束後,影山日向會禮貌上謝謝對方。因為這次答謝對象是山口,影山便沒那麼彆扭,乾脆地道了謝,兩人一前一後地出了社辦。
只剩下月島跟山口。
「……走吧。」月島不想跟在怪人搭檔後面離開,等了些時間才走出社辦,確認門把有好好鎖上後,滿身疲憊地下了階梯。
這是他們第一次最後一個離開,晚上的烏野除了校園幾處的路燈外,陰暗得像是會跑出白天不會出現的東西。
太過安靜反而什麼聲音都聽得到,加上少了太陽的熱度,夜晚的烏野可說是一片冷颼。雖然已經是夏天了。
「今天真的很晚呢。」山口看著手機顯示的時間說。
「比平常還要累。」
「練習嗎?」
「不,教人學習比練習累,尤其教到兩個排球笨蛋。」
「哈哈,是嗎。」山口苦笑,要說在月島面前,有哪些人可以不叫做笨蛋的,目前為止還想不出幾個人選呢。「其實我覺得,影山的頭腦很好,只是不喜歡讀書而已。」可以立即記住所有手勢和暗號的人,影山的記憶力撐得上絕佳。不過對於學業這種事,畢竟是完全沒興趣的東西,做起來自然比記排球手勢還要累得多。「日向呢?感覺怎麼樣?」
對於山口認真提問,月島覺得隨便一句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來過就太沒有誠意了,而且對方並非真的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運動選手,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的學習力都很好。「有認真上課的話大概也不差吧。」這段時間的義務補習,日向影山給他的感覺。既然能夠在球場上的瞬息萬變做出各種對應的戰術,就能說明他們的腦子有多聰明。
「唉?好意外,阿月居然會給正面評價。」以為又要酸一下日向,沒想到是肯定了對方。
「就像擅於學習的人在課業上較容易會有出色的成就,他們擅長的是運動,只是應用在不同領域罷了。我還不至於膚淺到用課業成績來判斷一個人的智商高低。」就單論排球而言,月島很清楚自己最大的優勢就只是他的身高。沒有特別的技巧、攻擊和身體能力,接球更不用說,要是沒有近一百九的身長,他知道自己也只有暖板凳的份。因此面對這方面極具天賦的影日兩人,月島在他們身上所感受到的,其實是壓倒性的差距。尤其是相同位置的日向。
「說到課業……」總地來說,山口對唸書也沒有多大興趣,也不像月島那樣沒有特別苦手的科目,讀書對他來說,基本上是件痛苦的事。「我想,二年級大概不會和阿月同班了吧。」
月島沒有問為什麼,他曉得山口的猜測。雖然以平均值來說,山口的成績不至於到糟糕的地步,但在升學班裡一直處於吊車尾的狀態,讓他對自己的學習失去了大半自信。
升學班是以當初升學測驗的成績進行分班,國三時,月島花了很長的時間陪山口補習,結果很意外也很幸運地,山口的升學測驗居然獲得滿高的分數,但那終究是為了考試而擠壓出來的實力,只能短暫性、應付一次大考而已。
「也許到其他班會輕鬆點吧。」月島不曉得這算不算安慰。比起繼續在升學班痛苦地學習著,不如到其他班級裡過得快活些,雖然山口不在同一個班上,月島大概可以達成一整天都沒人和他說話的成就。
講白了就是有點寂寞吧。
「啊,我要去找嶋田先生。再見,阿月。」到了某個岔路時,山口有些急忙地和月島道別。已經比較晚出校門了,是怕練習發球的時間不夠吧。
到家還有一段不算短了路途,沒有可以談天的對象,月島便將一直掛在肩上的耳機戴起,踩踏著緩慢且有點沉重的步伐。
皮鞋發出的聲響格外清晰。
#排球少年  #月山  #山口忠  #月島螢  #同人文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