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Out of control.03

「山口,聽說你昨天跟月島告白啦!是真的嗎!」不曉得從哪聽來小道消息的日向,看見剛從體育館門口踏進來的山口,便想到這件事,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單純想證實八卦的奇心促使他邊跳邊跑過去和山口搭話。
日向的聲音實在太大了,加上這麼勁爆的訊息,很快就引來大家的注目。山口的表情像是臉部猛抽筋一樣難看:「才不是勒……我根本沒有和阿月告白。」到底是哪個人吃飽撐著沒事幹到處散播謠言?的確他昨天是對月島說了「我喜歡你」,但那根本不是他的意思啊!
「唉,可是好多人都在傳,說你和月島開始交往了。」
謠言傳謠言總會往奇怪的方向膨脹。聽見日向這麼說,山口覺得不好好解釋真的不行。:「那是因為……」可話還沒說完,又出現了另一個一年級打斷:「聽說你跟月島交往很久。恭喜啊。」感覺上對這種事應該完全沒興趣的影山竟然湊了一腳……不過他只是正好進來體育館,聽到這兩天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傳聞,順便向山口送個祝福,沒有惡意。
「就說了沒有啊!」
從告白變成交往……這話到底是怎麼傳的啊?謠言的力量真是太恐怖了。
「唉?是嗎?那大概是我聽錯了吧。」顯然確實是沒有興趣的影山很乾脆地承認了自己的失誤。不過山口認為他不是聽錯,是傳話的人講錯,而且錯得離譜。
「話說,如果我跟阿月交往的話,你也太淡定地恭喜了吧?」假設,就只是假設,他跟月島交往,可是一對同性戀,是可以這麼輕鬆地一語帶過的嗎?
「那又沒什麼大不了。」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相當粗神經的影山,完全沒介意這種事。「或者該說你們從上學到放學都黏得緊緊的,就算真的在交往也不會很意外。大概。」
「啊,影山你在說什麼啊,那種事情當然要很意外啊,你太粗線條了啦。」
「你說什麼!日向呆子!」
說著說著變成眼前這兩個人開始吵架,連山口都有點無言了,但至少關注他的視線消失了,其他人也從望著山口想聽他的答案,變成阻止影山日向爭吵,也算鬆了一口氣。
「整個一年級都傳開了,真快。」一個清冷而熟悉的聲音在山口身後響起,雖然眼前的兩人嗓門很大,卻仍在一片吵雜中穿透過來。月島不知道什麼時候起站在山口後面,讓他有點詫異。
「阿月……!」因為今天月島值日,兩人便沒有一起到走到社團。話說這些人是講好了一個接一個在別人身後神出鬼沒嗎?繼影山之後連月島都是這樣。
怪人搭檔的衝突很快就平息,馬上回到日常的訓練狀態。直到個別練習前都是兩人一組的月島山口,就像影山說的那樣,從上學到放學都是黏緊緊的狀態,要是沒有影山指出這個事實,山口還真沒意識到他們的確如此。
「剛才都沒有人找你問話嗎?」今天整日下來至少不下十人問了山口同樣的問題,而且每次都會有不同的版本,同樣身為當事人的月島沒道理不被捲入。
「和我一起值日的西尾問了。」月島所說的西尾是班上的女同學。
「你說了什麼嗎?」他明白月島絕對不是會亂講話的人,但這種時候還是希望可以好好地對不明真相的人解釋清楚。
「我問她是從哪裡聽來的,她說很多人都在傳。」想必是昨天山口替情書主人告白得那剎被周遭的人聽到,沒有求證的情況下又和別人謠傳。本身算是引人注目的月島,加上同樣身為男性,而且唯一能夠和月島正常交談的山口,會覺得兩人也許在交往確實很令人意外,但又似乎有跡理可循。而且身為眾多女孩子心儀對象的月島,其實喜歡的是男人,怎麼樣都是頗具爆炸性的消息。也難怪這八卦可以流得這麼快。
「那你怎麼回答?」山口壓著月島肩胛骨下方的位置,好讓月島的肢體前彎更容易伸展,也比較不會有不舒適的壓迫。
「我說,你覺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這樣。」
「你為什麼不解釋清楚啊!」這種回答很曖昧不清啊!完全就是想讓人猜測「月島跟山口可能真的有在交往」,他一點也不想要這種神秘感!
「老實說,我覺得這樣不錯。」
山口愣住了。
當月島這麼說時,他完全摸不透他的思緒。
這樣不錯,是什麼意思呢?當然不會是「和山口交往」很不錯,對吧?
「……什麼意思?」應該不是他不夠聰明,沒有辦法理解月島這麼說的用意什麼吧?
「讓大家知道我有固定的交往對象,而且是個男的,就再也不會有人跟我告白了,省了不少麻煩。我覺得不錯。」
這一刻又令山口感到無語。
呃,等於是他間接替月島達到不受人干擾的效果。確實讓大家知道他死會,會減少許多追求者,而且對象是同性的話,所有女孩子都會自動投降吧?光是性別上就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了。
「可是我不想啊……」山口有些不情願地說。察覺這點的月島,頓時心裡感到有些緊張,但他沒有表現出來。
被別人跟我湊成一對讓你覺得噁心嗎?山口。
「幹嘛,你恐同?」他希望不是。
「不……可是就像你說的,這樣就不會有人跟你告白,我也是啊……」若是大家都真的認為他和月島交往,那就再也不會有女孩子跟他表白了啊,從鮮少變成完全沒有。
「反正本來就沒什麼女生喜歡你,應該沒差吧?」月島這是帶點惡意的玩笑,雖然他說的是事實沒錯。
「沒、沒什麼女生,但還是會有啊!」五根手指內算得出來的一樣也是女生!
「要是你真的不喜歡被誤會就好好跟大家解釋清楚吧,反正我沒差。」要一個一個去跟別人說明交往的傳聞不是真的,而且到底如何造成,實在太麻煩了。
「你也要幫忙啦!阿月!。」
「嗯哼,兩位。」
從原本的輕聲細語不小心放大了音量,雖然沒有硬性規定訓練時完全不能談天,小聲說話也在接受範圍內,但顯然山口剛才是稍微激動了點,引來的隊長的關切。
「唔,對不起。」山口立即道歉,而同樣身為對話者的月島,知道自己也有一份責任,隨後也向大地致歉。鑿於這兩人平常算是安靜,不像另外那組一年級常常失控,也就沒多說什麼。
社團活動時清水必須做些前置工作,通常會比社員們晚上一些時間出現,這次多帶了一個新經理,又比平常更慢出席。不過大概只有田中和西谷會感到有所損失吧,少了十幾分鐘可以看見清水的時間。
不過換來的卻是可愛的經理加一,以及清水比平時還要多的笑容跟話語。似乎讓清水死忠粉絲的兩位更加幸福。
「潔子小姐在笑耶,阿龍。」
「而且還開口說話了,西谷。」
常常發起莫名神經的兩人依舊讓三年級們頭痛的二年級主力。但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就隨他們去吧。雖然有某種程度上的狂熱,他們還是懂得控制自己,基本上。
和二年級不大一樣,山口偶爾會用眼角餘光往兩位經理的方向看去,但他在意的對象不是大部分人心中的理想對象,清水潔子,而是剛來兩、三天,連經理一職都不曉得有沒有要接的谷地仁花。
月島偶爾偷看一下谷地,但那種心情截然不同。他想知道明明一點也不熟識的女孩子,到底有什麼特別能夠吸引山口的注目。可是他找不到,或者說他無法理解。
大概算是文靜的類型,既然會被清水找到當經理候選人,表示她原本是沒有社團活動的吧?回家部?雖然是升學班的學生,如果只會讀書的話,可以說這個人還真是一點意思也沒有。同樣在升學班而且成績名列前茅的月島,對於成績好的學生向來沒有太大的崇拜。
他也不曉得為何要對剛認識沒幾天,甚至連話都沒說過的人這麼反感,不斷在心裡挑那些也許事實並非如此的錯誤。
其實他心裡也許有個底,為什麼要這麼做,對這個算是積極、有禮貌的孩子存有偏見。
該說他不是很想承認嗎?抑是不大願意面對他如此不悅的原因?
就連月島自己都感到困惑。
他很少會因為別人影響自己的心情,非常少,除了自己的家人外,和他交情比較好的只有山口,可是月島從未像最近這樣,時不時鬱悶,想要用力摔什麼東西,好消消他暫時的煩躁。
但如果沒有好好根治的話,這種煩悶往後一定還會繼續出現,而且會一次比一次更加擾人。
要怎麼根治呢?
還真是個好問題。
「請用!」沒有在社團聽過的甜膩嗓音。清水說話向來沉靜,音調偏低,月島可以確定和他說話的人不是社團經理。轉過頭,是他有點在意的谷地。
她拿著剛泡好的寶礦力一瓶瓶分送,大概是清水讓她從簡單的工作開始接觸,這必然得和一群血氣方剛的男孩子有所交流,雖然谷地看上去沒什麼異樣,月島看得出來,在一群大男生裡似乎讓她有點緊張。
就算對谷地有種莫名的煩躁,月島也不至失禮到拒絕新經理的好意,而且現在的他的確需要寶礦力來補充能量。「謝謝。」冷冷地道過謝後,谷地給了他甜美的微笑,接著將下一瓶運動飲料給了坐在月島旁邊休息的山口。
他不喜歡山口和谷地有所接觸,目前確認到的癥結點之一。
#月山  #月島螢  #山口忠  #排球少年  #同人文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