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19(完)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及川為自己所訴說的過去感到幾分羞澀,儘管敘述的內容都是真實的事情,但不論怎麼想,面對立場應是前男友的岩泉,講著過去兩人交往的時日,怎麼想都覺得一點都不對勁,心裡總有點疙瘩。
  但岩泉從神色上看來是一點兒也不覺得怪異,好像聽著別人的事一樣平靜,這點及川也只能說服自己,畢竟他是個失憶過的人,聽著根本不曉得發生過的事,這樣的反應也是正常的。
  這幾個月來,及川已經慢慢發現,令他感到哀傷與無奈的,最根本原因是,每當他想起曾經的兩人是可以如此親密而讓他心頭一沉之時,明知岩泉是全然無知的狀態,卻彷彿鐵了心似地,不讓及川有任何挽回的機會。
  岩泉每次毫無芥蒂地展開笑容和及川說話時,卻無法療癒,只是有更多尖刺插進心坎。
  這不就是最好的結局嗎?他並未失去如此要好的朋友,這已不是天大的幸運嗎?
  明明在我眼前還健健康康地生活著,這樣不夠嗎?
  及川這樣問著自己。
  但是在他身前健健康康的岩泉,少了很重要的東西。
  讓及川徹底意識到自己所失去的。
  他細細說著,那些青澀又純真的戀愛。原本的及川,只是待在岩泉身邊就感到滿足,當岩泉難過時,他高興不起來;岩泉大笑時,也忍不住心中的喜悅,好像陽光在胸口釋放的溫度。時日愈久,他們越來越大,及川懂得什麼叫忌妒、什麼是羨慕,他討厭女孩子將自己的心意向岩泉表白,也羨慕她們,即使難為情仍能勇敢地將那份情愛傾出,這些是他無法做到的。就怕喜歡這兩個字,拉近的不是兩人的距離,而是劃出彼此的隙縫。
  及川開始對性感到興趣時,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女孩子,而是從來不柔弱的岩泉。想看到那結實有力的身軀躺在自己身下,與之相擁、結合,舔吻著浮著汗珠的肌膚,用雙手摸索他的身體、讓雙唇在他身上留下記號。
  擁有這種想法的及川,每一次面對岩泉時都帶著罪惡感,好像曾經真的侵犯過對方似的,如同時時刻刻防範著罪刑遭揭發的犯人,害怕著岩泉有一天會發現他的心意,甚至知道及川曾經想和他上床。
  青春期極為正常的現象,讓及川差點喘不過氣來。
  他喜歡的是最要好的朋友,他不希望岩泉用異樣的眼光來看待他,持續忍著。每日滿心期待著與好友的相見,藉著與岩泉的相處滿足自己,同時壓抑著那份不停滿溢的愛戀,努力控制心中的激情。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來說,這已經是相當難熬的了。
  而這段受雲雨埋藏的心意終有見日的一天,儘管一直以來的確抱著微小到幾乎看不見的希望,在岩泉終於向自己表明心意的時候,及川的心臟受到的衝擊,大概就像死過一次而復活般的重生,正因為暗戀許久的對象好不容易接受了他,對岩泉這段關係的珍惜,超越了中學生的不成熟,用盡所有心胸包容著他。
  但習慣總會將得來不易之物慢慢是為理所當然。正因為是從小就處在一塊兒的朋友,一直被及川疼愛著的岩泉,沒有好好正視及川為他的付出。
  岩泉處於被動的一方,沒有及川的索求不會有任何行動,也認為這就是他們倆默認的互動,除非及川主動向他開口這段感情裡的不公平,岩泉是不會改變他的立場與態度。而及川從來沒有抱怨過什麼,畢竟感情的收穫原本就不是如此衡量的,這點他非常清楚。
  只是,及川總歸不是聖人。他可以為岩泉付出遠比常人能所及,可也需要一點甜頭。
  他們到底是情人多還是朋友多,這情感的成分讓及川拿捏不透。岩泉的態度始終如一,那樣自在、毫不保留形象地展現給及川,也不著談什麼浪漫了。
  及川說到這裡,一邊想著,明明是自己心甘情願投入這份愛情,但當他得取對方的心意時,又想要更多原本不敢奢求的東西。 
  說到底他是為了自己的慾望,以愛之名貫徹自私之行嗎?
  他希望岩泉能像他喜歡對方一樣,喜歡自己。想將岩泉牢牢繫在他身邊。清楚自己的付出定不會有同等的回報,卻還是期望岩泉能對他釋放點他想要的。
  有了個機會把多年來的感受傾吐而出,及川總算是輕鬆了些,彷彿吐了一大口的悶氣。然而。與此同時,岩泉竟是紅了眼眶,打轉的淚珠只差還沒落下來。
  「小、小岩?有什麼好哭的啊……」及川拿了張衛生紙,濕潤的眼睛上輕輕一抹,思考著剛才的話有哪個地方刺激了他的情緒。
  岩泉倒也不是激動到潰堤的程度,只是感覺有些難過,問:「我有這麼糟糕嗎?」
  「什……聽不懂你的問題點在哪啊……?」難道剛剛的內容有講了什麼他的不是嗎?
  「對不起。」
  「等、就說了先讓我搞清楚狀況的啊,怎麼了嗎?我說了什麼嗎?」
  「一個這麼沒情調的男朋友,換作是我我也受不了。」
  即使沒了記憶,自己的性格,岩泉還是很清楚的。在感情裡的表現又怪彆扭的,絕對不像及川一樣,可以輕輕鬆鬆地將「我愛你」三個字掛在嘴邊。
  他以為,和及川之間的默契早就不需言語說明,忽略對方內心的不安;也或許岩泉在及川的寵溺之下獲得了穩重的安全感,遲鈍到沒有意識出及川的需要。
  他所習以為常而逐漸不在乎的細節,一點一滴裂成深淵峽谷才自知。
  雖然這些只是及川單方面的看法,但至少他知道,他的所作所為,原來是帶給及川這樣的感受。岩泉曉得及川不是會朝自己抱怨這些的人,想必是忍到了今天才全部吐出的吧。
  只覺得一股複雜的酸楚湧了上來。那些說詞勾起不了任何記憶,但是及川的聲音可以牽動他的心情。
  和及川一樣,岩泉看到他傷心難過,自己也不好受,如今令他心頭一沉的源頭就是自己,又該怎麼辦呢?
  及川見岩泉神情凝重,緩和他情緒說道:「其實……也沒關係了。」他看著岩泉,心想怎麼樣才是最佳的安慰。「都過去了。」
  畢竟事情全都發生了,也彌補不了什麼,若是一直拘泥著一點意義也沒有。及川長了這麼大,這點道理還是懂的。
  更重要的是,岩泉現在還好好的,也能夠和自己維持著朋友的關係,一切都不到糟糕的地步,這樣他還有什麼可要求的呢?
  「昨天晚上,我想了很多。不過就算這麼自個兒煩惱,一堆問題也沒有解答。」岩泉慢慢地說:「因為我全都忘了,一點線索都難以尋查。所以我想今天就來好好問問你。」他這話聽來帶著些乾脆,相當符合岩泉的風格。
  「雖然都忘記了,卻不知怎的想起一堆高中以前的事。發生在你身上的蠢事啊、拉著我陪你一起做的蠢事、還有自己惹出來的蠢事……」
  「最好都是蠢事啦!」及川越聽越覺得詭異,打斷岩泉繼續說下去:「難道就沒有其他好事讓你印象深刻嗎?比如局點時傳給你的關鍵一球什麼的……」
  「太多了,記了也沒用,根本不知道是哪一場。倒不如果說輸掉的比賽還比較深刻。」
  「那種東西就算了吧,當年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可是和我在同一個隊上。」
  「現在還會不喜歡嗎?」
  「嗯?倒是不會……」畢竟是要同心協力的隊友,再說他早已不幼稚到把過往恩怨強加於人,對於牛島的厭惡,就僅止於那人老是阻斷自己的全國大賽名額,不甘心罷了。這些事其實很久之前就和岩泉說過,在進入國家隊和牛島打同一個隊伍時聊過,看來他是不記得。
  「是嗎……」岩泉隨意結束這個話題,回到他昨晚想起許多學生時期記憶的事:「雖然常常覺得你很蠢,打球的時候卻又認真到一個不行。」岩泉再次憶起及川那無數次的排球練習與比賽,全神貫注的模樣不禁令他勾起淺淺的微笑:「我真心覺得,那樣的及川徹,真的很帥。」
  聽著岩泉的稱讚以及真心實意的淺淡笑顏,及川也忍不住上揚了嘴角。過去那些和岩泉相處的尷尬彷彿就這麼煙消雲散似的。
  那是一個難以形容的感覺,看著岩泉的眼睛,及川認為他們彼此似乎達成了什麼共識。
  他老是這樣,不知不覺地被岩泉牽著鼻子走,但並不大想鬆開。
  「認真的男人最帥,是嗎?」
  「總比屌兒啷噹要強得多。」
  「可是太正經就不像我了呀。」
  「……也是,你就是這麼蠢才符合得了及川徹這個名號。」
  「別講得我這個人的名字和蠢蛋是劃上等號,到底在你心目中我有多糟糕?」
  「你問這問題……我還不知道要用什麼單位來形容……」
  「不要認真去想這個問題!」
  拌嘴完了,暫時想不到還有什麼話題可以來吵吵。兩人互相凝視著對方的眼睛,及川望著那堅定帶著溫柔的眼神漸漸靠近自己。岩泉感覺氣氛正是時候,緩緩撐起身子,虛弱的身體輕輕投向及川的肩窩。
  及川有點訝異又不大意外,難以想像局面會進展到現在這個模樣,而且是如此快速。
  「吶……小岩,剛剛那個,是告白嗎?」
  「嗯,是啊。」
  「你現在,真的喜歡我嗎?」
  「聽起來沒那個意思嗎?」
  「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確認。」
  怎麼說他也是昨天才向岩泉把所有事情表明,這麼快就結論出來,還是他想要的回應,不免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或者岩泉壓根沒有好好想清楚。
  「……你還記得,有一次我睡在你家嗎?」
  「我說……是幾百次中的哪一次啊?」
  「你偷親我的那一次。」
  「……!」聽見岩泉這麼清楚的敘述,及川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喂,你這傢伙,該不會早就偷親我不知道幾百回去了吧?」
  「當然不是,我哪有這麼大的膽子。」及川開始回想,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做過這種事。「高二的時候嗎?」啊……好像真的有那麼點印象,而且隔天還感冒,小岩搶了我整晚的棉被。
  昨晚想起許多回憶的岩泉,恰好翻到了這一頁微小的筆記。在他睡得半熟的的時候,臉上突然傳來溫暖的觸感和熱氣,半模糊地睜開眼後,閉著雙眼的及川,輕輕地吻著自己的鼻尖。那瞬間所有睡意都被親醒了。
  及川並沒有立即移開他的雙唇,而是在上頭觸著好幾秒,對於剛被驚醒的岩泉,彷彿不只幾分鐘那麼久。
  可他沒有連忙撇開及川,而是再度閉上了眼,靜靜感受寒天裡有些乾裂的雙唇,落在鼻上柔軟。
  岩泉並沒有太過追究為什麼當時的他沒有馬上推開及川,這件事就這麼擱著了,他不曉得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才讓及川延長那個親吻。
  如果說,及川早早發覺自己喜歡上岩泉的事實,那麼藉由這件小意外,岩泉是不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及川卻不自知呢?
喜歡這份心情,會隨著喪失記憶而消去嗎?
  岩泉問自個兒的問題無法解答。
  「之所以沒有推開你,大概是因為並不討厭你親我吧。」
  岩泉想在有限的線索裡找出能夠說服及川的理由。
  「那也只是『大概』而已,不是嗎?」
  說服及川,他是真的喜歡。
  以及說服自己,為什麼會對現在的及川如此動心。
  岩泉退出及川的肩膀,伸手捉住他的衣領,拉過來便往嘴上靠去。
  這和方才所提起的,輕吻鼻尖那樣青澀完全不一般的深吻。岩泉一口咬住及川的下唇,這一親,像是把及川積忍已久的熱情點燃似地,立即回應岩泉突然其來的親吻,馬上濕潤了四唇,許久未觸的甜蜜讓及川嚐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悅。
  及川順著朝岩泉嘴裡進攻的力道,輕緩地將岩泉壓回床上,溫柔而不粗暴,整個人由原本的坐姿轉為跪趴於岩泉身上。
  這吻就和當初及川仍在單戀著岩泉時的心情十分相像,得來不易顯得極為珍貴,他沒想到和岩泉分手後,還能再次在這個人的唇上留下自己的記號。
  相較於及川的熟練,岩泉像是第一次和及川親吻,笨拙地只能讓對方主導所有動作,不論是被吸允的舌頭、舔拭著的壁緣,早已被及川摸透。
  岩泉仍不甚習慣及川呼吸的熱氣太過親密貼近於他的臉上,那種緊張、害羞卻又十分享受的心情令他有些陌生。 
  可是岩泉並沒有太忘我,在及川還未打算放棄熱吻時推開了他。「笨蛋,我還在感冒。」
  要是以前,及川肯定會說:「沒關係,我抵抗力很好。」之類的話繼續他的親吻,眼前的及川沒有這麼做,只是輕輕親了岩泉臉頰,俯下身抱緊他。
  岩泉已經不曉得他所感到的炙熱,是因感冒而升高的體溫,還是不由得及川自己控制的亢奮,像是連他的脈搏跳動都能清楚感受。
  及川和他印象中的不大相同,少了一些無理取鬧,多了幾分成熟穩重,儘管失去記憶讓他彷彿錯過了許多及川成長過程中的蛻變,但這個人怎麼樣都不會離開自己,也就夠了吧。
  及川抬起頭,和親吻時的距離比起來是稍遠一點,但更能將對方臉上所有細節看的一清二楚,岩泉有些不習慣,愣愣地讓及川撫著自己的臉龐,長著繭的手指在頰上摩擦著,這麼多年來只有這個沒什麼變化。
  他看著及川已歷過些滄桑的臉孔,和中學時的稚嫩截然不同,讓岩泉更是感到光陰流逝永遠不及追趕,一個不小心又錯過些什麼,也來不及後悔。
  失去過一次的東西,能夠再次回到手上,是受到上天何等的眷顧?
  對兩人而言都是如此。
  及川仍舊忍不住在岩泉唇上偷個香,寵溺的微笑有別於過去幾個月的勉強,也讓岩泉感到暖心許多。或許只有這個人的笑容才能讓他如此動心吧,會喜歡上他的自己也是無可救藥的,岩泉這麼想。
  「及川……」他不知道這麼多年來是否有對及川說過,但如果還是和以往沒什麼兩樣的話,這場意外就發生的毫無意義了。「我也是……很喜歡你……」這次輪到岩泉按耐不住,按下及川的後腦勺,只想再好好感受,自及川唇舌間滿溢出來的情熱。
噢,寫超久的哦哈哈。(笑屁)
老實說這篇寫完有一段時間了,不過基於仍在準備考試的關係並沒有隨意PO出來,整篇及岩都在考試的煎熬中度過呢。(倒)
最後還是想補充一下,這裡的及岩大概就是出了社會後面臨各種現實壓力,以及長期相處但漸漸失去愛情裡的一些情調一些浪漫,當然少不了逐日增加的爭執,認為對彼此的感情已經消磨殆盡,沒有情愛可言。但當及川聽到小岩出了意外時,仍是第一個衝到醫院,從那時候起也漸漸發覺,雖然原本因為感情出了縫隙而變得想逃避對方,但終究還是希望小岩可以一直待在自己身邊。
當初想寫及岩失憶梗是因為聽了正紅的小幸運,歌詞看著讓我想到這對青梅竹馬:
愛上你的時候 還不懂感情
離別了 才覺得刻骨銘心
為什麼沒有發現 遇見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這一段給我了整篇文章的起頭,想把這種感覺寫出來。
雖然整篇文章拖了很長的時間,但每每回來準備更新時又看到新的留言新的點閱,都會非常開心非常感動,也成了繼續寫下去的動力。真的非常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及岩  #及川  #岩泉  #排球少年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