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16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岩泉一
睡眠品質變差是這幾個月以來發現的,畢竟已經不是只要把心力放在課業和社團就好了的學生身分,或多或少的壓力造成這樣的情形,並沒有太放在心上。但是今晚會在凌晨三點這種不早不晚的時間醒來,什麼原因大致上都心裡有數了。
看見床一旁的位置是空著的,滿不習慣地下了床,一眼可透盡的臥室沒有及川的身影,打開房門,正對面的沙發上,及川那稱得上高大的體型突兀地橫躺在上頭,寒夜裡穿著厚外套再覆上件冬被,但仍舊嫌些單薄的樣子。
我小心翼翼地注意著腳步聲,不足以大到可以讓及川醒來的分貝,非常緩慢地走到及川身前,即使多了遮住月光的陰影也不足以令他發覺。我輕輕蹲下身並坐著,盤起腿來,靜靜看著忘了到底多久沒瞧過的睡顏。
中學的及川每天上學前都一定要抓頭髮,第一次看見他精心造型過自己的模樣,我還相當不屑地說:「就算你再怎麼打扮自己,惡質的個性沒改還是不會有女生喜歡。」當然那是對他有深刻了解的我才能說出口的話,事實證明,即使及川沒有抓頭髮,光憑那張爸媽生給他的臉蛋就夠吸引人。然後他就開始養成抓髮的習慣,因為常常使用髮蠟的關係,其實他的髮質不是很好,比我還糟。
我摸著及川的髮梢,也不是我想像中那樣的粗糙質感。說起來這些日子他並沒有每天抓頭髮,髮質會變好也是理所當然的吧。他偏淡的髮色就和他的眼睛一樣,有著明顯的琥珀瞳,雖然現在是緊閉雙眼的狀態,還是能夠清楚記得。
這傢伙非常在意外表,長了顆青春痘就像砲彈打到自己家一樣驚慌失措,明明知道那是怎麼樣都無法避免也沒辦法立刻解決的事情,還是喜歡在我耳邊大呼小叫,有一次我真的被他弄煩,叫他乾脆不要去學校算了。當然他還是乖乖上課,然後纏著我道歉,說以後不會再這樣。
儘管很在意外表,但我相信和排球比起來,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一點都不算什麼。及川的髮型流汗後就會開始塌下來,但他從來沒在這種時後在意無關排球的頭髮,專心一意的模樣,大概也只有打排球時才看得到吧。
我很喜歡看他打排球的樣子。
只有那時後的及川,會露出其他場合不曾出現的認真和嚴肅,我想如果及川平常就這麼正經,一定會更受歡迎吧,那就不單單只是表面的帥氣可以形容的。我打從心裡覺得那樣的及川真的很帥。
不過比起不苟言笑的他,或許滿臉輕挑的及川更好一些,沉重的氛圍不適合出現在他身上。比如現在。
我再次仔細觀察他臉上的細紋和更加成熟的面容,這幾個月來已經適應不少,不過還是有那麼一點點不自在。說起來偶爾照照鏡子時,我也會懷疑這個看起來幾分老成的人真的是我嗎。
側身熟睡的及川,每道呼吸都深沉地吸吐著,彷彿呼應著他隨著歲月累積下來的穩重。前不久我仍把他當作是個不甚成熟的男人,但他的行為一再再打破我的既有印象。
像這樣細細地思考著有關這個人的事,大概這麼多年來我都沒這樣過吧。比連體嬰還要稱職的我們,早就覺得對方不會離開自己身邊,是嗎?
如果車禍當時,我所忘掉的不只是有關這段感情,而是把及川整個人忘掉,那,我的生命裡,還剩下什麼呢?
見他睡得相當熟,我稍微大膽一點輕握那露在被外的右手。及川側睡向來是由左半身在下方,這習慣出自於為了保護他的慣用手。在手掌上四處摸索著,重新認識他這雙從來就不細緻的雙手,那和攻擊沒兩樣的發球導致手指的皮膚些微裂開,這樣熟悉的觸感我曾經也有過,但現在我的手比及川還要細嫩許多,畢竟已經不怎麼打球了。
沒有任何反應,我索性將手指鑽過他四個指縫,像蚯蚓鑽土一樣緩慢而行,直到兩手能夠相扣的地步,才又輕輕地握住整個手掌,感受在低溫裡而凍著的皮膚,因為我的關係使得冰冷的手掌漸漸染上從我這遞過去的溫度。我把整個頭埋入及川隔著外套和棉被的肩膀,好像這麼做也能感受從他那邊傳過來的體溫。
只要有他在身邊,就像吃了定心丸似的,就算世界末日也沒關係。至少到最後都不會是一個人。及川對我來說是這樣的存在。
雖然及川的自白裡帶著許許多多的歉意,但我不認為一段感情裡只有單方面的錯誤,某種程度上我一定也對他做出了傷害。比起他的道歉,我更無法忍受的是,藉著失憶而順勢避開這些問題的我。但要說我造成的是什麼樣的錯,就連一點點都沒辦法從腦袋裡挖出來,因為被強烈的衝擊力到撞出腦子外頭了。
不過要是那些東西一直沒有忘過的話,我和及川有辦法像現在這樣,和平地住在同一間屋子嗎?
喜歡這種心情,會隨著喪失記憶而消去嗎?
我所在意的,或許並非震驚於曾經有過的一段感情,而是那令人無力的一無所知。
「要說對不起的……應該也不是只有你一個吧。」
一點點,什麼都好,讓我想起點什麼吧。
糟糕,要開學了。
我還沒寫完啊!!!!!!!!
#排球少年  #岩泉  #及川  #及岩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