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15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及川徹
我忘了是什麼時候的事,第一次和小岩在這裡大吵一架,然後他很生氣地朝我身上丟來枕頭,叫我滾到客廳去。從此以後只要發生當晚無法解決的爭執,我就是睡沙發的角色。
只是,今天我們沒有吵架,對彼此沒有任何不滿,小岩更沒有氣呼呼地要我滾出房間,但這種情況下睡同張床就真的太不會看氣氛了,應該說明明從一開始就不應該這樣。
並不是說沙發很不舒服,但畢竟這原本就不是為了睡覺而設計的家具,躺慣了床加上心事重重,實在難以入睡。
我覺得自己幾乎精疲力盡,一整天下來的疲憊照理來說會加深睡意,可現在的我意識清楚的很,凝視著黃白色路燈散射進屋的天花板,心情寧靜又帶些沉重地想著所有和小岩有關的事。大部份早就遺忘、卻總能慢慢想起的童年,還有到現在仍記憶猶新的中學,以及彷彿沒多久以前,大學還未畢業的時後。
因為我們一直都是在一起,不管哪個階段的成長過程都有小岩的存在,縱使今天只不過是單純地回憶年少往事,也沒有不和小岩連結的影像。
老實說,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愛慕他,或者說,在我喜歡上小岩的那個瞬間,大概不懂愛為何物吧。然而心智隨著聲理逐漸長大,我對自己所抱有的、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喜歡,感到害怕。
為什麼是他呢?為什麼是小岩呢?
當時的我就連自己也無法接受。接受自己喜歡的對象是同性男孩。但我也很清楚這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記得我第一次看色情影片的時後,找的是零號類型和小岩一樣的GAY片。我開始想對小岩,做和影片裡一樣的事。接吻、擁抱、交合、讓彼此在情感的圍繞裡得到身體上加倍的快感,近距離看著他失魂的性感表情。幾乎覺得自己像個社會新聞事件裡的變態,但這明明只要是青春期的男生都會經歷的行為,只因為我所想像的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同性朋友。
我心中的罪惡感和對小岩情感濃厚成正比,越是喜歡他,越覺得沒辦法原諒自己。可又不知道在抱著什麼樣的希望與期待,偶爾故做親暱和小岩有肢體上的接觸,但以我們之間的熟稔,他也只是當做朋友間正常的交流,不以為意。那樣的誤會常使我一邊鬆口氣又一邊失望著。
直到我的異性緣在上了高中後有明顯的人氣,才開始在女孩子們裡尋著中意的外型。只要外表喜歡,就會想要繼續深入吧?我是這樣想的,但那種喜歡,和小岩的比起來,似乎並不一樣。只是更偏向於欣賞某個人而已。
雖然努力嚐試了和女性交往,沒多久時間便發現,果然不是小岩就不行吶。這些女孩子再可愛再有內涵,或者對哪些男性有多少好感,只要一天離不開小岩,就不可能停止喜歡這個人。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喜歡小岩的自己。
我知道要是纏著他不放,總有一天會耽誤了他。
可是要寬心放下這麼多年的喜歡,就憑我這麼自私的個性,辦不到。
而那天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被他無心的幾句話刺激,隱藏多年的心意在連自己都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吐露而出,那一刻全世界都繞著小岩產生巨大變化。不曉得接下來會怎麼樣,但多半會拒絕吧?我是那樣想的。
我故昨若無其事,與小岩和往常那樣相處著,不過心裡的疙瘩難以忽視,小岩那不自覺地想迴避的態度雖然盡力隱藏,但依我對他的了解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我想沒有表態也看得出來,這張好人卡是發了過來沒錯。
可是我又覺得,沒有得到回應,都不算真正的答案。儘管這只是和安慰沒兩樣的想法,至少這樣催眠自己會過的舒服點。所以繼續等待著微乎其為的可能性。
直到小岩用了迂迴的的字句表態或許連他也不大篤定的心意,覺得就像是缺氧的蠟燭一瞬間得到了氧氣,那根殘燭再度燃燒,頓時照亮了周圍的黑暗。
這是在作夢嗎?
只能這樣想著。
對於接下去的學校,沒有第二個選擇,我們都想繼續在排球上努力最後一回,雖然從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或許是因為高中三年的遺憾,使得這樣的念頭更加堅定。但必須漸漸地顧慮現實層面,倒也沒有和以往那樣純粹熱血、專心一意地追求著勝利,有時更像是為了排解壓力而從事的活動。對小岩來說更多是如此,他大概比我還要考慮許多排球以外的事,我沒辦法像他一樣,因為我有更大的野心。
在我仍舊搖擺不定的時後,小岩對我這麼說了:
「想做什麼就去做,一直以來不都是這樣嗎?難得有機會就該好好把握,至少連著我的那份夢想一起努力達成,不管怎麼樣我都可以當你的後盾,知道嗎?」
雖然他說過天份不及人之類的話,但這麼多年的排球經驗告訴我,小岩絕對不弱。
可是說到國家級別,並非在國內賽事上小有名氣就能辦得到的,付出一切心力還不見得達得到的境界。我看過比我更有天份的選手,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天才,儘管渴望那樣的名號卻也有著一份退縮。
是小岩在我退卻的時候推了一把,才能夠讓我站上名為國際的舞台。
小岩就如同當初所講的一樣,成為強而有力的後盾,身為教師兼教練的小岩開始懂得用不同角度來看待選手,即使沒有繼續打排球,這方面仍給予我許多幫助。而現實社會的層面也由他一肩扛起。
那就是我們開始分裂的契機吧。
衷於排球的我可以盡全力想著如何更上一層,小岩早已經是背著負擔的社會人士,這點,我們倆的心境上就產生差距,有時我覺得小岩所煩惱的事情,就算我再怎麼體諒也無法分擔。
其實打從一開始他可以不用到都是來過著擁擠的生活,我知道他比較傾向單純而漸慢的的步調。
那是快畢業時後的事情,早在大學時我就在國訓中心進行訓練。那段時間很少和朋友見面,當然包括小岩。
某天在電話裡聊天時,無心說了一句,要是畢業之後能跟小岩一起住就好了。雖然他老說這是他自己考量過才做的決定,但我想跟那時脫不了多少關係。
其實我利用了他那處處替人著想的溫柔來滿足自己,那句話也不全然無心而起,該說是撒嬌嗎?我的確希望著可以和小岩一起過上同居生活。但當然這一切也沒有我所想像那樣美好,而小岩則是順應了我的要求,裝做若無其事的模樣撐著。
往後的壓力也造就了他脾氣變得暴躁,因為無法排解所以漸漸往我身上發洩。我知道那也並非他所願,只是情緒上需要一個出口,但不甚理智的我慢慢地隨之起舞,對於小岩的這個樣子也感到頭痛。而無奈的是,我完全不曉得怎麼幫助他。
我們之間的氣氛變得僵硬,我得承認到後來我選擇了逃避的方式,假日在國訓中心練習的時間變多了,除了星期天,那裡不愁沒有人在。至於週休二日的小岩在做什麼,多半不是出門運動就是把家裡的雜事處理乾淨。為什麼不乾脆和他一起出門嗎?聊起天來最後多半會吵架,我們的話題好像越來越少,逐漸地只能圍繞在柴米油鹽之類的,畢竟小岩不打排球了,頂多是把排球部學生的問題和我討論而已。
雖然早在接觸排球前就和小岩一起成長,但我發現,其實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排球裡和小岩相處,我想,排球說不定是我和小岩之間都媒介什麼的。沒有了排球,搞得我們之間一點連結也沒有。
不過這幾個月以來,消除過記憶的小岩並沒有造成這樣的困擾,在他的印象裡我大概只是偶爾鬧點無聊彆扭的及川吧。
我想吵架的導火線本身就依附在戀人這個身分上。
要是沒有告白的話,現在的我們仍然只是普通朋友的關係,更別說他會陪著我離鄉背井來到擁擠的都市,搞不好都娶了老婆生了小孩,偶爾想到我再打個電話聊聊而已。
單單一句「我喜歡你」,能夠改變一個未來。
這不就是我所做的選擇嗎?
要是當時忍著不說,以後面對更多的人事物,一定也會有能夠讓我將心力從小岩身上別開的東西在,可能會有其他讓我喜歡上的人,並且比小岩更加重視。
而當我想著這些曾經有可能成為的未來,小岩高三時、比現在更加青澀活力的模樣居然愈加清晰弟出現於腦海中。
「……你怎麼知道人家對你沒意思呢?總是要試試看才知道嘛,就算失敗了也不會世界末日啊,不是還有我嗎?」
那仍然可以清清楚楚地聽見的聲音。
懷著一絲絲「小岩會不會對我有意思呢」的希望表白。身為高中生的我只期望能夠談一場我所希望的戀愛,只覺得一場愛情裡面有的盡是甜蜜。在與現實層面連結的時後,單純的甜膩加入了許多令人討厭的味道,混和成一股說不出來的滋味。
但即使如此,一開始舌尖接觸到的記憶到現在依舊記得,只要嚐到一點點就非常滿足的心情。諷刺的是那種事情過去幾年間被我忘的一乾二淨。
就像我也是個曾經失憶過的人。
終於更新啦。
之前一直準備考試,把文章擱置了這麼久,希望能趕快寫完(倒)。
隔了這麼久回來更新,又看到了幾則新留言。每次看到這些留言,那種喜悅真的沒辦法形容,並且全部變成我寫文的動力。
好謝謝你們,還有把文章看到這裡的大家。真的很謝謝你們。
#排球少年  #及岩  #及川  #岩泉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