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11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嗯?及川解散完就趕緊走了,沒告訴你嗎?」花卷同時疑惑著為何岩泉最近無法掌握及川的行蹤,於是順道問:「你們吵架了嗎?」他這一問,把其於在休息室裡尚未離開的社員都吸引過來。不過其實也剩沒幾個人,只有兩個三年級之外和北一上來的國見與金田一。
「……我也想這麼問很久了。」從國中開始就看著兩人要好到現在的國見忍不住說著。雖然平時吵吵鬧鬧,但沒見過這兩人有真正吵過架。
「呃、不,沒有……」他們是沒有吵架,不過現在這麼說恐怕沒幾個人相信吧。但又不能向他們講出真正原因。真是麻煩。
「少騙人了,從年初到年尾像強力膠一樣,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吧?」松川毫不客氣地指出,怎麼說人的好奇心總想要滿足,加上此次的情形明顯地用眼睛看就看得出異常,教人故作無視也挺難過的。
兩個三年級像是排演過地接著話,花卷又接著問:「難不成是及川那傢伙重色輕友的關係嗎?」
及川交女朋友的事並沒有刻意隱藏,不過針對這個可能性,岩泉立即反駁:「怎麼可能,他們才剛分……」
「那個……及川學長這幾天都是和一個女生一起回家,那應該是他女朋友吧?」
「他?兩個禮拜前才說已經分手的啊。」在金田一平淡地陳述了他這禮拜所看見的情景。
岩泉似乎有那麼一瞬間,希望他只是單純的看錯。只可惜這機率似乎不大。
「高中生常常這樣嘛,分了又合合了又分,我身邊的朋友很多都這樣。」松川或許只是想要讓岩泉用不著想太多才補充這句話。而花卷帶點玩笑成分地安慰岩泉:「安啦,幾個禮拜後熱戀情過了就會開始厭倦,岩泉你要是太寂寞的話就找我們一起打打球逛逛街吧。」
「……誰會寂寞,倒不如說少了那個煩躁的傢伙耳根子清淨多了。」
「別逞強了啦----小岩----」
「不准那樣叫我!」
對學長向來敬重的國見和金田一並沒有加入吵鬧的行列,只是在一旁安竟換著衣服並聽著三年級你一言我一語爭吵當作背景音效,才稍微習慣沒有及川的休息室。
「及川學長在的時候,休息室永遠都是這麼吵的呢。」不曉得國見是不是說給金田一,還是自言自語,總之被對方聽見,自然交談了起來:「哈哈,你的意思是說及川學長真的很吵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嗯?不然呢?」
「……沒事。」
※※※
岩泉開始覺得自己不像自己。
其實只要鼓起勇氣、閒聊中漫不經心的一句:「聽說你們又復合啦?」就可以得到及川的回答。可現在的他辦不到。
說起來,及川的告白明明都還沒有回覆,如果復合的事情是真的,那傢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跟A告白卻跑去跟B交往,以旁觀者的論點來說根本就太奇怪了!所以說他在搞什麼鬼!
除了上下學的時間,偶爾下課時及川之前交的女朋友會來找他,這時及川會婉拒微在他週遭女孩的交談,選擇和岩泉認知中是前女友的女生單獨交談,有說有笑的,完全不像是分過手的前任情人,松川所說的不得不讓岩泉相信,這兩人的確是回復成了男女朋友的關係。
也許他應該為此而鬆一口氣,這就代表他不並太擔心假如拒絕及川他們之間的關係要以什麼樣的形式修復,不過現在的前提是他連自己的意思都還沒表明,對方就已經做出其他動作,讓岩泉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知道自己不應該也沒有資格去干涉及川的交往,而看似沒什麼問題卻時時刻刻讓岩泉小心翼翼著萬一和及川之間講錯什麼話不小心讓彼此的氣氛弄糟,因此現在的岩泉面隊及川時的應對顯得幾分不自在。
因為放學時間似乎讓給了他傳聞復合的女友,岩泉這陣子不是自己回家就是和其他松川花卷他們一起走到岔路,接著獨自回到住處。
大概已經習慣了不論什麼事都有及川在旁邊嚷嚷,就算傷心難過或者冷戰吵架,也必須由兩人一同或其中一方引發導火線。
一個人在夜晚的街道上,萬籟有聲,這般寂靜真不是岩泉所習慣的。
總會有個人值得令及川而離開岩泉,這點他是明白的。畢竟再怎麼樣朋友最多只能是人生某個階段過程,能過和及川走過一生的不是朋友,他是知道的。
但在親身體會有什麼人能夠讓那傢伙棄他而去,岩泉才發現其實自己也沒那麼豁達。
這才發現,原來那人在他的世界裡有著這等份量。愈是理所當然的事物才愈是重要,託及川的福他似乎理解到這層意義。岩泉深吸了口氣,這幾天光是為了他就不知煩了多少遍,心情整個只有鬱悶。還是稍微放空一下,讓腦袋休息,回家吃個飯洗個熱水澡,躺在床上的岩泉頓時覺得身體輕鬆了些。
清洗過後的舒爽感以及一天的勞累很快地便帶給他些許睡意,卻在視線模糊之際響過床頭櫃的震動,是他手機。岩泉懶懶地接過,見著上頭的來電者顯示,猶豫了片刻。
及川徹。
這種時候打電話過來要做什麼呢?告白的事嗎?對了對了,我也該好好回覆他,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只是,要怎麼說呢?
……啊啊,那小子當初在告白的時後到底鼓了多大的勇氣啊,我猜比賽的時候都沒這樣的緊張和決心。
手機震動良久,直到語音信箱前對方都不會主動切斷,從這點來看及川是個頗富耐心的人。岩泉按下了通話鍵,心跳因緊張而加速跳動可明顯感覺。「喂。」
「小岩,明天來去買鞋子吧。」
「噢,好啊,是說拖到現在才要買?」
「鞋底破了個洞,今天才發現,難怪最近穿起來都怪怪的。」
「早該買新的了,那雙都破得像是你們家窮得買不起新鞋似。」
「我本來想撐到畢業的……算了,反正又不是以後都不打排球。」
最主要的事已經辦妥,通常這時他們會莫名其妙地扯出一堆有的沒的話題繼續下去,直到超過就寢時間才會拖拖拉拉地停止,然而現在要說有什麼可以哈拉的東西,兩人完全想不到。
「那……先這樣囉,晚安。」及川本來就受不了這種尷尬的場面,打算趕緊做個結束。「及川。」當然若岩泉希望能先別停止這通電話,就算徹夜長談他都不會有意見吧。
因為這個人在他心中早已是如此重要,值得為他屈伸。
「怎麼了?」 
事到如今,岩泉仍猶豫著到底該不該在這種時後把事情講清楚,或者再過個幾天,把想法整理好再好好告訴及川。
不過總覺得,這種東西好像越理越亂,至少這兩個禮拜他的狀況確實如此。
「那個……就是……」
岩泉從來沒有向誰表白過,如果告白就是這麼一回事的話,那他或許可以稍稍理解,及川對他的喜歡,為什麼要隱藏這麼久仍不能表明。如同被巫女下了魔法而失聲的人魚公主,被一股無名之力損壞的喉嚨無法震動。
話筒那一頭的聲音間隔許久,及川忍不住說道:「小岩,你是女孩子嗎?這麼婆婆媽媽的,一點都不像你耶。」
「你給我閉嘴!我好不容易培養的情緒都被你破壞了!渾蛋!」
「兇什麼兇啊!我只不過是說講話吞吞吐吐的不像你的風格而已!」
「反正你就關上嘴巴聽我說話就對了!聒噪川!」
「不要取綽號啦!」
儘管如此,岩泉的緊張並沒有因為及川而完全煙消雲散,幸好及川沒辦法看到他持著電話的手輕微顫抖。
「你……和前女友復合了嗎?」
原本還有些輕鬆的氣氛,僅僅因第三者的介入轉為凝重。
「……為什麼這麼問呢?」及川的口吻也不與方才那樣的輕挑,溫度下降過的嗓音,偶爾會讓岩泉有幾分不自在。那感覺像是岩泉做錯了什麼事,而這個話題是他不該提及的。
為什麼這麼問呢?
為什麼你會這麼問我呢?
「你不是說,你喜歡我嗎?」
當岩泉親口講出那兩個字時,及川不由得吞了口水。被對方強調了這樣的事實,他實在不曉得該拿什麼臉面對岩泉。及川難以開口,果斷明確地說,是。
「及川?」見及川遲遲沒有回答,岩泉再次問道:「你喜歡我嗎?」
啊啊真是的,為什麼光是聽到小岩說喜歡兩個字,心臟就不由得一陣緊縮。「小岩,現在問這個有什麼意義嗎?」
「幹嘛,不能問嗎?」
「那種明明已經知道的事情……」
「但你現在的行為完全不像啊!」
可以在幾句話之內完結的話題卻一拖再拖,岩泉似乎也沒什麼耐心繼續耗下去。更切確地來說對於及川這般逃避問題的態度令他感到焦躁。
「告白了之後又擅自和前女友復合,這是哪招?我行我素也不是這樣吧!」
他只是想知道,那個在他面前應是毫無保留的及川,究竟在想什麼。
及川這次倒是沒有隨之起舞,而那份冷靜是否刻意壓制出來,至少從聲音上聽起來並非如此。
「……小岩,就算我和前女友復合了,應該也影響不到你吧。」
在他說出如同撇清關係的言論時,岩泉很意外自己竟然只能悶悶地閉著嘴。
確實及川和誰有過節,頂多就是送一個情緒化的煩人傢伙給他處理罷了,而那也只是短暫地鬧劇,他早就習慣了。
「對於告白的事,我很抱歉。那一定讓你覺得很困擾吧。」接著及川的思緒不曉得是怎麼跳躍的,但岩泉明白,或許不管表白與否,他都認為這都是無法結果的感情吧。「其實女孩子也不是不行啦,而且我也不是哪種死纏爛打的類型,我會看場面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
「什麼說什麼?小岩你才讓人摸不著頭緒吧?」
「一定要這樣拖拖拉拉的才行嗎?把話一次說清楚有這麼難?」
「拖拖拉拉的是你才對吧!」
岩泉被這一吼給愣住了。
若要舉出及川曾經抓狂過的例子,他實在想也想不出來,那這或許是第一次了。
「我、我知道我那麼做確實很突然,但就這件事來說,也只不過就是和喜歡的人告白而已啊!」
「接受也好拒絕也罷,我已經做好準備,現在就等你給我一個痛快而已,好讓我可以徹底死心----」 
「直接說你沒辦法喜歡我,這不是更快嗎!不要讓我抱著微乎其微的希望!」
一連串地將累積已久的心聲一口氣道出,幾乎沒有間斷,於是在他結束了表達後,只能大口喘氣並等著無法預測的岩泉接下來又將會如何回應。同時心中蔓延而出對岩泉如此失禮的罪惡感。
他只要岩泉告訴他清楚的想法,那剩下的就沒什麼好糾結了。
那細繩懸著的心該剪掉還是收回,需要由岩泉來決定。
岩泉頓時間難以回應。的確這一切就像及川說的那樣,並不是一個太過繁複而困難的問題。
「……今天……金田一說,你最近都和一個女孩子一起回家。」
但感情這種東西本身就是複雜的啊。
「我只知道,聽到這件事時,心情變得有點糟。」
「也許是和你相處久了也說不定所以不習慣,但是,我覺得我已經沒辦法想像你和其他人比我更要好的樣子。」
「要不是你告白,我大概沒辦法注意到這樣的事吧。」
儘管想要用言語將心中那份不安貼近形容出來,腦子裡掃過的字詞仍沒有任何一個能確切描述。
因為太過於複雜,所以才用喜歡兩個字來傾出嗎?
「小岩……?」
「----我不喜歡有其他人比我更親近你……」忍不住的哽咽讓岩泉好想找個洞埋進去。
其實就連岩泉都沒辦法掌握自己的思緒,但他所說的這些,大概是絞盡腦汁後能想得出最接近自身心情的言詞了吧。
靜默了一會兒,才聽到及川慢慢開口:「……小岩……我很認真地說,你真的沒有很聰明,可以不要用這麼迂迴的說法嗎?」
在對方給了不曉得是為了紓緩氣氛還是單純想耍耍嘴皮時,岩泉緊張不已的心情像是被大砲擊中過一樣瞬間消失,隔著手機給及川一個看不見的白眼,決定送上一句「我再也不理你了,智障川。」馬上切斷通話。
到底為什麼每次和那傢伙講正經事最後都會演變成開頑笑似地吵嘴,他聽不出來那句話下了我多大的決心嗎!混蛋!
當然有大部份的原由,是因為岩泉實在沒辦法像及川那樣斬釘截鐵。
他和及川認識太久的時間,把對方當成理所當然的存在,卻一直沒有重視並思考,對於這個人,自己是存著什麼樣的想法。
說起來從小到大岩泉也沒有談過戀愛的經驗,雖然曾經有過好感的對象,終究認為那只是比較合得來的同儕,確實沒怎麼想過這個問題。
他隨意將些微發燙的手機丟在床鋪一角,躺平身體讓自己得到放鬆。剛剛沒有太多的對話卻令岩泉感到心神緊繃。答應了及川要陪他出去買鞋子,真不知明天要怎麼面對。岩泉心想。
總之……憋得有些難過的心情似乎是得到了釋放,儘管腦袋裡還是滿滿地都是及川那張令人煩躁的臉,但不管怎麼樣都等明天再說吧。
#及岩  #及川  #岩泉  #排球少年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