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09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不懂,真的不懂,這種風流的花花公子怎麼每年都會收到這麼多愛慕巧克力?雖然不能肯定有多少是認真表達心意的數量,但光是看及川那副蠢樣就知道肯定全部都不當一回事吧?而且他明明就已經交女朋友了不是嗎?
岩泉看著及川炫耀性地將所有今日收到的巧克力像瀑布似地倒在社辦桌上,身為運動社團的男孩子要收到情人節巧克力並不難,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但像他這樣為數龐大的驚人場景大概也只有趁現在能好好瞧瞧。
岩泉不屑地說:「那群女的都是瞎了眼嗎……?」從初中開始這樣的景像屢見不鮮,但明明沒有任何女孩子收到答覆,為什麼還願意拼命地表白?真的覺得只要努力就會得到收穫嗎?只怕及川根本不領情。
「別這樣嘛小岩,這些都是人家的心意,不要浪費,把它吃個精光!等一下就有力氣練習了!」
這句話從及川口中說出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所謂的不要浪費,只是不想丟掉這麼多巧克力而已,並不等於珍惜那些女孩子的心意。既然如此就好好拒絕,不要一個勁地收下啊!
「才不要,既然收了人家的心意就自己想辦法處理。」岩泉邊換下制服邊說,雖然每次都這麼說,但最後總會在及川無數次的撒嬌式請求下妥協。反正就他吃了這些巧克力也只有自己人知道。
暫時把巧克力丟在社辦桌上,隨著時間將至的練習讓所有人都離開休息室,雖然平常的及川言行舉止都讓岩泉無時不想動拳頭,但遇上排球的及川彷彿發生了什麼化學變化似地正經,就這點來說,他是很可靠的。
如果二樓看臺沒有閒著沒事就跑來看及川打球的粉絲大概會更好吧。
「加油哦----及川同學!」
啊啊,這些人是都不用社團活動嗎?
及川笑著比了個OK的手勢,隨後被岩泉吼了聲,才連忙將注意力集中在即將吹哨的隊內練習賽。
其實對於女孩子在外圍替及川加油的場面早就習慣了,這傢伙從國中開始就因為外貌而受到關注,加上排球表現上的肯定就更加受歡迎,對女孩子來說,練體育的男生應該是最有魅力的吧?但或許及川因為太過專於排球上,才會意外地到現在只交了一個女朋友。那些總是在週遭替他打氣的愛慕者群到底有沒有被他放在眼裡就不得而知。
岩泉暫時下場休息,教練派了其他攻擊手上場。這兩人的默契好到不用說,但老是只讓他們倆練習搭檔,凡事有個萬一就糟了,因此教練也會不定時讓及川和其他攻擊手配合,大多時後下場休息的岩泉目光都在及川身上。
即便一開始出了些差錯,經幾次修正後看起來就像同場許久的隊友,這是觀察力入微的及川才辦得到的,在每一次短短幾秒鐘的判斷舉出最合適的球路。大部分時間全都是和及川一起在場上作戰,像這樣於一旁單方面觀看及川打球的機會算是難得,也只有這時候才有辦法體認到及川的排球實力有多令人驚艷,而背後付出遠比檯面上多出多少,也只有岩泉最清楚。
因為觸球限制的關係,這一球及川沒辦法再傳給任何人,只能靠自己進攻,幸好矢巾的對舉球技術也很熟練,託給及川的球並不難打。能夠打出和攻擊球無異的跳躍發球,證明及川的進攻也不是蓋的,真要說的話,他也算全能型的球員。一記極富破壞力的扣球打進對方球場,裁判吹哨的同時響起了場邊女同學的尖叫。
那一刻岩泉似乎也不得不承認,及川確實很帥氣。
「怎麼樣怎麼樣?今天的小徹徹依然很帥氣吧?」
「還是老樣子蠢得要死,小徹徹是什麼啊?」
即使已經習慣休息室的汗臭味,岩泉仍想趕快換完衣服離開一點都不通風的社辦,但在離開前及川要岩泉答應替他處理一些巧克力。而或許某種意義來說他真的寵壞了對方,拿了幾個自己中意的巧克力放進包包。反正對訓練來說巧克力是個不錯的補給品。
天色暗著,宮城的夜晚十分寒冷,已經習慣這氣候的兩人也免不了多加幾件衣物以免被寒風侵襲,及川圍著岩泉沒看過的圍巾,於是岩泉問道:「那是今年的情人節禮物?」
及川順著岩泉的目光看到圍巾,說:「沒有,是去年的聖誕節禮物。」
「難道她情人節也送巧克力?」岩泉所說的她,指是的是及川的女朋友。
「沒有。」及川淡淡說來:「她今年什麼都沒送。」在光線強度微弱的狀況下可以看見及川說話時吐出的霧氣。岩泉有些詫異說:「欸,她不是什麼節日都要送禮物嗎?怎麼這次的情人節作罷?」說著說著,岩泉想到了某個可能性,於是順便調侃一下及川:「我說你們該不會是又吵架了吧?」
關於這點,及川曾向岩泉抱怨過好幾次,及川的個性雖然很惡劣,但不會直白地說出自己的心情,整體來說其實容忍度還算高,脾氣也不差,而每一次的吵架挑起的通常是女方。
「……」見及川不語,岩泉便逕自說下去:「難道她又說了排球和我哪個比較重要嗎?」及川交了女朋友後對排球也沒有任何鬆懈,想當然身為一名運動選手,必須把大多數的時間獻給專業項目上,約會什麼的根本沒空。為了這種事吵架,可見他女朋友也不是多會為替及川著想的女孩子。
「沒有,她這次問的是,我和岩泉同學哪個比較重要。」及川的臉色變得沉重,被問到這樣的問題也許他真的不太開心。好兄弟和自己的女人相互比較根本是在為難人嘛,就像你媽和我掉進海裡你會救誰的爛問題差不多。
「哦,你說什麼?話說她沒事幹嘛問這種事?」
「最近一直問我放學後能不能一起回家,我說我都是和小岩一塊兒,沒辦法,所以就生氣地說了。」
「你就答應嘛,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 
「才不要,而且我家跟她家的路完全相反耶。」
「你的器量也太小了吧!」和訓練比起來多走那幾步路算會累到哪去嗎?
「不是這個問題啦!」及川辯論著。要是讓岩泉因此認為他如此小家子氣可就糟糕了,雖然認識這麼久他也應該知道及川個性的陰晴不定會何時發作。「當然是忍受到某種程度才會爆發,這只不過是個導火線而已。」
「做為一個男朋友你到底有多糟啊?」
「這……」鮮少時後及川能夠被岩泉光靠言語逼落狼狽,瞧他連話都接不下去。隨後又找了個重點銜接兩人之間的吵鬧:「總之,幾天前我們就分手了。」
「啊?這麼快!」沒記錯的話這兩人交往不過半年?「她終於受不了你的花心了嗎?」
「誰花心了啊小岩!而且從頭到尾就不是因為這個問題!」
及川說的也沒錯,他的風流基本上止僅限於表面,大概是因為受到大家歡迎會讓人擁有優越感才會造成他今日形象,不過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岩泉記不得確切的時間點了。
「好啦好啦,所以為什麼分啦?」不管怎麼說人的好奇心是需要填滿的,一向沒有聽聞八卦嗜好的岩泉也因為對象是及川耳打算深入些。
「就……認為我沒有喜歡過她……之類的,就提分手。」
那是因為你是個排球狂熱份子吧----岩泉心裡想著,中學生的感情就是這麼容易分裂,一點也不穩固。說到底也就只是雙方的不成熟罷了。
「你就真的答應了?」
「既然都說了,也只能答應了吧?」
「也是。」別人的感情世界做為外人不方便加評論,岩泉只說了女朋友以後再交就好了和更專心在排球上吧之類的話,畢竟這種事還是頭一遭,要怎麼安慰對方對岩泉來說也是個難題,不過及川也不是那麼脆弱的人,倒無須太擔心。「對了,所以那個問題你怎麼回答她?該不會是說我比較重要而惹人家生氣的吧?」
「不然幹嘛要分手?」及川一臉「你在問些什麼廢話」的表情像吐槽對方,岩泉無視而過。「還真沒想到你是個重朋友的人,我還以為你會見色忘友。」及川即使交了女朋友後也依然沒有割捨任何和岩泉相處的時間,女朋友那邊只是空閒時才會偶爾碰個面,感覺上這兩人似乎連個熱戀期都沒有。
「放心吧----就算我會見色忘友也不會忘了小岩的。」
「我該說謝謝嗎?比女朋友還重要是怎樣?」
「這是一種無法言語說盡的兄弟之情啦,小岩太不解風情了,不能因為我長得帥就排擠我啊。」
「你的帥只僅限於那張臉,這種東西我可羨慕不起來。」
「什麼!」
失戀的哀傷情緒一點都沒有在及川身上蔓延,反而像是這件事微不足道地連發生都沒有過,在彼此玩笑打鬧中岩泉甚至會忘記眼前的好友才剛失戀沒多久。
「其實,在跟她交往後,我更加確定了內心的某個疑惑。」和平常不一般的正經神情,岩泉張開雙耳細細聽來。「我一直有一個喜歡的人。」
「……那你幹嘛還跟她交往?」話說他從沒聽及川提過呢。
「因為……實在是很難開口啊,而且那個人看起來對我一點意思也沒有,所以才想說……乾脆就放棄吧。」及川撇頭看向他處繼續說道:「雖然交了女朋友,卻還是沒辦法忘記……或許她多多少少有察覺到我的心意沒有放在她身上,所以才決定分手。」
「經過這件事之後,我想……我大概真的很喜歡那個人,所以沒辦法再喜歡上其他人了。」
這麼多年來感覺第一次聽到及川內心深處的告白,這一刻連岩泉都差點以為這不是他所認識的及川。
「……你怎麼知道人家對你沒意思呢?總是要試試看才知道嘛,就算失敗了也不會世界末日啊,不是還有我嗎?」
「----不,失敗就了和世界末日沒什麼兩樣。」
「真是的,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消極啦?竟然有人可以這樣左右你的世界,真想看看她是什麼樣子。說起來你從來沒和我說這件事。」
論即此,及川的腳步驟然停止,發現對方停在後頭的岩泉也停了下來,轉頭不解地望著及川。「發什麼神經啊你,再不走就丟下你囉。」
「……我說小岩,遲鈍也不是這樣的吧……」
在岩泉想說出「你在講些什麼鬼話啊」的時後,他抬起頭,那張熟悉到不知何時產生過生理變化的臉龐用著岩泉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神色,明明沒有任何聲音卻彷彿說出了許多事情。
這時,岩泉才對及川的表白感到震驚。
從這裡開始進入過去篇章,請多多指教。
當然,這些事情小岩也都不記得了。
#及岩  #及川  #岩泉  #排球少年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