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08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岩泉一
  「沒有。」我看著及川帶點些微失措的表情答道。然後他好像輕輕地吐了口氣。
  「我覺得,我們大概沒辦法發展成那種關係。」一直以來我只有將水野老師當成同事而已,了不起就是比較合得來的朋友。但令我在意的,是當時腦海裡忽然冒出的及川的聲音,而我竟然無法把那當成一時的錯覺,該說那有可能是促使我拒絕水野老師的原因之一嗎?
  「說起來,我都沒有交過女朋友嗎?」都這個歲數,總該有過幾個交往對象,說不定曾經的戀人就在我失去的記憶裡。只是及川的回答讓我不禁想他是不是在整我。「沒有」
  「真的假的!」難道我身上有什麼因素讓女孩子避而遠之嗎?
  「真的,一個都沒有。」他揚起一抹微笑,但和平時的習慣性擺起的笑容不太一樣,太刻意的感覺。
  我受到了打擊。也就是說至今為止我還都只是處男吧?戀愛絕緣體嗎?如果剛才答應了水野老師就會是我第一個女朋友,噢不,她都求婚了,那就是老婆。
  洗過澡後,我坐到沙發上和及川一起看著他今天在國訓中心的練習賽影片,雖然和我沒什麼關係,只有身為選手的及川要從影片當中檢討他在球場上的表現。而我或許只是想從中好好欣賞,做為彌補再也無法親眼看見及川打球時模樣的遺憾。
  和以前比起來不論技術或判斷都精確許多,和記憶中那個高中生完全是不同等級,這麼多年下來他到底下了多少苦心在排球上呢?可惜這些事情我通通忘記了。對於及川打排球的記憶,在高中畢業後就一無所有。
  影片裡的他看起來是有幾分陌生,在他身旁的隊友全不是我熟悉的人,而國家隊分發的練習服顏色穿在他身上有那麼點突兀,對我來說青綠色的青城隊服是最適合他的吧。
  「大學之後……就沒再打了嗎?」這些年來只有看著那些高中生打球,說不定就連扣球的觸感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有哦,直到我去國家隊前都還繼續。」及川從影片中分了點心:「在那之前都是和小岩一起。」
  我將視線轉移到持續盯著電視機的及川臉上,他不帶任何表情說著,像是在描述著其他人的故事一樣。「我退出大學的球隊後,小岩還有繼續打。那個時候你常常抱怨繼位的舉球員舉不到理想的位置。」啊……好像有過這種事,坦白說及川的舉球真的很無可挑剔,不管攻擊手是誰都能將球舉到最適合對方的擊球點,要能做到像他那樣的除了不懈的努力外也得有相當天份才行吧,這點以前的學弟,影山就做得到。
  想起從前一塊而打著排球的回憶,不禁懷念起來。這又延伸到更久以前,我和及川很小時後的事。其實一開始我對排球一點興趣也沒有,是這傢伙在電視上看到人家打排球覺得很帥氣才拖著我一起,雖然經過多次拒絕,他卻一點心也不打算死,只好陪著他一起練習托球。
  我不知不覺用眼睛摸索起及川的五官來,十幾年前的孩子氣和中學時逐漸成熟的外型都還印像清晰,但什麼時後變成帶點老成的顏容,倒是有點連接不上。記得他快上初中的時後變得很在意外表,連長個青春痘都像是富士山爆發似地老愛跟我嚷嚷。現在他臉上有的只是一些近距離才會看的清楚的細紋,多多少少看起來有些疲累的感覺。
  嗯……雖然早就知道也無須多做說明,但及川這張臉果然真的很帥。就連看過他各種蠢樣的我都這麼想著。
  這麼說來,及川高中時交過一個女朋友,沒有繼續下去嗎?他現在沒有女朋友嗎?憑他的條件隨便招手都會有女人蜂擁而上吧。
  「你還單身嗎?及川。」
  「嗯?怎麼這麼問?」
  「沒什麼,好奇而已。」我在對上視線前別開了雙眼:「我在想你跟我一起住,平常也沒看你有什麼交際應酬。」以一個社會人士來說他的人際關係可能太過單純。
  「……交往過兩個,上一個是高中快畢業時開始的。」他講話的速度慢了下來。雖然只是我的直覺,但他的心思可能早就不在影片上了。「最近剛分手。」
  這還真令人訝異。高中畢業開始到現在也七、八年了,儘管認識這麼久,對他的感情世界我卻是一無所知,當然也不曉得原來他是這麼專一的人。
  「是嗎……」那個人是誰呀?雖然問多了也不太好,但既然我不記得了就表示這也是我失去記憶一部份吧,而且我想及川不會為了這點小事介意。「那個人我認識嗎?」
  當我轉頭往及川臉上看過去想得到答覆時,他只是緊閉雙唇,用著意味深長的目光凝視著我。
#及岩  #及川  #岩泉  #排球少年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