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04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岩泉一
  日子照常進行著,只有回醫院複診的時後才會意識到不久前我因為出了車禍而造成腦震盪,雖然對生活上沒造成任何困擾,時間一久慢慢發現,我好像真的有失去某些記憶。
  對於和及川一起生活這件事,不論怎麼回憶都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事,而且過去幾年好像也有些片段被我忘掉,就像手寫日記斷斷續續被撕下好幾頁,中間到底寫了什麼我根本無從知曉。
  「如果真的沒辦法想起來的話就算了。」醫生如是說。「或許那段記憶是你不願意想起來的過去,」他用食指比著腦袋:「大腦會保護自己,假使那些記憶令你來說是痛苦的、造成傷害的,它會選擇遺忘來保護你。通常不會強迫患者一定得想起來……」
  他講話的速度像是在反應著他的年紀,緩緩地讓人有點想打瞌睡,即使如此我還是有好好聽進去,畢竟這可是關係著自身的健康狀況。
  學校的一切沒有忘記,就連體育課時不起眼的學生都有好好記著,就算向其他老師或學生問些什麼也只是徒勞無功,再者我又不可能透露太多私生活給交際關係不甚密切的人知道。那麼剩下的只有一起生活的及川,但就算那傢伙告訴我這幾年下所發生過的事,仍有一大片空白等著我填補。
  「還記得我參加過幾次國邀賽嗎?」
  「兩次。」
  「不對,四次。」
  「有這麼多?!」
  「前年和大前年都有。」這小子擺出得意的欠揍表情,我忍不住他的頭頂搧下去。
  「很痛耶小岩!」
  「繼續說吧。」
  「去年的聖誕節吃了什麼蛋糕?」
  「鬼才曉得!」
  「車站前那個烘焙屋的檸檬香草蛋糕,超好吃的哦!」
  「這種無關緊要的事就不用提了。」
  「怎麼會無關緊要呢?你說以後聖誕節都吃那一家,你去排隊。」
  「你可別因為我沒有記憶就亂捏造。」那家烘焙屋每次都大排長龍的,雖然產品品質真的不是蓋的。
  「唉呀,被發現了。」他不知道擺過幾次這種欠打、自以為很討喜的姿態,不過久了也就習慣,並沒有放太多專注力在這上面。「欸,我說,」我打斷他接下來想繼續下去的問題:「能不能問點比較重要的事情?」
  及川呆愣了下,像是被我考倒似地:「比如呢?」
  比如?拜託,我都失憶了要怎麼舉例。「像……發生過什麼大事而我忘記之類的。」我覺得我能記得這幾年的只有一些不起眼的小事,我想知道,有沒有什麼是影響到我之後生活的部份。  
  總覺得有什麼中要的東西遺忘了。
  在這些或大或小的空白裡,一直努力也想不起來的到底是什麼?
  難道就如醫生所說,因為那些記憶產生我內心某種程度的創傷,才會在車禍中讓我忘記?
  什麼事情會難過到讓我連回想都不願意?
  及川空語許久,遲遲沒有給我更新的回答。果然其中有鬼吧?
  「……我們有吵架嗎?」能想到的只有類似這樣的事。雖然我不認為我和及川之間會因為吵點架就產生嫌隙,都相處這麼久這個人有幾根汗毛我還不曉得嗎?或許這回真的吵得頗兇吧。
  「嗯,算是。」他一臉不願提起這件事的樣子,我想我再追問發生了什麼而導致爭吵也毫無意義,如果因為這樣再度翻臉也不會是我想要的。就像醫生說的那樣,忘掉並非壞事。
  「那,我們和好吧。」
  「嗯?」
  「我們和好吧。」我看著他的眼睛,「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就讓它過去吧。」
  他露出令我難以言喻的神情,是好是壞無法解釋,好像想講些什麼但說不出口。我沒有太在意,畢竟沒什麼比失去及川這個朋友更來得嚴重。
  我可是很難得說出這種話的哦。
  「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我們會一直都是朋友。」
  「----是啊。」
#及岩  #及川  #岩泉  #排球少年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