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03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及川徹
  我還以為情傷在這場車禍中意外地讓他儘快釋懷,又或者小岩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為這些事而一振不厥的類型,原來一切都是我想的太天真。看上去一切沒有任何異常,雖然頭部有受傷,日常生活絲毫不影響,偶爾帶點腦震盪的後遺症,時間久了自然也慢慢恢復。
  事實上他忘掉了好幾年的記憶,從我們開始交往到分手,除了這段感情,剩下什麼都記得。
  除了我們曾經相愛過這件事,其餘的他全都記得。
  我竟然到現在才察覺。
  「為什麼是雙人床?」
  這是當然的啊,交往許久然後同居,一開始在購買家具時我們連商討都沒有過就決定是雙人床了,相互擁抱入睡是以往的就寢模式啊。
  「我有跟誰一起住嗎?」
  和我啊,除了我還能跟誰?小岩你真的是個笨蛋嗎?還是真正笨的人其實是我?
  「是嗎……」
  為什麼要這麼不確定地回應?這兩年我們幾乎每天都都一起生活的啊。
  「小岩,你記得些什麼?」  
  「……我有忘掉什麼嗎?」
  ----啊啊,看來是真的都忘了呢。小岩不擅長說謊,稍有不對勁從表情上就看得出來,這是身為十幾年青梅竹馬的我才有的特技。
  佔據著情緒的只有錯愕和震驚,他是忘掉了,在他生命當中一個長時間而且重要的情感。噢,如果記得的話從入院起就不會相處得這麼順利吧,真是的,我到底在想什麼?
  「……我們一起租了房子,」雖然小岩出的錢比較多,因為他有穩定的收入,有著國手響亮名號的我只有比賽發下來的獎金做為存款。「大學時我已經在國訓中心受訓,畢業後就和小岩般到這裡,這裡離國訓中心比較近,之後小岩在這一區找到教師工作。」因為我的關係才遠離家鄉遠到都市,那時後我說了想和小岩同居,卻又放不下國訓的練習,於是我們商量,最後做了這樣的決定。其實那時我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他竟然認真思考一翻。
  「這樣啊。」他似乎沒能翻出與這段話有關的記憶片段,像是在聆聽著和他無關的敘述罷了。
  然後他四處走一走看了看,和我們剛搬進來時一樣,對著未知的空間及事物帶著好奇,隨後便失去興趣。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這裡的開端是以我和小岩的情感為基礎,經過一整天的訓練,所期待的就是回到我們所稱之為家的這裡,和小岩相處,一同度過沒有太多變化卻洋溢幸福的夜晚。
  小岩持續好一段時間不言不語,為在這個空間中喪失的記憶感到沮喪。雖然我們已經分手沒錯,對於他忘掉感情的事,我好像也沒有想像中那樣感到無所謂。
  這麼多年一點一滴慢慢構築的記憶被瞬間的撞擊煙消雲散,什麼也不剩。
  有點莫名地難受。
  住院觀察期間確實檢查出腦部有些微受損,但在詢問小岩時並沒有任何空白的部份,當然醫生不可能會問他有關於男朋友的事,除了少數幾個人以外沒讓太多人知道,自然不會牽扯到有關我和小岩的戀情。
  因為那時,醫生是這麼問的:「你記得女朋友的名字嗎?」
  小岩沒有任何躊躇:「我沒有女朋友。」他當時這麼說。
  為什麼到現在才發現異狀呢?我到底在幹嘛?震驚之餘小岩喚了我幾次才回過神。「晚餐要吃什麼?」突然間蹦出超普通的日常對話,害得我有些不知所措。
  「晚餐……」小岩常常會有為了配合我的訓練而開出的菜單,但多半我回到家的時候小岩已經把飯菜都處理好了。「你還記得怎麼煮嗎?」我似乎開始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而胡言亂語起來,希望他沒發覺。
  「廢話,當然記得。」他和平時一樣習慣口氣有點兇地回話,說起來好像很久沒有聽到他這種語氣,該說精神許多嗎?
  前一陣子的小岩是怎麼樣幾乎是有氣無力的感覺,雖然我大概知道為什麼。
  之後我們一起去買了菜,長年擔任照顧者的角色使小岩變得有一點像家庭主婦,不論打掃煮菜洗衣都相當熟練,當然這種存於體內的記憶不可能讓他忘掉。出院的第一天生活很快地步上軌道,煮了晚餐吃著飯,時間很快就會走到明天,在那之前我們像是連車禍這件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看似和諧但總有些不對勁地相處著。而事實上感到不對勁的只有我一個。
  我和小岩說剛出院就再多休息幾天吧,不過他還是老樣子閒不下來。「不了,明天就要上班了,假也請了好幾天,說不過去。」
  「哪會說不過去,你可是被車撞到還腦震盪的人耶,直到完全康復前好好休息是人之常情。」
  儘管他現在看起來確實沒什麼問題,但所有事情都很難說,就像他出車禍一樣,沒有預料卻發生了。只可惜他聽不進去。
  隔天小岩比我還早起床,飯桌上擺好了早餐,現在才六點,外頭天還沒亮一半。
  「就算失憶了還是記得這麼早起啊。」看著我都不禁驚訝起來。
  「生理時鐘,和失憶沒有關係。」小岩邊洗著廚具,頭也沒回地說著。這景象好像很久沒看到。
  內心沒由來地感到失落。
  怎麼會這樣呢?
  打從住進這裡時我們就是戀人的關係,從小岩開始在那裡洗餐盤的時候,我們就是一對情人。
  像是一切都沒有發生變化一樣。
  我愣愣地望著他的背影,腦袋不斷跑出有關過去所有早上我要出門時所看到記憶。但那些東西小岩通通不記得了。
  「今天要晨操呢。」通常小岩都是準備外帶好讓我晨操結束能夠不餓肚子。
  小岩突地轉頭,思考了一小會,問:「什麼時候開始的?」
  「上上禮拜,只有禮拜六沒有。」
  「那……你的早飯……」
  「啊,當晚餐吧,反正那裡也有食堂。」我隨意道了聲再見,在這種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的時候我所能選擇的大概只剩下逃避而已。
  說實話的確有稍稍在得知小岩失憶後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就算要做回朋友,和一個分過手的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這種事,不論誰來評論都只覺得怪異,剛提過分手後我就打算直接搬到國訓中心,和其他人一樣,在還身為選手的這段時間以訓練中心為家。因為我知道小岩已經開始在找房子,打算等他開口告訴我他要搬出去我再跟進。只是沒想到意外來得如此突然,打斷了我們的行動。
  他看上去確實忘了這段感情,拜此所賜才能同當初我說的,當回朋友就好。但那只不過是我沒怎麼經過大腦所脫口的字詞,我知道朋友什麼的對小岩來說太強人所難。
  算了,忘掉也罷,說不定正因為他想忘卻大腦才替他將這段記憶刪除,這麼一來小岩也用不著為情所苦,雖然依他的個性很快就能振作也說不定。
  開車前往國訓中心的這段路程我不斷想著小岩的事,在他身上發生的車禍導致我就算分心也相當小心週遭的路況。
  昨晚小岩嚷嚷著兩個大男人睡雙人床怪噁心之類的,我說當初可是兩個人一起挑的所以沒得抱怨才安靜下來,小岩背對著我睡著了。和前些日子大多數的夜晚一樣,我轉過身看到的總是小岩的背影。
  我不曉得該怎麼形容小岩失憶對我造成何種心情,就算偷偷鬆口氣也並沒有真正感到輕鬆。怎麼與從未和我交往過的小岩相處?
  從情人回到朋友,這種事真的辦得到嗎?
#及岩  #排球少年  #及川  #岩泉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