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及岩-重愛一遍。02

※國手及川X普通社會人士岩泉
※失憶老梗
岩泉一
  一陣令人極度不適的頭暈後,我在白茫茫的空間裡醒了過來。
  我看見老爸老媽有些高興地叫著我的名字,然後是及川才會呼喚的、他專屬的稱呼,沒多久醫生和護士進入了病房,我慢慢想起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因為發燒的關係,所以我打算去診所看病,過馬路的時候不小心恍了神。」現在想想真是冒失,因為出神而闖紅燈還被車子撞到,怎麼想都是自己的過失。
  然後醫生開始問我簡單的問題,確認我有沒有失憶。回答了父母這一關,他指向及川。除了他我不知道能夠在第一時間在病房裡等著我清醒的還能有誰。「及川徹,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雖然我老是開玩笑地嫌棄他,也沒將朋友這份關係說得很清楚,但我想不管是及川或著我早就已經默認這件事。
  醫生又問了一些關於日常生活中的問題,以及身體上的不適。除了發燒以外應該算是一切良好吧。在他離去之後,老爸老媽先是關心慰問,沒多久便開始說什麼走路沒看路之類的,雖然聽起來很逆耳但也是事實,真是對不住那個駕駛。
  倒是及川,在這種時後就不會像平常一樣那麼白目地調侃,說剛接到電話的時候真是嚇死了,萬一小岩就這樣死掉的話他要怎麼辦之類的。
  「少在那邊詛咒我,你這個白癡。」但我現在沒辦法像往常那樣使出氣力來罵人。
  「我可是超超超超級擔心的哦!」他一臉正經地道,弄得我沒辦法反駁。我知道這句話是真心的,換作是及川的話我大概跟他差不多吧。「是、是,讓你擔心真是不好意思,操心川。」
  「操、操心川?小岩你真的很不懂事耶!」
  可惡,不懂事的人到底是誰,結果一個剛開完刀的傷患就和這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地鬥起嘴來,搞得我不知道該說精神是不是變得比較好。不過至少在我爸媽眼裡我似乎沒什麼大礙了,從和及川不停吵嘴這件事來判斷。
  我要他們不用太擔心,也不想這麼大了還要上了年紀的父母照顧自己,幾個小時後就讓那兩人先走,反正如果有事的話及川會幫忙的。
  「……真是的,如果是要看醫生的話,跟我說一聲不就好了,車子在我這邊。」
  好啦,現在人沒事了就開始追究責任。對啦我知道都是我的問題。
  「感冒而已,又不是小孩子還要別人陪。」
  「這就是你沒有找我的下場啦!」
  「真是對不起吼!以後我要看醫生一定找你!操心川!」
  「就說了不要叫什麼操心川!不要省略名字!」
  熟識的男人湊在一塊果然心智確實會降低。說著說著,話題漸漸沉默下來。及川好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怪不習慣的。
  「……對不起。」這口氣聽起來像是他做錯一樣。
  「要道歉也輪不到你吧。」只能說遇到這種事不論誰多少都會手足無措。「練習那麼累了還讓你來這種地方。」我不知道國家級別的訓練程度有多驚人,但光從高中的訓練量上去推測就覺得恐怖。說起來,及川的身體和高中時比起來確實結實更多,怎麼到現在才發覺?
  「我沒事了,你先回去吧。」
  「不行,說不定等會兒走沒幾步路又暈倒了。」
  「我才沒這麼貧弱。有問題一定會通知你,好嗎?」目前看起來已經沒什麼大礙,我不希望及川得因為照顧病患而疏忽訓練。
  最後我說我會找其他人幫忙照顧,比如松川或花卷,及川才總算離開。不過那也只是用來哄哄他的把戲,但我想或許自己太看不起及川,住院休養的期間這兩位高中戰友竟然真的來了,坦白是及川告訴他們,還說以為我要變成植物人什麼的……那個王八蛋真愛亂唬人!
  接著我車禍住院的事很快就傳開來,畢竟要住院觀察學校方面勢必得請個假,幾個同事抽空來探探病,以及一些排球社的學生,這才發現原來我的確是被關心著的。雖然說是因傷住院,卻反而因此得到更多休憩,真是有點感嘆。除了一些後遺症令人不適。
  出院這天只有及川來接我,星期日是休息的日子,即使將所有時間投注在訓練上也必須讓疲勞恢復。出了院後還是得再定期回來檢查。
  或許是因為住院期間斷斷續續都有人來探訪的關係,我並沒有思考關於太多醫生所說的腦震盪的後遺症,因為不管來者何人我完全沒有忘卻的跡象。但要回到公寓這天才突然想到。
  我租的公寓……在哪裡?
  觀著及川將住院這幾天的換洗衣物放進後車廂,竟然才意識到這件事。這並不是個好徵兆。
  「怎麼了嗎?」
  在自己沒注意的情況下被及川發現我的出神。這麼說來,仔細一看,及川似乎和我印象中的模樣些微不同,怎麼說呢,應該要更稚嫩一些才是嗎?
  「沒什麼。走吧。」隨便敷衍後坐上副駕駛座,果然腦袋撞了一下不可能完全沒問題的樣子。啊,說起來,及川每天都來醫院,他住在哪裡?國訓中心嗎?
  「及川。」
  「嗯?」
  「你最近都在哪裡過夜?」
  「有時後在國訓中心,應該都有跟你說吧?這幾天都回公寓了。」
  「這樣啊。」
  「怎麼嗎?」
  「我好像……還是有稍微失憶。」
  「啊啊,醫生也說了吧。不過看樣子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忘了什麼?」
  「公寓怎麼走之類的。」
  「等會兒帶你走一遍吧。學校記得怎麼去嗎?」
  「嗯,記得。」上班的地方倒是記得很清楚。
  沒多久車子駛到了公寓,一路上的景色大致上都有印象,但不知怎地就忘了路線。拿了包包便直接往住所走去,是棟有幾分老舊,但大致上維持得還不錯的高樓公寓,所有事物都很熟悉,卻沒辦法從腦袋裡挖出影象。
  到了我住的房間前,及川從他的鑰匙圈挑出其中一把開鎖,我像是剛搬進這裡的新居民一樣,四處張望週遭的擺設和格局。一路走來,只有這個空間我完全想不起來,玄關、廚房、臥室和客廳,都像我從沒見過似地。
  我打算將這幾天的行李放進臥室,循著及川所指的房門進入,吸引住我的是佔了大半面積的雙人床。
  我一個人睡雙人床?還是和誰一起住?
  「及川。」我聲音不大不小地喚著,剛將我的換洗衣物放進洗衣籃的及川從對面的空間探出身子,回應著我:「怎麼啦?」
  「為什麼是雙人床?」而且有兩個枕頭。
  「當然是睡覺啊。」他一面走來說著。
  「廢話,我當然知道。」
  「知道還問,小岩你是笨蛋嗎?」
  我狠瞪了他一眼,繼續說道:「我有跟誰一起住嗎?」
  及川的語氣有些訝異,音調抬高了點:「和我啊,我們一起住的,你忘了?」
  「是嗎……」完全沒記憶,我以為我和這傢伙住不同的地方。
  「小岩,」對著及川的呼喚,我將視線從雙人床轉移至身後的及川,他用著我無法理解的凝重神情問:「你記得些什麼?」
  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似乎帶點顫抖的怯畏。
#及岩  #及川  #岩泉  #排球少年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