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鮮作家聯合小說《魔王魔王!學院風暴!》之八

本篇作者群:日堯白、現界魔王、劍凌.星、羅莎莉  
「有動靜。」
無處往動亂根源看去,發現前方有著那再熟悉不過的魔力味道...
「魔...是魔王!」
後座的無雪驚訝的叫出聲來,畢竟從日堯白身上聞慣的魔王詛咒,一時之間有這麼大的力量湧出,想不認出也很難。
「嗯,不要那麼急。」
「魔王就在附近,叫我怎麼不急!」
「無雪,冷靜。」
回頭又吻上唇,好不容易安撫了人兒,這才又回頭看向發出紅光的一片遠方。
「嗯,現在靠近大概很危險。」
「那裡...魔王在那的話,那麼學院也在那裡囉!」
「嗯,不知道呢。」
「那麼哥哥他...」
無雪顯得很擔心,想要快點找到他那不幸淪為魔王詛咒實驗體的兄長,然後與他個性完全相反的無處則是一貫態度的看著他。
「去看看!」
「嗯,無雪你別鬧了。」
「也許哥哥就在那裡!」
「嗯,不要鬧啊,無雪。」
「不,我們去看看!」
「嗯...不行啦。」
冷淡又飄飄然的回應感覺好像無所謂,無雪立刻拍拍大鳥的背,示意接近那裡,不顧無處的反對
無雪一心想要救兄長,無處也只好由得他去。
兩人來到了動亂根源的上空,發現…!  
-   -   -   -   -   -  
流星宇的本意是在破壞「魔銷」會傷及無辜,只能怪那些人太弱了,不過一旁的夜嵐雖然用魔法陣擋下了大部分的攻擊,但是臉色並沒有比剛才好看太多。
現界急忙跑到夜嵐的身邊
「你沒事吧?」,夜嵐擺了擺手,「還可以,不過請你下次拿捏一下力道好嗎?」
魔王吐著舌頭,「抱歉啦!下次會注意,夜嵐小姐!」
夜嵐倚靠著現界,跟著剩下的隊員繼續走進法庭,剩下的幾個異能警察,各各都提高了戒心,深怕下一個枉死的就是自己。
一行人進到法庭之後,一個身穿白袍的法官坐在庭上,旁邊站著幾個檢察官,以及其他處裡法務的人。
夜嵐瞄了一下,各個的魔力值都不在她之下
看來,等等如果硬槓起來,可能有點不妙。
但是現界還是一負痞樣,搖頭晃腦的站著,不過目光始終在牆腳以及夜嵐身上交換。
等到了開庭的時刻,法官大喊了一聲:「升堂!」
其他的人像是古裝句裡面,齊聲大喊:「威武!」震耳欲聾的聲音,讓第一次進法院的夜嵐有點招架不住。
魔王則是很不悅的回吼,「開庭就開庭,鬼吼什麼呀!」
法官的視線馬上凶狠了起來,「來人,打十大阪!」
一群更高階的異能警官,大概都有隊長級吧!
拿著電擊棒往現界身上招呼,只見現界也不閃躲,每一下都扎扎實實的打進肉裡,看的夜嵐有點不捨。
但是從法官席上傳來一陣陣刺耳的笑聲,「哈哈哈!老頭,這樣就想打到我呀?」
現界拿起法槌,在法官頭上敲了十幾下,外表看似輕盈,但是當魔王回到被告席時,法官卻要求休息五分鐘。
夜嵐悄悄走到魔王旁邊,問了一聲:「怎麼回事?那個法官…」
「沒什麼,不過把剛剛他們欺負妳的仇報了!死不了的!」魔王嘻皮笑臉的說
當然,這裡知道他的身分是魔王的只有夜嵐,和那個偷偷躲在牆腳的那個人。  
「哼…實在是有夠賊的,這個法官…」夜嵐嘀咕著:「原本竟然想把我給抓到一旁,好讓他能輕鬆一點…」
「嗯?」現界聽夜嵐說這句話有點奇怪,「妳怎麼會這麼說?」
「大魔導士夜嵐的能力還不只這樣哪!我可是跳級畢業生耶,光是我的預測能力就可以讓我在實戰課拿到滿分」夜嵐瞥了一眼現界,「我還知道你等一下眼睛會飄到我身上--大色狼啊你!」
「……」這也能知道啊…
現界聽了有點尷尬,因為他在夜嵐說完那句預測之後,眼睛就真的飄到她身上了…
「休息時間結束…重新開庭,升堂!」
「威--」
「你們夠了沒啊?還要我再敲一敲你的腦袋嗎,法官大人?」現界不耐煩的說,要是他們再喊下去,他和夜嵐的耳朵遲早會聾掉的
「呃-咳咳!」法官咳了幾聲,不理會現界說道:「被告現界流星宇,涉嫌殺害楓家代理人兆翔,審判開始!傳楓家代表!」
-   -   -   -   -   -   -  
同一時刻,學生會室內
「會長...妳們在看什麼?」月光米看到羅莎莉和氷靈二人正看著立方的電腦不放,已經維持了同一姿態五分鐘,不解的問。
「噓...」羅莎莉輕聲阻止月光米說下去。
氷靈盯著眼前的畫面。「...被告現界流星宇,涉嫌殺害楓家代理人兆翔,審判開始!傳楓家代表!」羅莎莉拔掉了耳機的線,聲音從喇叭傳出來。月光米整個人定格了。
「哥哥...怎麼會這樣的?」
「我不是說了,我會把所有的罪都推在他身上嗎。」氷靈說的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
「但...」
「他不會有事的,妳該是比我們更加清楚妳哥哥的能力吧。」羅莎莉安慰道。
「嗯。」但月光米仍是有點擔心。
「...算了,我們去現場看了。」氷靈道。
「真的?」
「看妳也不想留在這吧。」
氷靈走到學生會室的一片空地,用針輕輕刺破左手食指,把血滴在地上。
突然,一道魔法陣出現在地上,氷靈用手結印。
「站上去吧。」羅莎莉向月光米說。
二人站到魔法陣上,不消一秒,三人同時消失了。
「咦...這兒是?」月光米看著「法庭」兩個大字呆了。
「妳要找妳哥哥嘛,這兒就是了。進去吧。」
「是了,我想問一下,為何妳要用血的呢?」月光米曾經看過她們回楓家的時候是不要血的。
「血是用來定位的,因為我不知道這兒確實的位置。」氷靈說著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羅莎莉和月光米隨後跟上。
「哥哥!」月光米看到現界了。
「嗨。」氷靈道,而羅莎莉則微微欠身。  
-   -   -   -   -  
某星廢言1:
之八發完了,今天準備連九也一起發!
看完八的大大們記得等我嘿!  
分類:娛樂

本業為軟體工程師的夢女子。坑坑相連到天邊,我已經不想在細數到底多少坑沒填了。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