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森笠-藍調。03

  那之後有一場沒一場地,能夠上去替補的機會並不穩定,或許預選賽是在測試我吧,至少武內源太眼裡我可能是下次先發名單裡可以考慮的對象,在那之前好好鋪陳自己的道路才是正選的捷徑。那年冬季盃海常奪得亞軍,第一名是沒有落敗經驗的洛山高校,冠亞爭奪沒有我出賽的份,而笠松在這種大場面仍不失冷靜,他儼然已經成為不輸前輩們的先發選手。
  就在訓練和學習雙重層疊下,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到底該說充充實實地一年還是虛恍過度的光陰,很努力練習沒錯,但有一種什麼都沒有做到,年份卻率先更新的空虛感。春天過後我也是學長了。
  宿舍分配上巧妙地和笠松分發到同一間寢室,他說去年一整年都和外觀及行為都有點女性化的男同學一起住宿,明知道對方是男人卻還是怪不自在,搞得他時常睡眠品質不好。看來他要交到女朋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不過要是光棍一輩子我也不會介意啦。
  「欸欸,森山,你看你看。」行李都還沒整理好就等不及將書包的籃球月刊拿出來閱讀,笠松搧手示意我過去。
  既然會叫我一起看就表示有什麼令人值得注意的消息。我把自己的頭放在笠松的肩膀上,是有些小心機的動作,趁機藉此產生點自我滿足的親暱接觸。「奇蹟的世代……這標題也太誇張了吧,把初中生當成神一樣似。」的確帝光中學創部以來就是常勝軍,當中出生的選手通常都會被籃球重點學校挖角,海常也有幾個來自帝光,實力自然相當不錯。
  笠松指著金色頭髮的八號。百年難得一見的超進化型選手,去年春天開始接觸籃球……屁勒!這不是打球不到一年就當正選還把其它拼死拼活好幾年的人打個落花流水?怎麼可能有這種事?還有那個長相真是夠討人厭的!
  「感覺很有潛力。」
  「是很有潛力……」笠松完全是以籃球的角度出發……不過很抱歉,本人我最討厭的就是天才型的,尤其是長著師奶殺手面容的小白臉。
  「其他人呢?」才不想把目光放在這種人身上。
  「赤司征十郎、青峰大輝、綠間真太郎、紫原敦,這幾個都是從一年級就出場的,算是熟面孔。話說回來,這次比賽虹村修造和灰崎祥吾沒有出場呢。沒怎麼寫到他們。」笠松有些失望和不解,帝光的虹村修造是他很欣賞的球員。因為是奇蹟的世代,說不定實力早就超越學長也說不定,一個隊伍裡有五個通通都是天才簡直見鬼。  
  關於帝光的報導像是英雄一樣佔了好幾頁的篇幅,每個人都有兩頁的專訪,或許正因為太強大的關係反而有種反派的氣氛,相信在身為中學籃球員的眼裡他們會是大家崇拜的對象,但變成比賽的對手就是地獄來的惡鬼。
  不過真正碰頭還需要等到三年級,在那之前為了不被追趕而上努力增強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閱讀完當期的籃球月刊,一切就像是沒發生過一樣,我們練我們的籃球,帝光彷彿是地球另一頭的國家,因為沒有遇見過所以毫無真實感,就算在觀眾席上看過他們的比賽,終究感受不到選手本身的強大。但與其徹徹底底被絕對的力量打敗才感覺到何為壓倒性,不如增加實力使其接近,就算明知沒有訂定勝負的先件不能讓對方贏得太輕鬆。
  很多時候話題講著講著又回到了籃球,有關訓練,以及許許多多從中延伸出來的體育知識,甚至運動心理和運動科學,才了解不知不覺中已經從籃球裡知道這麼多東西。當然不可能永遠都只局限於籃球。
  應該說我怕說到籃球外的話題,很多事情就這麼突然被敲開了縫,那並不是我所希望的。
  我鮮少和他談到戀愛的事情,頂多只有某某班的女孩子很可愛之類這種膚淺的言論。原本只是拿來調侃他而已,時間久了該說是用來當擋盾牌還是出自習慣,就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
  只有這種東西我不想真正深入談論。
  「那女的是誰?」
  一個陌名其妙突然報上名來要笠松教他吉他的女同學,我從來就不曉得笠松有能夠和女孩子交際的能力,就算這是人際關係上的進步,不想讓任何有非分想法之人靠近的妒怒渺渺升起,和正打算沒入地平線夕陽相反。
  「就是……偶然認識的。」不清不楚的回答,有講跟沒講一樣。算了,估計光是要他回憶經過或許就想把自己埋到洞裡。
  「你答應要教她吉他?」
  「是答應了……」
  「假日要練習,你沒忘吧?」
  「星期日休息……」
  「休息日不是得陪弟弟們嗎?」
  「……」
  眼看他臉色越來越差,才發覺我的口氣像在責問一樣。要怎麼利用時間怎麼過生活和誰交朋友都是他的選擇,我無權干涉才對。
  「……到時候弟弟們就會發現你交女朋友囉。」
  「誰、誰要交女朋友!」
  「會興奮地問你:『她胸部大不大?』之類的。」
  「胸、胸、什麼的、我弟才沒你這麼低級哩!」
  「呀----我們家的幸男終於情竇初開了呢,說真的你這個樣子伯母都沒擔心過嗎?」
  「聽人說話啊白癡!」
  唔、痛死了,果然到最後還是得吃上一拳才肯善罷甘休,不好意思我就是這麼賤的人。
  要是這拳能把我打醒就好了。
  一場惡夢。
#森笠  #森山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