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鮮作家聯合小說《魔王魔王!學院風暴!》之七

本篇作者群:現界魔王、劍凌.星、羅莎莉、日堯白  
夜嵐的眼淚,奪框而出
畢竟身為女人的她,也是需要人來呵護,眼前的堅強,是裝出來的。
而一再的被傷心,夜嵐也曾想過,這或許是魔王詛咒幫兇的報應,收起長戟,一個人啜泣。
身子有點虛弱,有點疲倦,就在夜嵐快要站不住的時候,有人抱住了她。

「老師,你還好吧?」原來是現界魔王,「怎麼能讓美麗的小姐,在我的地盤上昏倒呢?」
夜嵐闔上雙眼,靠在魔王懷裡,帶著不安的表情昏了過去,魔王吩咐手下帶夜嵐到客房休息。
另一邊,魔鏡裡出現了小米的身影,還有那個學生會長,而他們的背後站著大隊人馬,現界皺起眉頭,「不妙,小米怎麼會在那裡!」  
「羅莎莉小姐,請您將魔王交給我們處理」
「誰說她是魔王!她是我的同學!」羅莎莉將小米護在身後,「你們都給我退下!!」
氷靈對兆翔--她的叔叔瞪了一雙大眼
「快叫這些人退下,小米是我們的同學,我不准你們傷害她!!」
「氷靈、羅莎莉,虧妳們還是楓家的人…妳們竟然護著我們家族的敵人--魔王!」兆翔冷淡的說:「快把魔王交出來,否則妳們三個就一起
死!」
「嘖…」氷靈一咬牙,施放了高級魔法,轉身對羅莎莉喊
「妳先帶小米離開!」
「那妳呢!我不能丟下妳不管!」
「快走!!快回學院去!!」氷靈大喊,接著又施放了幾發魔導彈
眼看著一大隊的人都往這衝了過來,羅莎莉只好狠下心,準備帶著小米逃
進時空道裡
「奇怪!!??」羅莎莉驚叫,「我沒辦法召出時空道!!」
「什麼?!」氷靈大驚,兆翔冷笑著
「哼…既然妳們這麼護著她,那你們就陪她一起去死吧!」
他一聲令下,身邊的精銳部隊就將他們團團包圍住
「不好!」現界看了魔鏡內的情況後,馬上從時空道前往楓家去解救她們
---------------
在學院方面---
靈伊拖著疲憊的身子回來了
「魔王在學院裡…」
這幾天她一直調查,卻始終都沒有查到關於魔王的蹤影
這時白孤和羽纓跑了過來
「靈伊!妳終於回來了!」
「孤、羽?」靈伊滿頭疑問:「找我幹麻?」
「夜嵐老師請了假,結果你知道誰代我們的鬼導課嗎?」
「誰啊?」
「現界魔王的巒生弟弟-高傲」
「魔王的巒生兄弟?!」靈伊大吃一驚,接著馬上拔腿狂奔
「靈伊!妳要去哪!」
「去找代導師!」
靈伊奔到了教師辦公室,看見傲正坐在桌子前
「妳是靈伊吧,找我嗎?」傲微笑看著她
「後界魔王在哪裡」
「嗯?妳找我妹妹?」傲歪著頭想了一下,「她現在不在學院裡喔」
「不在?!她在哪!!」
「她好像去楓家找學生會長了」
「楓家!!??糟了!!」她驚叫了一聲,衝到校長室去  
校長室的門鎖起來了,任由靈伊怎麼敲,都沒有人應門,靈伊著急的用高階爆破咒把門炸開,頓時濃煙密佈,煙霧退散之後,靈伊卻件不著任何人。
「奇怪,校長去了哪裡?」靈伊嘴裡滴咕著,只見一張字條,放在校長的桌上,上面寫著:「出門辦事,有事請自理,印章在右邊抽屜,自己蓋!」
高傲無聲無息的走道靈伊後面,當靈伊摸不著頭緒,往後退的時候,正好撞上高傲,撞進他的胸膛。
「爺爺真是料事如神哪!」高傲的嘴角稍稍仰起,靈伊的臉卻是燒紅了,害羞到忘記他來校長室的目的。  
「怎麼說?」靈伊鎮定下來問
「他不想管了啊!」傲搔搔頭,「他好不容易把後界送走了,所以為了不想再處理她的任何事情就落跑了,就這麼簡單!」
「什麼啊!!」靈伊大叫,「後界要是去了楓家有可能會死定耶!他怎麼能不管呢?」
「因為她是魔王啊」
「…好濫的理由」
「別緊張,你是想要校長馬上去楓家是嗎?」傲說著,「這好像是跟學生會有關係吧,你去問一下現在代管的副會長吧」
「對喔!」靈伊聽了,馬上轉身往學生會跑去
----------------
「羅莎莉、氷靈,妳們不用管我,我可是後界魔王,魔王是不死的!」
「笨蛋,妳以為這是妳的事啊?」羅莎莉對小米說:「這也是我們的事情」
「既然協議破滅,那你們就不是楓家的人了」兆翔冷淡的說:「憑妳們2個只有"高級法師"和"魔騎士"階級的實力,就算還有後界魔王,卻是根本不可能贏得過我的精銳部隊!」
兆翔揮動手上的權杖,比氷靈的火系法術高出好幾倍的法術向他們襲去
「魔防結界!」
一道聲音下了防護結界
「可是他們卻是"大魔導士"兼"魔聖戰士"的學生啊,況且--」
聲音的主人走上前
「哥哥!」
「現在有2個魔王,你想有沒有勝算?」
現界拿著家傳寶劍,在劃了一到圓弧後沒多久,四周的人馬應聲倒下
「你竟然敢對我妹妹下手…」現界舉著劍說:「惹魔王生氣的後果,你知
道是什麼嗎?」
「什-什麼?」
「受到詛咒…!!」
一道閃電劈下,兆翔的慘叫聲充滿了整個楓家
「這只是給你的小小懲罰,如果我妹妹受了傷,我一定要你死!」
現界對著焦黑的兆翔說
羅莎莉走向現界,「你要嘛乾脆點,把他給殺了」
「哼,我可是魔王,這種程度的人還不值得我殺」現界拍拍衣服上的灰,爽朗的笑聲從背後傳來
「呵呵呵~功勞全被你搶走啦,現界」
「爺爺!」
「爺爺?」
「爺爺!?」
以上是不同的人說的話
小米高興的喊
現界疑惑的問
羅莎莉和氷靈驚訝的叫
「不過這樣也好,由你來說不定會比我來還快解決」
「沒錯,」現界說:「因為爺爺您一定會搞談判之類的東西…」
「呵呵呵~」校長笑著,對羅莎莉和氷靈說:「好啦,2位同學跟我回學院去吧」
「我也要回去!」
「不行」
「為什麼!」小米抗議,校長說:「妳到處玩也玩夠了,還是回家去吧」
「我不要!」
說這句話的是羅莎莉,「小米雖然是魔王,但也是我們的同學呀!」
現界不以為意的說:「你不知道現在整個學院都知道小米是魔王了嗎?別以為只有楓家注意到,聖十字家族也在找她,你們難道想讓我妹妹受傷嗎?」
「反正她一定要跟著我們回去」氷靈瞪著現界說,「不然我就不回去」
「還有這樣的啊--」
「夠了夠了,」校長無奈的搖搖頭,「小米也跟我回去吧,但是妳們兩個可要幫我管好她呀!」
「耶!」小米高興的抱住校長
「現界,我剛剛有回去看了一下,她醒囉」
「醒了?」
「是啊,還不太安分」校長邊開出時空道邊說,「你還是回去安撫她一下吧」
「知道了」現界搔搔頭,走進另一個時空道裡
就在現界離開後,又一聲慘叫
「氷靈?!」
「你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氷靈往兆翔身上刺了一劍又一劍,毫不留情
「氷靈!妳再幹什麼呀!--」小米想去阻止她,卻被羅莎莉擋了下來
「小莉!--」
「這是我們自己的事…回去再慢慢說給妳聽」羅莎莉緊閉雙眼,「氷靈,
要走囉…」
「知道了……」
氷靈把染血的劍丟在地上
隨著羅莎莉他們離開  
「小靈...」
「嗯?」
「妳這樣把兆翔叔叔刺死了...沒有關係嗎?」
「唔...我打算把這個當作是現界幹的。」
「啥?!」羅莎莉及月光米瞪大眼看著氷靈。「不是嗎?妳打算就這樣推在他身上?」
「是呀!要是讓別人知道是我殺了他,那麻煩會很大吧!」氷靈喝了一口
 紅茶。
三人現在坐在學校的學生會室中「談天說地」。氷靈把自己整個人給沙發包著,羅莎莉則單手托著頭,而月光米就握著茶杯。
「不然怎樣做呀?」
「其實...妳為什麼要殺他?」月光米問道。
「我?」氷靈冷笑了一聲。「他十三年前殺死了自己的親妹,即是我媽,楓.紫璇,楓家第37代繼承人、自己的母親,即是我的外祖母,楓家第36代當家、還有他的父親,我的外公。為的只是把權力掌握在自己
 的手中。因我家的人是在18歲後才能繼承我家的,而我目前只有16歲,所以實權還在他手中。也因為這樣,所以在我還沒有兒女前,他可不會殺我。」
「不是吧...」月光米有點不相信。
「是真的。」羅莎莉答上。「因為兆翔叔叔的第一個罪證是我找到的。」
月光米一副不能接受的樣子。
「算了。過去的事不要再提。」氷靈阻止羅莎莉再說下去。「唔...是了,過兩個星期就是學校的家長晚會,妳有什麼打算?」氷靈看著月光
 米。
「我?不知道哦。那妳們倆呢?」
「一貫作風,不會去。是嗎?小靈。」
「嗯。」  
-   -   -   -   -   -  
「「辛苦了。」」
雙重合音,兩名幾乎一模一樣的可愛少年看著捎來信息的預言之鴿──諾
倫,在收到信息後,異口同聲的向牠道謝。
「總算有哥哥的消息了。」
「他在哪?」
「學院,他的師父所待的學院。」
「聽說魔王在那所學院耶。」
「嗯,這樣啊。」
沒有驚訝的其中一名少年淡然回應,等著另一名繼續接話下去。
「哥哥是笨蛋嗎...明明就中了魔王詛咒,卻還要靠近魔王。」
「也許是想從魔王那弄到詛咒解除的方法吧。」
「聽說他的詛咒被加重了。」
「嗯,對啊。」
「聽說他吸了一個很重要的人的血...那是誰?」
「嗯,不知道呢。」
「聽說那所學院最近很亂。」
「嗯,學生會長和一大堆學生都請假啊。」
「誒,我們要去看看嘛?」
「嗯,隨便你啊。」
「無處,你認真一點好不好?感覺你很不在乎耶。」
「嗯,嗯。」
被稱為無處的少年微微一笑,吻上了另一名少年的唇。
「無雪你好關心哥哥啊,嗯,那我們就去找他吧。」
牽著被稱呼為無雪的少年的小手,無處召喚出了一隻白色大鷹,兩人一起坐了上去,朝往他們倆兄長──日堯白的所在地前進。
被稱為「最強殺手二人組雙子星」的兩兄弟,日堯無處和日堯無雪出動了。
-   -   -   -   -   -  
現界回到魔界之後一直覺得背後被人放了冷箭,但是也沒多想,畢竟剛剛
那一陣騷動,萬一引發魔王的殺氣就不好了。
幾個魔樸急忙跑了過來,「魔王,不妙,夜嵐他,他‧‧‧」
現界魔王不耐煩的砍掉那枝說話說不清楚的魔釙的腦袋,其他的魔釙也不敢多嘴。
現界衝進客房,只聽見一聲尖叫,穿過了整個魔域,現界羞紅了眼,趕緊關上客房的門。
幾分鐘之後,夜嵐走出客房,「你剛沒看到什麼吧?」現界故作鎮定:「沒,沒,沒,我什麼都沒看見。」雖然腦子裡還浮現著夜嵐美麗的身影。
魔王結結巴巴的說:「早餐準備好了,出來吃吧!老師。」
夜嵐經過一夜好眠,人自然是精神多了,踏著輕盈的步伐,跟著魔王走到飯廳。
看到滿桌的早餐,夜嵐的嘴巴,差點掉到地上,「魔王,你這是幹麻?」
突然,現界的臉上出現不適合魔王的天真,用甜甜的聲音說著:「早餐!」
夜嵐不是看不出來這是早餐,而是準備這麼多做什麼?
「開動吧!」那抹甜笑依然掛在嘴上,一把就抓起桌上的雞腿啃著,吃像不是太優雅。
夜嵐看了,搖搖頭,抓起土司,小口吃著,一邊配著紅酒。
魔王的嘴巴含著食物,說話不清不楚的,「老師,你知道學生會長嗎?」
夜嵐十分狐疑,眼前這個人怎麼會這樣問,「嗯!羅莎莉」
魔王一邊吃,一邊說得意的說:「我剛去過他們家,還有那個小靈也在喔」
夜嵐聽的一頭霧水,但是固作鎮定的說:「喔!那怎樣呢?」
現界吞下嘴裡的食物,表情誇張的說:「校長也去了喔!」
夜嵐聽到校長都去了,臉色一個鐵青,但是現界卻一副不經意的樣子。
夜嵐低頭吃著早餐,現界說著剛剛發生的事,把自己說的十分英勇,像是要討好夜嵐一樣,最後,魔王像個小孩一樣,帶著夜嵐到處參觀。
而夜嵐先是一陣不知所措,之後便跟魔王有說有笑,但是夜嵐卻不知道,魔王對他有意思,她只是把他當成小米的哥哥,學生哥哥的關係。  
夜嵐看著眼前的一切,有點快要暈倒的感覺,忽然,一大隊人馬闖了進來,只聽見魔僕們唧唧喳喳鬧成一團。
現界震怒道:「誰敢撒野?」
原來是異能警察來了,手上拿著楓家的指控,要來抓人。
異能警察手拿像是電擊棒的東西,夜嵐很快的換上大魔導的裝扮,而現界居然也換上魔導士的衣服,不過不同於夜嵐,現界的魔導服飾水藍色的而且在胸前,有皇族的標誌,配合服裝,現界的眼睛變成了水藍色。
警察隊中有一個高大的男子走了出來,「我們奉命來抓人,楓家密報,你殺了兆翔!」
現界原本想要辯解,但是小米傳了意念給現界,所以現界沒有給任何回應,而夜嵐則是著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現界天真的對著夜嵐笑,「別擔心,我去去就回,在這裡等我。」
但是夜嵐堅持跟去,所以,一能警察就對兩人施展了壓制魔力的咒術,頓時之間,夜嵐差點昏了過去,幸好有異能警察在旁邊扶住。
魔王倒是沒什麼異狀,只是看到夜嵐的情形有點擔心,而且怒火也在心中安自然燒,嘴裡滴咕:「真不懂得憐香惜玉!廢物」
隊長瞪了魔王一眼,魔王倒是不在意,跟著他們進入了時空隧道。
(小魔補充,時空隧道,是魔界,異能界的稱呼,在人間,有些具有法術,巫術背景的人,有的稱為界門,有的稱作異界入口,以及其他稱呼,這個東西,是可以在短時間連接兩地的次元空間)
在路上,走著,夜嵐稍稍回覆體力了,但是,身上的咒術,讓他連基本的照明法術都有點使不上,所以也都十分安分。
反而是現界,一臉輕鬆,還不時跟旁邊的異能警察說說笑笑的,雖然異警不太想理他,但是現界總是有辦法弄得異警不得不開口。
出了隧道,一行人來到一宮殿式的建築,上面寫著,法庭.....
這裡又下了一道咒術,這讓夜嵐更不舒服了,現界的眼睛四處打量,突然一記閃光,從現界手中的戒指發出
「王怒!」現界低聲唸出,法院的外牆頓時倒塌,不過還有個東西依然漂浮在牆上。
『魔消』顧名思義,也就是魔力消弱器
難怪,夜嵐會這麼不舒服
看在異能警察眼裡,只能說這傢伙是怪物,因為魔導士被下了咒術之後,照理應該會像夜嵐那樣,失去法力
但是眼前這傢伙,不但沒有吟唱咒語,而且威力一點也不遜於大魔導的破壞力。
現界對著異能警察咆哮,「這點程度就想消磨我的魔力?哈,笑話,你最好快點把夜嵐小姐身上的咒術解除,不然,後果自負!」
幾個異能警察不敢輕舉妄動,直到隊長點頭,異能警察才解除了夜嵐身上的咒語,而隊長更是凶惡的瞪著現界。
流星宇,看著夜嵐,又是那張傻笑的臉:「妳沒事吧?」
夜嵐雖然虛弱,但還是不甘示弱的說:「要你管,我又沒做錯事,沒什麼好怕的!」
但是現界心理想著,那個『魔消』不除去,萬一夜嵐承受不了怎麼辦?
所以魔王叫夜嵐退開,夜嵐點點頭,往後退了幾步,順手畫出一個小型魔法陣,保護自己。
在異能警察還沒來的及反應之前,魔王手指著『魔消』,低頭唸了幾句:
「萬物聽著,我魔在此,雖此非吾管,聽令,以下省略......炎王破!」
突然之間,天空出現一隻暗紅色的龍,直直往『魔消』衝過去,碰的一聲,魔消碎掉了!
旁邊的幾個異能警察,有的受不了衝擊,當場趴在地上,其他人更是不敢驚舉妄動,畢竟他們抓過無數犯人中,還沒有人可以省略咒語,而發出如此恐怖的咒術。
(小魔補充:魔王=魔力爆發戶,沒人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魔王氣到不能控制自身的魔力,就會帶給周遭的人一陣震撼。)  
-    -    -    -    -    -  
某星廢言:
每次校稿完總是要讓眼睛休息一下,畢竟盯著電腦螢幕那麼久也不是好事= ="
況且錯字總是能讓我的手停不下來,說不定可以練我的中打耶XD
分類:親子

本業為軟體工程師的夢女子。坑坑相連到天邊,我已經不想在細數到底多少坑沒填了。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