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月山-他的聖誕老人

「月看起來不像是會相信聖誕老人的類型。」
  「都什麼歲數了,沒有高中生會相信那種東西了吧。」吃著從合作社買來的麵包,多多少少還是會被帶便當的山口吸引過去,麵包對一名身為運動選手的男生來說仍不夠果腹,即使月島看上去食量似乎不大的樣子。
  「但是小時後都會吧?期待收到禮物。」山口就是非常典型的孩子,天真地相信父母善意的謊言,在床頭掛著聖誕襪並期待隔天裡頭就能出現他想要的禮物。
  雖然是西方的節慶,不過沒人明白為何會風行到深受世界各地的人們喜愛,當然相關的商業噱頭更是少不了。
  「這麼說來,有一次因為有沒有聖誕老人而吵架呢。」沒記錯的話那是山口第一次對他生氣。
  「什麼時候的事?」他會因為這種事情跟月島吵架?沒什麼印象。
  「小三、小四的時候吧……」
  有點微不足道卻又一些有趣的記憶,看見山口書包裡的絨毛物,那些回憶在月島腦海裡漸漸清晰起來----
  聖誕老人幾乎是每個人的童年,但那種事情,月島在上了小學後,就不相信他的存在。
  他看過很多聖誕老人,爸爸扮的、學校老師、街上那些穿的一身紅的宣傳人員,沒有一個是真正的。
  不過那個單純得要死的山口不一樣,十分堅信,不管月島怎麼潑冷水,依舊深信自己的認知。
  「我每年都會收到禮物哦!」在聖誕襪裡!
  「那一定是你爸媽買給你的啦。」
  「才不是。」
  「是。」
  「就說不是了!」
  「就跟你說一定是!」
  說起來,那段時間是他們爭執最嚴重的一次,小孩子總是為了些無聊的小事鬧脾氣,不論山口還是月島,就只是想證明他們所說的才是正確。
  「月就是不相信聖誕老人才收不到禮物!撂!再見!」山口不服氣地在岔路上吐了舌頭,同時不忘向月島道別,對方只能氣呼呼地望著山口的背影,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扮什麼鬼臉啊!可惡!
  頭一次月島有自己輸給山口的感覺。
  明明他才是對的,什麼聖誕老人,才沒有那種東西,都只是用來騙小孩的而已。
  就連電視機裡都是聖誕節的宣傳,一想到這玩意兒是他和山口的導火線就一陣煩躁。
  儘管月島對聖誕節毫無興趣,每年固定佈置的聖誕樹仍出現在他眼前,繽紛的吊飾和閃爍的燈泡又讓他想起不快的事。
  雖然沒有聖誕老人,月島的家人會準備禮物給月島和明光。 
  那年的禮物是雙新的布鞋,月島基本上都穿明光的舊鞋子,也沒什麼怨言,不過收到新的東西總是忍不住高興一下。
  ----反正都是禮物,幹嘛一定要聖誕老人送的。月島依然在意著對他生氣的山口。
  哼,他遲早會發現根本沒有聖誕老人。
  「好像真的有那麼一回事……」山口細細想著:「啊,就是我爸出車禍的時後。」
  當時媽媽為了照顧住院的爸爸,暫時將山口寄住在月島家,因此那一年的「聖誕老人」無法將禮物送到山口的襪子裡。
  幸好爸爸的傷勢只有骨折的問題,只是需要時間休養,親眼確認後山口也就放了心。但……
  「今年沒有聖誕老人了哦,稍微忍耐一下,可以嗎?」媽媽這麼說了。
  「當然啊,伯父和伯母都在醫院,沒辦法把禮物放到襪子裡。」月島一副事不關己地,不過也間接證實了他的想法。
  山口想反駁,但沒有足夠的立場,事到如今,也只有相信月島才是對的。
  不過月島並沒有因此感到開心,悶悶不樂的山口令他更加懊惱。
  「喂,不要難過啦。」只是出口沒幾句好話也擺不出笑臉的月島實在不會安慰人。
  雖然遲早都會明白,但對現在的山口來說可能打擊太大,畢竟他是如此深信著聖誕老人。
  那個時候,月島想到一個辦法。
  一直以來有著儲蓄習慣的月島,買點禮物禮物對他來說不是什麼難事,最大的困擾,就是不曉得山口喜歡那些東西。
  什麼是既實用又會令人感到開心的物品?他只知道山口喜歡吃薯條。
  這還是月島第一次替別人的禮物感到煩惱。如此細心地挑選禮物,大概不會發生在山口以外的人身上。
  翻出了不知道多久以前用過的聖誕襪。
  「給你。」
  「……做什麼?」
  「聖誕老人的禮物不是要放到裡面嗎?」這種話從月島說出口真是怪彆扭的。
  「你不是說沒有聖誕老人嗎?」
  「總之你掛著就對了。」
  不明白月島想做什麼,山口還是掛上了。這幾天兩人都是一塊兒就寢,因此月島才有這個機會和能力辦到這件事。
  他小心翼翼地在不驚醒山口的情況下翻開棉被,並在床櫃上找到眼鏡,躡手躡腳地移動至書包拿出前幾天買好的禮物,順帶以一提包裝是月島自己弄的。過程中還被翻身的山口驚嚇到。
  好不容易將禮物放進襪子,窩回棉被的同時,山口意識不清地發現月島不在身旁。「月……?」
  「幹、幹嘛?」
  「起床做什麼……?」
  「上廁所。」月島故作鎮定,輕輕把起深的山口壓回去,並將被山口睡亂的抱枕塞回他手上。
  「睡覺吧。」他先替山口拉好棉被,隨後進入被窩裡溫暖有些寒意的身子。
  幸好他不是很聰明的人。看著沒多久又進入夢鄉的山口,月島想著。
  不知道明天早上會有什麼反應呢?像是放下一塊大石似地,月島心情輕鬆許多,安穩地睡了一覺。
  當時會做這樣的事,現在想想,月島自己也覺得很意外,不過就只是希望山口能高興罷了。
  「確實做了這樣的事,欸,你知道?」聽山口的與氣似乎是發現了。
  「仔細想想就能明白的吧。」畢竟他也到了不相信聖誕老人的年紀。
  「不過,芬蘭有一個聖誕老人村哦。」月島說著,雖然也是商業性的觀光地。
  「真的嗎?」
  或許對山口來說,有沒有聖誕老人已經不重要了。
  月島瞄了瞄山口書包裡的圍巾,心滿意足地偷笑著。
月島的男友力差不多是這種感覺w?
什麼都不說又靜靜地做,在人家看不到的情況下對他好。
超溫柔的啊^Q^(純妄想)
順便算一個聖誕節賀文吧XD
#月山  #月島  #山口  #排球少年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