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微小的幸福

  無法取消的模特兒工作使黃瀨沒能第一時間探望笠松,雖然通過電話,手機另一頭用著沙啞的聲音告訴他沒什麼大礙,不過昨日先行探病的森山和小堀表示沒那麼樂觀,據說燒得頗嚴重。逞強也是這個人的缺點吶。
  黃瀨有些猶豫地站在門口,他還是第一次拜訪笠松家,不知怎地緊張起來。
  待會兒要怎麼和伯父伯母打招呼?會不會看到這頭金髮覺得我是不良?不行不行,必須留下好印象。
  輕輕顫抖的手指在腦袋還有點混亂的情況下按過電鈴,沒整理出該怎麼做才能讓笠松的家人覺得他不至輕浮。  
  心臟像是第一次上場比賽那樣快速跳動,面對未知的事物帶著不知名的期待、興奮與些許畏懼。
  大門推開的瞬間,黃瀨的身體震了一下,一名神似笠松的少年,睜著大眼望著比他高上一顆頭以上的黃瀨。
  「前輩?」
  下意識地喚著,才自覺做了件稱得上蠢事的舉動。
  「我不是前輩。」還在變聲階段的少年淡定否認,同時對眼前的模特兒投下打探的目光。
  「哥哥在房間,要進去看他嗎?」
  哥哥?哥哥指的是前輩嗎?前輩竟然有弟弟?沒聽說過啊。
  「幸男哥哥說如果是奇怪的人就把他轟出去----」
  而且還有兩個?
  一名男孩從裡頭的樓梯奔跑下來,五官和笠松也有幾分相似。
  「他是哥哥說的黃瀨,不是奇怪的人。」少年對著男孩解釋道,看來是家裡的二男和么子。
  「是幸男哥哥常常提到的笨蛋嗎?」男孩眼神閃爍地說著令人有點哭笑不得的言詞。
  常常提到,不過可能沒講過什麼好話吧……黃瀨內心偷偷滴淚。
  「沒禮貌!快點道歉!」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黃瀨無心計過,感覺這兩兄弟的教養還不錯,言行舉止都有一點在模仿笠松。
  笠松的房間整整齊齊地,書桌上有不少CD,床旁擺著一把木吉他,牆壁貼著喜歡的NBA選手和歌手的海報,矮處有個迷你籃框。沒記錯的話前輩好像很小的時後就開始打球了。
  笠松戴著口罩,靜靜地窩在被窩休息,聽到黃瀨的腳步聲便睜開眼睛。
  「呃、吵到你了嗎?」
  毫無氣力的模樣令黃瀨不知所措,這樣的笠松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我只是閉著眼睛。」邊說著邊緩緩起身,連講話都有氣無力。
  黃瀨放下運動包包,在床旁的地板席地而坐,床鋪本身高度不高,並不會有太多距離感。
  「森山前輩和小堀前輩說你燒得很厲害。」他面露擔心,伸手觸摸笠松的額頭,溫熱得完全超過正常體溫。
  「我已經好很多了。」
  也不知道到底說真的還是假的,但以平時的精神當作標準,還差得遠呢。
  「前輩你太勉強了啦。」就連生病也不示弱,不曉得該說是優點還是缺點,太過堅強了。
  笠松小弟在這時衝進房間,對著哥哥興奮道:「幸男哥哥!他就是奇蹟世代的黃瀨嗎!」關於黃瀨,從笠松口中聽聞不少,看到本人還是忍不住想要證實是否與傳聞如出一轍。
  「喂!不要吵到哥哥休息!」二男戰在房門口喊著,看得出來是哥乖巧的弟弟。
  「沒關係,」平時也和他們說了不少黃瀨的事,會好奇也是正常的。「要進來嗎?」
  雖然只是問句,他似乎不好意思拒絕,同樣在打籃球自然曉得帝光中學的黃瀨涼太,對他而言黃瀨就如難求一見的運動明星,儘管從哥哥那兒得知的消息不少是負面評語,不過聽得出來不全是真心話。
  很受女生歡迎的輕浮笨蛋----有這樣的相貌難怪會受女性歡迎,就連同樣身為男性的自己也只能用帥來形容這個人的外表。  
   「幸男哥哥和黃瀨誰比較厲害?」最年幼的弟弟問了不管是哪個孩子都會想知道的問題,只是有點尖銳讓黃瀨無法立即回答。毫不猶豫地說是我絕對會被前輩丟一個拳頭吧,在弟弟面前洩氣什麼的。
  「是黃瀨哦。」笠松柔和地說:「他可是我們的王牌。」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他這麼講,還是不由地心花怒放。從中可以聽見信任的成分。
  「所以黃瀨是最強的囉?」
  「----姑且算是吧,還有,要叫黃瀨哥哥。」
  只是糾正小弟的稱呼,但聽前輩口中說出來還真是----怪可愛的,真想聽看看他這麼叫我。
  果然兄弟和姊妹差很多呢,不過或許和人也有些關係,雖說姐姐們也挺照顧自己,但與笠松的大哥氣息還是不一樣。
  畢竟學校還有作業,倆兄弟並沒有在房間閒聊太久,終於只剩黃瀨和笠松獨處。
  「……有點意外呢,前輩的弟弟。」難怪總是有一股可靠的感覺。
  「因為我沒怎麼提過他們吧。」
  這麼說來一見面會聊的基本只有籃球的話題。
  「對了,這是教練要給你的。」黃瀨才想起來除了探病還有另一件事。他從包包裡拿出幾包動能(一種營養品,粉狀,倒進水裡搖均勻便可實用,熱量很高。作者目前吃過橘子和巧克力口味。),笠松吃過這東西,通常是劇烈練習前或比賽前飲用效果最為明顯,不過也沒有常常喝。
  「下禮拜有一場練習賽,不知道你什麼時後會回來,就先拿給你了。」
  「嗯,謝謝。」味道有點甜他其實沒怎麼喜歡,還是運動飲料比較合胃口。
  見黃瀨似乎還有話想說,琢磨半天才講出令人有點詫異又有點害羞的言詞:「我超想你的啊……」黃瀨漲紅了臉。
  「你、你這白癡在說什麼啊!不是才兩天沒見嗎!」
  「加上假日有四天。」
  突如其來的甜言蜜語笠松最招架不住,知道這點的黃瀨也只是偶爾說說罷了。
  儘管平時看上去是笠松單方面欺負黃瀨,卻沒人曉得某些時後笠松有多容易妥協。例如面對主動環著他的黃瀨,並不會感到抗拒,這樣親暱的舉動會讓他不知所措而更顯僵硬,大概只有這時後才會展現出身為男友而非後輩的可鬧。
  因為發燒身體比平常更加溫熱,感冒而產生的無力感使笠松更徹底地癱軟在黃瀨懷裡,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前輩平時和弟弟們都說些什麼啊?」
  「笨蛋之類的。」
  「就沒有其他好話嗎……」
  「一開始有說過很輕浮得帥哥。」
  「前輩----」要怎麼做才能讓自己看起來正經些,一直都是黃瀨的煩惱。
  「但一扯到籃球就會認真無比,他們有看過你的影片哦,說你很帥氣。」當實笠松在房間看著隊上的比賽影片,一頭金髮外表亮眼的黃瀨自然輕易地將兩個孩子的目光吸引過去,但他們也看得出黃瀨是當中實力最堅強的。
  「交往的事完全沒提到嗎?」
  「怎麼可能會說嘛。」
  雖然幾乎不與女性接觸,但笠松家人似乎沒懷疑過他的性向,所以才更說不出口。話說會喜歡黃瀨也是預料之外。
  「哥哥,晚餐有什麼想吃的……嗎?」開起房門的同時聽見裡頭傳出的碰撞聲,只見黃瀨姿勢詭異地倒在地板,手摸著發疼的腦袋。
  「發生什麼事嗎?」
  「……不小心撞到而已。」笠松替暫時說不了話的黃瀨回答。
  什麼情況會撞成這樣?疑惑著但不打算多問。「那、晚餐要吃什麼?」
  「清淡的就好。」
  最後還看了黃瀨一眼才離開,剛才撞那一下可不輕,黃瀨好一陣子才抬起頭。「前輩……太用力了啦……」這肯定會腫起來,痛死了!
  「抱歉。」聽起來好像沒太多誠意,黃瀨摸摸鼻子算了,因為接下來的事完全讓他忘記頭疼。
  「要留下來吃晚餐嗎?」
  這、這是----被邀請了嗎!
  「呃、但是,伯父伯母……」伯父感覺是個很嚴肅的人。黃瀨想像。
  「我爸去出差,媽媽回外婆家。」
  這是什麼做壞事的開頭……噢不,還有兩個弟弟,而且前輩身體不適,不能有這種想法啊黃瀨。
  「那、就再打擾一下囉。」
  原本不怎麼放心弟弟的笠松打算下床,應是被黃瀨強迫留在床上休息。黃瀨表示家裡都是女孩子,下廚這檔事兒難不倒他,代替笠松看好自己的弟弟。
  背影看上去是沒那麼熟練,可能他看慣了媽媽和姊姊的身手。
  黃瀨擅自進入廚房,高大的身材在這個空間顯得擁擠,而拿起鍋鏟的動作不失母親那樣流暢讓弟弟頗意外。  
  「我上面有兩個姐姐,很多女孩子的事我也會做哦。」黃瀨解釋著,說起來家裡的事也很少和外人提起,笠松去過一次就不打算再進入他家門口,原因是那兩個姐姐。
  「哥哥有說過。」他稍微猶豫一下,問:「你和哥哥很要好嗎?」
  「欸?」真是不好回答呢,很要好嗎?都發展成戀人的關係能不要好嗎?「算……還不錯吧,畢竟前輩很照顧人。」對這個不合格的男友百般包容,雖然疼愛他的方式以拳打腳踢為主。
  「升上三年級後哥哥幾乎都在說你的事哦。」
  來了一個很自大的一年級小鬼,奇蹟世代有夠令人火大的----諸如此類吧,想聽聽笠松在家裡如何描述他,又害怕被露骨的言詞傷害,誰都不想以客觀的角度面對自己。
  「反正一定不是什麼好話吧,哈哈……」他有自知之明。
  「其實也不盡然,不過最近講到你心情都蠻不錯的。」
  「有時後提到森山哥哥和小堀哥哥也是,雖然沒什麼好話卻說得很開心。」
  「啊哈哈,前輩就是這樣呢。」黃瀨不自覺勾起淺淺的微笑:「不論嘴巴還是行為舉止都強硬得要死,但也會有很溫柔的時後。」
  啊啊,就像這個樣子。
  搞不好連自己都沒發現嘴角上揚的事實,單純想到對方就覺得高興。
  那種很溫柔的笑顏。
前輩的弟弟真是太令人好奇了----
不知到明年的海常有沒有笠松弟弟的加入
總之又是各種腦補。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