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綠高 - 其實從未變過。07

※背景半架空,沒有奇蹟世代,沒有超能力籃球。
  綠間靜靜聽著電話裡的啜氣,熟悉的名字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提起,然而這次被傷害的人不是他,微妙的心情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前陣子綠間得知了妹妹和高尾交往的事情,十分震驚,一方面高尾畢竟也曾經和他有過一段感情,另一方面這次的對象是自己的妹妹。
  綠間知道妹妹上的大學和高尾同一間,但怎麼也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的關係。
  他也不曉得該怎麼安慰,只是說著,不要再想那麼多,那種人不要也罷之類的話。
  或許是說給自己聽的也不一定。
  花了好些時間才撫平妹妹的情緒,雖然平常不怎麼親近但這種時候卻覺得哥哥真的很可靠。掛上電話後,綠間再次想著高尾和妹妹交往這件事。
  他知道高中後高尾陸陸續續交往過很多女孩子,因為那些人和自己無關所以一點都不在意,只是這次欺負到家人頭上,說什麼也有些火大。
  高尾的個性不如綠間所了解,常常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麼,而隨著年齡增長心境也會變化,現在的高尾根本不是當初他所認識的。
  覺得分手後就互不相往來是件幼稚的事,那時的他們因為同班又同社團的關係無法辦到,勉勉強強才又湊在一起,但心中的芥蒂怎麼樣也忽視不了,就算回復了朋友的關係,綠間覺得他們已經變得只是單純的同學。
  早就已經,不熟悉了。
  撇開他和高尾不談,妹妹的情傷他不能無視。不過有大半的原因是因為對方是高尾吧。
  「喂,小真嗎,找我什麼事?」雖然嘴吧上這樣問著,不過高尾心中也有個底。
  沒多久便立刻打了通電話給高尾,綠間問:「你現在有空嗎?」
  「……」高尾沒有說話,老實說現在不怎麼想討論這件事。
  「我想你知道我要說什麼吧,高尾。」綠間的口吻平平淡淡,此刻的高尾聽來卻覺得有濃厚的責備意味。不管怎麼說那都是綠間的妹妹,自己的親人被這樣玩弄,總是不高興吧。
  「我知道。」不如平時那樣輕浮,高尾的聲音聽來很沉穩,沉穩到綠間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就像你現在看到的,我們分手了。」絲毫不帶感情似地。 
  他不知道高尾是否把感情分分合合這種事情是為理所當然,一個又一個地拋棄對方,再怎麼樣那些人都是真心付出,倒是高尾這樣無所謂的態度,雖然只是旁觀者綠間也看不下去。「你給我差不多一點。」綠間兇狠了起來。
  「真弓的事情我很抱歉。」完全感受不到誠意,像是早就習慣一樣,高尾的道歉在綠間耳裡非常廉價。「但就像你知道的,我也不會去挽回他什麼的哦。」彷彿擺脫了個麻煩的語氣。
  綠間越聽越火。「夠了吧?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也稍微多替別人想想吧?那種我行我素的態度什麼時後才會好轉?」那時後也是,總是不顧別人的感受。
  所以才說高尾這人令他火大。
  「我不想講了,先睡了,再見。」沒有等綠間答應便掛斷了電話,響起的嘟聲讓綠間現在就想好好痛揍高尾一頓,可惜的是他辦不到,無奈地關上手機殼。
  到底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人?
  不斷不斷地捉弄他人的感情很有趣嗎?高尾?
  很多事情想問出,但綠間明白自己沒有那個勇氣,而現在的高尾大概也不會認真回答他所問的。
  想睡覺只是掛斷電話的藉口,知道這點綠間還是傳了簡訊:「明天下班我在門口等你,給我交代清楚。」就算只有文字也好好地傳達他現在的怒氣及威嚴,綠間那種光是面無表情的模樣就散發著一股壓力。
  光是電話無法完整地描述,面對面總有辦法把話說清楚,另外綠間也不曉得該怎麼解釋,對於高尾,想要當面了解妹妹和他的交往以及分手這種心情。
  一直掛在心上導致整完都睡不好,綠間心情差得亂七八糟,以為已經對高尾處理感情的輕浮態度習以為常,但也有可能是妹妹的關係所以又介意起來,他這樣告訴自己。
  上課時也不斷思考著,到底要和高尾說些什麼?雖然還有好一段時間可以讓他慢慢想,綠間開始煩惱也焦急起來。
  說起來真的記不太清楚高尾什麼時候變成這樣,最初見面時,他認為高尾就如外表一樣,輕浮得無法讓人信服,事實上是個認真起來很可靠的人,至少對於喜愛的事物是如此。
  高中畢業後高尾放棄了一直所喜愛的籃球,就連作為放鬆的街頭籃球似乎都沒有碰過,印象中他沒有太多興趣,綠間記得高尾唱歌還不錯聽,但只有心血來潮時才會高歌一曲。
  認識了這麼多年,結果一點都不熟悉。
  隨著年紀增長很多價值觀都會改變,綠間很清楚,他人的性格也不是外人能強求的,但果然,這樣的高尾,
  不是他所希望的。
  不過,其實從最一開始,也就只是他以為高尾是他所想要的、希望能夠變成他所喜歡的高尾。對方可能從頭到尾都沒有向自己展露本性。
  那時候出了什麼問題?綠間時不時會想著。
  他明白自己的個性確實有缺陷,是否構成分手的原因之一也不敢保證。但更多的是高尾那種不管有沒有他都無所謂的態度。
  沒有受到重視的感覺。
  即使在籃球社激烈運動著也無法暫時淡忘有關高尾的事,從昨晚起像是觸動某個開關,如潮水般不湧出,甚至是以為早就已經忘記,高中時有關高尾的那些記憶。
  聽說高尾從大二開始就在一家居酒屋工作,不管課程還是社團都早早結束的綠間根本不曉得要做些什麼事等待夜晚的來臨,結果比高尾下班的時間早兩個小時在他所住的公寓門口等待。之前綠間有來過幾次,不過都是雙方相互需要一些幫忙才會碰面,現在想想上次看到高尾本人也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 
  儘管很不願意承認,至今仍會讓他有所思念的高尾,會一直無法好好相處的理由綠間其實很清楚。
  像是誰先承認誰就先輸的遊戲。
  綠間大概還喜歡著高尾。
  冬天的寒風吹得有種快凍傷的感覺,綠間知道離真正的凍傷還有好段距離,也就放心地繼續在門口吹冷風,幸好身上的大衣還夠暖和,只是沒有受到保暖的臉頰十分冰冷。
  到後來綠間也沒心情去計算時間,只知道等了很久終於見到高尾,對方同樣穿著保暖用的外套,但整個人彷彿被這樣的天氣狠狠傷害著,那件外衣像是裝飾一樣的東西。高尾似乎比上次見面要更消瘦。
  中分的短髮沒什麼變化,已經是成年人的高尾也沒高中時那樣稚氣的臉龐,身高或許長了一些,不過在綠間眼裡看起來都差不多。相差甚多的是簡直吸過毒一樣、毫無生氣的氣場,完全地沒有精神。
  「還真的在這裡等啊,綠間。」就連聲音也滄桑了起來。「進來吧。」
  「不用了。」綠間打算事情問一問就走,「告訴我和真弓之間發生什麼事。」總之先弄清楚分手的原因。意外地高尾飛常乾脆且簡要地說:「覺得已經沒感情了,就這樣。」顯然不想再多做說明。
  「沒感情的人只有你吧。」妹妹昨晚的說法他還記得一清二楚:「你知道真弓有多喜歡你嗎?」
  「只有單方面的喜歡是不行的吧?感情這種事是勉強不來的。」的確高尾講的並沒有錯,但他的行為令人無法苟同。
  他不知道是因為累了一整天還是怎樣,有氣無力就算,高尾連綠間的眼睛看都不看,明明以前是說話都會看著對方眼睛的人,滿不在乎似地,綠間這下子真的怒了。
  「你這個人總是這個樣子,只要自己好就好,從來不顧別人的感受!」想起以前的種種,歷歷在目,全都是綠間想忘也忘不了的記憶。「想要的時候就厚臉皮地要求,膩了再一腳踢開,這種惡劣的做法真是一成不變吶!」讓他在住宅的地方破口大罵,高尾是第一個。
  就算是綠間也鮮少對他吼罵,綠間的聲音本身就帶著壓迫感,大聲起來讓高尾不禁一震。「喂,少說這些來抹黑我……!」原本無精打采的模樣也染上了綠間的怒氣,高尾的眼神兇狠起來,這下真的對上綠間的眼睛。
  「哪裡抹黑你了?一直都是這樣不對嗎?」完全不覺得自己有說錯話,綠間壓倒性地佔了上風。
  「那時候也是,從來就不把別人放在眼裡!」累積許久的情緒終於宣洩而出。
  這些話,是綠間當年的疑問,直到現在。
  八年過去,只是維持著兩人默認的朋友關係。
  但綠間明白,他們早就連朋友都做不下去了。
  強撐到現在只因為留戀。他只怪自己太天真。
  高尾詫異地望著綠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反駁。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理解綠間為何說出這種話的表情。
  「到底在說什麼啊……」只見淚珠開始擠在高尾的下眼睫,看上去上未達到情緒的最低潮鼻子卻紅了起來,說話的語氣也變了調,努力不讓哽咽破出。「不把別人放在眼裡的……明明……」高尾再也忍不住,幾乎就像是在崩潰邊緣一樣,眉頭緊皺的程度是綠間從未見過,面部逐漸扭曲起來。
  綠間錯愕地看著高尾的表情變化,像被罵哭了的小孩,這反應是他預料之外。「明明……」
  和綠間一樣,悶在心裡那些話,過了八年,一字一句,從未變過。
  這次的高尾已經忍不了了,顫抖得厲害的嗓音,潰堤的淚水,擤鼻涕的聲音也清晰可聞,有如釋放般地,再也關不住。
  他深吸了口氣:「----明明……一直、一直都是你啊----」像是因缺氧而呼吸的救命氧氣。
  「小真……」
#綠高  #綠間  #高尾  #黑子的籃球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