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綠高 - 其實從未變過。06

※背景半架空,沒有奇蹟世代,沒有超能力籃球。
綠間點頭,高尾馬上拿起手機問家裡人的意見。因為是曾在家人面前提過好幾次的名字,加上高尾也不是第一次住別人家,只是問了換洗衣物的問題,高尾擅作主張說直接穿綠間的就好,總之答應了他的要求。
  「我有說要借你嗎?」聽著高尾在電話裡說的,綠間反問。
  「呃、不借嗎?」
  「……我拿以前的給你。」綠間想起國中有幾件練習服沒丟掉,到衣櫥裡翻了下找出以自己來說根本套不下去的衣褲,還有內褲。反正也沒在穿了,衛生方面還算安全吧。
  「小真想得太周到了----」稍微調侃下綠間,對方似乎不受他影響。「我去和媽媽說一聲。你看要翻書還是幹嘛隨便你,但不要弄亂。」說完便下樓去。
  高尾到書櫃前一一掃描書名,教科書不感興趣,略過。拿了幾本星座占卜看一下,有關天蠍座或巨蟹座的內容,不過他本身對這就沒有接觸,雖然文字淺顯易懂但還是有點讀不下去,最後視線停留在被集中在一塊兒的樂譜。裡頭的線譜分成上下行,高尾猜得到這應該是鋼琴的樂譜。
  原來小真會彈鋼琴啊。
  光是課業和籃球就出色地讓人易妒,竟然還會音樂。不夠還真有點難以想像,那樣高大的身軀在鋼琴前優雅地彈奏。
  真想瞧瞧,彈琴的模樣。
  「要先洗澡嗎?」很快地就上來了的綠間,看來高尾確定能住下來。
  好像連浴室都會很大的樣子,高尾答道:「好啊。」依綠間的描述前往浴室。或許不能稱之為高級,但比自家的浴室還要打多就對了。
  盥洗用具都是整齊地排列著,不同的人好像用著不同的洗髮精和沐浴乳,期中一瓶是運動型洗髮精,看樣子那瓶就是綠間在用的,另外還有會發出香味的,應該是綠間妹妹所使用,因為自己也有年紀相近的妹妹,知道這年紀的女生差不多都比較喜歡用這一類。
  高尾洗澡並不需要很多時間,吹乾頭髮後很快地又回到綠間房間,雖然是國中時的衣服,穿在高尾身上還是大了一號,綠間的體格原本就比同齡人要大上許多,應該說根本不該是高中生該有的身高。接在高尾後面,綠間洗澡的時間比高尾久一點。
  幾乎沒有任何拘束感,自然地翻起綠間的書櫃。以比例講說為數不多的樂譜再拿出來看一次,雖然完全看不懂。音樂這種東西從接觸開始就被高尾完全排除在學習之外,連高音笛都不喜歡。
  密密麻麻地好像很困難,綠間的腦袋果然不是一般的組成,和普通人不同,高尾解釋著。體育和音樂這麼兩極化的東西集於一身,該說這人是多才多藝嗎?
  另外在書櫃底下的櫃子找到一整箱的獎牌和獎狀,大部分都是籃球相關,也有一些像是學校運動會之類的,基本上全部都是金牌,金光閃閃。有沒有這麼討厭?
  高尾也是一個一個拿起來欣賞,不由得羨慕起來,不光是體育,連文藝方面也有不少肯定,除了鋼琴,還有像是書法、寫作、英語競賽等等。這已經不是完美無缺,剪直異於常人!
  「用不著那麼驚訝吧。」
  不知不覺幾乎把所有獎品都翻出,高尾周圍都是綠間從國小開始的比賽獎牌獎狀,而綠間印象中好像也沒怎麼拿過第一名以外的名次。
  「小真你根本就是怪物吧……這種金牌數量不是人幹的啊……」要說金牌高尾不是沒有,但是在一隻手掌內可以數出來的數量。
  「是嗎,」綠間不以為意:「一起下來吃飯吧。」
  應著綠間的邀請。家庭成員有父、母、妹,加上自己總共五個人,起初高尾有點怕怕的,如果父母是個像綠間那樣嚴肅的個性就尷尬了,畢竟對方是長輩不能像對綠間這樣去玩弄,幸好其實兩人都蠻開朗,而高尾親和的個性很快就和綠間的父母有說有笑起來。綠間詫異地懷疑其實高尾才是他們的兒子吧?就連自己平常都不會和父母聊成這樣,還有,根本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了啊!
  「你啊……就連長輩也能這樣收放自如嗎……」
  見識到高尾稱得上高明的社交手腕,明明是初次見面卻連玩笑都開得起來,而且並不會讓人心生厭惡,綠間懷疑之所以認為自己和高尾是朋友搞不好試錯覺也說不定?也許他不論和誰都能如此要好。
  「老實說小真的爸媽意外地開朗呢----」看上去仍意猶未盡的樣子,高尾似乎還想再和父母多聊一些,但繼續這樣下去綠間以往的糗事也會一併道出,絕不容許這種情況發生!於是隨便說了:「高尾今天住家裡的目的是為了讀書。」硬是把他先帶回房間。
  不過那都是綠間擅做主張,狀況外的高尾並不明白綠間所說的讀書,該不會真的要吧?
  「先說好,我可沒帶課本。」書包裡頭唯一的書籍是JUMP。
  「用膝蓋想也知道不可能。」怎麼說和高尾都有了幾個月的認識,座位就在後方,對方上課到底都在幹嘛明白地一清二楚。「才不指望你會唸什麼書的吶。」完全放棄高尾在這方面有努力向上之心的想法。
  「什麼啊,說這種話……」就算知道綠間只是單純地陳述事實還是有些不滿,高尾道:「那麼,現在要幹嘛?」以往到同學家過夜都會在房間裡玩得天翻地覆,不過綠間並不是這種人,雖然已經習慣和他相處,但多多少少會有不知所措的感覺。這個房間看起來不像有電玩什麼的。「你平常在家都做什麼?」
  「做什麼……這時間差不多在讀書了吧……」綠間的作息十分簡單且規律,基本上不容打破,只不過高尾臨時的拜訪使得他必須開一次例外。「突然說要住下來都被打亂的說。」
  聽起來好像有點責備意味,高尾反駁著:「明明是你說可以的耶!」話說最一開始也沒那個意思,就只是羨慕意味地說出了那樣的想法。誰曉得綠間會這麼乾脆地應好。
  反覆爭吵了下後便回歸正題,高尾提出想聽看看綠間彈琴。「不行,剛剛和媽媽說了要讀書,至少再一個小時。」說謊也要說到底,總之不論做什麼事都不能有缺陷。
  「啊----超無聊啊,小真你這邊沒什麼好玩的。」因為擺設少的關係顯的房間空曠起來,並不指望綠間能有什麼娛樂類的東西會放在這裡。「是說,剛剛那是你妹妹呀?」之前有聽綠間說過還有一個妹妹,不過今天第一次見到,和綠間有幾分神似。
  「是的哦。」
  「還真是少言呢。」雖然和綠間的父母聊得很開,過於安靜而顯得突兀的綠間妹妹不得不引起高尾注意。
  「因為第一次見面吧。」印象中妹妹其實也不是什麼寡言的女孩子,但對初次謀面的陌生人並不會主動示好。在外人眼裡大概有幾分和綠間相似,不過不會像綠間這樣難以親近。
  「長得好像呢---小真的妹妹。」眼睛的部份真的像到不行,畢竟下眼睫毛長到輕易看見的人太少了,這麼說來綠間的母親也是這樣呢。
  「還好吧,不過是妹妹而已。」雖然常常聽別人這麼說,綠間本人並不這麼認為。
  「你這樣是不行的,對妹妹要更多關愛!」同樣有著年紀相近的親妹妹,不同於綠間,高尾和妹妹的感情算還不錯。
  「我可不覺得哪裡對她不好。」就算沒有很親近,至少很多時後綠間都幫妹妹的忙,在不觸犯原則的情況下,印象中也沒有對她大小聲過,除了幸運物被弄壞的時候。
  綠間提議乾脆玩將棋來打發時間,沒什麼興趣但並不會排斥,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試著玩過幾場後,原本只是當做娛樂性直的高尾認真起來,但不管如何怎麼樣都贏不了綠間。
  「可惡!你到底怎麼下的啊!」怎麼玩都被吃得死死的!
  「你還不行的吶,高尾。」雖然是興趣而已,綠間有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除了赤司。
  之所以會有堅強的將棋實力有一部份原因是中學時常跟赤司切磋的關係,對上赤司綠間也鮮少拿下勝局。
  下了最後一手,沒有去計算到底玩了幾局,可以確定的是高尾完全敗北。有種腦袋過度使用的感覺,這才發現離說好的一個小時超出許多,這當中有大半時間都讓高尾思考去了。
  綠間收起將棋後便帶著高尾到家裡的鋼琴房去,以及擺在書櫃上這才發現很久沒動過的樂譜。自從開始打籃球後就沒什麼彈琴。
  房間並沒有很大,除了鋼琴還有一些古典樂器,綠間說那是他妹妹的,綠間妹妹對音樂似乎很有興趣。做為訪客讓高尾選擇曲目,但他什麼都不懂只是隨便抽出其中一首。
  將樂譜放好後,細長的手只開始在琴鍵上游移著,隨著琴鍵的下壓傳出了鋼琴優美的打擊聲。排除音樂老師上課彈琴,高尾沒有實際聽過。
  即使擺著樂譜但也不怎麼需要去看,綠間低著頭默默彈奏著,坐在一旁的高尾眼睛望著綠間,耳朵聽著他所製造出來的音符。
  雖然看上去和大家都很要好,高尾自己很清楚到底誰是同學、誰是朋友,很多時候並不會將太多人放在心上,正確來講,覺得很重要的人,綠間還是第一個。
  國中時曾經和綠間所在的學校打過一場比賽,那時高尾的隊伍以稱得上多的分差輸給他們,他不會忘記最後一分的壓哨球,是在自己面前、彷彿根本沒有人在阻擋他的綠間。
  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綠間完全沒有看高尾一眼,完完全全地被無視過。滿滿的不甘心佔滿著高尾的心頭,沒有表明但他很清楚,做為對手綠間絕對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怎麼樣也沒想到,上了高中竟然會和自己所認定的敵人進了同一個學校,高尾很錯愕,不過比起那種事,眼下更要緊的是他必須和綠間做為隊友,就算當初再怎麼討厭他也必須接受這件事,很快地高尾從「要打倒綠間」轉變為「讓綠間認同我」。
  因為很在意這個人,得知和綠間同班後高尾不知道該說興奮還是詫異,總之也是盡自己所能地去親近他、想多了解他。同時因為綠間的人際關係與他人疏遠,造成了「高尾總是和綠間在一起」、「他們兩個是朋友」的觀感,確實除了高尾幾乎沒有人能和綠間相處。
  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和綠間變得很要好。
  高尾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性傾向不同於一般人,雖然一直沒有透露也沒有洩漏,可能已經變成下意識的防備,不管男人女人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容易親近這點只是個性上比較活潑的緣故。其實和綠間一樣,並沒有和誰特別要好。
  什麼時候開始有了、想和這個人在一起的想法?
  知道自己也許做了錯誤的選擇,當時根本不該主動接觸綠間。
  綠間彈琴的模樣大概也沒多少人看過吧,至少高中以來的音樂課也沒見過。認為自己可能是少數人之一而感到高興。。
  有些清秀的臉蛋和大號的體格搭不太起來,但久了就習慣也沒什麼怪異感,甚至覺得這樣的綠間很帥氣。
  身上的衣服也是綠間穿過的,細細地感受著布料碰觸肌膚的感覺。
  要是知道自己被他喜歡著,會有什麼反應?
  肯定不回接受的吧,將他排除在外也不是不可能。
  好糟糕,要怎麼辦呢?小真。
  像是背景音樂一般,綠間的琴聲襯托著高尾的哀傷。
#綠高  #綠間  #高尾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