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綠高 - 其實從未變過。05

※背景半架空,沒有奇蹟世代,沒有超能力籃球。
        綠間竟然會上課傳紙條。
  椅子後方被踢了幾次才轉身過去的高尾,錯愕地接過綠間用筆記本上的一小角紙條。上頭寫著:「今天練習,我會試著傳球看看。」字跡工整得不像一個男生寫出來的字。
  高尾暗自笑了笑,有種獲勝的感覺。不過確實感受到綠間的誠意。
  一時半刻大概還改不過來吧,但改變這種事必須一點一滴慢慢來,若綠間是真心想做點變化,高尾百分百會相信。
  綠間開始試著觀察場上的狀況,雖然起初大部分的球都還是靠自己得分,但漸漸會找空隙傳球,製造機會讓隊友得分,這樣的改變並沒有減少秀德的獲勝率,儘管沒有綠間狂丟三分球來快速拉開分差,似乎不會影響到原本應該有的分數。
  對此高尾自然感到開心不已,雖然這麼說有點自戀,但綠間也算是因為他而改變的吧?
  「小真的轉變太大了----原來我對你來說這麼重要啊?」半開玩笑地說著,沒想到綠間非常正經地回答:「一開始是這樣沒錯的喲。」
  ……唉唉?
  「回過神來才發現,沒有你在旁邊吱吱歪歪的真的很不習慣。」直白一點的說法就是,也許早就把高尾當做朋友也說不定。
  「什麼嘛,小真真是不坦率,是說吱吱歪歪是怎樣!」有夠不好聽的!
  「總之,目前的狀況滿意了吧。」綠間的態度一如往常地看上去幾分高傲,高尾似乎不這麼認為,不知道是習慣了還是能夠理解對方內心的想法,對於綠間的個性也算捉摸個幾分,知道這樣的口吻不帶惡意。
  「還不錯,下次叫聲高尾大人聽聽。」
  「少在那邊得寸進尺!」
  綠間很少被別人開玩笑,主要原因是不怎麼親近也沒什麼朋友,仔細想想能這樣對話的,高尾似乎是第一個。
  意外地並不討厭。
  「笑一個嘛小真----板著那張臉很容易長出皺紋的哦!」
  「不要弄、高尾!」
  臉頰被雙手往上拉,皮笑肉不笑地牙齒還外露,綠間目前為止的人生大概沒比現在更丟人的吧,幸好籃球部的放課時間比較晚,加上這裡是住宅區,除了綠間和高尾沒有第三者。 
  綠間並不認為自己的力氣會比高尾小,加上高尾的身高劣勢這樣的施力點對他比較吃虧才對,卻掙扎一段時間才擺脫高尾的捉弄。瞬間的用力使得彼此重心不穩,高尾往前倒下的同時撞上綠間,腳步沒踩好便隨著高尾的重量跌了下去。兩人狼狽地摔在街道正中央。
  下方有個高個子當肉殿倒還好,綠間可是赤裸裸地撞擊水泥地,眼鏡因反作用力飛了出去,脆弱的鏡片就這麼裂了幾道蜘蛛痕。
  「高尾……!」
  語氣聽上去明顯燃起熊熊怒火,整個人趴在綠間胸口上看不到表情,但高尾想像得出來一定會是前所未聞的恐怖,他能做的只是尷尬地抱歉,希望能稍微讓綠間消消氣。
  「對、對不起啦……」怯怯地說著。
  「你要躺到什麼時候?」就算比自己少上十四公斤,高尾的體重壓在身上還是不好受。
  綠間這麼一說高尾才連忙站起,這一摔讓制服都髒掉了,不過不打緊,重點是綠間的眼鏡。原本以為只有摔痕而已,沒想到一拿起來像碎玻璃般紛紛落地,只剩下鏡框。綠間不語。
  「呃……不戴眼鏡就看不見嗎?」真心覺得不妙啊。
  「我現在視線非常模糊的說。」刻意加重非常模糊四字的語氣,明顯地在責備高尾。綠間收起已經毫無用處的眼鏡,起身用著無法看清事物的雙眼試著將接到的輪廓描繪出來,但效果非常差。
  「那……我送你回家好了。」聽本人說過視度非常深,搞不好這樣的距離就連高尾長什麼樣子都看不清楚。
  「是你應該做的。」
  「是、是,走吧。」高尾捉起綠間胳膊的袖子,引領著綠間。
  「既然在打籃球就應該用塑膠製的吧?這樣很危險耶。」那麼容易摔壞肯定是玻璃的。
  「打籃球會換一副的喲。」想要看清視野使得眉頭皺起,似乎一點幫助都沒有,仍然在發育期的關係直到大學前視力都還會退化下去,忘了是從誰那裡學到的。
  「說要送你回家,可是我不知道你家在哪裡說。」大概因為無法看清得請楚,綠間的速度明顯慢了不少。
  「前面左轉。」就算看不到還是有辦法靠記憶來行走,每天的上下學路線幾乎是不用多加思考就能在腦內形成地圖。
  速度有些緩慢還是安全到家,聽說過綠間家境似乎不錯,親眼見到覺得根本不是不錯吧。光是門口就氣派得讓高尾移不開目光,驚訝地望著。門牌上確實寫著綠間。
  「你家也太大了吧……」感嘆著,綠間不以為然,已經住了十六年早就習以為常,綠間沒有去過同學家之類的,怎麼樣比較自是不曉得。在高尾眼裡是能夠稱為豪宅的建築物。
  「到這邊就好了嗎?」高尾問道。
  綠間沉默片刻,說:「這是……牆壁嗎?」顯然連牆和家門都認不出來。
  「噗噗!這是門口啦!」連自己家門都認不得,明天要拿這件事好好笑笑他。「我送你進去吧。」正好瞧瞧建築裡頭的室內是什麼模樣,高尾不禁想像起來,這樣大的房子真是第一次見識到。
  大規大但沒有太多於的擺設,不過傢俱什麼的果然比自己家多很多,看上去好像都是高級品,和綠間的家人打聲招呼後便扶著他上二樓的房間。
  和認知中的一樣是個乾淨簡潔的房間,擺設整齊的關係使得空間看起來比實際的大,除了書桌,櫃子上也擺滿密密麻麻的書籍,不少自修書和星座占卜的書籍,不乏籃球相關,隱隱約約有暼間樂譜之類的。果然是個博學多問的人,不意外。
  真正引起高尾注意的是被藏在床底下也是被塞得滿滿的書。「發現秘密!」一臉興奮地將床底下的東西拿出來瞧,看到封面的瞬間高尾整個人無言以對。全部都是星座占卜書,過期的。
  「這些書丟一丟不就好了,竟然還塞在床底下。」原本以為是色情雜誌的說。
  「在說什麼吶,那些都是限定版,當然要好好收起來。幫我把抽屜裡的備用眼鏡拿來,第一層。」
  沒聽過占卜書有限定版這玩意兒,果然綠間對這方面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吧?高尾想。順著綠間的指示,打開抽屜滿滿都是備用眼鏡,像漫畫人物一樣。難道他隨時都做好摔眼鏡的準備嗎?
  戴上眼鏡的綠間頓時安心許多,看得見還是比較好。高尾的臉瞬間變得清晰許多。
  眼睛細細長長,雖然是雙眼皮但並沒有很大,中分的瀏海長到耳朵。這才發現以男性來說高尾的長相也算不賴,很健康的感覺。
  綠間的觀察只持續極短暫的時間,並沒有讓高尾察覺。
  「真想住看看呢,這種房子。」張望著四周,簡約的時尚感讓高尾想體驗看看住在這樣的空間裡。
  「可以的哦,反正明天是假日。」以前籃球部為了幫青峰補習都是在綠間家展開功課合宿,讓同學住在家裡父母並不會反對。「不過你得和家裡面說一聲才行。」
  「唉!真的嗎!」高尾意外地喊著。
#綠高  #綠間  #高尾  #黑子的籃球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