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綠高 - 其實從未變過。04

※背景半架空,沒有奇蹟世代,沒有超能力籃球。
        「……只是道歉沒有用的吧?」要真正改過才算是吧。
  「……」只見綠間似乎無話可說,高尾不懂要他妥協這件事有那麼困難嗎?籃球必須仰賴團體合作才能做出最有效的獲勝,這是常識對吧?就算綠間的得分能力的確無人能敵,也沒必要如此執著才是。
  不過高尾也明白一直鬧下去也不是辦法,要是能改正這個壞習慣前輩們也不用每天都對著綠間說三道四,決定稍微別那麼衝動行事。「我問你,為什麼不傳球給我們?」比起單方面地要綠間合作不如先弄清楚為何總是獨斷打球的原因。
  「我說了,與其傳球給你們,讓我來得分更有效率。」反正他的三分球也沒有人能夠阻止,何必還讓其他人跑到對方球場就只為了進那兩分球?
  「你根本一點都不相信我們!」
  「哪裡不相信的呀!」
  「因為你覺得傳給我們得不了分!」
  「這種話我可一次都沒說過!」
  吵來吵去最後還是進入死胡同,幾乎就要幹起架來的模樣使得群眾開始圍觀,甚至有人通報了老師,儘管只是口頭上的吵鬧,兩人仍被叫進辦公室理清整件事情的過程。順帶一提被通報的老師正好是籃球部的中谷教練。
  「就因為這樣?」雖然看上去十分溫和,但每天在中谷教練的操課下,他們都知道教練是惹不得的角色,就算只是平淡的問句卻讓人倍感壓力。
  「是的。」回答的是綠間,高尾靜靜地低著頭。
  中谷教練一時間似乎也想不出要講些什麼,的確他們之間爭吵的問題也是他一直想解決的事情,但這種時候說起教來不是時機。「兩個人操場多跑十圈,練習結束外加五組體能。」說完便表示可以離開。
  儘管不情願,但不管是教室還是社團都在同一個位置,綠間和高尾也只能一起行動,雖然氣氛非常糟糕。直到慢跑因為高尾跟不上綠間的速度才暫時分開。
  經過勞累的訓練後到器材室拿了麗波墊到體育館一角放著,所有人因為結束練習紛紛換衣回家,他們還在墊子上做著核心。
  依教練開出來的秒數讓腹肌酸到不行,就算每天都確實鍛鍊著身體的綠間也會有感覺。
  自從辦公室到現在一句話都還沒交流。就算腹部很酸還是能夠講話,高尾問:「你以前有傳過球嗎?」
  「有。」綠間想起國中時的景像。那時後的他確實會傳球。  
  「那為什麼那時候肯傳球?」
  為什麼?
  大概是因為他相信黑子吧。 
  黑子的力量需要夠強大的人才能發揮,綠間認為他所擁有的實力足以讓黑子顯的強大。
  如果照著心裡所想的回答就矛盾了。
  「講話啊。」不論是為了維持動作還是說話都需要用到腹部的力量,高尾聽上去有點撐不住的感覺,但綠間知道他一定會到規定的秒數才放鬆下來。
  「那個人,叫做黑子。」
  「啥?」根本沒有回答到他的問題,高尾疑惑起綠間的腦袋在短短時間內發生什麼事。
  「黑子哲也,他很厲害。」高尾還是頭一次聽到綠間如此坦率地稱讚別人。
  不由覺得不爽。
  「他所作的能為這個隊伍帶來獲勝,所以,我相信他。」
  換句話說,綠間並不相信他就對了?
  高尾再次火大起來。
  「是嗎、停。」按下碼表後兩人立即將整個身軀趴臥在墊上。緊繃的腹肌終於得到放鬆。
  「說說看怎麼樣個厲害法。」
  「算了吧,」一方面不想多費唇舌,一方覺得黑子的能力光用說的也難以描述。「關東地區遲早會碰頭,到時後就知道。」
 聽上去就像在吊胃口似的,對此高尾感到不滿,卻也沒有多做抱怨。知道以現在的情緒說出來的話肯定都不怎麼好聽,比綠間還臭的臉直到所有體能做完都還沒消失。
  在房間內溫習功課的綠間怎麼樣也專心不起來,和上課一樣,在意著高尾的心情而無法專注在課業上。那麼長時間的脾氣發生在高尾身上太難得了,當然這也不是什麼好事。
  知道就算平常一副屌兒郎當的樣子,在籃球上有多認真綠間感受得到,高尾一定也希望整個隊伍能夠變得更好才會不斷糾正他的觀念。
  其實綠間也忘了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獨斷,也許是該好好反省一下。
  籃球本身就是團隊運動,不然幹嘛規定一隊必須有五個隊員在場上競爭,這點知識綠間還是有的。只是要他突然地轉變風格也是個問題,應該說,獨自慣了。
  因為一些原因,黑子在國三退出籃球部,自那之後綠間幾乎沒怎麼接過傳球,久而久之連自己都開始學著靠自身能力打球。高尾的出現確實提醒他是否該變回原來的團隊籃球。
  憶起不久前還一起走了一段路卻彼此默不作聲,分別時才發現高尾的沉默不語搞得自己渾身不自在,明明他不是個愛講話的人卻希望高尾能像平常一樣嘈雜,這才發現那樣其實挺不錯的,至少氣氛算蠻輕鬆。
  綠間真沒料到才短短幾個月竟然這麼適應高尾的存在。
  「……唉……」無力地將整顆頭錘在作業簿上,覺得以現在的狀況想讀書也讀不下去。
  明天再試試看吧。
#綠高  #綠間  #高尾  #黑子的籃球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