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綠高 - 其實從未變過。02

※背景半架空,沒有奇蹟世代,沒有超能力籃球。
  高尾很早就察覺自己的性向並不像普通男性那樣,但他很坦然地接受這樣的事實。
  起初覺得綠間難以來往的個性肯定和他一點都合不來,沒想到在籃球上培養出意外的默契,剛開始只是不斷討論著有關籃球的話題而湊在一起,漸漸地和綠間要好了起來,發現其實他也沒有外界認定的那麼難搞,不過和最初想的一樣,是個完美主意者,他的人生彷彿不容許出現汙點。
  盡人事聽天命,那是他的座右銘,綠間也以此做為生活的根基,但高尾認為他盡人事盡過頭,每天變換的幸運物就讓他難以想像綠間為了這些東西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和金錢,不過那些幸運物戴綠間身上似乎就有傳播媒體所說的準確,至少至為止綠間真的很少出差錯,高尾甚至想不出來有什麼事讓綠間失意的。
  另外紅豆年糕湯是他每天必備的飲品,例行公事一樣地總會看到他喝著,除了訓練時所需補充的運動飲料高尾沒看過綠間喝其他飲品,不禁令人懷疑那東西真有那麼好喝?試著嘗試了一罐真心認為綠間的喜好確實和為人一樣,無法輕易令人苟同。這種東西根本只會越喝越渴吧!
  即使低調地過著校園生活,綠間高得令人難以置信的身高以及在籃球上幾乎無人能敵的射籃技巧,依舊讓他成了風雲人物,本人對此不以為意。
  太有趣了,綠間真太郎。
  也不曉得什麼時候被這個人吸引過去。
  「聽說你叫綠間太郎?」
  「是綠間真太郎的喲。」
  面對上前搭話的高尾綠間並不以為意,只是簡單地糾正了對方的稱呼,就算不打算和對方熟絡也必須讓他好好地知道自己的名字到底怎麼念。
  「哦哦,抱歉,真太郎同學。」是說那個尾音是怎麼回事?高尾好奇著,但沒有將疑惑問上綠間。
  「不要直呼我的名字。」眼神銳利地對上高尾的視線,雖然隔著鏡片但還是傳達了他想讓對方感受的壓迫感,加上高得過分的體格,對自己的身高沒有抱太大自信但絕對不認為自己算矮的高尾氣勢稍稍被壓過去,不過還是很自然地繼續說著:「是、是,綠間同學。掃地的工作想好了嗎?」身為衛生股長必須把班上同學的打掃位置分配好。
  「把沒人要的空缺給我就好。」綠間沒有什麼特別想要或不想負責的工作,反正只要好好盡人事做什麼都一樣。
  「這樣啊,那就和我一起倒垃圾囉。」掃除工作分配的單子,高尾在倒垃圾的表格寫上自己和綠間的名字。
  「為什麼要和你一組?」雖然才剛認識,但對於在班級上存在感有些強烈的高尾沒什麼好印象,不管什麼時候都能聽到他的聲音,好像跟班上所有人都很要好的樣子,看了就覺得輕浮。
  「因為沒有人要倒垃圾,最冷門的工作。」應該不帶任何情緒高尾的嘴角還是輕浮的笑著,連眼睛也是。「只好讓衛生股長犧牲一下,因為綠間你沒有搭檔所以一開始就決定是你了這樣。」
  所以剛剛也只是形式上問一下的意思囉?綠間沒有表明。
  無所謂,反正只是到個垃圾。就算被分配在同一組工作也不會讓他和高尾變得更要好。只是高尾的嘈雜讓綠間有時不得不反抗,搞到最後變得像在鬥嘴一樣。
  「所以說了不要叫我小真的吶!」
  「小真就是小真!就決定這麼叫你啦!」誰讓我綠間來綠間去地喊都不理人!活該!
  絲毫不打算改變對綠間的稱呼,小真變成了高尾所特有的口頭禪,另一方面沒人敢這麼叫著綠間,只有高尾像是不怕被揍一樣地喚著。因為怎麼樣都無法讓高尾改過來,綠間索性放棄糾正高尾稱呼自己的方式。
  更要命的是竟然加入了同樣的社團,新生入部的時候綠間整個頭痛,而高尾的實力似乎也是公認的堅強,做為控為不論誰都配合得很好,連難以搞定的綠間也是,一開始不怎麼想承認但高尾確實展現了籃球上不可否定的力量,以及和在班上時截然不同的氣場,綠間感覺得出來高尾練習時的認真與拼勁,稍微另眼看了。  
  大概是因為同班的關係,社團活動結束高尾總是跟著綠間一起放學,原來他們的上學路線有一部份重疊,直到分開前都走在一起。
  「所以說為什麼要一直纏著我?」明明沒怎麼表示過對他的好感,高尾卻厚臉皮地老跟在綠間身邊。
  「我們可是同學兼隊友耶,好好相處嘛,小真。」又是一副連眼睛都在笑著的模樣,不由懷疑高尾的心情是不是無時無刻都保持得很明朗。
  「我可沒打算和你變成朋友什麼的。」綠間習慣性地推著眼鏡,不論何時永遠只擺出一張「生人勿近」的臭臉。
  「就是這樣小真才會沒有朋友,做人要圓滑一點,懂嗎?」即使由下而上仰式著綠間,高尾一點也沒有佔下風的氣勢。
  「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幸好分別的岔路到了,說完綠間便轉身離去。遠遠地聽到高尾說著明天見的聲音。
  但他沒有給予回應。
#綠高  #綠間  #高尾  #黑子的籃球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