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22(完)

「前輩你也太無情了吧!冷冷地在旁邊看著我陷入困境!」被女孩子包圍是一種困境,這種話要是被其他男性聽到大概會想掐死黃瀨。
  「那種情況要我怎麼辦!衝進去把你拖出來嗎!你傻啦!」要他在異性堆裡擠來擠去,一定昏過去。果然和女孩子產生肢體接觸什麼的,太可怕了!
  「我可是一直在使眼色的說......」當時的情況黃瀨也只能像笠松求救,儘管知道對方應該是無法給予救助。
  「我可是有近視的人耶,我只看到一頂金髮看不到你的臉。」
  事情都過了也就不多做爭執,反正還是被要求拍照之類的一堆,最後他們也沒逛什麼,感覺上少了大半的興致。因為一路上笠松都不曉得在想些什麼,態度總有些冷冷的,黃瀨認為他的直覺應該不會錯,但說不上來。  
  當然第一個想到的還是暑假的告白,不過都過這麼久也都適應了,若是笠松真的還介意著的話----
  是不是也代表了些什麼?
  黃瀨自顧自猜測著。
  入夜氣溫便下降幾度,笠松提議回教室穿上毛衣,似乎也不打算再走到室外了。這時後人潮差不多都集中在外頭,一些特別節目結束後就是放煙火的時間,探頭就是作為表演廣場的操場,其實笠松教室的視野還算不錯,就是人事物相對地因為高樓層的關係而縮小。
  教室只開了幾盞燈,微亮但不顯陰森,大概是因為校舍外頭太熱鬧的關係。反正也沒人管著笠松隨性坐上教室後排的置物櫃,背靠著佈告欄挺舒服的。
  學園祭使得整間教室有點像是被轟炸過那樣的雜亂,不過整理的工作好像要等到明天,活動結束時間太晚了學校會讓學生直接回家,住宿的籃球部隊員倒是沒這層安全顧慮。
  黑色的毛衣看上去尺寸好像大了一點點,這麼說來第一次看到笠松川著西裝制服以外的外衣,覺得換上毛衣的笠松很適合,也可能是比較新鮮的緣故。
  「你不會冷嗎?」
  雖然戲服比較不透氣但不代表會保暖,笠松問著。
  「還好。」事實上開始感到微寒。「我比較不怕冷。」黃瀨將一直綁著的頭髮拆了下來,固定許久讓髮尾隨意翹起,黃瀨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就算只是胡亂翹著還是......頗好看,笠松這麼想。
  儘管外頭喧嘩不已卻仍有種會被寂靜吞噬的感覺,從剛才開始就稍顯不對勁的笠松,黃瀨也不曉得該從哪裡問起,好像不管說什麼都不大對。
  計畫了一整天但一直找不到時機,也許現在正是時候,在只有彼此的情況下。
  要用什麼樣的方式開口呢?自然一點比較好吧?黃瀨正想發出聲音卻被對方給打斷了他思考許久的問題。「我說,為什麼會是我?」
  「哈?」有點沒頭沒尾地黃瀨不及反應。
  「我是說----」只見笠松完全不敢直視、甚至連頭都沒抬起來,緊盯著自己的大腿不知道該將眼睛往哪擺。「為什麼,你會覺得、喜歡我......」
  突然這麼一問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原本是想自己先提出來弄個清楚的。
  「這、就只是一個感覺而已,感覺對了就是喜歡啊。」情感這種東西原本就不是具體的,無法解釋得有根據性。
  既然都已經表白過了,黃瀨也不用再扭扭捏捏,明白地對這件事情展開討論對現在的他並不困難,不過顯然笠松還沒法放開。
  像是不滿意這個回答,接著追問:「那算什麼啊?就只是覺得,好像喜歡了?」
  「是啊。」非常難得地以上位者的姿態,雖然並不是刻意擺出這樣的態度。「不然還需要什麼?」
  笠松久久不語。
  需要什麼?他怎麼會知道,這種心情他又不熟悉,談戀愛本來就不是高中時期預定的過程,應該來說在追求比賽上的獲勝同時面臨課業壓力,那不是他所該做的事情。哪來的餘力啊?
  然而黃瀨的出現卻再再使他動搖著。
  不可以、現在不行,這樣的念頭不斷提醒自己,但每每黃瀨又進入自己的視線時,又會想著----如果放棄了,是不是就有點可惜?
  總之頭緒不論如何都理不清,非常非常混亂。  
  「我這種人到底哪裡好啊......」笠松長嘆了口氣。不能談戀愛是他拒絕的理由,更多的事至今仍無法理解為何黃瀨會喜歡上他。
  明明有更多比他更適合的人吧?光是那些看見黃瀨就被迷的神昏顛倒的女孩子就夠他選了不是?何必自找麻煩。
  「當然好啊!又堅強又帥氣!」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喪失自信的笠松。「雖然每天都被揍,不過我也不討厭啊,其實還蠻喜歡的啦......。算了這句話當我沒講。」沒想到抬起頭來的雙眼竟會帶著詫異和震驚,絕對是在用看著奇怪東西的眼神。 
  到底該怎麼說呢----對他來說笠松的任何一點都非常完美,連缺點看起來都不是缺點,這大概就是黃瀨現在的想法,當然也有可能暫時被戀愛衝昏了頭,不過他不在乎。
  「那個,前輩。」只要弄清楚就好,不只是笠松,這陣子的黃瀨也特別會胡思亂想。「告訴我你對我的感覺好嗎?」雖然已經拒絕了但還是忍不住猜測著,笠松的態度就是這麼曖昧不清。
  太過直接結果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對黃瀨的感覺?
  除了喜歡也想不出其他的說法啊。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糟糕。」似是偏離了主題,黃瀨只是靜靜聽著。「除了打籃球就沒什麼長處,長相也不是很出眾,老是把事情搞砸,脾氣也很暴躁,死腦子筋又呆板。」
  針對後面的形容,死腦筋又呆板,很多人對笠松都是這麼想的,黃瀨也不例外。
  「見面以來就常常揍你,又不是對你很友善什麼的。」好像累積了很久似地,趁著這次的機會全部都好好地說出來。「而且我常常想著,其實只要你想,找個女孩子交往也不是什麼困難事。」
  「......不是我也沒關係......之類的。」腦袋已經亂到都快不知道在講什麼了。
  以自己的觀點來說,笠松認為他身上沒有什麼地方能夠吸引黃瀨。
  隨時都可能會被拋棄的感覺。
  「唔......」黃瀨煩惱著,面對這些言詞該說些什麼回答呢?
  球場上總是展露出絕對的自信,不管遇到任何困境絕對不服輸,永遠站在前方引領著隊友,他一直覺得笠松是個十分可靠的人。
  竟然意外地會有這麼樣脆弱的一面。
  一言蔽之,就是沒什麼安全感吧......?
  笠松頭低到不能再低,沒有任何反應。
  「就因為是你,所以才會喜歡啊。雖然沒有經驗,但我想前輩會理解的。」
  「我現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前輩,喜歡我嗎?」
  煙火的爆炸聲覆蓋了整個校園。
  唯獨黃瀨的聲音無論如何都隱沒不了。
  心跳得好快。
  該怎麼回答?是喜歡的吧?
  真的也不曉得還有什麼可以形容了啊。
  「嗯......」自始至終只能向下盯著,笠松緩慢且羞澀地說:「喜歡......」
  黃瀨還真不曉得海常隊長會有這樣的一面。
  應該沒聽錯吧?他想。
  緩緩地、小心翼翼地靠近,笠松放在大腿中間的手悄悄被黃瀨覆蓋住,掌心似乎被塞進了球體的物品,鋁箔紙的表面。
  「說好的東西,不過不是棉花糖就是了。」因為太過忙碌的關係休息時才發現全都賣光,好不容易才從同學那裡要了一顆巧克力。
  雖然物品已經交付到笠松手中,但黃瀨也沒要鬆手的意思。大概在消化笠松剛剛那些話,總之也不明白在沉默些什麼。
  煙火並沒有打算要綻放太久,今年的他們都無心去欣賞,外頭開始有疏散人潮的狀況,意味著待會兒學生全都會回校舍將個人物品帶走,黃瀨不能在這裡待太久。
  他大膽地讓自己靠近笠松的臉龐,稍微抗拒性的後退但後方已經是教室佈告欄,笠松根本無法後退,直到呼吸的熱氣都能清楚傳到面部的皮膚,輕輕一動鼻頭就會碰在一塊兒極近距離,使得笠松除非閉上眼睛否則必須直視著黃瀨的臉,連毛細孔都能看見,幸好眼睛的部分被瀏海擋住。
  「前輩。」
  每天每天,同樣的聲音、同樣的稱呼,不知不覺已經習慣了,變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畢業之後少了他的聲音,一定會稍微不適應吧。
  黃瀨的身軀轉眼間靠在面前,非常貼近,微寒的空氣彷彿被黃瀨的體溫給暖和起來,即使如此笠松仍沒有將投給抬起來,他知道現在肯定不敢看著對方。
  黃瀨像是個王子一般的人,光是他與生俱來的外表就夠讓人備感遙遠。
  一個像是被上帝塑造出來的存在。
  輕輕地、卻像是會一直烙印在心底的聲音。
  「我會等你。」
大家好,終於寫完了(擦汗)。
這樣的開放性結局不知道有沒有人會喜歡----在差不多十萬字的時候黃瀨告白被打槍,結果從頭到尾就只牽到手,真可憐(還不是你害的)。
我想,牽起你的手。意味著想展開第一步的念頭,牽手是件很甜蜜很單純的事情,僅僅是肌膚的碰觸卻能讓彼此的感情加溫,通常也是交往過程中的第一步。雖然當初是因為取名的時候跟別的黃笠文撞名臨時改的。
拖了這麼久真是抱歉,算一算也快一年了,因為字數爆太多的關係前前後後刪了不少劇情,並規定每一個段落都必須有個發展的點,以至於後期的文章變得好像在趕進度一樣,真的非常對不起QAQ
一直在思考要怎麼讓這篇黃笠更有趣,努力不讓角色OOC,盡量以兩人的戲份為主別加入太多人,所以,森山對不起(跪)。
非常想把求學時期那種想談戀愛的心情描寫得更貼切,很膽怯卻又很小心,謹慎地保護一段感情。
因為什麼都太容易得到了所以面對這樣的碰壁黃瀨應該也能好好體會,再怎麼天才終究只是高中生嘛(笑)。
笠松的話,每次在寫文會站在他的立場去思考(雖然本篇幾乎是以黃瀨視角描寫),如果是他的話會怎麼做?因為女性抵抗力為零所以戀愛經驗理當為零,那種笨拙笨拙的心情會讓他怎麼做選擇?他會怎麼選擇處理這段感情?
第一篇的同人文就這樣獻給黃笠了,十分不成熟的文章,編劇和用詞都還有很多漏洞,每次回頭看都想把自己掐死,俗話說昨日的記憶就是今日的黑歷史(沒這種說法)。
很謝謝在這邊看到最後的你們,真的非常謝謝,從零到現在少不了你們的鼓勵。謝謝。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