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21

  人山人海的學園祭,即使像籃球部隊員那樣高大的身材在如此熱鬧的活動裡都不一定能輕易找到,然而要認出黃瀨的所在位置,靠著眾女性的尖叫聲就足已定位。
  因為有擔任戲劇社負責服裝的同學,除了黃瀨同班的人也有不少穿著類似甜點師傅的服裝,負責販賣的黃瀨被指定作為活招牌,的確生意好得沒話說,同時也不斷地有拍照甚至是簽名的邀約,雖然做為模特兒但他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那麼點被當成偶像看?當然一整個早上下來忙得不可開交也累翻了。終於有一點點小小的空閒,黃瀨趕緊退回幕後。 
  「熱死了......。」即使已經進入秋天,身上穿的戲服幾乎不怎麼透氣,人擠人的攤位裡搞的黃瀨一身是汗。
  「才一個早上就都賣光了耶!不過都是衝著你來的就是。」和黃瀨同樣擔任販賣工作的男同學也是辛苦一個早上。還是頭一次被這麼多女孩子包圍著,雖然在黃瀨的耀眼奪目下沒什麼人注意到他。
  「那一點也不值得高興......」面顯疲倦地說著。男同學自然不曉得被女性包圍的困擾是什麼樣的感覺,應該說這種情景光用想的就明白完全不可能。
  「那還真是奢侈的煩惱啊。」畢竟對方有著身為同性也會為之讚嘆的容貌,想反駁也說不出所以。「接下來就沒我們的事囉,善後就是其他人的工作了。」稍微提醒一下黃瀨,男同學自顧自地從休息用的課桌椅站起,表示該輪到他們逛逛海常的學園祭了。
  老實說黃瀨和這位同學不熟,只記得他的姓氏,聊不上幾句就分散也沒什麼大不了。
  生意太好的關係等到他休息都已經是兩點的事情。和笠松說好的時間完完全全超了兩個小時。黃瀨不認為自己是有多守時的人,但這麼誇張的遲到不管如何都說不過去吧?雖然他算是有正當理由。
  想著,都已經慢了兩個小時,再拖下去也不好。連忙起身前往笠松的班級,沒想到撲了個空。
  「笠松他啊,跟森山還有籃球部的人一起出去了。」負責下午時段的同學說著,年齡上是黃瀨應稱他為前輩。說玩便低頭忙著自己的工作。
  「啊、嗯,知道了,謝謝。」果然被放了鴿子。正確來說是我先爽約。簡單道謝後便直接離開,黃瀨乾脆打電話找人,但不曉得是人聲鼎沸還是在賭氣的關係,不論怎麼樣都通不了,以笠松的個性氣量不至於那麼小,大概是前者吧。這樣熱鬧要聽到鈴聲確實不容易吧,包括想通電話的黃瀨將音量開到最大都還有點聽不到喇叭聲。
  最期待的部分就這樣打破希望了嗎?學園祭是幹什麼的!不就是和喜歡的人一起遊走在各個攤販之間嬉笑打鬧的嗎!少了前輩我的學園祭還有什麼意義!混蛋!
  似乎將學園祭原本的意義扭曲的黃瀨,也沒有消沉太久。既然是跟籃球部的人一起,就表示會有幾個在人群之中特別顯眼吧,光笠松近一百八的身高在社團內都已經偏矮了,全校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能夠被黃瀨稱為矮子的場所裡籃球部的那些人應該算惹眼才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決定到處晃晃也許能找到人也說不定,邊走邊尋人的同時也不放棄用手機聯絡看看,雖仍沒接通。
  因為急著想赴約的關係黃瀨衣服沒換就四處走動,自然又是一陣風波。稍微帶點決心,露出歉意的微笑。不斷婉拒著,心想光是拒絕女生就花了他大半的時間吧。
  不論是室外的攤販還是校舍裡的教室,只要是人多的地方都找過一遍,全都沒找著。他不曉得自己到底打了幾通電話,但大概可以想像換做自己翻起手機的通訊紀錄會有多驚人,搞得跟奪命連環Call似的。只是現在的焦急自己也解釋不出來,就怕對方真的是因為自己的遲到而生氣。 
  雖然有明確的目地行動,卻也像個無頭蒼蠅一樣,漫無目地地遊走。黃瀨覺得也許該冷靜一下,對方目前也是四處行動的狀態,如果只是繼續四處尋人只會一直錯過也說不定。
  黃瀨再次打起電話,抱著不大的希望但至少這次就給他通吧。嘟聲響了差不多是該進入語音信箱的時候,心想看樣子又撲空了,然而手機似乎終於回應了黃瀨的心聲,電話接通了。震動耳膜地是笠松聽上去有些火大的聲音。
  「你這傢伙!到底跑到哪去!」
  「前、前輩......」沒有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及時將電話抽離耳朵,幸好周圍十分熱鬧,沒有人注意到手機裡異常憤怒的叫罵。「我在找你啊......」
  「少在那邊給我亂跑!回來!」
  完全就是隊長在斥訓隊員的口氣,但黃瀨現在也生不起氣來,語氣平和地說:「要回去哪啊?」
  「去哪......嘖、去鞋櫃那理等我。」說完便掛斷,黃瀨想像著對方很用力地關上手機殼。
  遲到的是自己,理當是他有錯在先,但也不用這麼火大吧?又不是故意要爽約的。黃瀨暗自抱怨了下,即便知道笠松的個性有時候還是覺得脾氣真的火爆了點。邊走邊想著等會兒見面要先說些什麼才好,最怕的就是情緒不好的的笠松,到底還是前輩,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有任何反駁的舉動。
  人潮幾乎都集中在室外,校舍門口時不時會有幾隻貓走過,黃瀨很快就發現笠松,他想應該沒有遲太多吧?只見對方提著一個塑膠袋走來,裡頭是笠松班上製作的章魚燒。
  「拿去。」
  黃瀨默默接過,笠松的口氣不是很好讓他有點怯怯的。他趕緊解釋為什麼會遲到兩個小時的原因。但笠松依舊沒給好臉色,直說:「你想說你遲到那麼久的理由是因為太受歡迎嗎?」
  總地來說就是這樣吧。當然黃瀨並沒有像笠松這樣表示,肯定會被揍的。連忙道歉,看在黃瀨好像還蠻有誠意的份上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了。
  「肚子餓了吧,把東西吃掉。」
  黃瀨聽話地動作著。「這是前輩做的嗎?」味道還不錯。
  「不是,我剛剛跟班上的人要來的。」之前這傢伙就說過想吃吃看,雖然有表明是想吃我做的。
  黃瀨有點小失望,但一想到是笠松特地替他拿了一份也夠開心的。
  「前輩剛才和森山前輩他們一起出去?」
  「是啊,還有小堀。」因為等黃瀨等太久索性答應他們的邀約去吃點東西,忙了一個早上的笠松也是什麼都沒吃。
  原本開始想著也許不會赴約了才有點自暴自棄隨森山他們外出,沒想到一翻開手機滿是黃瀨的未接來電,數量多到確實驚訝了下。卻也因為原來黃瀨並沒有給他放鴿子的意思放了心。
  該說什麼?有點高興?
  其實還是有被在意著吧。
  「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很快地份量不多的章魚燒吞下肚,接著一直到學園祭結束都是他和笠松的時間,感覺像是被他獨佔一樣而興奮著。
  「是說,你那個馬尾是怎麼回事。」以男性來說仍有點過長的短髮把得起一小搓馬尾,要長不長要短不短的感覺真是怪異,應該說他並不習慣黃瀨的馬尾造型。
  「沒什麼,就只是很熱才綁起來的。」剛好卡在脖子容易出汗,頭髮變得濕濕黏黏可不是什麼舒服事,再說綁起來也清爽多了。沒有太多糾結再次向人潮集中的戶外走去,穿著奇裝異服的不只是黃瀨,正確來講他大概還算正常的,難得的開放性日子沒幾個人像笠松一樣還規矩地穿著制服。當然他本身對也沒興趣去搞些很特別的模樣,累贅又悶熱。
  「其實學園祭就像廟會一樣,很多好吃好玩的。」回憶著小時候的事情,上了高中每年的夏天都為了I˙H而不敢鬆懈,也能解釋成練到沒體力去玩,自然就少了廟會的興致。頂多覺得可以稍微放鬆一天的時間,和一般人相比笠松顯然少了幾分熱情,完全不見興奮。
  「前輩,你這樣很像大叔.......啊噠!對不起!」太自然了不小心就說出口,黃瀨慶幸自己的腹肌練得滿結實的,老是承受這樣的拳頭可不是什麼輕鬆事。既然還身為學生就好好歡樂一下嘛,因為是高中第一次的學園祭事實上黃瀨是很期待的,前製工作開始就相當投入,讓笠松這麼影響不由感覺自己好像有點幼稚。
  「我只是不知道要玩什麼而已!」
  「不知道要玩什麼......」我看是讀書讀到腦子出問題了吧----黃瀨意義不明地笑著,流露出和平時身為學弟不大一樣的氣場:「那今天我帶你玩吧!」反正看到什麼都試一試就對了。反正不管怎麼樣這方面一定比笠松還強,不怎麼值得驕傲黃瀨還是小小地竊喜。
  原本下意識想往笠松的手牽去,盾時發現情況不大對勁,即時改為捉著手腕。以他們之間發生過的事情要是碰處到腕骨以下的皮膚肯定會有不小的反應,想到這黃瀨就有些頭痛。明明可以不用那麼在意卻有幾分拘謹,只希望不要連手腕都讓他覺得反感。別人的思想當然無法讀取,笠松也只是裝作沒事,告訴自己他沒別的意思,不知為何光是黃瀨手掌的溫度就讓他微微緊張起來,同時也認為真的太大驚小怪了。但他沒辦法阻止一直想往手腕處看去的視線。
即使身為模特兒也不代表有多細皮嫩肉,再怎麼說都是一名正規的運動選手,笠松也不敢保證黃瀨的練習量會比他少,雖說接觸籃球今年應該是第三年,關節有點變形,絕對不是一般人想像中「模特兒擁有的修長的手指」,正確來說黃瀨的手指挺粗的,皮膚表面也長了些繭,從他依然俊美的長相實在難以想像。從中指延伸至手臂的青筋,因膚色偏白的關係而更顯眼。總覺得似乎比剛進來時壯碩許多,笠松現在才發現黃瀨得手臂其實很粗壯,就連臂上的小肌群都練得好明顯。小白臉什麼的一點都不適合形容他呢。
  原本以為可以很順利地一直到晚上的煙火,但一走到人群之中黃瀨又再次被女孩子們團團圍住,儘管不情願黃瀨終究保持和善的態度,面對女孩子免疫力為零的笠松自然承受不了這樣的場面,一陣手忙腳亂終於擠出了人群,從外圍觀望還真是不得了的人數。身為同性笠松實在不曉得到底有什麼好讓他們這樣激動,外表嗎?應該吧,幾乎每天都相處在一起早就麻木了也說不定,對那些人來說黃瀨的確是不可多得的帥哥吧。
  「真的是超----受歡迎的啊,模特兒。」可能因為過於嘈雜的關係剛分散不久的森山什麼時候接近了自己完全沒察覺,悠哉地搭上肩膀事不關己地說著,確實也不關他的事。
  「那傢伙大概也習慣了吧。」遠遠看著,這樣的場景自從黃瀨入部後就開始稀鬆平常了,漸漸地笠松也不覺得稀奇。
  「也是,喂、笠松,你真的要和他一起逛學園祭嗎?我看等他應付完那些女的都放學時間了。」語氣上聽得出來對現狀似乎有些不滿,笠松只是當成森山忌妒黃瀨的女性吸引力。
  「已經說好了啊。」
  「那小子還遲到兩個多小時,你原本還很生氣的,這麼快就氣消了?」所以才會這麼爽快地答應和森山一起出去。
  原本就只是賭氣性質的答應了森山的邀約,事後想想笠松也覺得這樣的決定過於衝動,這麼不思後果實在太不像他了。「已經講好的事情,反覆毀約總是差勁。抱歉,森山。」
  「做什麼道歉?」
  「呃、不,就覺得......對不起。」
  往年都是和森山到處吃喝玩樂的,今年則蹦出一個黃瀨打破了傳統。他不知道森山是否會因為這樣而感到不高興,但站在相同的立場想想,也許會不快活吧。森山只是淺淺一笑,看上去並不在意。「稍微調侃一下也不行啊?真是。」他用力揉了揉笠松的頭,要是平常可沒幾個人敢這樣對他,那是因為這兩人已經是深交了,對方的脾氣也算了解個透徹。「約定好的事情就好好守約,又沒規定說學園祭一定要和我一起逛,再說小堀他們也找我了。還有早川跟中村一起。」表示並不是只有獨自一人的森山說著。 
  笠松稍微放了心,他知道森山會這麼說是想降低他的罪惡感吧,不過也確實和另一夥人這麼約好了。
  森山只待了一會兒便和笠松道別,無視不停擦身而過的人群,笠松自個兒在原方望著黃瀨,原本就很不安靜加上女孩子們的騷動又更加吵鬧,一旁的男性偶爾多看兩眼,怎麼樣也無法對這種事情習慣。
  有點近視的笠松對於遠處的影像會有點模糊,但依然可以輕易找到黃瀨的位置,光是那頭金髮全校也沒幾個人有,奇特的是那好像真的是他的髮色,還有以高中生來說能夠鶴立雞群的身高,而且似乎還在一點一點地慢慢增長。
  醜陋的一面丟臉的一面愛哭的一面都看過了,要說黃瀨是否完美,笠松一定會毫不猶豫選擇否。也因為這樣覺得做為常人來說黃瀨蠻親近的,算一算他所擁有的缺點並不比優點少,只不過是帥到讓人容易忽視其他的短處。
  仔細想想會和他相遇也是一件頗神奇的事,認識黃瀨就像是不真實的夢境一樣。比天才更加有天份的球員,這輩子大概也就見過這麼一個人吧。
  說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他呢?
  喜歡同樣身為男性的笠松這點也讓本人很意外。非常意外。
  要是那些女孩子知道黃瀨所喜歡的對像和她們所想像差了十萬八千里,真不知會有什麼樣麼反應。尤其發現對方竟然是像笠松這樣不起眼的男性。他也無法明白身上有哪處讓黃瀨覺得他喜歡自己。
  明明一見面就踹了他一腳,剛開始也互相不懷好感,雖然到現在為止對黃瀨有了很大的改觀。常常對他暴力相向,原本就不擅長言詞所以幾乎沒說過什麼好話......
  這麼一想,至今為止對黃瀨都不怎麼友善。
  突然有種想把自己給埋了的想法。
  這樣的人到底哪裡好啊!那傢伙為什麼可以篤定地說喜歡上我!一點都不科學!難道他是M嗎!
  心煩意亂到一個極點。像是作夢一樣的發展笠松還是沒辦法完全認清。
  他從來沒想過和喜歡的人交往這件事,只知道那還不是現在應該做的,暗戀的對象倒是有過幾個,也就是個從裡到外都很普通的女孩罷了。笠松一直認為那樣的對象才是最適合他的。
  黃瀨這種的,太閃耀了。
  一閃即逝的那種。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