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 18

  雖然有點在意但黃瀨並沒有太放在心上,幾天的集訓除了練習其他時間注意力仍集中在笠松身上,所謂的戀愛中毒症嗎?黃瀨覺得笠松的身影在腦中徘徊的現象越來越嚴重了。
  該不會自己是糾纏型的戀人吧?成為情人後讓對方感到厭煩的類型?
  黃瀨認為這樣的思想是該克制一下。但一見到笠松那種心花怒放的心情果然還是阻止不了。
  接著迎來的煩惱便是,集訓結束後的短暫假期,到底該怎麼渡過。
  現在已經休止模特工作的黃瀨沒有接任何案子,換作以往的話差不多該開始準備拍攝秋季服裝,沒有學生該有的暑假。家庭旅遊嗎?不過姐姐事務所的工作還持續著,機會很小。
  即便在堪稱地獄等級的暑訓裡,黃瀨無法感受到被練習逼得滿身大汗全身痠痛的充實感,在腳傷恢復以前監督是不會讓他這麼做的,這點他也很清楚。
  暑假的尾末,好像已經可以想像了。
  快開學吧。黃瀨祈禱著。
  「吶,剩下的暑假想做什麼?」笠松問著。
  海風吹撫著,不同於白天那樣濕熱,夏天的夜晚涼爽得讓人舒服。
  就寢前的時間都可以自由行動,外出的話必須告知監督,並在規定的門禁內回集訓所。肚子似乎還留著飢餓感,黃瀨拉著笠松去附近的便利商店隨便買點宵夜。
  「啊……我對暑假已經沒有任何期待了……。」才發現自己也是個不會玩的青少年。「前輩有什麼計劃嗎?」
  「差不多要準備下學期的課業……」
  「還讀書啊!」
  「總是要讀一下,是說你上學期的期中考期末考都不及格吧!給我加油點!」雖然期中考嚴重地警告過,結果期末考依舊沒好到哪去,搞得笠松氣得連考卷都撕掉,就算嚐過一次教訓似乎沒什麼太大作用,黃瀨必須承認期末考前的幾個月也幾乎沒在讀書。  
  「吾、是。」
  嘴上承諾著但黃瀨明白大概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念書什麼的真的煩死了!
  兩人以並排的形式走著,彼此的間隙維持在曖昧的距離。
  靠近得連手都要碰在一塊兒。
  前幾天在澡堂聊起的事情還在腦中揮之不去,不論黃瀨還是笠松。
  在籃球上極為敏銳,同樣的感隻不曉得日常生活能否有相同的作用,黃瀨知道笠松絕對不是什麼遲鈍的人,那天的回答雖然含糊不清,但從中挑選輔合其條件的人少之又少,而笠松的回應既不是肯定也並非否定,對於笠松是不是心裡有底而選擇逃避,黃瀨摸不清頭緒。
  他想要一個明確的答案。
  接受也好,拒絕也好。
  不試一次會覺得可惜。
  「前輩……」短暫的猶豫是為了做點心理準備,黃瀨心跳加速得很快,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喉嚨衝出來那樣,就連尾音都有些許的顫抖。
  「雖然突然這樣問很奇怪,不過可以好好聽我說嗎?」從這句開始就沒有後路可退了。
  「……幹嘛?」察覺氣氛明顯地轉變,笠松胸口不自覺的縮緊。無法料到黃瀨接下來會說些什麼。
  原本說話都是對視著眼睛的笠松撇過頭,有點不知道該往哪兒看的感覺。
  「前輩,你覺得男生喜歡一個男生很奇怪嗎?」
  很奇怪嗎?
  當然啊,一定很奇怪。所謂異性相吸,女孩子擁有男生所沒有的特質才回吸引對方,反之亦如此。
  幾個月前的笠松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說:「很奇怪。」
  現在的他是說不出來了。
  因為對黃瀨,慢慢發現那種感情或許不屬於學弟甚至朋友。
  方才一路走來,因為距離過近而有過幾次碰觸的手,笠松趕緊收了回去,動作小得不知道黃瀨有沒有發覺。
  也有過如果能直接牽上去似乎也不錯的想法。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經由什麼樣的過程而發展至此?明明一切都很普通得不是?雖然比起其他學弟確實和黃瀨有比較要好的現象。
  真的可能會是因為,喜歡嗎?
  「不知道……。」
  可以確定的是這樣的自己很奇怪。
  「我想我對前輩,就是喜歡哦,就像男生喜歡女生那樣的喜歡。」
  說出來了。
  「腦袋一直塞著前輩的身影,好像快爆炸一樣,卻又覺得還不夠。」就算先前已經腦內預演過不下幾十遍,真正上場時腦袋卻一片空白,總覺得言不及義,黃瀨沒有把握能好好地把自己的心情表達出來。雖然不知道還有什麼可講但還有很多很多話想說出口,這時笠松打斷了:「黃瀨,你說過,在班上沒有什麼特別要好的人吧?」
  黃瀨先是愣了愣,笠松冷靜得令他有些無措。「是這樣沒錯。」
  「----所以,目前為止,和你關係最好的人大概只有我了吧。」從社團活動到夜間就寢都必須相處在一起的人,除非真的完全和不來,不然感情要差到哪裡很難說吧。
  「嗯。」
  「我說,你只不過是誤以為那叫做喜歡了吧。」
  笠松的推測也並非不無可能。據說在青少年的階段都還尚未確定自己的性向,照黃瀨在人際關係上的應對,大多時後會把內心封閉起來,而笠松總是散發著可靠的立場,班上同學和籃球部的成員們都十分地依賴他。黃瀨也許只是其中之一罷了。
  找了理由將黃瀨的告白合理化,笠松認為這只不過是他自以為的「喜歡」。
  只是難以不承認,笠松確實有些意外卻又高興。
  黃瀨的告白竟然會讓他雀躍起來?
  這是不是表示了些什麼?
  「......前輩,你是這麼想的嗎?」
  「是這麼想的。」
  天底下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剛好的事?
  怎麼可能會有人剛好互相喜歡?
  以兩個人都是男性為前提之上。
  「前輩,我是很認真的。」
  「我也是很認真的。」
  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兩人的步伐停了下來,像是和對話呼應般。黃瀨一臉嚴肅地望著笠松,相反地笠松卻反常地不敢直視對方的雙眼。就像是心虛一樣。
  誰都沒有講話,黃瀨的情緒笠松也無從猜測,只知道大概很不開心。告白被打槍這種事,換做是誰都會覺得難受吧。
  黃瀨雖然不敢明確肯定,這些日子他也不是什麼都沒有想法。要知道觀察力好的可不是只有笠松。。
  因為非常地謹慎非常地小心,所以才遲遲不敢確定。當然現在也是如此,只是想賭一把看看。
  如果照森山所敘述的那些,那麼,基本上對於他人並不會如此予取予求的笠松,一而再再而三的答應他那些無傷大雅但無意義的請求,也是出於好感吧?
  鏗啷一聲,連著塑膠袋的內容物,黃瀨從便利商便買的食物毫不心疼地鬆手掉落在地,突如其來的舉動笠松著實被驚嚇到了。接著雙頰傳了暖熱的溫度以及柔軟的觸感,面積之大延伸至後腦勺的地方,黃瀨用手掌強迫笠松抬頭與自己對望。  
  「唔嗯!」儘管沒有特別施力,作為反抗笠松將自己的雙手握住黃瀨的手腕,但沒有因此拉開。
  「我也是有過經驗的人,也許沒有真正地付出過什麼,但是----」眼神炙熱得想別開,但黃瀨現在發出來的氣勢不容許他這麼做,頭一次被他佔上風。「喜歡是什麼樣的感覺,我很清楚。」
  「前輩,我喜歡你。」像是什麼東西釋放了一樣。
  目前的笠松除了呆著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現來回應。
  沉默了許久,笠松稍微整理的腦內的想法,決定一字一句地好好表達。
  戀愛是大事,一點點的小誤會都可能會造成錯誤。
  「......黃瀨,就像你說的,你有過經驗,清楚明白這就是喜歡。但是我不一樣,一直到現在為止,戀愛這種事我想都不敢想。」
  這次笠松確實出了點力讓黃瀨鬆手,臉上還有溫溫熱熱的感覺,他不知道那是黃瀨剛剛傳遞過來的體溫還是自己的臉頰發燙著。
  「對我來說,這些都還太早了,不是我現在該做的事,懂嗎?」
  他們還只是高中生而已,未來的變數實在太大了。何況他們還有兩年的差距。
  兩年的空檔,說長也不長,但其實可以拉開很多距離。
  他不知道黃瀨在處理感情的手法到底好不好,夠不夠負責。
  就憑他這姿色,不管想找誰談戀愛,都是輕而易舉的事吧?
  會看上自己,也許是覺得很新奇之類的。
  「......很抱歉。」
  直至為止,笠松完全不敢看黃瀨的眼睛,深怕會有一絲動搖。
  雖然沒有特別限制求學時期不能談感情,笠松仍覺得不妥。他不是個只顧眼前現況而做決定的人,考慮到以後的事情,認為這樣的決定不管對他會對黃瀨都是好的。
  大概也是不曉得該如何回應,兩人都沉默了些片刻,直到笠松將黃瀨剛才扔下的塑膠袋拾起並歸還,無聲地共識便往合宿的方向回去,過程中也沒有再說任何話了。
  總之,就是被拒絕了。雖然有已經設想過好幾次,真正遇到還是不由得沮喪起來,黃瀨難過得整夜下來都沒睡好,幸好集訓到了最後一天,下午的份練完就可以回家了,直到開學前都能夠好好沉澱下心情,黃瀨沒忘下學期的宿舍並沒有換室友。
  其實是時機不對嗎?兩人獨處的時間算算也不少,再多等些時間或許也不遲吧?至少不會像現在這麼尷尬了。黃瀨不禁有些懊悔。只是當時的情況算是情緒到達某種臨界點,耐不住想告白的情緒。
  戀愛,是會讓人衝動的。
  即使後悔也來不及了。黃瀨嘆著氣。
  以笠松的風格確實不會做出會影響所為學生本份的決定,雖然現在的社會風氣開放到國中生開始交男女朋友都不是什麼稀奇事,只要課業顧好就能讓人信服,但事實上談感情確實會影響功課。(但黃瀨的成績起伏前後都沒什麼差,不足作證。)
  單戀一個人長達幾個月已經是黃瀨的最高紀錄了,不過他明白就算被拒絕了一時半刻一定也還無法將情感好好消去,哪能說不喜歡就不喜歡的,那談戀愛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在正式被拒絕前,黃瀨時不時會想像著,若真能和笠松更進一步,那些只有情人才能做出的親暱舉動,雖然畫面是兩個男人,總是有些不協調。只是,光是想著就覺得,好甜蜜,好高興。
  想再好好牽起那厚實的手,長著繭的皮膚和變型的關節,到現在都還記著。
  但光是回憶已經不夠了,對現在的黃瀨來說。
  他知道對笠松的渴求比之前更加深厚。
  想要觸碰,那人的身體。 
  「涼太!」從黃瀨房門外傳的女性聲音,是黃瀨的姐姐。
  「媽媽切了水果,下來吃吧。」
  非必要時刻就把自己關在房哩,自從集訓回來後的弟弟突然變得如此反常,一起生活了十六年的黃瀨姐姐怎麼可能沒察覺弟弟的不尋常?什麼理由都好,讓黃瀨走出房間好好談一談,對他沒有壞處。青春期的小孩最難搞了。
  黃瀨只是懶懶地抱著枕頭,床鋪算是唯一能夠讓他發懶的地方。「我不想吃......。」請讓我在這裡耍廢。
  「......」另一個層面來說,姐姐也被黃瀨打槍好幾次,不管怎麼請就是不走出房間,他弟弟什麼時候變成一個宅男了!「給我滾出來!死宅男不要讓我破門而入!」
  見姐姐氣得彷彿連門都要被搥破一樣,讓脾氣還算是溫和的姐姐這樣火大,黃瀨心頭一驚,眼下的狀況還是出去露個面好了。這麼說來好像很久沒見到家人了,集訓結束也一樣。
  黃瀨終於離開床鋪,開了門,姐姐的臉色不大好看。「......嗨。」
  「嗨什麼嗨,下來。」面對毫無精力的黃瀨,姐姐似乎也不曉得該如何應對。和以前那種對任何事物都沒有熱情的感覺不同,確切的說,大概是用力追求某個東西但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那樣,能讓黃瀨這樣沮喪的,她只想得到幾個禮拜前的I˙H敗仗。都這麼久了還耿耿於懷嗎?
  客廳內,媽媽和二姐都坐在沙發上,一邊吃著水果一邊吃著母女三人喜歡的連續劇,黃瀨是裡頭唯一的男性,電視節目自然是得配合女性們了。
  四人坐在一起,便可知曉黃瀨的外貌的確是遺傳,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許多的媽媽,以及兩個都能夠用漂亮來形容得姐姐,加上黃瀨,簡直就上一幅畫才畫得出來的景像。
  黃瀨對眼前的連續劇沒興趣,那種充滿不可能性的和狗血得要死劇情完全就只是用來滿足女人特有的少女情懷,依照公式所排演出來的不可能的戀情。
  那三個母女看得津津有味就是了。
  「吶,涼太,有什麼心事最好快說出來哦,媽媽我很擔心呢。」三個孩子裡面就屬黃瀨最令她煩惱,總是有種摸不透的感覺。
  面對媽媽的問話,黃瀨並沒有整理好自己的思緒。「沒事」這種鬼話也騙不了人家,這種時候還是從實招來會比較好。
  但是要說什麼?你兒子是同性戀?被一個男人拒絕?
  不行,打死都不能說出來。至少現在不能。
  黃瀨思考了下。不管是媽媽還是兩個姐姐,都是有過戀愛經驗,這現在問些問題搞不好能學習些什麼,雖然黃瀨有過兩次的交往,但那些已經被他排除在所謂的經驗之外,不能算數。
  因為這麼傾心地喜歡著一個是第一次。
  該怎麼開口呢?
  「喂喂,你該不會失戀了吧?果然長得再帥還是會有人不喜歡你惡劣的個性對吧?」一旁說著風涼話的二姐調侃著弟弟。不知為何黃瀨總覺得她在奇怪的地方特別敏感。
  「我哪裡惡劣了?」人總是會有缺點,姐姐所說的惡劣,黃瀨大概知道在講什麼。但是被自己以外的人這麼說就是不高興。
  黃瀨沉悶了聲,是被說中了沒錯。他點點頭。
  「唉----誰啊?竟然有人能讓你傷心!」大姐立即表現出對話題極高的興趣。到底誰能讓黃瀨反過來追求,何方神聖!一定是個很有個性的女孩子!
  「涼太,你該不會對人家做了什麼過分的事吧?」依照黃瀨的個性並不會這樣,媽媽還是如此問著。
  「才沒有。」黃瀨白了媽媽一眼,自己的兒子竟然這樣懷疑。
  「就只是......告白被拒絕而已。」
  想起當時的景像,黃瀨仍不禁低落起來。笠松那時的表情到現在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竟然有人會拒絕你?」二姐大力地疑惑:「你不是隨便拋個媚眼就一堆女人跟在你後面嗎?」
  黃瀨聽了不高興,講得好像他很輕浮一樣,感情這種事他才不會隨便開玩笑。
  頭一次聽到黃瀨也會被拒絕,像是非常稀奇的事情般,母女三人不停追問著。黃瀨有種是不是問錯人的想法,其實女孩子的問題該找黑子才對吧?雖然完全看不出來,面對女孩子黑子有他自己的一套方法。
  「我說,連續劇已經做一半了,不看嗎?妳們。」女人這種東西真是太可怕了,一扯到戀愛就會興奮地加入討論,竟然問到到底怎麼喜歡上。真要說出來就暴露了。只可惜比起連續劇她們比較關心黃瀨的感情。  
  「那種東西哪能跟弟弟比呢?對吧?」二姐尋求大姐的同意,黃瀨記得這兩人明明平常不怎麼管他死活的。
  「總之,涼太,」最後是由做主的媽媽出聲,看樣子是要做個總結。跟這兩個姐姐比起來還是母親的意見最有用,才不會盡是講些廢話。「既然被拒絕了,那就好好收心吧。」不過媽媽講的話通常是黃瀨不喜歡聽的,俗話說,忠言逆耳。「你才高一而已,以後還有很多變數,想斷定現在所喜歡的人一定會走到最後,那都太天真了。」
  「不過,雖然被拒絕了,用不著覺得丟臉。你知道你是真心真意地喜歡她對吧?」
  黃瀨似懂非懂,細細領略著。
  對原本什麼都不感熱情,當然連女孩子都沒認真應對過,就算有過兩段戀情,頂多只能算是階段性朋友吧。
  喜歡一個人的情感,體會到這樣的事情,對黃瀨來說是一種進步。
  識相地閉上了嘴的姐姐,將專注力從黃瀨的感情轉移到電視機。既然媽媽都出口了就沒她們的事了。
  「嗯。」好不容易吐了些心事,黃瀨頓時輕鬆許多。「是說,爸呢?」
  「這幾天都加班,你都窩在房間,難怪不知道。」聽上去不曉得是否有責備意味,黃瀨明白了意思,就這麼待在客廳陪母女三人看著他並不覺得有趣的連續劇。
  如果能和前輩,像連續劇一般的在一起就好了。
  他知道這樣的感情也許收不回來。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