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 17

  「----問這個做什麼!」
  轉的也太多了吧!從籃球變成戀愛!這個人的腦袋是怎麼搞的!
  因為滿腦子都是眼前的笠松,黃瀨想知道的就是這些事。除了這個不知道要問什麼,順便解決這些日子以來除了籃球一直困擾著他的煩惱。
  到底有沒有----!
  當然最好是不要有,黃瀨心中所希望的。
  「說點別的好不好?」這種鬼問題要怎麼回答啊混蛋!
  「不行,是前輩叫我起頭的。」我可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問的!今天不得到答案絕不罷休!
  就算外表看不出來,黃瀨的心臟跳得很快很大力,他不知道笠松也是。
  可以確定的是自己以前也有過類似的感覺,異性會對彼此產生好感笠松也是明白的。
  但如果這些感覺是出自於黃瀨的話,該怎麼解釋?
  要怎樣去解釋可能是同樣的感情卻是面對一個同性男生?
  照常理來說是不可能的吧?所以對於黃瀨,就是一個有點超越學弟情誼的後輩對吧?
  幹!沒事問這種問題做什麼!發情期的狗!
  「前輩----」
  說是泡澡的關係導致臉頰脹紅也說的通,可黃瀨看得出來笠松的面部充血不會是這個理由。
  臉都紅成這樣一定有對吧!呀啊啊好想知道是誰!雖然知道了好像會很難過!但會不會有可能其實就是自己喔哦哦!想到就好興奮!
  處於不正常思緒的黃瀨沒法理智思考,雙眼充滿著期待,視線炙熱得讓笠松想避開,倘若真的這麼做就表是心虛了。他不想讓黃瀨猜中自己自想些什麼。
  想故作鎮定但有些破功的笠松,勇敢地望著黃瀨的雙眼,無法欺騙自己的是確實加速的心跳。頓時覺得黃瀨所問的問題,他的回答也許是----
  搞不好是你吧。
  羞澀地令人不敢發出聲音。
  「前輩?」什麼都不說只是看著很令人緊張啊。
  「你呢?」
  「唉?」
  「你呢,有沒有......喜歡......的人......。」
  黃瀨起的頭不瞞說笠松意外地也很好奇。這也是他剛剛才察覺的,對於黃瀨是否有心上人這件事。
  會被反問回來是意料之外的發展,黃瀨似乎也不排斥。該說是不是趁這個時機把話說清楚?
  關於「我喜歡笠松前輩」的感情。
不管身體還是腦子都熱得發燙。
  面對笠松怯怯的反問,黃瀨稍微整理了混亂的思緒。還沒想到到底該怎麼表達,直接一點?委婉一點?那種不會讓對方過度驚嚇的方式?前輩的個性好像比較適合前者。
  ......等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所以決定要告白了嗎!在這樣的狀況下嗎!想逃避都沒辦法!哦哦前輩不要這麼堅決地看著我!
  「有哦......」是該讓對方清楚聽到才對,卻因為有些退縮而有點像在自言自語的音量。「雖然沒有很肯定,其實算是初戀吧......」
  「一直到前一陣子才發現的,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也不知道呢......應該是和我合不來的類型才對,卻意外地被吸引過去。」偷偷向笠松那處,對方的神色帶著訝異和不確定,似是心中有底但無法篤定。
會是自己嗎?
  笠松這麼猜著。
  ......泡暈了嗎......。
  黃瀨所描述的能有幾個人是符合的呢?若要說前一陣子認識的,他的確是其中之一。
  竟然會覺得黃瀨喜歡的人有可能是他,果然連自己都開始變得奇怪了。
  但一時之間確實想不出來還會有誰,即便因社團關係必須住在同個宿舍同個房間,對於黃瀨在學校以外的生活一概不知,再說女孩子的事情笠松更不了解,不知曉何人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他不想知道那是誰。 
  另一方面,覺得極高可能性會被猜出是趁機告白的黃瀨,緊張得連呼吸都及不規律了起來,笠松也不是遲鈍至極的人,如此明顯的提示會聽不出來嗎?
  可惜的是他偏偏否定了原本正確的推測。儘管不論哪個選項對黃瀨來說好像都不怎麼有利,以現在的情況來說。
  「是嗎.....。」總之還是含糊帶過,笠松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回應。
  必須承認剛剛有那麼瞬間笠松希望黃瀨口中的人是他。
  覺得抱著這樣的想法簡直可笑,也知道自己好像有了某種可能不大好的情感。
  如果喜歡這種情緒,套用在同性男子身上,以現世的價值觀或許稱得上糟糕。
  氣氛莫名其妙地怪異了起來,結果兩人就沉默到直至笠松先行起身,理由是頭泡暈了想出去,為了緩和彼此間得尷尬黃瀨則決定再待在浴池裡一陣子。
  雖然天氣很熱,但走出熱氣充斥的浴室,裸著身子的笠松頓時感到微涼,用置物櫃裡的運動型毛巾擦去身上的水珠,邊執行穿衣的動作邊回想著方才的場景。
  起頭的是黃瀨,不過倒是沒回答黃瀨所想要的問題。
  害怕回答也說不定,另一個因素是還沒有好好確認這種感情是不是同等於男女間常有的喜歡,黃瀨是男的,他也是男的,笠松可不記得在性向上面有著類似的困擾,但一直以來對於戀愛也沒有做太多想像及憧憬也是對感情質疑的原因。
  喜歡一個男人也太奇怪了吧?
  黃瀨的確是個美型男,就算扮女裝搞不好也漂亮到不行。
  即使如此,總地來說他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最好的證明就是隨便就能吸引大票女性的荷爾蒙,女孩子才會對他那種外表迷得如癡如醉吧?雖然自己最近也常常有「黃瀨真的很帥呢」的想法。起初覺得那是連男性也不禁為之讚嘆的容貌,就像女人也會因為漂亮的女性而感到羨慕之類的。
  但「很帥」並不只是外表的形容,比如黃瀨打籃球的身影。奇蹟世代絕對會是全場的焦點,加上黃瀨的名氣,即便完全不理解籃球還是奇蹟世代到底是什麼樣的稱號都會注視著他,因為他真的夠吸睛。
  利用自身的速度過人、沒有確切數據但命中率基本上是百分百的投籃以及和青峰在場上一對一的場景,或者單純為了進步而拼命練習的模樣。
  全都,很帥呀。
  一開始覺得煩躁,不斷打擾著利用夜晚讀書得笠松,卻忘了從何時起並不討厭黃瀨這樣的舉動。
  那些,真的都是「喜歡」的表現嗎?
  「要集合囉,笠松。」
  打斷思緒的是站在門口的森山。
  「待會兒要開檢討會,黃瀨在裡面?」
  「嗯。」
  森山向前開啟浴室的門,重複了幾秒前和笠松所說的。
  「大家都在等你們呢,說好七點要集合的不是?」
  不論何時一向很有時間概念的笠松從來不遲到,只要在可行範圍內都會好好拿捏時間。七點已經過十分了。  
  「要是讓人家知道泡澡泡過頭,監督不曉得會說什麼吶。」
  「抱歉。」心不在焉地。
  黃瀨這時從浴室走了出來,週遭還可見泡澡的熱氣。森山對著換好衣服的笠松說:「你先過去吧。」
  森山似乎要在更衣間多留一會兒,照這個行為來看,除了要和黃瀨單獨對話也沒有其他目的了吧?
  笠松沒有思考太多,只是照森山的話離開。
  知道黃瀨必須換上衣物,森山靠著置物櫃背對著黃瀨。話說回來,他們倆並沒有獨處過,除了笠松,森山應該算是交情比較好的前輩,但黃瀨也不打算深交。對於森山並沒有過多的好感。
  他知道森山不如表面那樣輕浮。
  光是靜默不語就帶著一股壓力。
  黃瀨邊穿著衣服邊問:「有什麼事嗎?森山前輩。」
  良久,森山才緩緩開口:「你讓笠松陪你練習?」
  「嗯......算是吧。」雖然沒有要求笠松要陪同他練到最後,但想來似乎有好幾次都是這樣,莫名地變成一種習慣。
  「不要讓他太累。」像是在交代些什麼一樣:「你知道笠松現在壓力很大,桐皇戰讓他很自責。」
  森山說的他能理解,笠松那種嚴以律己的個性加上先前就向他說明過二年級的事,會這麼看重這場比賽自然是明白的。
  「他說,黃瀨是不是很後悔把球傳給他。」
  黃瀨一怔。
  自從比賽結束後確實思考過好多次。
而他沒有向任何人透露的理由,就是怕會傳到笠松耳裡。
  隊伍裡的每個人都毫無條件地信任他,雖然拿下了敗績,很明顯地沒有人會因此責備黃瀨,因為相信黃瀨是他們的選擇。
  面對那樣的前輩們,黃瀨所懷疑、甚至可能有些後悔的那一球。
  那樣的想法怎麼能讓笠松知道?
  儘管只有短短一瞬間,在做傳球動作時的轉身,黃瀨清楚地看見。
笠松笑了。
  「我沒有那麼想。」
  安慰性的言語想都沒想地說了,心口不一的行為黃瀨已經習慣,這陣子只是不需要在笠松面前這麼做才消失了好一段時間。
「我說啊,雖然平常不怎麼樣,只要跟籃球有關的話,笠松的觀察力可是很敏銳。」做為一個控衛是最基本的也是必須的。
  他想,森山的意思是「你在想什麼笠松都知道」。這個可能性黃瀨也不是沒料到。比起黃瀨和笠松交情更深的森山所言是能夠相信的。
「那個,是青峰的判斷正確,不是你的選擇錯誤。懂嗎?」
  森山像是也不曉得到底能和黃瀨講些什麼,總之把主題的核心直接帶上來。「要是再讓笠松煩惱下去,老子扁死你。」向黃瀨示意時間不多,既然衣服都換好了就邊走邊聊,大家都在等著他們。
  即使森山比黃瀨矮上半顆頭,身為學長的氣勢毫不保留地散發著,不過黃瀨並不熟悉這樣的森山。
  「現在所有人都將目標放在冬季盃上,你可不要一直拘泥在桐皇戰哦。」黃瀨實在沒辦法像和笠松一樣,面對森山只能不斷地說「好、嗯、知道了」之類簡單的應答。不可否認的是森山句句都是黃瀨的內心狀態。不知道是笠松告訴他的還是森山自己也觀察得出來,這部分黃瀨就不打算再多追究,但隱隱約約聽得出來幾乎可能是以笠松的角度為出發點的言論。
然而他們也不知不覺轉換了話題,基本上是繞著笠松轉,看得出來森山並不排斥和黃瀨分享笠松的往事,黃瀨也聽得津津有味。「其實一年級時就選上正選,不過那時候和三年級打架的關係所以被禁賽了。啊,跟你說過吧,就是被罵死矮子那一次。」
  「話說,什麼時候開始打籃球的啊?只聽說打了好幾年。」
  「大概小四那邊吧,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打了起來,而且還非常熱衷。」森山回憶起當時的事情,到現在仍搞不清楚笠松為何突然會對籃球起了興趣,雖然差不多那種時候男孩子就會開始喜歡上球類運動。「本來也沒什麼興趣,被拉著一起打也慢慢喜歡上,就一直打到現在了。」因為家住得近加上原本就是玩伴,森山當然是籃球對手的首選。
  「笠松前輩的報導,好像從國中就開始了呢?」
  自從接觸了籃球多少也會去翻翻籃球月刊,但並不是抱著極高的興趣,頂多只是看一下有哪些直得注意的選手,而真正會造成威脅的強敵似乎並不存在。當然那時目中無人的黃瀨即使笠松報導的篇幅足足佔了好幾頁的版面也沒去注意到,前陣子去書店找前幾號的月刊回來找,關於笠松上了高中之後的報導。
  「初中二年級的時候,個子矮小卻意外地成為了球場上的焦點,因為是新人所以一戰成名。」初二的森山還只能在板凳上替隊友加油,那年他替補過一次,短短二十分鐘,沒有人注意到森山由孝這個名字。很了不起的是笠松當時沒有因此而自大起來,拼命努力的結果就是三年級再度被籃球月刊登刊報導。順帶一提,笠松和黃瀨一樣,是由海常挖角過去的。
  兩人來回不停地聊著,大多時候都是黃瀨問著森山回答,要說知道笠松比較多的,絕對是森山沒錯。當中包含黃瀨可能還沒見過的笠松不為人知道小事,比如其實他的起床氣很大,討厭被叫醒,從來都是由笠松醒床的黃瀨自然是不知道。以及和班上同學的互動,與女孩子的接觸率近乎為零,但情人節的卡片巧克力總是少不了,為了不讓女孩子傷心還是會好好收下卡片,巧克力的部份也好好地吃掉,只是森山會分掉一半。
  笠松小時後是個十足的野孩子,雖然不怎麼喜歡讀書成績卻也保持得不錯,體育這一塊領域則從小就比其他人出色,原本被推薦加入田徑隊,但那時就喜歡上籃球而拒絕。然後非常意外地森山說他小學的成績比笠松好。聽到這裡黃瀨不禁白了森山一眼,雖然聽起來不像假的仍令人難以置信。最後被森山說了一句:「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說的是真的。」
  到寢室集合前在走廊上行走的時間不會很長,短短幾分鐘黃瀨覺得好像知道了笠松更多更多他所未接觸的一面,與這些日子他以為自己也許對笠松也蠻了解的想法再次推翻,即便不是沒有但笠松的確不常提及自己的事情。 
  或許是森山心血來潮,與他如此熱絡地聊著天可是少見,不如說雖然藉著笠松和森山有所接觸而覺得他很親切,但經過更深一層的認識發現他帶著不易察覺的距離感,黃瀨不知曉除了他以外是不是大家都有這種感覺,似乎亦非如此。
  今天的森山可以說是毫無保留地將能告訴黃瀨有關笠松的事通通道出,這舉動看似代表這什麼但他無從推測。
  只是他心中湧上了一個想法,也不敢保證是正確的,因為自己喜歡笠松可能會有種別人和他一樣擁有類似的心情,考慮到森山的性別還是放了些心。
  森山前輩,很喜歡笠松前輩的感覺呢。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