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14

在笠松看不到著狀況下,黃瀨思想暴走了。
  ----怎麼可能會介意!那可是前輩的內褲耶!我連想都還沒想過!竟然可以直接摸嗎!這、這是什麼進展?不,這不是進展,只是前輩忘記帶內褲進去淋浴間而已,不過、不過----
  哦哦哦我真的可以拿嗎----!
  「算了!你先出去好了!」似乎有點後悔提出了令人害羞的要求,畢竟那是貼身衣物,雖然都是男人但要直接碰觸總是不禮貌吧。該死的穿著束褲就直接進來沖涼,怎麼會忘記那麼重要的東西!
  「沒關係,我幫你拿。」極力抑住內心的興奮,故作鎮定地答應了笠松。這麼好康的機會怎麼可以放過!這次不拿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再碰一次前輩的內褲!
  心臟無法控制地猛亂跳動,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色心吧。對一個男人的內褲這麼興趣,前輩知道了肯定會狂罵我變態。
  打開寫著笠松名字的置物櫃,裡頭整齊地擺放著部活所需的物品,點名簿和籃球,以及用衣架掛著的制服,長褲和內褲摺好疊在架子上。一般高中男生穿的那種內褲,黑色四角,看這個尺寸應該是貼身的。
  明明是對方的請求,卻好像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壞事,黃瀨猶豫了下,伸出了顫抖的右手,取走了笠松的內褲。
  當然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內褲,因為笠松的關係,黃瀨竟然覺得質感好像還挺不錯的,偷偷地隔著布料用手指磨擦了幾下。啊啊果然自己也成為變態了嗎!
  這麼說來,前輩現在是裸體呢。一絲不掛。
 前輩那麼拼命練習肌肉一定很結實吧?骨架大嗎?大概不小,身上會有色差嗎?不過部活幾乎都在室內,雖然常常運動但也沒怎麼曬太陽吧......
  不行!總覺得繼續想下去一定會朝奇怪的地方發展!黃瀨涼太STOP!
  經過一翻內心的激動後,黃瀨還是乖乖將笠松的內褲送上去。在沖涼間外喚著對笠松的稱呼,對方只開了一個小小的門縫,足以讓一個手臂進出的大小,些微沾著水滴的手悄悄伸出,簡單且害羞地道了聲謝謝,取走內褲後立刻將門關上。
  抱著也許可以看到些什麼得糟糕心態,果然還是不可能的吧。
  黃瀨甩了甩頭,告訴自己清醒點。
  對男人的身體感到興趣,這還是第一次呢。
  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性向,應該是一直認為和一般人一樣,喜歡可愛的女孩子之類的。
  思索著笠松到底是哪裡吸引著他呢?絕對不是身體吧,正確來說最一開始的因素絕對不是身體。
  是不是沒由來地喜歡上了這人?他想。
  不管是偶爾流露的溫柔或者沒有太多惡意的拳打腳踢,努力打著籃球和認真讀書的側影,下廚的時候也很棒呢,總地來說不管哪個前輩,完全地吸引住了自己。
  什麼時候目光被這個看似平凡的男性佔得滿滿的?開學那天嗎?
  一種深陷泥沼感覺。
  明明知道繼續下去是不行的,不管怎麼看都只是單方面的暗戀吧,前輩絕對不可能喜歡男人的。
  那為什麼還抱著一絲絲、那自以為是的希望?
  「黃瀨?」
  一打開便見黃瀨呆愣在面前,似是在仔細地檢視自己的身體,不過在對上眼後發現對方的視線不在笠松身上,明白了他大概在想什麼想出神。
  「啊、是。」
  一回神便瞧見笠松那精實的肉體,和黃瀨所想像的差距並沒有太大。色差不太明顯,估計是運動是的衣褲長短袖不大一樣而造成日曬近平衡,不過從最不可能照到太陽的腹部與日曬機率高的手臂相比,色差明顯些。身上的每個肌肉都練得很漂亮,速度之所以這麼快除了局部得腿肌較為高強核心也練得很好吧,畢竟四肢的力量都還自於腹部。
  擦拭過的毛髮還滴著水珠,零零散散地落在身體或地板,除了重要部位其他地方赤裸裸地展現在黃瀨眼前。
  就算本人沒自覺,黃瀨可是好好地吃了個冰淇淋。
  發覺擋住了笠松的去路,黃瀨連忙讓開,讓笠松到置物櫃前換上制服。一發不可收拾的是黃瀨就這麼一直盯著笠松的身體。
  好好地瞧過前身,轉過頭便是令人著迷的背影,有少許的汗疹,沒有過於粗壯的肌肉塊,身體呈現倒三角型,背肌練得算是紮實,背脊的線條十分清楚,從小腿延伸自大腿的肌群像是流線型一般,沒有讓人看了會覺得噁心的肌肉,最後視線停留在笠松的臀部。
  穿上了四角褲的關係沒法瞧瞧臀部,照笠松的肌肉精實程度看來臀肌大概有一定的形成吧。  
  摸上去沒有柔軟的感覺吧?也許因為結實而有意外的觸感。不管怎樣都好想捏捏看啊----真的那麼做的話絕對會被打個半死。
  雖然沒有發現黃瀨的視線,笠松卻覺得莫名的害羞,平時在社辦都是一群男人一起脫穿衣服,害臊什麼的根本不會有,而在和黃瀨共處一室的狀態下,笠松想趕緊穿上衣褲。
  明明之前也不會這種心情。
  在被笠松發現以前黃瀨假裝整理著包包,不一會兒便一同離開社辦。
  「真的就這樣被剔除正選嗎?」總覺得以學科來做決定真的好不公平啊!
  「廢話,你以為奇蹟世代什麼的就會有特例嗎?別想了。」立即反駁了黃瀨抱有希望的疑問。事實上監督大概也不會就真的讓黃瀨完全不上場吧,地區預賽還應付得來,全國賽要只靠他們幾個恐怕有些難度。果然還是再和監督討論一下好了。
  直接否定黃瀨是怕他會因此產生「只要有實力什麼都沒關係」的想法,如果因為社團而疏忽課業那才本末倒置,即使被譽為奇蹟的世代甚至將其大肆報導成為名人,終究只是社團活動罷了。
  自成績發佈後兩個禮拜黃瀨幾乎沒有練習,不是因為任性而翹掉,補習那邊過關才能回歸社團,這也算是懲罰之一。平時訓練總是累到讓人產生摸魚的想法,但真正嚐到無法練習的滋味又更痛苦,黃瀨非常想念操練的疲勞。
  慢慢要進入調整期了吧?部活的事情只能聽笠松描述,上禮拜有場對外練習賽,雖然非常期待與海常對練,然而黃瀨的缺席似乎讓他們有些失望,像是被看不起一樣於是充滿幹勁地將對方打得落花流水,說是很難得與監督的想法同步。怎麼有種前輩們的性格跟著監督惡劣起來的感覺?
  畢竟海常並不是黃瀨的加入後才聲名大噪,身為全國的常規學校本就有不少人聽聞過甚至以海常為目標,實力自然堅強,只不過是黃瀨過於亮眼使得其他人顯得黯淡。要知道當初要把期奇蹟的世代挖角過來本身也必須擁有一定的條件與實力。
  因為缺少練習而覺得渾身不自在,在黃瀨的拜託下笠松同意社團時間後陪同黃瀨做點輕量訓練,總比兩個禮拜完全沒動來得好。反正鑰匙在笠松手上,只要別拖得太晚都還是允許的。
  「是嗎----」語氣聽來有些不悅,或許是笠松的口吻太過平淡,好像黃瀨不在的期間社團也運做得非常順利,當然這也是事實,怎麼可能少了一個王牌就遇上障礙。
  看著黃瀨不斷命中的投籃,基本上自己也可以辦到而不覺得是什麼稀奇事,只是注意力自然而然被籃球吸引過去。
  「是啊,足足贏了十八分。」
  「不要講得好像少了我也不會怎麼樣似的。」難道你就這麼不重視我嗎前輩!
  「本來就不會怎麼樣,之前不是因為工作缺席率超高的嗎?就跟那時候一樣而已。」無疑是「沒有你我們也過得很好」的意思,黃瀨聽得非常不順耳。
  不知道是再次投入練習還是鬧了點彆扭,體育館只剩下籃球擦網和落地聲響,黃瀨稍微耍了點性子讓笠松有點在意,反正不一會兒就沒事了。話說這小子什麼時候變這麼大膽?竟敢跟前輩耍脾氣?
  直到籃子裡的籃球全數投出,全部的球都四處散落在地板,這樣的循環也進行五次,礙於時間上的限制黃瀨必須在此收手。兩人一一將散亂的籃球撿回籃子裡。將籃子收回器材室後便進行收操的動作。
  「那練習賽的時候誰變成先發?」
  「是中村哦。」回想中村在練習賽時的表現,也算是可圈可點呢,要不是黃瀨,今年的先發大概少不了他。
  「中村前輩好像也很厲害呢。」對於中村的印象只有,眼鏡。仔細想想黃瀨幾乎沒怎麼跟中村交流過,是難以產生交流的兩種類型。
  「不是好像,是真的很厲害。」
  當然真要跟黃瀨比起來還是差了一截,不過天才型選手什麼的果然討厭得要死。即便中村的天份不差,蹦出個黃瀨也只能認命做個有機會上場的板凳選手。幸好中村不會因此自暴自棄或表現出忌妒之類的,做為一個選手抗壓性算是優秀。
  正式的處分必須等到回歸社團才能得知,總之黃瀨覺得這段時間大概會很難受,即使告訴自己不要太在意仍抱著某種失落感。
  不管自己還是社團的其他人,就算沒有經過選拔也已經認定黃瀨是首發五人,意外地和不少運動員一樣有著學習不佳的缺點。往好處想的話,是多了一種親切感吧,連成績都好起來老天就真的太不公平了。
  顧著跟笠松聊天,黃瀨收操的速度並沒有因此減緩,在預定的時間內離開了體育館。晚餐事先請森山幫忙處理,只要到他的房間領取替他們盛好的飯菜就可以了。
  黃瀨這麼一練使得笠松晚上的作息都被延後,即便只有隨口帶過而透露了一點,森山好像有些不高興,畢竟平時的睡眠時間已經不多了還被自己拖累,就算意識到但也不知該如何處理,作為心理上的彌補黃瀨努力撐到笠松要入眠才上床。
  雖然可能是太多心,黃瀨覺得森山似乎對他有些反感,如果作為同性而忌妒起長相和異性緣那就算了,那種敵意偶爾會在和笠松相處時發現。他不敢大膽斷言,但他也許可以理解。因為森山和笠松那怎麼樣都模仿不來得羈絆,黃瀨也會產生醋意。到頭來他也只是一個學弟而已。
  就算住著同個房間,這樣的關係也不會發生突變吧。
  如果今天是個女生,大概很快又會上鉤而愛他愛得死去活來,只要有那張臉就爐或對方大半的心。
  但就算前輩真得是個女孩子,那種個性也不會輕易妥協吧。
  冷掉的白飯吃起來有點軟黏,平常前輩的笠松都是比較硬的白米,覺得那種的比較好吃。
  森山前輩對笠松前輩的心情會跟我一樣嗎?
  不太可能吧。同性戀這種東西可不是隨便抓就一把的。
  即使如此,黃瀨卻還是抱著試探的心理,向笠松發問:「森山前輩完全沒交過女朋友嗎?」
  兩人分別坐在自己的書桌,笠松轉頭面對黃瀨,嘴裡的東西吞進食道後才開口:「沒有,你也看到原因了不是?」
  是啊,那誇張得過頭的搭訕言詞,光用想的就起了一陣笑意。
  「什麼時候開始的啊?」
  總不可能從小就想著要交女朋友什麼的吧?總會有個起點。被黃瀨這麼一問,笠松頓了不算短暫的時間,連進食的動作都因思考而停止。
  黃瀨只是靜靜地望著,笠松的臉色看起來有點怪異,欲言又止。
  「大概......國二那邊吧。」
  正值青春期的時候嘛。
  「話說前輩,就算沒有交過女朋友,也會有一、兩個喜歡的人吧?」
  莫名其妙地朝了戀愛的方向走去,對這類的事情一向都不在行也不大敢有太多想法的笠松被問得有點而僵硬:「這......還是會有過啊......。」連一個女孩子都沒喜歡過才奇怪吧。
  啊啊,果然呢。
  雖然是自己問出來的,還是不由得感到難受。
  重點不在於是否有暗戀過的對象,是戀慕的對方終究是個女孩子。
  「唉?真的嗎?有交往過嗎?」
  「怎麼可能會有!」被這麼一問連飯都差點噴出來。
  「前輩,你也真是純情。」
  「我和你這種花心到爆炸的風流男子可不一樣。」
  「花心到爆炸的風流男子是什麼啊!我才交過兩個女孩子也沒劈過腿!」
  笠松並不否認現在和黃瀨的關係稱得上友好。
  不過有些事,即使是朋友,也必須隱瞞。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