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13

「幹嘛突然愣住不講話?」
  「......沒什麼,我以為前輩覺得我很輕浮呢,這麼一講,突然覺得有點放心了。」
  「不,我還是覺得你很輕浮,只是沒剛見面那麼嚴重而已。」
  「什麼嘛!我這個人真的有這麼糟糕嗎!」
  見笠松不語,不過只持續了幾秒鐘,但這短暫的沉默讓黃瀨稍微嚇一跳,害怕笠松等回兒說出來的話會肯定他的疑問。
  「誰知道呢。」笠松給了一個令人費解的微笑,這讓黃瀨開始慌張起來。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會很容易往負面的方向想去,所以果然還是不夠好嗎?
  「啊啊!前輩!我有哪裡做不好嗎!拜託請你告訴我!我一定會改!」千萬千萬不要討厭我啊!
  「學業不好。」
  「......。」這連神都救不了我。
  「噗哈哈,開玩笑的啦,走吧。」
  不曉得是不是運動完分泌了腦內啡的關係,笠松的心情看上去似乎不錯,雖然訓練時確實會累到讓人有種快受不了的想法,而完成所有課表並流出汗也會令人感到說不上來的舒服。
  即使天天見面黃瀨依然覺得笠松的笑顏是很少見的,這麼一想,感覺笠松時時刻刻都保持在緊繃的狀態,事實上大概也是如此,嘴角上揚的表情真是太少見了。黃瀨莫名地心花怒放。
  隨意沖個澡將還黏著在皮膚上的汗水清洗乾淨,身體頓時清爽許多,籃球部的環境設備和其他社團比起來算是不錯,能擁有沖涼間的社辦在其他運動社團眼中稱得上高級,將上社員眾多社辦空間也大,這些都是需要長年下來累積了足夠的實賽成績證明校方才會願意大手筆補助。
  一一將制服鈕釦扣起,運動會讓人腦筋一片空白,結束練習後又開始擔心起森山和黃瀨的學業,今晚也要繼續衝刺呢。
  距離一天的結束還剩下三分之一,而這三分之一又總令人感到時間過得特別緩慢,因為要拿來讀書。
  今晚是第二天的衝刺,時間未到的狀況下黃瀨被許可還不必唸書,笠松在廚房弄著明天午餐便當的收尾。雖然對於確切的時間點沒什麼印象,大概開學一個半月後黃瀨開始跟著和笠松一起在廚房做起便當,有時笠松也會不吝嗇地教導黃瀨點烹飪的小技巧,即使課業無能對於黃瀨還是存在著「只要肯學還是能做得很好」不錯的評價,既然有辦法將看過的動作完整地重覆甚至做得更好,表示這個人的腦袋也許真的夠聰明。照小堀所言的,黃瀨在讀書這方面大概不行,笠松認為那只是單純得不夠用心罷了。
  「超香的!前輩,要不要嚐一口看看?」將爐火關掉,剛料理完的炒飯香氣飄散在空氣中,飯可以說是粒粒分明,不論外型還是氣味都證明了黃瀨做的炒飯很成功。
  「不了,我現在不餓。」就算聞起來確實很誘人,笠松現在沒有那個味口。「趕緊弄一弄回去吧,總覺得好累啊。」
  那種生活模式光用想的就累死了。雖然這麼想黃瀨沒有說出口,對於笠松的矜持黃瀨一直秉著佩服但覺得不可能去效仿的心態,偶爾也會希望笠松能稍微放縱自己一下。
  看著他將鍋裡的炒飯放進另一個碗盤內,笠松負責便當的擺盤,兩人開始動作沒有事先講好卻已經達成共識的工作,黃瀨隨後清洗著廚具。
  「今天的英文小考怎麼樣?」
  對於這段時間的成績有了明顯的關注,畢竟剩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可以讓黃瀨好好準備段考,尤其必須從零教起,說不心急都是騙人的。
  「這個嗎......」想起小考前的心仍飄浮不定,因為心思全部都在笠松的筆跡上,可想而知結果自然不會好到哪去。「滿分六十,考了四十二分......。」
  在道出分數的同時有種搞不好會被拳腳相對的警戒心,反射性地繃緊了身上的肌肉,在笠松說出不曉得是否含有鼓勵意義的言詞後立即放鬆了身體。「這樣啊,這不是有進步嗎?」
  「啊?」還以為又會被狠狠教訓。
  「之前不是都考十幾二十幾嗎?」
  「是沒錯啦。」
  「繼續加油。」
  到了這個時候總是連講話都少了一份力氣,與其說溫柔不如說是疲憊到沒什麼精神。
  雖然是規律的作息但實質上真正能夠休息的時間大概只有那五、六小時的睡眠,目前為止黃瀨一直都比笠松還要早就寢,進入夢鄉的前一刻永遠只見笠松還坐在書桌前讀書。
  「前輩,要好好照顧身體啊。」
  「......什麼時候變那麼體貼了?」
  「不知道,最近開始的吧。」
  大概是發現自己懷著那種像是隨時都會爆炸的心情而產生變化,因為在意著所以變得敏感起來。
  總覺得只要是你的一切,都能夠輕易地左右我。
  趕緊平復有點起伏的情緒,雖說承認了這樣的感情舒坦許多,但隨之而來的是不斷湧上逐漸暴走的想法以及某種怪異的悶胸感,胸口的某個東西遲遲無法釋放出來。
  沒任何異狀繼續一些沒什麼意義的日常談話,偶爾會加點吐槽,不像社團時那樣有著明顯的上下關係,一方面必須做個榜樣,另一方面不能讓其他人認為笠松對做為王牌的黃瀨有特別待遇,相反地更加嚴格以待,不過或許在暫時拋開了隊長的稱呼後,不管是誰笠松都是這麼溫柔。
  ----其實,很在意著。
  「前輩你......平常和誰講話都是這樣嗎?」
  如果只有我可以被這麼對待就好了。 
即使明白這種想法簡直奢侈。
  「......嗯,差不多吧。」
黃瀨大概沒有發現笠松的遲疑和帶著不確定性的回答。 
  「森山前輩今晚也會來啊?」
  「是啊,小堀也會來幫忙。」
  一直以為可以平靜下去,不料風開始吹起波動的浪潮。
  一個禮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雖然森山的狀況不算穩定,但一直以來沒出過什麼差錯,有點不意外卻還是放下了心中的那塊大石,森山的成績全部低空飛過。
  一張張檢視著平常不可能考到的分數,加上攸關正選資格與否的壓力,就算再怎麼不在意成績,森山其實也很擔心的,瞧他感動到眼淚都滴到考卷上的模樣。
  「我竟然過了......!」
  「是啊,恭喜你。」為了你的成績可真把我累慘了。
  「你的口氣也太平淡了吧!這時候應該來個熱烈的擁抱表達好友成功突破難關的喜悅才對!」
  「我不懂這有什麼好困難的,只不過是你自作孽而已。」
  前往部活的路上,笠松與森山不斷討論著這次的期中考,森山過了自然是好事,笠松可沒忘了還有一個危險等級非常高的黃瀨,希望別出什麼差錯才行。
  想想這一個禮拜黃瀨也比以往認真了不少,但照小堀的說詞仍有不少令人放不下心的地方。
  這樣的想法也許有些丟臉,但眼下的情況,想要在I˙H上拿下亮眼的成績,黃瀨力量是不能缺少的,那些同樣獲得奇蹟世代的強校大概都會在全國賽的舞台上交鋒。
  敗在學科上,說什麼也不能原諒,即使是被挖角過來的選手也不能給予特權。
  然而誰也沒想到 ,幾分鐘後的社辦內掀起了一場風暴。
  被笠松又踹又罵不算什麼,再說黃瀨也適應得很好,只是他分辨得出來什麼時候是習慣什麼時候是出於怒氣,比如此刻的笠松兇狠地將考卷打在黃瀨引以為傲的臉蛋上,即便是幾乎沒有重量可言的紙張,黃瀨卻感受到刺痛般的重擊,彷彿會被刮出傷痕一般。
  面對激動的笠松黃瀨只能愣在原地不動,任由小堀和森山抱著他以免做出更失控的行為。
  「你他媽的考這什麼鬼分數!不是說這禮拜有好好讀書的嗎混帳東西!老子還替你去求複習考卷跟歷屆考題是求爽的啊!」
  就算知道脾氣本來就不怎麼和善,笠松也鮮少講出難聽話,由此可見笠松現在的火氣已經突破臨界點了。小堀所給的警告黃瀨還是無法避免。
  在用分數決定一切的現況,黃瀨就算想解釋也無法挽回。因為一個小漏洞導致後半段的英文科的答案卡全部畫錯也不能讓笠松因此原諒他,錯了就是錯了。其他部分,雖然和森山一樣在及格邊緣,但全部都是及格線以下。
  為什麼就差那幾分?無語問蒼天。
比起直接在全部社員面前開罵,黃瀨更難過的是笠松大概好一陣子不會原諒他。不,搞不好會恨死他也說不定,畢竟笠松是多麼渴望拿下I˙H的冠軍獎座......。
  「好了啦笠松!冷靜一點!大家都在看!」
  儘管森山不停勸阻依然產生不了任何效果,直到聽見社辦的吵鬧聲而進來嚇止的監督,裡頭的氣氛才有了明顯的沉靜。面對監督的命令,身為體育系的學生怎麼可能不聽從。
  嚴重罵了好幾句,就連笠松也包括在內,作為大聲喧嘩的懲罰全隊得跑球場一百圈以及體能訓練,照監督臨時開的課表來看今天是摸不到球了。而起頭的笠松必須比其他人承受加倍的體能訓練。就算是隊長,犯錯的時候也一視同仁。
  在兩個小時懲罰性質的訓練裡,笠松完全沒有和黃瀨做任何交談,果然已經氣到無話可說了吧。黃瀨更顯內疚。
  畢竟這段時間笠松也為了他比平時更加勞累許多,而他的回報竟然只是分數上的些微提升,要知道他們的目標可是及格。
  短暫的休息時間笠松被監督叫去狠狠訓話,雖然出發點並不壞,但做為前輩兼隊長做出那樣的失控行為還是被認為不夠成熟,第一次看到笠松被斥訓,監督的音量大到絕對足以讓所有人聽見。
  「還真是很久沒看到他被罵成這樣。」
  不知何時出現在黃瀨身邊的森山搭起話來。
  「笠松前輩嗎......。」
  「嗯,記得一年級的時候是被三年級找碴而打起來。」
  「真的假的?」前輩居然也會和人打架。說到底還是個易衝動的青少年嗎?
  憶起當時,森山感到有些懷念的樣子,娓娓道來:「那時候......笠松因為被選上正選的關係,當時有個三年級的位置被他搶走而對他不順眼。畢竟那位前輩也是辛苦三年的啊,那時候最被看好的控衛,結果被突然冒出來的一年級搶走,任誰都會很不高興吧。」
  黃瀨靜靜地聽著,這段經歷和自己以前跟灰崎那時候挺像的。
  「不斷被挑釁最後被罵了個死矮子就大打出手了呢,哈哈。」
  應該是要令人感到慚愧的記憶,森山似乎覺得很難得而顯得珍貴。
  望著和監督比起來更為纖瘦的背影,笠松雙手置於身後,挺直腰桿靜靜地讓監督斥喝著。
  果然森山前輩知道很多關於笠松前輩的事呢。
  「是說,森山前輩也真厲害呢......怎麼做才能夠全部驚險過關啊......?」
  明明平時成績爛的和黃瀨不相上下,卻有辦法在一個禮拜內大幅度提升,噢不,正確來說也只比黃瀨告上幾分而已,但及格與不及格的界線也就這麼微薄。
  「哼哼哼......」發出意義不明的笑聲,森山說:「這問得可真好,遇到這種事情找我就對了。」
  很值得驕傲嗎?黃瀨心裡問著。
  搭上黃瀨的肩膀,擺出所謂親切學長的姿態。「看在我們倆的境遇相同,就傳授給你這最後的殺手鐧吧。」為了降低音量,森山讓自己更靠近黃瀨,用只能讓彼此聽見的音量說著:「也不是每次都能這麼剛好,其實啊,我這次國文只考到五十七分。我花了一個早上的下課在教師辦公室裡又哭又跪地求情,國文老師看在我好歹也努力過一個禮拜終於給了同情分。你不是才差幾分就可以通過嗎?只要拋棄身為人的自尊,那些老師也會被為難到不得不給你分數,當然你必須慎選對象,可不是所有老師都能這樣搞。啊,千萬別告訴笠松,絕對不要告訴他。」否則我會被打死。
......森山前輩,你的臉皮也太厚了吧?那就是捨棄自尊心的結果嗎?
  再怎麼說黃瀨也是一名模特兒,光是帥哥向別人下跪的畫面就夠讓人笑破肚子了。何況黃瀨的情況也沒像森山這樣還能勉強補救,難道要他一科科地向那些老師下跪嗎?
  「沒有其他方法嗎?」這方案立即捨棄。
  「那你就去補習吧。」
  看來也只剩這個方式。
  結束話題,接著把今日額外多出的課表繼續完成。
  加倍處罰的關係,在大家一一休息回宿舍時,笠松還在體育館操練。
  明明監督不在了卻還這麼拼命,監督大概也是因為相信他才會願意放他一個人吧。黃瀨目前沒有什麼立場可以和笠松談話,只是安靜地在一旁看著笠松做著核心訓練,身體抖得厲害,不過姿勢還維持得很標準。
  不知道待會兒會不會一直冷戰下去。
  等到笠松起身收操完畢時,黃瀨找了個機會將水壺遞給笠松。
  「......謝謝。」很平常地接過手,黃瀨還是不敢大意。
  正想要說些什麼,沒想到笠松先一步開口:「抱歉,剛才對你那樣大吼大叫。」非常乾脆地道了歉。  
  有些意外地。聽見笠松這麼一講,黃瀨心裡暗自鬆了口氣。「不,那個......我會好好補習。」
  「連補習都過不了就真的完蛋了。」表面上是不關己的模樣,到了這個地步也只剩補習沒錯,而黃瀨的正選資格目前看來是沒什麼希望了。
  「你衣服還沒換啊?」原本被大量汗水浸溼的汗衫都乾掉了,算一算社團結束也一段時間,足夠讓黃瀨淋個浴換套衣服。
  「嗯,我想等前輩一起回去。」
  因為住在同一間房間,一個人先回去也無聊乾脆和室友一起行動,這句話大概是這個意思。聽來卻有些曖昧,像是有其他暗示一般。
  「......走吧。」隨意地用領口擦了汗,笠松告訴自己不要太在意。 
  「監督說了些什麼嗎?」雖然罵人的音量不小,但沒能聽清楚到底講了什麼。
  「總之叫我不要太衝動之類的。」
  「前輩剛才真的好恐怖呢----」
  「你以為是誰害的啊!」習慣性地朝著黃瀨的後腦勺巴下去。
  「好痛!」
  同樣以暴力相對,這樣的舉動讓黃瀨放心多了,果然有事沒是對自己動手動腳的前輩最熟悉了。雖然對其他社員也會也拳打腳踢的動作,但只能稱得上偶爾,黃瀨倒是有自覺自己可是被天天揍。這是被重視的關係嗎?
  「前輩,覺得你特別喜歡揍我呢。」
  「不就是因為你太欠揍嗎。」
  「什麼嘛----!還以為是前輩比較在意我----。」
  明明知道只是學弟無心開的玩笑。
  是不是有其他意思呢?
  黃瀨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
......也許是我太多心了。
  即使隔著一道牆,分別在不同淋浴間的兩人也持續著交談,不一定要關於籃球,聊聊班上發生的趣事也好,這一點黃瀨似乎就有點無話可說,看來他並不怎麼留意著自己的班級生活,最了不起能說出今天找他告白的女孩子有幾個,每天以個位數的數量增加著,那些數量同時代表遭受拒絕的人數。
  「這是什麼?例行公事嗎?還真是惡趣味。」對於黃瀨的校園生活笠松懷著反感的態度。
  「才不是!我可是一次都沒主動過哦!」連和那些女孩子產生交集都嫌麻煩。
  「所以呢?到三年級的時候總結三年下來的告白人數?」
  「才不會做這種事......不過目前為止幾十個有了吧。」
  有點分不清到底這自己這邊了蓮蓬頭落下的水,還是黃瀨那一頭透過縫隙而流進的,總之已經混雜在一塊兒,緩緩流進排水的溝渠裡。
  「其實我覺得淋浴設備沒什麼用耶,反正回去還是要洗澡。」將身上令人難受的汗水沖掉是挺清爽,但覺得待會兒回宿舍還是要再洗一次澡就覺得這個設備好像有點多餘。
  「你不會把盥洗用具帶來放著置物櫃哦,很多人都這麼做的。」但是沖涼間的數量沒有辦法讓全部的社員都能夠好好使用到,還是有人乾脆直接換上制服回宿舍洗澡。
  「唉?可以這樣做啊?都沒人告訴我。」
  「看來不管是班上還是社團你的人緣都差到極點呢,真可憐。」
  「唔----」
  說人緣差到也還好,只不過是自己不願意親近罷了,至於社團,黃瀨到是覺得跟其他人的相處都挺自在的,難道說一切都是他自我感覺良好?總之被笠松講到無法反駁。
  「那前輩呢?我記得總是回宿舍洗的吧。」
  「反正回去還要做菜,全部弄完再洗比較舒服。」
  這麼說也是。黃瀨壓下了水龍頭,穿上事先帶進來的四角褲便出去換衣服了。雖然天氣開始變熱,沖完涼水光著身子還是感覺到些涼意。
  也許方才的訓練讓笠松感到有些燥熱,黃瀨已經換上了衣褲,笠松還在裡頭沖水。
  「......剛剛的練習很累吧,本來就在做體能了還要加倍。」
  或許他也會和森山一樣,即便不是很好的記憶,也會因為難得而好好珍惜著。不管幾年後回想起來都會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似地。
  「習慣就好,跟你之後連續一個禮拜的體能比起來不算什麼。」
  「......啊!」對吼考試不及格要一個禮拜的體能......會死的啊!
  就算擁有優秀的身體能力也一定吃得下那些課表,黃瀨還是覺得會讓人受不了。
  笠松那間的沖水聲也停止了,只剩下斷斷續續的水珠地落。良久,遲遲沒有反應的笠松,黃瀨有些擔心地問著。
  「前輩?」該不會昏倒在裡面吧?要是真的發生這種事的話,可是會很害羞的啊----。
  莫名其妙地產生了奇怪的想法,黃瀨也稍微發現最近的自己好像有點少女化。
  「......黃瀨。」
  「是?」
  不曉得在躊躇什麼,最後很難為情地說了:「那個......呃......你......會介意拿個內褲嗎?」
我不介意幫前輩拿內褲哦!請讓我幫你拿內褲吧吧吧!!(滾)
笠松前輩不管橫看豎看都是個有點成熟的青春少年呢。
誰活在世界上沒罵過髒話的。我相信不可能有。
蠻喜歡寫有關森山的部分,總覺得可以挖掘出很多前輩的過往趣事。
竟然不知不覺寫了這麼多真是抱歉,希望你會喜歡QAQ。
如果你看到了最後,在這邊謝謝你!非常感謝!
#黃笠  #黃瀨  #笠松  #黑子的籃球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