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笠-我想,牽起你的手。12

另外一邊,在踏入教室時黃瀨才想起似乎落了什麼東西。
  「啊!我的習題簿!」
  要現在回去拿嗎?英文老師很嚴格的啊萬一等下小考沒過又要被教訓一番,可是一想到再回去拿就----森山前輩在那裡啊!
  不行,我已經答應前輩這一個禮拜會好好努力!
  想起了昨晚和笠松的承諾,黃瀨轉身打算走去拿回習題簿,沒料到不遠的前方,笠松拿著自己的習題簿與他對望。他慢步走來,將簿子還給黃瀨。
  「神經還真大條吶,本子丟在桌上想讓誰撿啊。」
  接過笠松手中的簿子,黃瀨有些慚愧地道聲謝謝。正常來說應該就這麼走回教室的,但黃瀨卻還愣著,像是想和笠松講些什麼。
  明明不是什麼特殊場合,黃瀨覺得腦袋莫名其妙的混亂。想留住笠松,但要說些什麼呢?他只是來送個簿子,當然馬上就回去的吧?
  雖然一天之中相處的時間不算少,即使這麼一點,幾分鐘也好,很意外地自己竟然希望笠松先別回教室。
  「還有事嗎?」 
  看他似乎欲言又止,笠松乾脆主動問話。
  「那個......呃......」
  的確有什麼話含在嘴裡,黃瀨思緒亂得不曉得要講什麼,這種情緒有點陌生、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表達。「沒什麼......。」
  笠松有些疑惑地看著黃瀨,經幾個月的認識,黃瀨現在的舉止稱得上不大尋常,至於是什麼原因,他也說不上來。
  「那麼......」既然沒有別的事,笠松也就打算趕緊回教室了,在想告知黃瀨的同時,對方為了聽聞而不自覺地將視線對上了彼此,看著黃瀨琥珀色的細長雙眼,笠松原本該脫口而出的道別應是含在嘴裡,甚至頓了幾秒鐘和黃瀨相互凝視。
  會愣住的原因是因為黃瀨似乎想說些什麼,雖然本人已經表示過並沒有任何事情要表達。難不成是他的錯覺?
  「我要回去了,再見。」
  有種繼續對視下去一定會受不了而撇過頭的感覺,簡短地道別,笠松便轉身而去,急促得連黃瀨重複語末的再見都沒聽清楚。
  笠松不會料到,這麼個無意的小動作會讓他介意著,腦中不斷重複著方才的事情,半恍神地步回教室,直到森山喚起他的名字,才將意識拉回眼前。
  「幹嘛?想什麼想出神?」
  不得不佩服森山奇特的觀察力,好像任何思考都能被他讀取一半,然而那無意義的小事笠松認為沒有必要讓森山知道,只是簡單地搖搖頭,接著將話題轉移到看上去似乎少了什麼的便當。
  「你又偷吃我的?」
  「因為我肚子很餓嘛----」
  「明明自己的都還沒吃完!」
  「有句話這麼說,別人的東西看起來總是比自己好。」
  「既然這樣,順便把我那一份苦瓜也吃掉吧。」
  「真是謝謝你的好意,我還想問你,可不可以幫我吃掉苦瓜?」
  「我會盯著你吞下去。」
  ----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在意。
  即使進行著無腦的對話,黃瀨的眼眸彷彿還望著自己。
  一種近乎寵愛的眼神。
  鐘聲響起前把握時間做點最後的補救,在小考前幾分鐘黃瀨不斷記著剛才給笠松訂正過的習題簿,雖然題目量不算大,十題裡面有八、九題都被笠松用紅筆修正過,再次被自己爛到可悲的成績打擊著。
  好不容易想認真讀點書,雖然注意力確實放在文字上,但黃瀨看的不是那些文法和單字,只是笠松的字跡。
  自從開始了模特兒的工作多少都要學著怎麼簽名,黃瀨的字基本上是挺漂亮的,幾乎都有點像女孩子寫出來的字。笠松的筆跡沒有黃瀨那樣輕鬆舒服,但稱得上端正。
  果然是一個男孩子的字,以男生來說也滿好看的。
  這麼說來,第一次看到前輩的筆跡呢。
  黃瀨沒有疑惑著為何這樣的小細節會去注意,明明有著對週遭事物都滿不在乎的個性,因為如此才能在不造成他人困擾的狀況下我行我素地生活著,沒有什麼事情會讓自己產生過於明顯的心情起伏。日子平淡到非常無聊,因為幾乎任何事都能在掌控之內。除了課業。(很重要所以特別強調)
  然而最近時常會有各種情緒湧上心頭,或開心或難過,以及其他不知如何形容,可以說是有點複雜的心情。
  但可以確定,基本上都與笠松脫離不了關係。
  只要有他在身邊,黃瀨才覺得自己真正像個高中生一樣,好奇每個明天又會發生什麼事,興奮地參加社團活動,到了假日會期待星期一回到學校再度進行一個禮拜的宿舍生活。
  全都是因為、因為有笠松在的關係啊。
  一天下來也算不少時間可以見面,放學後也住在同一個房間,就連笠松一些生活習慣也被他觀察到了,像笠松那樣緊繃的人可能很少會在外頭曝露,黃瀨才認為可能是除了森山,只有他知曉的,也許可以稱之為秘密的東西。
  還是覺得不夠,但黃瀨無法具體形容出什麼東西不夠。
  ----話說,那天去遊樂園的時候,牽了手呢。
  上次和笠松在外頭巧遇也過了段時間,他真的很高興可以和笠松在打籃球以外的場合一起做著某些事,像是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更靠近一點關係一樣,然而笠松是否有這樣的感覺,黃瀨也無從得知,只是自私地這麼認為罷了。
  他記得那隻比自己小上一些的手掌被緊握在手心的感覺,溫暖而厚實。似乎不少人覺得長了繭的手摸起來怪噁心,黃瀨倒感覺摸起來挺舒服的。
  那時大概單純想尋求一點安全感才牽上去的,現在回想起,有一種真是做對了的感覺。畢竟那樣的機會實在是可遇不可求。
  手掌上緣及手指都長了些繭,關節似乎也有點變形,這些是長期打籃球下來較難以避免的問題,不過基本上都還不會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
  牽手的下一步是什麼呢?擁抱嗎?
......在想什麼啊,又不是在交往,何況兩個都是男人。
  就算我對前輩有什麼意思,前輩也不大可能是個同性戀吧。
  他......大概不是吧。
  思及此,上課鐘聲響起,黃瀨才驚覺,思想一直圍繞在笠松身上,習題簿裡該讀的題目根本沒有讀到。
  大人們常說,戀愛會影響到課業,大概就是這種情形吧。
  所以,是這樣的感覺嗎?
  就算期中考將近,社團活動的時間也不會減少,該執行的訓練也必須確實練習,距離I˙H也還有一段時間,還不到需要調整的階段,練習量這種東西只會一天比一天重,籃球部現在正是水深火熱的時候。
  沒有人知道誰練得比自己多練得比自己勤,想贏過其他人,果然積極練習是最重要的,該做的課表用盡全力去完成,就算腿軟無力也要用意志力撐完,一直到現在每個人都是如此,和一般為了健康而運動的人比起來,也許可以說是在傷害自己身體的運動量他們是無法想像的。
  能夠喘息的時間怎麼樣都嫌不夠多,練到了第三年森山還是會有這種想法,除了監督適時的催促,讓他們無法摸魚的是帶頭練習的笠松。身為隊長自然得做一個模範,除此之外同樣身為三年級,卻被笠松獨自拋在後頭,即便是隊長誰也不想忍受這種莫名的羞恥感,那是一種隊友間的競爭意識。
  「預備。」握著碼錶的手也充斥著汗水,碼錶本身也因為笠松一直緊握不放而濕熱。時間一到,一面大口喘氣一面站上邊線,為了在有限的時間內跑完間接性的折返跑,他們確實沒有太多時間休息,同時也訓練著心肺耐力和肌力,在肌肉疲勞尚未完全恢復時繼續動作。
  雙手撐著膝蓋,森山瞧見笠松的籃球鞋移動著,內心暗自抱怨著:「哪有這麼快」,卻也不敢在口頭上有任何怨言,他明白這如果撐不過就枉費自己當了好幾年的運動員,最終還是跟上笠松的腳步,一同站在邊線位置準備起跑動作。
  「GO!」
  三年級組的所有人馬聽見笠松的聲音,一秒也沒有遲疑衝到球場的另一邊,彎下身處摸底線後再跑回起點,重複三次後才能休息並輪替。
  身體能力明顯比同級生優秀許多的黃瀨被分類在三年級組,偶爾會有比較出色的選手跨年級分組,當然並不僅限於黃瀨,在黃瀨的刺激下三年級們也不敢有太多落後,就算是奇蹟的世代,輸給一年級太多也無地自容。
  最後的課表總算在規定時間內結束,有的人呼吸不規律會導致身體的某些部位引起疼痛,這其實是很難受的,他們不能因此而休息,忍痛操練已經成了家常便飯,聽到隊長嚷著開始收操,才有了一種解脫的感覺。
  腦部缺氧而大口吸著氧氣,雖然難受但還是挺起腰桿走步緩和,黃瀨慢慢回到包包放置的地方休息,拿到水瓶變猛灌著水,明明應該無色無味這種時候水喝起來卻帶有幾分甜味。
  「喝慢點。」或許真的累到了,黃瀨沒有注意笠松何時也走到了身旁,原來他的運動包包就放在旁邊而已,第一個動作和黃瀨一樣補充著水份,緩緩吞嚥。
  順著笠松的話將飲水的速度放慢了些,的確聽說過運動玩不能大口大口喝水,只是在缺乏水分的狀態實在沒辦法顧及這麼多。
  用毛巾擦拭過汗水便走向平時集合與收操的地點,隨著笠松一同過去,明明處於公共場合的狀態,卻因為方圓幾尺內都還沒有人接近的關係,竟然有種獨處才會產生得尷尬,黃瀨只能告訴自己太多心了。看著還會微出汗的笠松的後頸,不禁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上半身的重訓並不需要太多的重量,笠松肩頸部分的肌肉止於精實不會顯得壯大,像是恰恰好的比例,當然這些只是黃瀨自己的想法,即便毛巾已經拭過汗水,細微的水珠仍從毛細孔裡排出便於散熱,累積一定重量時緩緩落下,黃瀨竟然覺得那樣的後頸似乎有幾分性感。
  他已經不想再去否定自己的思考,就算不想承認,沒由來的悸動也不會因此停止。即使如此,黃瀨還是想弄清楚,這樣的感情,是不是能歸類在戀愛。
  一切都偏離他所認知的學長學弟情誼,對方是個男人,裡裡外外不折不扣都是位男性。他沒有女孩子凹凸有致的曲線,只有長期訓練下來的肌肉線條。聲音還有一點像是變聲未完全嗓子,偶爾大聲喊叫會顯得稚氣;個性粗暴但本質上非常溫柔,不喜歡將這樣的優點直白地表現。他喜歡笠松圓潤碩大的眼睛,不必像女生那樣化些有的沒的眼妝,自然得好看。
  喜歡嗎......。
  啊啊,大概就是喜歡吧。
  覺得已經找不到比這更好的解釋了。
  經過一連串的收操與壓筋,所有人自發性地向前圍圓,站在隊伍其中一角的笠松看上去並不顯眼,但大家很快就找到他的位置並聽著今日的事項。
  「下禮拜就要考試,就算籃球的部分表現得有多出色,只要學科不及格,一律從正選剔除,自己好好加油。」雖然這麼說,目前為止的狀況是準先發裡有一半處於危險邊緣,事實上笠松比別人都還要擔心黃瀨等人,在不犯規的情況下盡量給予幫助,這是他現在能做的。
  「還有,除了從正選名單踢出來外,外加一個禮拜的體能。那一個禮拜絕對不能摸球。」
  身為一名籃球選手卻不能帶球練習,勢必在心理上產生對球的渴望,這是給平時不好好讀書的人一點小懲罰,森山一年級就受過這種苦。
  「還有......」稍微考慮著要不要說出來,雖說怕會給隊員們一點驕傲感,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適當的鼓勵也會成為進步的動力。「最近的練習態度比以前積極不少,好好加油。」
  要知道,平時練習完畢的集合通常不會出現什麼會令人聽了高興的話,像笠松現在這樣褒揚,雖然沒有表現出來,所有人都忍不住小高興一番。
  大致上也沒什麼好交代的,大家都知道訓練後該做什麼處理讓肌肉放鬆或是保護肌肉,再次講了幾句勉勵的精神喊話便解散。拾起自己的包包正要往休息室走去,笠松聽見黃瀨的手機響起。
  「又是女生?」 
  「才不......呃、是。」
  反射性的想反駁笠松認定的自己那輕浮的一面,可惜只瞧見簡訊裡一些看到膩的加油字句和可愛性質的顏文字,這絕對是哪個對他有愛慕之情的女孩所發來的。重點是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拿到自己的號碼啊?
  「還真是受歡迎呢。」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了。
  聽起來感覺是酸著黃瀨的句子,明白笠松並不是這樣的人,黃瀨還是想解釋些什麼:「我對她們一點意思都沒有的哦!」他有些慌張地說著。
  「嗯?我知道啊,一直都是這樣不是嗎?」
  然後,中午的情況又再度上演。黃瀨的確非常受女性歡迎,不過就他目前看來似乎一次也沒接受過誰,估計現在還不想談什麼戀愛,笠松還不敢猜測是為了能在籃球上更專注之類的。
  他只是照著自己所知曉的做出最直接的反應,沒想到黃瀨像是意料之外的樣子,訝異得連眼睛都跟著張大。
  所以說,在前輩心目中,我還不算很糟糕吧?
  是啊,我對他們一點意思都沒有,因為......
隔了這麼久發文真是抱歉,開學起接連著三場比賽,突然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啊。
開始寫文也過了半年,一直都在思考這麼讓這篇黃笠能夠更加有趣,讓人會想一直看到最後,當然以我現在的功力恐怕還些困難,不過會繼續加油的。
最近有稍微翻翻以前上課偷偷寫在筆記本上面的手寫小說,那時比較常看翻譯小說,文風和現在其實差得蠻大的呢。而且以前根本不可能寫言情之類的文章,要描述感情方面的事對當時的我實在太困難了啦XD
關於手指長繭,關節變形之類的,有在網路找過資料,至於是否正確也還不大曉得,如有錯誤還請大力糾正(鞠躬)。
雖然是漫畫裡的角色,即使性格上有什麼缺陷外表也能夠永遠保持完美。只是想到前輩這麼認真地打著籃球,身上大概不乏一些長期運動所留下的特徵,還是寫出來了,希望你不會討厭。
一直很想將黃瀨的情境轉變好好表達,盡我所能地把他描述了,許許多多的不足之處,今後也會好好加油。
在這邊非常謝謝看到最後的你,我怎麼覺得這篇後記似乎有點正經?老實說有段時間沒寫,突然不知道要怎麼給一個歡樂的後記,非常抱歉!然後非常感謝!
#黃笠  #黑子的籃球  #黃瀨  #笠松 
分類:運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